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三十六章 镇压“月魔”!

第八百三十六章 镇压“月魔”!

    秦烈也看出了形势不妙。

    头戴“月之冕”的赫连峥,突然变得无影无形,令人摸不着踪迹,不知其藏身何处。

    也只有尸妖蒲泽,才能稍稍感应,能对他造成一点威胁。

    然而,赫连峥每一次光影爆碎,那些溅射出来的月芒,都会狠狠冲击而来。

    他和林凉儿被月芒重击几次,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恐怕坚持不了太久。

    他已经凝炼灵魂意识感知,可惜,在皎洁月光之下,他一点赫连峥的踪迹都找寻不到。

    境界上巨大的差距,让他没办法锁定赫连峥的灵魂,自然不能帮上尸妖的忙。

    “呜呜!”

    两名破碎境的都灵洞武者,突然颧骨深陷,身上的生命迹象迅速消泯。

    秦烈下意识看向那两人。

    一缕缕精纯的月能,混合着血肉精气,被活生生从两人体内抽离出来。

    众多月能和精气纷纷汇向一点。

    尸妖蒲泽暴躁地又一次动手。

    血气为天罗,尸气为地网,尸妖蒲泽以“天罗地网”秘术,试图将那一点位置的赫连峥制住。

    “嘿嘿,区区一具傀儡,竟然也敢在都灵洞猖狂!”赫连峥阴沉沉笑声又起。

    “蓬!蓬!”

    两个破碎境的都灵洞武者,身上月能,还有血肉精气被抽离之后,骤然暴体而亡。

    那“天罗地网”罩落之处,又有一团炫目月光炸碎,无数月芒飞溅。

    秦烈和林凉儿两人。急匆匆远离。赶紧拉开距离。

    不过这次爆碎的月芒。目标似乎并没有瞄准他们,而是全部盯上了尸妖蒲泽。

    “叮叮当当!”

    一阵密集的金铁交击声音,从尸妖蒲泽全身传来,只见一个个细密的裂口,在尸妖身上撕裂而出。

    那些裂口内,冒逸出浓稠的尸气,却没有滴落一滴鲜血。

    被这么一番冲击后,尸妖蒲泽的气势。分明大大减弱了一筹。

    仿佛,就这么短短时间,他在和赫连峥的争斗之中,已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他已渐渐流露出疲态。

    “傀儡就是傀儡,怎会是高等阶的生灵敌手?秦岛主,今日你苦苦相逼,我就算是拼着付出惨痛代价,也要将你留下了!”赫连峥怪笑起来。

    一抹明月幽芒,突兀地在秦烈和林凉儿身前闪现出来。

    不远处,又有一名破碎境的都灵洞武者。身上的月能和血肉精气被抽离而亡。

    何乾,董辰。还有那些了解“月神”恐怖之处的都灵洞武者,此时已躲到数万米之外。

    他们只留赫连峥一人在此。

    没有人想成为“月神”下一个的血肉祭品。

    “抓紧我!”

    秦烈脸色陡然一变,知道此时此刻的赫连峥,处于最危险的状态,他必须要再次以血遁术逃离了。

    因为,此刻的赫连峥已避过尸妖蒲泽,就这么站在他眼前。

    尸妖根本没有替他解决麻烦的时间!

    “这次你无法遁走了。”赫连峥龇牙一笑。

    不等他反应过来,赫连峥突地将“月之冕”取下来,闪电般套在他头上。

    “嘿嘿,月神对你身上的虚浑之灵有兴趣,你就老老实实将一切奉献吧。”

    “月之冕”从赫连峥的头上,一下子落在秦烈头上,牢牢扣住他的天灵盖。

    霎那间,仿佛有无数冰冷的银丝,通过“月之冕”刺入他脑壳,阴森诡异的冰冷意识,顺着那些银丝,疯狂往他脑海钻了进来。

    秦烈立即抱头痛吼。

    如被亿万虫豸啃噬脑髓般的恐惧,潮水般涌来,将他瞬间淹没。

    “嗷!嗷……”

    秦烈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嘿嘿,嘿嘿嘿!”赫连峥则是凶戾怪笑。

    旁边的林凉儿,冲上来要帮忙的时候,被他反手一拍,然后林凉儿立即就被一片璀璨月芒淹没,再也无法动弹。

    同时,一缕缕冰冷隐身的灵魂念头,如亿万尖刺,狠狠地刺在秦烈脑袋上,在他脑海内翻江倒海,似在找寻什么。

    脑海内的刺痛,令秦烈几欲昏厥,隐隐约约间,他仿佛看到一道弯月般的灵魂幽影,不断闪烁着。

    “卑微的生灵,向我奉上你的一切,我让你解脱痛苦。”

    一个阴冷冰寒的声音,在他脑海轰隆隆响彻着,炸的他头晕目眩。

    有那么一刻,他真想放弃一切,就这么任人摆布,只求少承受一些痛苦。

    然而,十多年来,他日日苦修天雷殛的坚韧心性,又让他咬牙坚持下来。

    “一念生雷!”

