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言语交锋

第八百四十四章 言语交锋

    为了夺取古阵图,罗翰等人简直已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竟然还勾结了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这些人,万里迢迢从天裂大陆闯入墟地。

    而且还是在三大鬼族依然荼毒暴乱之地的紧要关口!

    “我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摧毁我拥有的一切!看看你们怎样从我记忆深处,拿到你们梦寐以求的古阵图!”秦烈暴躁道。

    “不着急。”罗可馨冷着脸,语气还算是镇定,“等处理好白骨岛、邪婴岛、暝风岛以后,不怕你不乖乖就范。”她眼神浮现出轻蔑之色,“以你如意境的修为,又能在此战中,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听说……你们炎日岛连区区一位魂坛强者都还没有。”

    话到这儿,罗可馨微微扬眉,傲然说道:“我们则是不同。”

    “就不说天器宗内部的力量了,单单和我爷爷交好,愿意为我爷爷出力的魂坛强者,就有五人之多!涅槃境,破碎境这种级别的散修,有数百名会愿意为我爷爷征战。只要我爷爷许诺他们,未来在有闲暇的时候,帮他们炼制一件灵器,他们就会奉上所有!”

    “这是一名天级炼器宗师才能拥有的能量!”

    “你们炎日岛……”罗可馨摇了摇头,撇嘴不屑道:“还差得远!”

    秦烈表情凝重起来。

    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一名如罗翰一般的天级炼器师,究竟有着何等可怕的影响力。

    因为整个暴乱之地,能炼制天级灵器出来的炼器师。也是屈指可数。而且大多数都在天器宗。

    这就导致所有暴乱之地武者。达到极深境界以后,如果想要淬炼一件为自己度身打造的灵器,就必须要求到天器宗,求到罗翰这些真正的炼器宗师身上。

    即便是筑造出魂坛的不灭境强者,也需要强大的灵器来提升实力,只要淬炼灵器,他们就必须交好罗翰这样的炼器宗师。

    毕竟,整个暴乱之地的大炼器宗师。几乎都在天器宗。

    在这方面,现今的天器宗,的确没有明显的对手。

    这就导致罗翰的身边,一定有太多急需要高等阶灵器提升力量的强大武者,这些人为了得到罗翰的承诺,就必须随着罗翰的心意行事。

    帮罗翰解决一些麻烦,助他杀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对那些人来说自然就理所当然了。

    这般想着,秦烈立即明白这趟踏入墟地的强者,肯定有一部分就是此类人。

    罗翰凭借他超乎想像的影响力。一定集结了很多高手,这才敢浩浩荡荡杀入墟地。

    “你说的没错。如今的炎日岛和你们天器宗相比,还有着很大的距离。”秦烈沉吟了一下,轻轻点头,先一口承认双方差距。

    就在罗可馨露出得意表情的时候,他又继续说道:“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炎日岛对古阵图认识的加深,要不了太久,你们天器宗所拥有的影响力,我们也会拥有!而且,等有朝一日,我们凭借着古阵图的奥妙,炼制出超越天器宗的高阶灵器,到时候,你们天器宗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属于我们炎日岛!”

    咧嘴粲然一笑后,他又道:“邪婴前辈的‘诸天宝鉴’,也是你们天器宗的天级灵器之一,却在损坏之后无人懂得修复。而我,仅仅用了数月时间,就让这件天级灵器恢复如初,甚至威力更胜一筹!”

    “这是不是意味着,在某些方面,我们炎日岛已超过你们?”

    “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未来,你们天器宗拿什么和我们炎日岛相斗?”

    “难道就凭你们现在拥有的炼器技艺?”

    一番反驳的话语说完,罗可馨脸上的傲然之色,消失的干干净净。

    她眼中还浮现出一抹惊恐不安。

    她一点不傻,她正是因为知道古阵图的价值,所以才催促天器宗,蛊惑她爷爷趁早行动起来。

    甚至于,通过她和秦烈联姻的提议,也是她主动提出的。

    因为她很清楚,如今天器宗赖以为生,令天器宗成为白银级势力的炼器技艺,绝对不如古阵图神秘强大。

    她知道,秦烈这番用来打击她的话语,在将来很有可能成为现实!

    如果给炎日岛更多时间发展,让炎日岛通过古阵图的钻研,最终炼制出强大的天级灵器出来。

    那时,同为炼器宗派的天器宗,将会一败涂地!

    将再也无法通过灵器赚取丰厚的灵石,那是,所有天器宗的炼器宗师,也将会被炎日岛彻底取代!

    一山不容二虎,同样在暴乱之地,只要炎日岛强势崛起起,天器宗就注定会就此沉没。

    因为两方乃是最最直接的竞争关系。

    “你说的没错,任由你们炎日岛发展下去,将来必成我们天器宗心腹大患。”罗可馨沉默了一下,然后认真地说道:“所以这次墟地之行,我们绝不会再给你时间,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你这个隐患!”

