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三十三章 拦路者

第九百三十三章 拦路者

    夜色漆黑。

    青鬼族、地鬼族的那些战车古兽船舰,在厚厚云层中前行,众多邪族族人都在用力撕扯着白嫩臂膀,让自己体力充沛。

    “嗯?”柏格森抬起手,向身后众人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

    所有邪族族人都有秩序地停了下来。

    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到柏格森身上。

    柏格森,安德鲁,林顿,这些邪族的首脑,脸色阴沉,不约而同看向前方一片黑云浓稠区。

    “何人阻路?”安德鲁厉声问道。

    一人从黑糊糊的云簇中缓缓走来。

    夜幕下,众多邪族族人,最初只看到两只腥红如血的眼睛,从那双血淋琳的眼瞳之中,他们看到了无穷的暴戾嗜血之色。

    之后,更多血光熠熠的眼睛,如漆黑夜色下的血红星光,逐渐亮起。

    那些身影渐渐走近。

    这时候,邪族的族人,才发现挡在前方的那些人,皆是身穿血衣,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嗜血光芒。

    “血煞宗。”柏格森冷哼一声。

    他此行目的为落日群岛,他自然知道落日群岛的两股力量,其中一股便是血煞宗。

    “不太一样。”林顿微微皱眉。

    “我乃血煞宗姜铸哲,专门从墟地而来,请你们务必记住这个名字。”为首的红衣人,仪态潇洒,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妖异不凡的魅力,“这样你们就能知道,你们栽在什么人手中。”

    他挥挥手。突然仰天厉啸。尖锐的啸声如要撕破人的耳膜。

    很多境界较低的邪族武者都急忙捂着耳朵。

    “咦?”安德森一惊。

    从他们的左右两侧。那些同样黑糊糊的云团之中,突然冲出一道道灰蒙蒙的身影。

    阴森,死寂,生机灭绝的亡者气息,忽然就弥漫过来。

    那些云团骤然变成尸气死海。

    云团内,数不尽的尸妖从一口口浮动的棺材上嘶啸而出,带着湮灭所有生灵火力的死亡味道。

    漫天尸毒磷火,如星河灌落。从中疾射而出。

    一瞬间,在这些邪族的四面八方,已到处都是尸毛茂密的尸妖。

    很多邪族族人都惊恐起来。

    从踏入暴乱之地起,他们四处追杀人族武者,也遇到零星几股强劲的阻力。

    他们每每都将那些阻力变成强大自身的肉食。

    直至今日,这些不知从何而来,且数量巨大的尸妖,第一次让他们觉得棘手。

    “以火焰来焚烧尸妖!”柏格森扬声道。

    此时,以白骨魔君尸骸炼制出来的尸妖,提着那柄巨大的白骨战刀。突然向他斩来。

    一条仿佛由尸气汇集而成的森白长河,随着白骨战刀的弧线形成。刀芒带着蚀骨灭魂的腐蚀尸毒。

    白茫茫的尸河光芒切来,十几名青鬼族的族人,被斩成两截以后,体内血肉精气被迅速腐蚀。

    他们的躯骸也在腐烂融化。

    柏格森脸色一变,立即将三层魂坛祭出,自身端坐在魂坛之上。

    一圈圈由千万人族幽魂形成的浑浊魂力光波,以魂坛为中心,湖水的涟漪般向外面荡漾。

    浑浊光波内,幽魂涌动着,如在九幽魂海挣扎嘶吼着,想要获得解脱。

    白骨战刀形成的尸河刀芒,被那些浑浊的魂力涟漪一冲,竟突然扭曲起来。

    数秒后,由尸力凝成的摄人刀芒,就变成碎小的尸光,并逐渐变得黯淡。

    “没有灵魂的东西,竟然也敢阻挡我们的步伐,真是不知所谓。”安德鲁也是冷声道。

    他伸手抓向尸妖蒲泽。

    一条条绿幽幽纹线,密密麻麻浮现在蒲泽旁边,如疯涨的树藤,一下子就缠绕住了蒲泽身子。

    那些纹线如蚯蚓蠕动着,似在吞吐撕扯着蒲泽血肉,要将蒲泽变成一架白骨之身。

    最强的两头尸妖,在柏格森、安德鲁出手后,迅速被压制住。

    然而,那些如意境、通幽境、破碎境这一类级别的邪族,在众多尸妖的冲击之下,却开始大量伤亡。

    漫天的尸气尸毒覆盖下来,很多邪族的族人,突然就发现体内力量运转受制。

    “尸妖能对等阶相当的邪族造成伤害,但这些邪族的强者,有不少都拥有着三层、二层魂坛。可惜,白骨魔君和蒲泽,生前的等阶一个二层魂坛,令一个只有一层,想要重击这些巅峰的邪族还是不太容易。”苗风天说道。

