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九阶邪龙

第九百一十五章 九阶邪龙

    秦烈跟随着姜铸哲,顺着那条地道一直往地底深入,行进了将近一千五百米以后,姜铸哲突然止住身子。

    一面晶光熠熠,表层雕绘着无数邪龙纹饰的大理石岩壁,突然在秦烈眼前呈现出来。

    岩壁上,那些栩栩如生的邪龙,以一种暗红色的血线描绘而成,如跃然纸上,狰狞的姿态,仿佛下一刻就会从石壁上呼啸而出。

    “就是这里了。”姜铸哲一脸欣然……

    秦烈到来后,围绕着石壁走了一截,神情严峻起来,指向一处道:“这些是什么?”

    吉尔伯特和艾迪凑上来。

    只见他所指的一片石壁,也雕绘着邪龙,那些邪龙也是活灵活现。

    只是……那些邪龙分明流露出痛苦不堪的神态,似在无声的呐喊求救。

    那些邪龙的身上,有无数幽魂涌动着,在撕咬啃食着邪龙躯体。

    所有的幽魂,都是人族的魂魄形态,经过秘法的催动,变得暴戾疯狂,流露出来的全都是负面情绪。

    老人,孩子,妇人,中年壮汉……幽魂有着不同的年龄阶段,却在岩壁上都变得嗜血残暴。

    秦烈粗略算了一下,发现单单这一片数十平米的石壁上,就至少蠕动着三千多幽魂。

    每一个幽魂,都曾经是一个人族的族人,被地鬼族以秘术魂祭后,将邪恶一面无限放大,用来啃食岩壁上的邪龙图。

    “地鬼族用来破除结界的手段。”姜铸哲脸色淡然,“无论何种的结界和壁障,都需要依赖能量支撑,如果没办法找到窍门破开。往往可以采用一种最笨的方法——将维持结界壁障的能量耗尽。”

    “地鬼族明显就是采取这种手法。”

    他看向众人,继续说:“凡人的灵魂能量很有限,但数量够多,十来万凡人的魂魄全部被秘法催动,日日夜夜侵蚀结界和壁障。早晚也能那个将维持结界的力量耗光。”

    “当不再有力量支撑结界和壁障,那幽影地宫就能轻易打开,变成地鬼族的囊中之物。”

    “以十来万凡人魂魄用来破开结界!”秦烈脸色阴郁。

    “他们就快要成功了。”吉尔伯特深吸一口气,说道:“再有一两个月时间,他们就能通过这种最笨的方法,打开幽影地宫。”

    “所以我们过来的很及时。”姜铸哲眼神闪烁了一下。微笑看向吉尔伯特,说道:“你应该能带领我们进入幽影地宫吧?”

    秦烈等人也望来。

    “我有最简单的办法。”吉尔伯特哼了一声。

    一滴滴猩红的龙血,从他粗大的指头滴出,甩向众人眼前的岩壁。

    “嗤嗤嗤!”

    吉尔伯特的龙血,一落到岩壁上,就如同强硫酸滴落在金属上。立即冒起浓烟。

    岩壁上的邪龙图像,似乎嗅到了同类的鲜血气味,不但没有采取任何防御的措施,还主动凑向那一块,似在帮助龙血渗透岩壁。

    一丝丝血光,如锋利的刀子,不断钻向石壁。

    仅仅半分钟时间。众人眼前的石壁,竟生生被吉尔伯特的几滴龙血,融出一个石洞出来。

    姜铸哲眼中血光一现,笑道:“这方法果然简单。”

    “趁着地鬼族还没有发现,趁早进去,将该办的事情办完。”秦烈道。

    吉尔伯特一声不吭,已率先冲入石洞,急切地想要将那些邪龙同族唤醒。

    “这个石洞能持续多久?”姜铸哲扬声询问。

    “半个时辰左右。”吉尔伯特在里面答道。

    “半个时辰……”姜铸哲点了点头,笑着说:“时间绰绰有余。”

    等秦烈、艾迪相继进入后,他也没有急着冲入幽影地宫。而是悠然取出一块音讯石,以灵魂传递了一个讯息。

    然后他才从容踏入。

    就在秦烈等人进入地底通道的树洞处,获得尸之始祖传承的苗风天,尸妖蒲泽,尸妖白骨魔君。还有一个面容枯槁浑身血气滔滔的魂坛武者,沉默坐着。

    突地,全身血气涌动的魂坛强者靳焘,胸口一团血光凝炼成球。

    血球中,姜铸哲潇洒身影浮现出来,冲靳焘和苗风天吩咐道:“带上尸妖进来。”

    靳焘和苗风天霍然而起。

    “卡尔弗特大人!”

