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滕远的无奈

第八百九十四章 滕远的无奈

    连绵在虚空的山脉深处,一座平整大型陆地,处在六座山峰之下。

    那六座山峰,将炽烈的太阳光芒全部遮掩,使得下方那块陆地,不会承受一丝太阳光芒的照射。

    夜晚时分,六座巨大云团般的山峰,又会被挪移开来,令漫天湛湛月光挥洒下来。

    那块陆地上建造着许许多多精美的宫殿。

    每一座宫殿,墙体上都绘刻着月亮的种种形态,满月,残月,弦月,凸月等等。

    这便是太阴殿所在之地。

    一辆月牙形的飞行灵器,避过太阳的光辉,如一束银色月光落下。

    太阴殿在泊罗界的负责人江忆月,从中走下来,立即叫道:“召集所有的殿使,去秘境之门商议要事!”

    一时间,那些在不同的殿堂修炼的太阴殿主事者,纷纷鱼贯而出。

    很快地,在江忆月的招唤下,六名达到不灭境的殿使,齐聚在太阴殿主殿的秘境之门。

    江忆月眉梢之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喜色,等众人到齐后,她迫不及待地说道:“泊罗界的太阳宫一息间化为虚无,所有驻守的武者都灰飞烟灭,包括君安这些魂坛强者!不仅仅如此,他们的秘境之门,也彻底粉碎!”

    六名殿使惊骇欲绝,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脸色沉重。

    “是谁动的手,我们暂时不要去管,我们要立即将消息通知上面的人。告诉他们泊罗界的惊天巨变。”

    “从现在起,整个泊罗界只剩下我们这一扇能和灵域连通的秘境之门。我们要立即提升价码,任何人想要借用这一扇秘境之门,需要缴纳的灵石必须是以前的三倍!”

    “不!不对,五倍!至少五倍!”

    江忆月嘴角满是得意笑容,“他们没有选择,要想进出灵域,只能通过我们这一扇秘境之门!”

    “他们如果用强呢?”一名殿使询问。

    “我一会儿就返回灵域,请求上面派遣三名虚空境强者。常年驻守这一扇秘境之门!”江忆月脸色一冷,说道:“太阳宫已经完蛋了,那四大家族留在泊罗界的强者,最高级别也只是三层魂坛,暂时还没有虚空境在。只要我们守好秘境之门,不允许其余几方虚空境武者进出,我们太阴殿就能在泊罗界掌握主动。以秘境之门掐住所有势力和强族的咽喉!”

    “如此一来,泊罗界……有一天兴许会变成我们太阴殿的私有域界!”有殿使意会过来。

    “不错!我就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慢慢地,将泊罗界变成我们的私界!”江忆月两眼闪烁着野心勃勃的光芒。

    她知道,如果她能借助于此次太阳宫的失利,牢牢掌控住这一扇秘境之门。太阴殿必然能够借此攫取巨大利益。

    她身为太阴殿在泊罗界的负责人,将会收获难以想象的功勋,未来她会成为太阴殿屈指可数的实权人物。

    帮太阴殿掌控一界,这个功劳,足以将她的声望推倒一个高不可攀的程度。

    她以后筑造魂坛所需要的材料。太阴殿必然会为她早早准备,以后她再也不用为灵材发愁。

    “这份功劳。大家都有份,只要我们能同心协力!”她鼓动道。

    六大殿使眼睛也明亮起来。

    ……

    “下面就是太阴殿了。”

    一块慢悠悠飘荡过来的巨石上,滕远遥遥指向六座山峰底下的阴影处,向秦烈解释。

    “白天的时候,这六座山峰会聚集在一块儿,帮太阴殿将所有太阳的光芒遮住。等夜幕降临,在太阴殿的力量催动下,那六座山峰又会挪移开来,使得月亮的光辉能飞泻下来,助太阴殿的武者凝炼月亮之力。”

    这块在一座座静止山峰慢慢飘动的巨石,被灰蒙蒙的土灵气环绕着,隔绝着两人的气息。

    秦烈手中抓着另外一张渔网般的古阵图。

    这个渔网阵图,也是以虚浑之灵鲜血凝炼,血线交叉点上,悬着一枚枚烈焰玄雷。

    那些烈焰玄雷的金属表层,则是以他自己的鲜血,绘刻着增幅古阵图。

    然而,和他先前凝炼的杰作不同,眼前的渔网阵图要小一号,悬在上面的烈焰玄雷,也仅仅只是有三十六枚,而不是四十九。

    他只剩下这么多烈焰玄雷。

    而且,火属性和雷属性虚浑之灵,短时间内两次被抽血,第二次分明有些吃不消。

    所以他从虚浑之灵上得来的鲜血要少一些。

    “这次弄出来的爆灭之物,比起先前对付太阳宫的要弱一些,我不敢百分百保证,一定就能将太阴殿也瞬间毁去。”秦烈说道。

    “无妨,不一定非要灭杀所有太阴殿的武者,只要将秘境之门给摧毁即可。”滕远笑眯眯的说道。

    “我猜你是想让人族的武者,再也无法轻易进出泊罗界吧?”秦烈突然道。

    滕远收敛了笑容,眼瞳幽暗如深海,沉声道:“我的确不想任何人族势力再染指泊罗界,不想他们破坏这个域界的平衡,不想他们对这个域界继续开垦下去。”

