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九十章 第四太阳!(求一张月票!)

第八百九十章 第四太阳!(求一张月票!)

    秦烈默默退回石洞。

    在洞内,他隐隐能听到三间囚室内,华羽池和另外两人,正抓紧时间,以他丢下去的灵石和丹药恢复灵力。

    石洞内隔绝了天地灵气,使得囚室内三人的力量,处于即将枯竭的状态。

    他给出的那些灵石和丹药,一个时辰内,远远不够令他们恢复回来。

    但多多少少可以让他们拥有一些力量。

    烈焰玄雷爆碎,炸掉这些囚室的前,他会立即离开,会去太阳神殿的主殿,摧毁太阳宫的秘境之门。

    他要让太阳宫的后续援军无法过来。

    那样,暗影族将能平稳渡过一个难关,等艾迪、尤莉亚那些人恢复个七八成力量,等那位虚空境的族老恢复,暗影族有极大可能重返灵域。

    他在暗暗合计着。

    泊罗界的重力十倍于灵域,在这儿很多人想要施展“遁术”,都可能出现变故。

    而他,经过滕远一番痛苦摧残,经历数十倍重力的压榨,他地心元磁录进展迅猛。

    他已完全适应了泊罗界的重力。

    别人不能从容施展的遁术,他几乎不受影响,这也是他能从暗影族避开太阴殿的眼线,轻而易举的离开的缘故。

    同样的,他在这石洞内也感测过,也有自信可以在此地爆碎之前,直接以“血遁术”到达主殿的方向。

    他在静候那一刻的到来。

    “太阳宫,九重天。六大黄金级势力……”他眯着的眼瞳内,绽出冷厉如寒刀的光芒。

    ……

    “什么?你们竟然没有将暗影族扫清。还损失惨重?”

    灵域,一座入云的雄阔宫殿内,君鸿煊的师傅曹苦公,眉头皱成“川”字形。

    君鸿煊跪在他面前,垂着头,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讲明,不敢有丝毫隐瞒。

    “徒儿无能。”君鸿煊垂头承认错误。

    “你是太阳宫三大‘火种’之一,你又是我的徒弟。你的错误就是我的错误。”曹苦公沉着脸,说道:“我将你安排在泊罗界,就是希望你能通过泊罗界证明自己的能力,超过另外两个‘火种’!只有这样,你将来才能压过他们,得到太阳宫更多资源的倾斜!如果你没办法通过泊罗界,让那些老家伙相信你的能力。你的将来不会再有希望,你甚至会被别人取代。”

    “徒儿明白。”君鸿煊深深低头。

    “泊罗界事关重大,不仅仅我们太阳宫,还有很多势力掺杂其中,但你必须要告诉所有人,在泊罗界我们太阳宫才是真正的霸主!”曹苦公想了一下。说道:“以我的口令,传唤我麾下三大殿主,回泊罗界将那个暗影族族部彻底灭掉!巴雷特如果胆敢再次插手,你就让三大殿主联手对付他,三大殿主联手的力量。足以让巴雷特安分下来。”

    “这次绝不会令师傅失望!”君鸿煊发誓。

    “你要记住,你是我的脸面!你失败了。丢的是我的人!”曹苦公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徒儿明白。”君鸿煊退下后,立即活动起来。

    ……

    囚室中。

    华羽池眼神渐渐明亮起来,在吞吃了大量的灵丹,吸收了一块块灵石内的力量以后,他自信恢复了不少。

    “我准备动手了!”他突然说道。

    石洞内,秦烈从静坐着站起,说道:“我先走。”

    “好!”华羽池沉声道。

    秦烈催动本命精血。

    一滴滴本命精血,从他掌心内冒出来,如火焰血珠。

    “蓬!”

    突地,一团血光爆射,将他身子完全裹住。

    血光中,秦烈的身影渐渐模糊,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泊罗界的重力,十倍于灵域,能够在泊罗界施展遁术的人,一定精通大地之力。”华羽池嘀咕了两句,“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家伙的身上,我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般说着,他便将烈焰玄雷取出,着手准备。

    “呼!”

    秦烈的身影,突然在太阳神殿北区墙角冒出来,附近并没有太阳宫武者活动。

    没人注意到他。

    北区的太阳宫武者,很多都死在前一次的战斗中,所以人数很少。

    他不可能直接遁离到主殿附近,以免引起主殿附近驻守武者的注意,这才在这一块暂时停留。

    他看向外面的广场。

    广场上,一辆辆战车从一些宫殿内开赴出来,停泊在那儿。

    很多精神饱满的太阳宫武者,被那些执事吆喝着,相继上了战车,磨拳霍霍的,就等君鸿煊带领灵域强者到来。

    他知道,一旦让君鸿煊将太阳宫真正的巅峰强者,带入泊罗界,到时暗影族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太阳宫,九重天的盟友,很好!”他吸了一口气,开始在心中默数,“一,二,三,四……”

    数到九的时候,南方那个囚禁着华羽池等犯人的宫殿,地底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爆响。

    伴随着剧烈的爆鸣,烈焰,电光,还有暴雷声此起彼伏。

    然而,那座宫殿却屹立不动,只是摇晃了几下。

    “果然……”秦烈神情不变。

    他早知道,六枚烈焰玄雷齐爆,绝不可能摧毁整座太阳神殿,顶多将下面的囚室炸碎。

    他开始担心,不知道华羽池等人,能否从中逃离出来。

    “有人侵入!”

