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郎心如铁

第八百四十三章 郎心如铁

    不多时,秦烈带着十四头邪龙,加上拉普、林凉儿两人,便来到血煞岛附近。

    血煞岛,邪婴岛,还有暝风岛,招魂岛,这些岛屿其实都相互靠着。

    一临近血煞岛,秦烈就看到滔滔血光如海,淹没覆盖了整座血煞岛。

    刺鼻血腥味从岛上冲天而起,闻之欲呕,很多前来观战的墟地武者,都只敢离血煞宗数千米远,不敢太过于靠近。

    血煞岛上,传来山崩地裂的声音,时不时夹杂着一声姜铸哲的猖狂怪笑。

    一片片璀璨光幕,一阵阵恐怖的爆炸波动,不迭从岛上传来,让人知道此时的血煞岛必然处在惨烈的战斗中。

    秦烈脸色肃然,又看向邪婴岛和临近的暝风岛,同样发现有不少人影活动在岛上,间或听到几声灵器铿锵碰撞的声音。

    一架巨大的飞行灵器“乌金灵龟”,犹如巨龟般漂浮在血煞岛、邪婴岛和暝风岛之间。

    近三千米长,一千米宽的“乌金灵龟”,如另外一座悬浮虚空的海岛,宽阔巨大。

    这是天器宗炼制的飞行灵器,不但速度奇快,且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乌金灵龟”的龟背上,仔细去看,还建立着一座大型空间传送阵,似乎能直达暴乱之地任何一块大陆。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乌金灵龟”独属于罗翰,乃是这位炼器宗师的专属坐骑。

    一见“乌金灵龟”在此,秦烈马上知道,天器宗的这位炼器宗师如今必然就在附近。

    就在“乌金灵龟”宽阔的龟背上。还建造着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还有许许多多停泊着的各类水晶战车。

    那些宫殿战车上。有不少武者出没,似在警戒着什么。

    待到秦烈携十四头邪龙而来,从那“乌金灵龟”背上一座华美宫殿内,倏地闪现出一道优美婀娜的身影。

    那优美身影明眸闪亮,唤过一只“魅灵妖狐”出来,笑吟吟乘坐着妖狐,在三名涅槃境武者小心翼翼地庇护下,从“乌金灵龟”上飞了出来。

    “秦烈。好久不见啊。”罗可馨抿嘴轻笑。

    她身穿一件暗紫色纱裙,身姿婀娜,一双眼睛犹如身下的“魅灵妖狐”,有着一种令人心神摇曳的魅惑。

    在她身后,三名涅槃境的武者一字排开,身上都释放出如深海般的气息,更添她的气势。

    “罗小姐,这么大阵仗浩浩荡荡踏入墟地,不知所为何事?”秦烈皱眉。

    “为了惩戒天器宗的叛徒,索回天器宗的至宝‘诸天宝鉴’。另外……也是希望能够和你,还有姜铸哲前辈好好谈一谈。”罗可馨淡定地说道。

    “哦?”秦烈皮笑肉不笑。“你们天器宗所谓的好好谈一谈,就是杀入血煞岛,这么一个‘友好’的谈论法?”

    “秦岛主说笑了。”罗可馨脸色如常,“我们可没有杀入什么血煞岛,而是受白骨魔君的邀请,特意来白骨岛做客。这明明就是白骨岛,何时变成血煞岛了?”

    顿了一下,罗可馨又道:“莫不成姜铸哲登上白骨岛,白骨岛就必须要改名?若是那样,我们是否也可以称呼它为天器岛?”

    秦烈哑然失笑,“当然可以,只要你们天器宗逼姜铸哲离岛,在他离岛的那一霎,你们就可以重新命名。”

    “这便是墟地的规矩?”罗可馨微笑。

    秦烈也笑着点头,“不错,墟地就是这样的规矩,谁的拳头硬,谁说的就算。”

    “哦,那我知道了。要不了多久,这个姜铸哲命令的海岛,应该就能够重新变回白骨岛。”罗可馨自信满满道。

    “秦烈,在那血煞岛上,如今至少有六名魂坛级别的强者。”拉普突然低声说道。

    他在讲话之前,曾以第八目窥视血煞宗,通过细微的能量动静,就料到了岛上的强者数量。

    “六名魂坛强者……”秦烈暗暗动容。

    据他所知,姜铸哲那一方应该只有他和苗风天达到魂坛境界,那么剩下的四名魂坛强者,应该都属于罗翰、白骨魔君这一方的。

    除了白骨魔君本人外,其中至少还有一个幻魔宗的嵇青鹏,否则,无人能抗衡三层魂坛的姜铸哲。

    剩下的两名魂坛,对付起一层魂坛的苗风天来,应该不会特别棘手。

    这么一想,秦烈算是知道为什么罗可馨一副底气十足的模样了。

    “叮铃铃!”

    他随手取出铃铛,当着罗可馨的面,轻轻摇晃了两下。

    那口停放在他水晶战车内的白骨棺材,倏然飞了出去,如一道长虹射入血煞岛。

    “啪嗒!”