    幽影地宫内,吉尔伯特倏一进入,突然震惊地大喝道。

    秦烈随后进入。

    阔大无比的幽影地宫,有着七座白玉堆砌的祭台,每一个祭台上,都躺着一头邪龙。

    然而,在那些祭台之前,却有一头最为巨大的邪龙,冷冷看向众人。

    这头邪龙身长近千米左右,但在辽阔无边的这座地底宫殿内,并不显得臃肿。

    他浑身覆盖着银灿灿龙甲,全身释放出银亮光泽,邪龙一族的翅膀如锋利的刀刃,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庞大无比的气势,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充满了幽影地宫,令所有人心生压抑。

    吉尔伯特一进来,一看到他竟然在,几乎立即匍匐在地,以示谦卑。

    “邪龙族长布罗克赫斯特的第七子,卡尔弗特,九阶邪龙!”秦烈瞬间反应过来。

    他进入过搏天族的“混沌血域”,从中他获取了邪龙一族许多秘辛,知道这个卡尔弗特乃邪龙族长的第七个儿子,乃是一头货真价实的九阶邪龙。

    “吉尔伯特,竟然是你的鲜血破开了幽影地宫,他们是谁?搏天族难道已重返灵域?”九阶邪龙卡尔弗特以震耳欲聋的声音喝道。

    “搏天族并没有重返灵域,只是因为地鬼族要破开地宫,想要杀死我们所有的同族,所以我特意过来希望唤醒你们。我没料到,您竟然会在幽影地宫。而且已经醒来。”吉尔伯特垂头解释。

    “这些人是……”

    卡尔弗特看向艾迪,又看向秦烈,正欲追问的时候,他突然猛然一震。

    “你说搏天族没有重返灵域,那他是谁?!”

    他从秦烈身上分明感应到了最纯粹的搏天族血脉。

    “他身上流淌着高贵神圣的搏天族血脉。可他并不是搏天族征服灵域的大军,他,他只是……”吉尔伯特斟酌着用词,说道:“他只是先行者。”

    “先行者?”卡尔弗特一脸疑惑。

    旁边的艾迪却大吃一惊。

    ——他并不知道秦烈流淌着搏天族血脉。

    卡尔弗特还要再问,突然看到姜铸哲笑呵呵走了进来,不由地脸色巨变。怒道:“是你?这三百年来,你曾经五次试图闯进来,我记得你的气息!”

    秦烈忙要解释,要告诉卡尔弗特这次姜铸哲没有恶意,然而,就在他开口的时候。他也脸色骤变。

    这时候,苗风天,尸妖蒲泽,尸妖白骨魔君,还有一名浑身血气涌动的老者突然在姜铸哲之后进来。

    苗风天四人一进来,姜铸哲立即回头,将一面尸气冲天的锦旗堵在吉尔伯特以鲜血融开的石洞口。

    破开的幽影地宫。被那一面尸气浓郁无比的锦旗,给挡了个结结实实。

    姜铸哲这才回头,看向脸色惊异的众人,笑道:“这样地鬼族的族人就不能顺着那洞口进来捣乱了。”

    “你究竟想要什么?”秦烈脸色阴沉。

    苗风天和靳焘带着两头尸妖进来,姜铸哲又堵住了洞口,这种种异常表明姜铸哲绝对有其他意图。

    “你是血煞宗第几代传人?”九阶邪龙卡尔弗特怒声问道。

    “最近的一代。”姜铸哲微微一笑,然后看向卡尔弗特,还有同样愤怒的秦烈,说道:“曾经称霸这里的古国,名叫真龙国。真龙国乃天灭大陆以前的霸主。这个古国的皇族,体内流淌着卡尔弗特的龙血,是卡尔弗特和人族混血的后代。”

    “真龙国最强大的时候,甚至和拜月教有过争锋,实力不相上下。”

    “可惜。这个真龙国最终还是被我们血煞宗所灭,血煞宗能称霸天灭大陆,就是因为将真龙国覆灭掉。”

    “那是血煞宗第一代宗主黎昕所在的时代。”

    “这头九阶的邪龙,潜藏在幽影地宫,借助于真龙国收集各种天材地宝,想要恢复元气。”

    “只不过,没有等他有足够的时间恢复过来,血煞宗第一代的宗主黎昕,就毁去了真龙国,并且一直找到幽影地宫和他一战。”

    “此战过后,他遭受重创,黎昕也负伤离去。”

    “这座幽影地宫,随后被他从内部重重封禁,生恐黎昕再次到来。而黎昕,也担心他冲出幽影地宫作乱,危害到血煞宗在天灭大陆的霸主地位,在外面同样以血煞宗秘术封印起来,让他无法走出幽影地宫。”

    “他在重创之下,无法走出幽影地宫,也无人能进来,伤势的恢复变得无比缓慢,而且还不能补充力量,如今的伤势……应该比当初还要严重。”

    姜铸哲微笑着,说道:“我曾短暂做过一段时间血煞宗的宗主,翻阅宗门秘典,才知道这段过去。”

    “你到底想怎样?”秦烈沉喝。

    姜铸哲眯着眼,眼瞳内血光熠熠,“黎昕当年留下的手稿,曾说过……修炼极端血灵诀的人,迈入不灭境后期以后,如果能够将这头九阶邪龙的鲜血吸食,那强大的气血力量能够助此人更上一层楼,从而问鼎虚空妙境。”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图,知道他找寻“古尸”只是幌子,真实目的是觊觎卡尔弗特的九阶龙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