    “这就够了。”姜铸哲舔了舔嘴角,道:“尸妖不是真正的生命,死个几千几万我都不心疼,日后只要花费一些功夫,消耗一些材料还可以重新炼制。但那些邪族,却是活生生的生命,他们每死一个,就少一个,就算是三个尸妖换一个同阶的邪族族人,我们也稳赚不赔。”

    “不错,我们损失的尸妖,只是大量的材料。死去的邪族,却是真正的生命,他们死去后,若尸骸保存完整,我们还能重新炼制出尸妖出来。”靳焘狞笑。

    “那些巅峰强者不被缠住,单靠尸妖,恐怕不能给邪族带来更大的伤亡。”苗风天有些心疼那些辛苦炼制的尸妖,他看向身后众多眼睛猩红的嗜血者,说道:“他们是否要参战?”

    嗜血者乃姜铸哲真正的力量班底,数量不是很多,但全部都是修炼极端血灵诀的精锐。

    姜铸哲对那些人一向很珍惜,轻易不会让他们进行死亡损耗,往往都是有了绝大的把握,才会动用这些嗜血者。

    “姜大哥?”靳焘试探地问道。

    “这次必须要冲上去和邪族厮杀!”姜铸哲沉喝。

    靳焘有些费解。

    “邪族的目标是落日群岛,那边一个是血煞宗,另外一个炎日岛。也和血煞宗渊源极深。”姜铸哲眼中血光深幽。“他们是自己人。”

    “自己人?”靳焘苦笑。小声嘀咕了一句,“他们永远不会认可我们。”

    “不。”姜铸哲摇了摇头,大有深意地说道:“师兄和始祖的遗体融合以后,我就渐渐意识到,他所走的道路……最终会和我们一致。”

    靳焘轰然一震,旋即不敢置信地看向姜铸哲,惊声道:“难道,难道……”

    “我们修炼的血灵诀才是正统。血之始祖。血煞宗的第一代宗主黎昕,后面几代称霸暴乱之地的宗主,最终……全都走上了这条路。”姜铸哲眼中血色妖异,“这本就是一条不归路,回不了头,从修炼血灵诀起,就已踏入了这条路。不论最初如何坚守本心,等真正踏入了不灭境,都无法抵御住吸食鲜血的**,最终都会沦陷。血祖如此。第一代宗主如此,我是如此。师兄……最终也会如此。”

    “未来,等秦烈突破到不灭境,他同样也无法抵御嗜血的诱惑。”

    “他们最终都会是我们的同路人。”

    靳焘震惊异常,“我明白了。”

    “走吧。”姜铸哲咧嘴笑道。

    随后,他和靳焘,苗风天,还有身后众多的嗜血者,一起扑向那些邪族。

    更加惨烈的血战立即掀起。

    有了姜铸哲等人加入,邪族压力瞬间大了不少。

    然而,因柏格森、安德鲁等邪族为三层魂坛强者,再加上还有数名魂坛邪族,姜铸哲等人参战之后,也并未取得太大优势。

    夜晚的天空,灿灿光团爆裂而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如流星划过,伴随着凄厉惨叫。

    不断有尸妖,邪族,还有嗜血者从云端坠落。

    死者一一坠海。

    云端的激战在继续,不断有人死亡,不断有尸妖四分五裂炸开。

    ……

    “呼呼呼!”

    秦烈端坐在神尸肩上,紧随一道夜空下的血芒,和一团炽烈火焰,往邪族前来之处疾冲。

    三年后,八具神尸疾驰速度惊人无比,竟比那些最快的战车还要迅猛。

    他仅仅只是在血厉和炎魔唐北斗之后。

    他不时回头。

    在他身后,有漠峻等血煞宗的强者,有卢毅和澹邈等炎日岛的不灭境。

    然而,那些人竟然都跟不上神尸的速度,被他一直拉在后面。

    但他后面的天空,也是光芒如流星,一束接着一束。

    隐约间,一股庞大的灵魂气息,如天神之眼,一直注目在他身上。

    他知道那是鲁兹。

    虽看不见鲁兹的踪影,不知道鲁兹人在何处,但他知道鲁兹就在附近。

    只是因为鲁兹也是异族,怕引起血煞宗、炎日岛那些人族武者的猜忌和疑惑,所以鲁兹没有真正现身出来。

    夜色下众强都在疾驰。

    一刻钟后。

    血厉和唐北斗两人,率先赶到邪族和姜铸哲众人激战之区,血厉到来后,停下来凝神看向交战者。

    祭出三层血玉魂坛的姜铸哲,本体端坐在魂坛之上,以血煞宗另一件至宝“嗜血轮盘”和柏格森激斗。

    眼见血厉到来,他咧嘴一笑,道:“师兄,好久不见。”