    棺材的盒盖掀开,其中的尸妖蒲泽猛地站了起来,一头钻入血气冲天的岛上。

    “好!回来的刚刚好!”

    岛上,浓稠如血浆的血雾深处,传来了姜铸哲爽朗笑声。

    听到姜铸哲的笑声,秦烈嘴角也浮现一丝微笑,知道姜铸哲应该还能应付岛上局势。

    “那是什么东西?”

    反观罗可馨,则是脸色微变,扭头询问身旁一名涅槃境武者。

    “应该是苗风天炼制的一头尸妖。”那人回答。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那头尸妖身上的尸气非常恐怖,这意味着它的实力也绝对不弱,兴许……他有着不下于不灭境的实力。”

    “一头拥有魂坛强者力量的尸妖……”罗可馨嘀咕了一句,神色略有些凝重。

    “吉尔伯特,你和你的邪龙同族,前往邪婴岛,配合邪婴岛的邪婴童子,击杀所有外来者。”秦烈回头吩咐了一声。

    “嗷嚎!”

    吉尔伯特嘶声咆哮,旋即和那些邪龙同族一起,气势惊人地冲向邪婴岛。

    “这些邪龙不是应该由招魂鬼母对付吗?”罗可馨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招魂鬼母没有回招魂岛,按道理而言,她和她麾下的弟子,这个时候应该就在七目岛对付邪龙。”那名天器宗的涅槃境武者又道。

    “糟糕!在邪婴岛上对付邪婴童子的,是我爷爷他们!”罗可馨咬了咬牙。

    “拉普前辈,你去一趟暝风岛,看看暝风老祖是否需要帮忙。”秦烈又道。

    “我前暝风老祖一个很大的人情。”拉普轻轻点头,旋即裹着浓郁冥魔气飞走,疾射向暝风岛。

    “拥有第八目的鬼目族族人!八目的鬼目族族人,实力最差也相当一层魂坛的人族强者,且第八目诡秘莫测,极为难缠!”罗可馨身后,那名有着涅槃境修为的天器宗武者,又压低声音解释。

    此言一出,罗可馨的眼神,突然阴沉了下来。

    本来,在秦烈未曾现身之前,她还算镇定自若,自信在血煞岛、邪婴岛和暝风岛上,他们的人手战斗力处于上风。

    她以为她已经掌控住了局面。

    然而,随着招魂鬼母的溃败,导致十四头邪龙解脱出来,还有拉普的参战,一头尸妖的加入,一下子又让战斗充满了变数。

    现在,她不认为在那三座海岛上,她的人就能百分百占到便宜了。

    “秦烈,为什么非要和我们做对?”罗可馨面色一苦,忽然酸涩地说道:“我们天器宗开出来的条件,难道还不足以吸引你?”

    “条件?哪个条件?”秦烈装傻充愣。

    “上次,上次我们委托姜铸哲……所说的那个条件呀。”罗可馨俏脸上浮现出妩媚之色,两腮泛出了点点羞红。

    姜铸哲上次说过,愿意将罗可馨许配给他,并且承诺他立即就能成为天器宗的副宗主,以后他和罗可馨的孩子,不论是男还是女,都会是下一任宗主的内定人选。

    这是天器宗下了血本想要获取他手中的古阵图。

    在天器宗来看,他们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就算是再贪婪的人,也会为这些优厚条件感到满意。

    结果……秦烈又一次无情拒绝。

    也是这次拒绝,彻底激怒了天器宗,令他们再也没了耐心,想要通过一些极端的手段,来达成他们的目的——夺取秦烈掌控的古阵图!

    当罗翰知道,当年他师傅淬炼的“诸天宝鉴”,损坏多年,又被重新修复以后,他终于按捺不住。

    “你们天器宗能给的东西,寂灭宗全部都能满足,而寂灭宗还没有你们那么贪婪……”秦烈咧嘴一笑,不客气地讥讽道:“而且,比起沈月师姐来,你不论是美貌,智慧,武道境界,还是出生,都似乎没有什么优势吧?”

    “沈月!又是沈月!!”罗可馨骤然气急败坏起来。

    做为天器宗和寂灭宗最出类拔萃的两名女子,一直以来,无数人都拿她和沈月做比较,她也始终想要压沈月一头。

    只是,很多时候,她在和沈月的斗争中都处于劣势。

    沈月,在她心中,就是一根尖刺。

    这次秦烈无意中提起沈月,恰恰击中了她内心的痛处,瞬间令她歇斯底里起来。

    “既然你执迷不悟,我就让天器宗摧毁你拥有的一切,让你在炎日岛和墟地所有的基业,都化为泡影!”罗可馨眼神森冷,“我们会从你记忆深处,攫取有关古阵图的一切!而你的血肉,则是会成为赤蝘、古陀这些异族的美食!”

    “看来你们果然一切都筹划好了,连如何分配我的灵魂和血肉,都有了妥善安排。”秦烈脸色阴沉如水,心中也动了真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