    “囚犯要逃了!”

    “快过去看看!”

    突地,所有聚集在广场上的太阳宫武者,第一时间爆吼起来。

    十二座太阳神殿。每一个神殿内,都射出一道道火焰般的身影。

    就连那主殿内。也有君安,还有另外一个老者被惊动,怒啸着冲击出来。

    “咦!”

    秦烈突然眼神异光闪烁。

    他感觉到,就在他刚刚遁离的石洞处,十倍于灵域的重力场,竟变成了和灵域一模一样。

    有人分明以某种神奇的手段,消减了那儿十倍的重力场,令那儿可以变成正常以遁术逃离的环境。

    “顶尖黄金级势力补天宫的人。果然有非常手段,难怪敢答应在一个时辰后就动手,看来我小瞧他们了。”他喃喃低语。

    补天宫为中央世界最强势力之一,底蕴之深厚远非太阳宫可比,华羽池身为现任补天宫宫主华天穹的亲孙子,自然有着几手神奇秘术。

    得到他的帮助后,以六枚烈焰玄雷摧毁一片天地。令底下空间炸碎混乱后,华羽池显然找到了脱困之术。

    这个发现令秦烈愈发振奋。

    他注意观察着四周,等发现主殿方向,一个个驻扎的守卫,也纷纷往囚室方向而去的时候,他又一次发动短距离的“血遁术”。

    他突然就在主殿方向现身。

    这座太阳宫的主殿。数百米高,墙壁上布满繁琐精美的花纹,增强着宫殿吸收太阳之力的效率。

    在主殿现身后,他伸手摸了一下,就将那缀满烈焰玄雷的渔网。挂在了主殿的墙壁上。

    “你在干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太阳宫的老者。从主殿内走出来。

    他本欲赶到囚室的方向,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灵魂突然就察觉到了异常动静。

    他找了一下,就看到了秦烈,看到秦烈正鬼鬼祟祟做着反常的事情。

    他立即厉喝出手。

    璀璨夺目的太阳光海,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如要一下子将秦烈淹没。

    秦烈骇然失色。

    不及多想,也来不及做更多的调整,秦烈再一次催动血遁术。

    这次是十来滴本命精血一起爆碎。

    霎那间,他被血光裹住一点点消散,真身瞬移到数百里之外。

    这是长距离的遁术。

    一阵头晕目眩后,他在数百里外的半空闪现,随后,则是以惊人速度坠落。

    他能看到太阳宫所在的那座悬浮大陆。

    “给我爆!”

    他激发留在每一枚烈焰玄雷内的本命精血。

    然后,他没有做任何调整,只是死死瞪着远方的那块大陆,不放过任何细节。

    他不知道他能否成功,不知道经过一次次增幅,那渔网般聚集着四十九枚的烈焰玄雷,能否将太阳宫的那座主殿摧毁。

    只有主殿毁去,秘境之门爆碎,太阳宫不能调集后续的强者到来,暗影族才有可能度过此劫。

    “一定要成功!”他心中暗暗祈祷。

    突地,一声惊动了泊罗界所有巅峰存在的轰鸣,从他所看的方向传来。

    这一刻,在泊罗界的天空,如浮现出第四个太阳!

    太阳宫在泊罗界的老巢,十二座太阳神殿下的那块大陆,顷刻间变成炽烈光团,当真如一个疯狂释放出光和焰的太阳!

    相隔数百里,恐怖余波,燃烧所有物种的炽烈气息,如淹没天地的浪潮席卷而来。

    这股余波内传来的大爆灭般的气息,令数百里之外的他,都一脸骇然之色。

    他看到,在那炽烈炫目的光团之中,隐隐有几座魂坛试图冲离出去,却被焰火和雷光裹紧,一点点地破碎。

    那是不灭境的强者!

    他忽然觉得嘴唇有些干涩。

    望着远方炙热燃烧的第四个“太阳”,看着内部爆碎的魂坛,他知道,他不但成功破碎了秘境之门,而且还打破了他自己保持的记录。

    ——他以烈焰玄雷轰杀了不灭境!

    以两个虚浑之灵的鲜血为血线,以他自己本命精血在烈焰玄雷上绘图,四十九枚烈焰玄雷,四十九个小型增幅古阵图,通过最后渔网般这一幅最大古阵图的增幅,这叠加后形成的威力,已毁天灭地。

    ……

    ps:求一张月票进前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