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未知天地

第八百五十九章 未知天地

    昏暗的石室中,秦烈望着坚硬石壁,看着石壁上的秘境之门缓缓消失。

    一只只虚空之虫,随着秘境之门的隐去,瘦的干瘪瘪的,好似被掏空了所有的血肉精气。

    秘境之门和虚空之虫一起隐没石壁后,秦烈伸手触摸着石壁,从中感知到一股被遮掩的血气。

    用神聆听,他甚至能听到墙壁内,传来的哀嚎声。

    很显然,这一面墙壁内部,也封印着供虚空之虫吸食生存的血肉之躯。

    这是一个五六平米的石室。

    室内,有几截灰白色的骨头,那些骨头粗大无比,分明不是人类。

    除此之外,石室内还有一个小小的石床,一个石桌,三个圆圆的石凳。

    这便是秦烈从招魂岛踏入秘境之门到达之地。

    他在石室内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室内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任何关于此处的介绍。

    他并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

    一条幽暗的石道,往远处延伸,有点点碎光浮现。

    他在石室内只是稍稍停留了一会儿,便吸了一口气,往有亮光传来的方向走去。

    数十步后,他看到一片片巨大的叶子,堵在石洞的洞口。

    那些碎光便是透过叶子的缝隙照耀进来。

    他知道但凡有空间传送阵,还有秘境之门的地方,要么被重兵把守,要么处于荒无人烟之地,且处于遮掩状态。

    他过来的秘境之门,显然属于后者。

    他伸手要拨开那些芭蕉般的大叶子,准备从石洞内走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

    “嗤!”

    手指落到叶子的那一霎,秦烈不由地咧嘴,禁不住轻呼出声。

    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看似青嫩的叶子,竟然如烧红的烙铁。烫的吓人。

    他触碰叶子的手指,在没有任何的防护之下,竟被烫的有些红肿。

    “妈的,什么鬼地方,一片叶子居然如滚烫的火油。”

    咒骂了两句,他默运寒冰诀。以一条条冰丝缭绕在指头和掌心,又一次将那些叶子拨开。

    这次有了思想准备,提前做了防备,他没有再次受伤。

    当几片巨大的叶子,被他从洞口拨开以后,突然便有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新鲜的空气。呼吸到肺部,也如滚滚的火焰一般。

    猛地咳嗽了几声,极其不适应的秦烈,还是先从洞口走出。

    一走出半封闭,被一株株狰狞植物遮掩的石洞,他便生出被火油浇灌在身的感觉。

    “喔!”他失声怪叫起来。

    头上,三个硕大的太阳。呈“品”字形悬浮在赤红如火的天空,如在熊熊燃烧。

    那三个太阳,每一轮都有数十亩地大小,第一眼看去,仿佛就在头上罩着,仿佛离他极近极近,近到像触手可及。

    滚滚热浪,从三个巨大的太阳上释放出来,照耀的整个天地都仿佛要燃烧起来。

    三个太阳下方,有着许多悬浮着静止不动的巨石。如一座座海岛被定格在天空,又像是一块块小型的浮空大陆。

    再往下,便是一座座连绵山峰,山峰中央乃是无数茂密的植物树木。

    他所在的位置,便在一座数千米的山峰的山腰。在峭壁一块凸出来的石台上。

    “轰隆隆!”

    离他数十里远的一座山峰,传来震天动地的轰鸣,只见一道道岩浆火焰在喷涌着。

    那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在爆发。

    随着岩浆的喷涌飞溅,他隐隐看到一只全身赤红的烈鸟从中飞逸出来,在岩浆火焰中扑扇着翅膀。

    “朱雀!”秦烈瞪大眼睛。

    朱雀为太古时代古兽族一脉,一出生就有至少七阶的实力,等同于人族涅槃境的武者。

    朱雀和火焰凤凰、火麒麟一样,天生能运用火焰之力,炼化火焰来强大自身,从而完成蜕变。

    这是古兽族的火焰精灵。

    据他所知,朱雀和古兽族的族人,在神族降临灵域以后,被大肆捕杀。

    尤其是烈焰家族的族人,极其喜好朱雀、火麒麟、火焰凤凰这一类火焰属性的古兽,不但在灵域将这类古兽擒杀,还以灵域的秘境之门,前往这些古兽所在的别的天地,疯狂进行捕捉。