    他死死咬紧牙关,在内心暴喝,竭尽所能地运转念头。

    一个个念头,在灵魂识海内转动着,瞬间激发识海内的雷霆闪电之力。

    一瞬间,他的灵魂识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爆鸣,一个接着一个霹雳雷霆爆灭,释放出专灭邪魂的恐怖雷暴。

    一缕缕从“月之冕”而来,强行灌入他脑海的冰冷灵魂意识,随着他脑海雷霆闪电的爆灭,分明发出痛呼。

    即便是曾经将拜月教覆灭的罪魁祸首“月魔”,纯粹以魂魄侵蚀,也被秦烈天雷殛的反击,给击的狼狈不已。

    “滚出来!”

    咆哮声中,秦烈两手捂着头顶“月之冕”,要将其硬生生拽下来。

    只是,那“月之冕”仿佛在他头顶落地生根一般,不论他使出多大劲,都无法撼动“月之冕”分毫。

    就像有一个个根茎和他脑壳连在了一起。

    “雷暴,原来是雷暴……”

    “月魔”冰冷的意识,在他脑海响起。旋即一缕幽光从“月之冕”射出。直接连接到赫连峥。

    赫连峥目光突显呆滞。

    只是一霎后。赫连峥的眼睛,又显出没有人类感情的光芒。

    他猛地上前一步。

    他两手紧紧抓紧秦烈肩膀,用力一捏,秦烈肩膀骨骼发出“噼啪”碎裂声。

    肉身剧痛,令秦烈禁不住惨叫起来,集中在脑海的精神也突然分散。

    天雷殛的“念头生雷”,也无法后续施展,不能继续阻止“月魔”的入侵。

    “不要挣扎了。可怜的生灵,你是绝不可能从我手中逃脱的。乖乖将虚浑之灵交出来,让我吞噬掉,我就能从‘月之冕’内真正走出来,将这片天地变成幽月之境,助我打通虚空通道,令我幽月族族人降临灵域!”

    “月魔”的阴森声音,又一次在秦烈脑海内响起来,并让秦烈瞬间遭受了更加恐怖的痛苦。

    这次,骨头被赫连峥接连捏碎的秦烈。已经没有精力在脑海施展“念头生雷”。

    许许多多冰冷的游丝,像是寒月的光芒。以秦烈脑海为起始,开始侵蚀他的全身。

    一缕寒月幽芒,突地钻向秦烈眉心,触碰到皮肉之下的镇魂珠。

    始终处于沉寂状态的镇魂珠,似乎被一股厌恶的气息惊醒,突然破开他眉心皮肉浮现出来。

    漆黑如墨的镇魂珠,犹如秦烈的第三只眼,在眉心清晰浮现。

    几乎同时,一圈圈奇异的幽光,从镇魂珠内释放出来。

    幽光一圈圈扩散。

    “呼呼呼!”

    顷刻间,那些钻入秦烈脑海,亿万缕“月魔”的灵魂游丝,如被磁铁给吸引一般,瞬间被抽离到镇魂珠。

    “唔,这是什么,这是……”

    “月魔”突然发出恐惧的惊叫。

    也在此时,两只手一直握着“月之冕”,试图将“月之冕”从头顶扯下来的秦烈,终于一把将“月之冕”从头上扯下。

    眉心,第三目一般的镇魂珠的幽光,突然尽数洒落在“月之冕”。

    “月之冕”上,一缕缕月光,不受控制地被吸引,尽数被镇魂珠抽离。

    秦烈仿佛听到了“月魔”凄厉至极的惨嚎。

    “不!”

    随着“月魔”的惨嚎,赫连峥突然眼珠子爆炸,一口鲜血狂涌而成,就怎么垂直落向下方。

    “不!”

    “月之冕”剧烈摇晃着,上面一个个月牙形的图案,光芒一一熄灭。

    不多时,一个弯月形状的幽影,如被镇魂珠给吸附着,一点点从“月之冕”内飞逸出来。

    那幽影疯狂挣扎着,活灵活现,发出恐怖之极的尖叫。

    他竭尽所能地想要远离镇魂珠。

    可惜,在镇魂珠某种力量的镇压之下,他所有的挣扎都显得苍白无力。

    最终,那一道弯月幽影,竟活生生被镇魂珠吞没下去。

    幽影一直被镇魂珠内部层层空间吸附着,彻底隐没,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当那弯月幽影,被镇魂珠吞没,而赫连峥眼珠子爆碎坠落之时,秦烈就瞬间摆脱了所有束缚。

    他清晰地感知到,那一道从“月之冕”而来的弯月幽影,穿过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直接深入镇魂珠至少第四层的未知空间。

    那个空间,对目前的他来说,依然还是一片未知之地。

    而且,他也不敢肯定,那弯月幽影,是否就在第四层空间。

    ——因为他至今没有探明镇魂珠究竟有几层空间。

    他只知道,当年虚浑之灵就在镇魂珠更深处孕育而生。

    “秦烈,怎么了?”突然,他听到了林凉儿的声音。

    被赫连峥之前禁锢的林凉儿,在赫连峥眼珠子爆裂,从天上坠落的那一霎,也随着解脱。

    “发生了一些事情……”

    秦烈皱着眉头,伸手将那失去光泽的“月之冕”拿着,再也感觉不到“月之冕”还有何奇特之处。

    于是,他立即明白,曾经将拜月教搅的天翻地覆,被拜月教信奉为“月神”的那个邪恶灵魂,真正就被镇魂珠给镇压吞没掉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