    “秘境之门全部毁去,他们就来不了了?”秦烈再问。

    滕远看向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只要你能毁掉太阴殿的秘境之门,又能看好古兽族那座秘境之门,不让他们借用,他们至少一百五十年无法到来。”

    “一百五十年?”秦烈愕然。

    “虚空境的武者,不借用秘境之门,也能在不同域界之间穿梭。只不过,泊罗界离灵域极为遥远。就算太阳宫和太阴殿的虚空境武者,带上能重新建造秘境之门的空间炼器大师。也需要花费一百五十年时间,才能横渡漫长的距离。从灵域赶到泊罗界。”

    “所以,在一百五十年时间内,只要你能卡住那一扇秘境之门,太阳宫和太阴殿的后续强者,至少也要一百五十年后,才能再一次降临泊罗界。”

    “有一百五时间的时间,对我们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或许。我们能通过这段时间,积累出足够强的力量,彻底摆脱那些阴魂不散的人族势力!”

    滕远说道。

    “你们?你指的你们……是谁?”秦烈神情肃然。

    “古兽族,巨人族,还有黑狱族。”

    “这是最初到达泊罗界,一直没有和人族联姻的三个种族,也是以前拥有泊罗界最辽阔疆土的种族。”滕远眼瞳幽幽。哼了一声说道:“炎族,幽月族,修罗族,魔龙族,木族还有海族,这六个种族乃是后来陆陆续续迁移而来的各族分支。以前他们在泊罗界只有很小很小的一片活动区,绝不敢触犯古兽族、巨人族和黑狱族利益。”

    “这些年来,随着这六个种族,渐渐和人族六大势力联姻,来往越来越密切。他们通过和人族的交易。获取种种泊罗界没有的天材地宝,在他们血亲的帮助下。都逐渐发展了起来。”

    “最近千年内,这六大种族,联合人族六大势力,不断在泊罗界开辟疆域,不断侵犯属于古兽族、巨人族、黑狱族的地界,已越来越猖狂。”

    “我们的地界,逐渐的收缩,拥有的领地在千年内减少了近两倍。”

    “继续这样下去,要不了五百年,泊罗界恐怕就没有我们三族的立足之地了。”

    话到后来,滕远的眼中,浮现出滔滔怒意。

    “为什么不赶他们出去?”秦烈追问。

    此言一出,滕远脸色满是苦涩,“古兽族、巨人族和黑狱族的实力,或许超过泊罗界另外六大种族,但他们后面的人族血亲……没有一个容易对付。”

    “人族找到窃取太古强族血脉的方法以后,通过对神族那一战,已向所有种族证明了他们的强大。”

    “最近万年来,人族以疯狂的速度崛起,不仅仅称霸了灵域,触手还延伸到更多的域界。”

    “当年的神族,个人实力还是比现在的他们强大,可神族的族人太少太少,连他们的万分之一都不及。”

    “神族就是因为人数稀少,繁衍困难,在征战域外的时候,每死去一个都非常伤。”

    “就是因为族人太少,神族打下一片片天地,后面连驻扎的人手都不够。”

    “人族却不同,他们人口基数实在太庞大了,庞大到所有种族加起来,也不及他们一个种族多。”

    “他们攻下一个域界,有足够的人口驻守,这样就能牢牢守住掌控一界。”

    “因为恐怖的人口基数,加上窃取了太古强者血脉,他们当中诞生的强者也越来越多。”

    到你这儿,滕远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叹道:“我们不怕泊罗界的六大种族,害怕的是……他们那些如蝗虫一般的人族血亲。只要秘境之门存在,他们就能源源不断派遣武者过来,六大人族势力如果将目光真正全部聚集在泊罗界,将矛头对向古兽族,巨人族,还有黑狱族,我们根本抵御不住。”

    “你为什么不自己破坏秘境之门?我感觉……你有那个能力!”秦烈眼睛闪烁着。

    “我若做了,他们事后一定会知道,一百五十年后,等他们找上门来,我们一样很难抗衡。”滕远无奈道。

    “就是说,我要将这个黑锅背起来?”秦烈皱眉。

    “你怕什么?我们一直生活在泊罗界,我们无法离开,只能被动接受。你又不是泊罗界的人,一百五十年后,鬼知道你人在何处?他们找不到你,又拿你怎样?”滕远说道:“你和我不同的是,你想走就走,没有后顾之忧。我们不同,我们离不开泊罗界,真要等将来他们兴师问罪而来,我们只能被动承受。”

    “还有,我总归帮了你不少对吧?你毁掉太阴殿的秘境之门,对我们自然有好处,对你而言,同样是保全自己的良策啊!”滕远央求起来。

    秦烈眯着眼,仔仔细细想了一番,然后重重点头,“好!我就帮你们摧毁这一扇秘境之门!”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