    因为朱雀、火麒麟和火焰凤凰这类古兽的血肉,能够增强烈焰家族族人的血脉强度,让烈焰家族的族人变得更加强大。

    “难道这是朱雀一族生活之地?”秦烈脸上泛出苦意。

    他很清楚,朱雀、火麒麟、火焰凤凰这些天生能运用火焰能量的古兽,有多么仇视他这种身怀烈焰家族血脉的家伙。

    他相信,如果那一只沐浴在岩浆火焰中的朱雀,知道附近有他这么一个人物存在,必然会不顾一切赶来灭杀。

    他下意识地调整心境,生怕不小心激发了血脉之力,从而引起远方那只惊鸿一现的朱雀注意。

    好在那只朱雀只顾着以岩浆内的火焰能量洗刷自己的身子,压根没有留意到,躲在数十里之外的他。

    站在峭壁凸起的石台上,望着赤红如火的天空,三个奇大无比的太阳,还有太阳下一块块巨大浮石,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重力!十倍于灵域的重力!”

    在石台上走动了一会儿,他大汗淋漓,脸色变得更加古怪。

    眼见一块块巨大浮石,在天空悬浮着,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片天地的重力一定数十倍弱于灵域。

    结果,他发现他大错特错!

    此地的重力,竟然比灵域还要强十倍,这意味着他要在这儿走动,将会耗费比灵域多十倍的力气。

    也意味着等他突破到破碎境以后,想要凌空横行,要比在灵域吃力十倍!

    “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先观察观察情况,弄清楚这片天地的特殊之处。”秦烈暗暗思量。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就在石台附近活动,果真什么地方都没有去。

    在他的感觉中,至少已经过了两三天,可这个天地的太阳根本没有落下。

    两三天时间,这个世界还是白昼,三个硕大炙热的太阳,依然呈“品”字形高悬天空。

    仿佛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黑夜的到来一般。

    他在这段时间内,发现即便没有怎么活动,体力也消耗巨大。

    这是因为天气实在太过于炎热,在三个巨大火球般的太阳烘烤下,整个世界都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炉,热的他头晕眼花。

    他从空间戒内,取出许多灵兽的干肉,不断吞吃。

    他发现也不知怎么回事,只是通过简简单单进食的方式,他便觉得血脉很活跃,变得蠢蠢欲动,仿佛要带着他一起燃烧起来。

    这里,似乎对于他的血脉,有着某种增幅的作用。

    除此之外,他在修炼大地之力的时候,也发现进境奇快。

    又隔了几天,他取出封魔碑,吸取内部的血煞气息,从而凝炼精血。

    在如意境中期,他能凝炼一百零八滴本命精血,现在突破到如意境后期,他一直凝炼,整整炼出两百五十滴本命精血!

    心念一动,一滴滴殷红如钻的本命精血,从他体内飘飞出来,就这么悬浮在他周边。

    就像是一颗颗透亮的红宝石。

    “唔!”

    他突然惊呼,眼睛绽出夺目光芒,一瞬不移地盯着那两百五十滴本命精血。

    他注意到,一颗颗红宝石般的本命精血,在三个炽热太阳光芒的照耀下,血滴内部一簇簇烈焰神火摇曳着,似在吸收着太阳的炎火。

    他分明看到一丝丝火线般的太阳真火融入那些本命精血之中。

    他从每一滴本命精血当中,都感觉到了太阳火芒的炙热,还有精纯无比的炎热能量。

    他直勾勾看着。

    许久许久之后,在一滴滴本命精血之中,那些跳跃的烈焰神火,都炽烈如小太阳,从中释放出烈焰神文,显得奇妙无比。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些本命精血似乎吸足了太阳真火,一滴滴变得愈发剔透晶莹。

    而秦烈,将两百五十滴本命精血,一一融入体内以后,突然发现他已渐渐适应这个天地的燥热。

    悬浮头顶的炙热太阳,还在汹涌燃烧,空气中依旧充满着令人难受的热量,可他呼吸着热腾腾的空气,站在炎热的太阳下面,已不觉得难受。

    也在这个时候,他决定离开峭壁,决定出去走走,更加深入地去了解这个天地。

    将石洞重新以大叶子遮掩,留下记号,他便准备此地离开。

    他取出一辆水晶战车,打算驾驭着水晶战车,在附近飞旋一圈。

    然而,等他站在水晶战车,试图以灵石催动时,才发现水晶战车一动不动。

    愣了一下,他取出等级更高的水晶战车,继续尝试。

    结果战车依然一动不动。

    “十倍重力的天地,水晶战车……竟然无法使用。”他不由苦笑。

    无奈下,他只能将这些战车收起,以最笨的方法,从峭壁上一点点往下落。

    他用了至少半个时辰时间,才慢慢从山腰滑落下来,在山脚下站定。

    然后,他忽然注意到,仿佛永远不会消失的三个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没了踪影。

    似乎永远都是白昼的天地,也渐渐昏暗,如要进入夜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