    血厉周边血云如海涌动,身上浓稠的血腥味,如血雾内的血水在滴落着。

    他死死瞪着姜铸哲,深深吸了一口气,道:“等灭掉邪族之后我再和你算账!”

    话罢,他释放出嗜血龙,脚踏血色骨龙冲向邪族人群。

    伴随着血色骨龙的震天咆哮,一个个巨大血团从血厉袖口滚了出来,那些血光全部蜕变成巨大的血妖,逮住地鬼族和青鬼族族人就撕扯。

    炎魔唐北斗一头乱糟糟红发如鸟窝,全身火焰燃烧,他到来后,看了姜铸哲和血厉一眼,随后目光落在安德鲁的身上,道:“这个小侏儒交给我。”

    他突然以巨大的火焰拳头锤打向安德鲁。

    无数火焰陨石般的光焰,以他为中心,像是不知名的火焰域界崩塌,全部滚滚荡荡轰向安德鲁。

    安德鲁脸色一变。

    姜铸哲,血厉,还有炎魔唐北斗,都是达到三层魂坛的巅峰强者。

    而当时被攻陷的幻魔宗,仅仅只有嵇青鹏一人达到三层魂坛,且嵇青鹏还在墟地被伤过。

    所以他们没有向布托求援,就轻而易举的灭掉幻魔宗,让嵇青鹏惨死。

    幻魔宗为九大白银级势力,幻魔宗的灭亡,让他们士气大振,已生骄狂之心。

    他们以为还算不上九大白银级势力的落日群岛应该比幻魔宗还要逊色。

    结果,他们遇到了从墟地赶来的姜铸哲一脉,遇到宁愿遭受反噬,也要迅速强大起来的血厉,再加上曾经敢挑战南正天的唐北斗。

    三个人族巅峰强者的出手,加众多不怕死的尸妖,和疯狂的嗜血者,一下子令他们前行的步伐受阻。

    他们意识到此战绝对要比对付幻魔宗艰难。

    “卢卡斯大人!还请出战!”柏格森朝着身后,那庞大的古兽骸骨形的庞大飞行灵器喝道。

    一个瘦骨嶙峋,两手如枯爪的青鬼族老者,穿着宽松的黑袍,如恶鬼般怪笑着走出来。

    此人一点眉心,一座冤魂涌动的魂坛,从他两眼之间飞逸出来。

    这座魂坛的第三层之上,一座初构建出来的魂坛,已有了雏形,似即将真正形成。

    那是即将完全成形的第四层魂坛。

    “灭掉幻魔宗以后,借助于幻魔宗庞大的底蕴,和那个嵇青鹏的真魂和魂坛,我们青鬼族的族老也被唤醒了过来。”柏格森阴恻恻笑了起来,“天鬼族,青鬼族和地鬼族,不是只有布托一人处于虚空境。我们青鬼族,还有地鬼族,都有族老当年被神族重伤沉睡,只等我们筹集到足够的血肉精气,就能从三万年沉睡中苏醒!”

    “你们今天全部都要死!”安德鲁也狂笑起来,“你们三人的血肉,可以让我们地鬼族的族老,也从三万年的沉睡中醒来!”

    两大鬼族首脑兴奋异常。

    也在此时,秦烈端坐在神尸的肩上,从远处赶了过来。

    名叫卢卡斯的青鬼族强者,一看到那八具神尸,鼻翼动了动,突然激动起来,以令人灵魂撕裂的声音尖叫道:“那是神族的神仆,是为血肉丰碑提供血肉精气的血食,吃了他们的血肉,我和伊斯坦都能迅速恢复!”

    他竟对姜铸哲等人不理不问,径直朝着神尸冲来,似乎想要第一时间将神尸吞入腹中。

    八具神尸,体内蕴藏着惊人的血肉精气,那些血肉精气可以直接被血肉丰碑以献祭的方式攫取。

    那是能令卢卡斯将第四层魂坛短时间完全构建出来的血肉能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