    旋即,她骑着“魅灵妖狐”往后方飞去,并轻声对那三名涅槃境武者下令:“重伤他!我们所要的仅仅只是他脑海中的记忆,只要给他留一口气就行!”

    “明白!”

    三名涅槃境武者,身上所穿的衣衫,分明不属于天器宗。

    他们应承下来以后,先目送着罗可馨飞向“乌金灵龟”,这才慢悠悠朝着秦烈而来。

    “三个涅槃境,两人在涅槃境初期,一在中期,我单独应付不来。”林凉儿轻声说道。

    “涅槃境……我也应付不来。”

    秦烈笑了笑,然后看向临近的血煞岛、邪婴岛和暝风岛,心中已有定计。

    “去血煞岛避避风头,随便帮姜铸哲解决一下麻烦,看看有没有大胆妄为的家伙,将魂坛释放出来战斗。”

    心念一动,他便驾驭着水晶战车,带着林凉儿直冲血煞岛。

    三名涅槃境武者,忽视一眼,都面有忧色。

    秦烈所在之地,离血煞岛很近,他们这时候就算是全力出手阻截,恐怕也阻拦不住。

    也就是说秦烈必会在他们动手之前深入血煞岛。

    此时的血煞岛,乃是魂坛武者专属的舞台,他们三人在外面要击杀秦烈或许不太困难,可一旦进入血煞岛……一切便由不得他们做主了。

    对血煞岛,他们心中有着一丝畏惧,不太想深入其中。

    所以他们犹豫不决。

    “别忘记你们的所求!”罗可馨的声音,这时候从他们身后幽幽传来,“还有,血煞岛上我们的人更多一些,真不明白你们害怕什么?哼,想要我们为你们炼制灵器,自然需要冒点风险,不然我们邀你们过来做什么?难道是看戏不成?”

    那三个有求于罗翰的涅槃境武者,闻言满脸苦涩,只能硬着头皮追向血煞岛。

    在血煞岛,招魂岛,邪婴岛,还有暝风岛这些墟地中央海岛周边,如今也聚集了不少墟地的邪魔外道。

    那些人,只是在极远处漠然观望着,没有人想插手此事。

    罗翰这行人过来的架势,实在是太过于吓人,而且还联合了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赤蝘、古陀这一类墟地本土豪强,这更让墟地的邪魔异族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们只想静观其变。

    就在秦烈往血煞岛飞去的时候,那些远观者之中,有四名全身笼罩在乌黑长袍中的家伙,如四缕幽影般轻飘飘飞出。

    “嗤嗤!”

    奇异的空间摩擦声,从他们衣袍处发出,溅射出点点碎芒。

    四个黑袍者,身影如鬼魅般晃悠着,看似缓慢,却顷刻间就飘忽到了血煞岛附近。

    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瞬间逸入秦烈心头,让他全身似乎立马要小幅度颤栗起来。

    血脉顷刻间沸腾如岩浆,数不尽的烈焰神文飘忽而出,令他周边炙热难耐。

    “怎么回事?”林凉儿惊叫而出。

    她离秦烈极近,且天生厌恶炎热气息,秦烈体内的变化,她敏锐地觉察到。

    深吸一口气,秦烈激发本命精血,立即催动“血遁术”,然后才喝道:“天鬼族!”

    话声一落,他便抓着林凉儿,在一团妖异血光中消失无形。

    “哧啦!”

    就在他消失的那一霎,他和林凉儿乘坐的那一辆水晶战车,竟被看不见的空间利刃切割的支离破碎。

    之后,无数明晃晃的空间锋刃,才在那片区域如闪亮鱼群般浮现。

    “又让他逃了!”

    为首一名黑袍者,声音阴沉沙哑,黑袍内的眼瞳中,闪耀着阴寒无情的歹毒光芒。

    “天鬼族!”

    不远处,紧紧盯着事态变化的罗可馨,还没有真正落入“乌金灵龟”上,此时禁不住失声惊叫起来。

    她参加过三棱大陆的那场血战,和天鬼族族人面对面搏斗过,单单从黑袍内的眼神,她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四个从三棱大陆而来的天鬼族族人!

    “找到他!”

    为首的黑袍者,没有理会罗可馨的惊叫,阴沉沉下令。

    之后,四个吸引了众多墟地围观者眼神的黑袍者,身影骤然模糊。

    一圈圈空间涟漪从他们身上荡漾出来。

    等众人想要细看之时,却发现那四个黑袍者,竟神秘的消失在他们视线之中。

    擅长空间之力的天鬼族族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突然遁去了踪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