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三十章 误会?

第八百三十章 误会?

    水晶战车之下,许多都灵洞武者呼啸而来,叫嚷着要生擒秦烈两人。

    秦烈静坐在战车内一动不动,只是不断消化体内药效,恢复先前“血遁术”耗掉的力量。

    林凉儿两手比划着,漫天明晃晃冰芒寒刀落下,让那些胆敢冲击上前的都灵洞武者,纷纷惨死垂落。

    在真正的强者没有到来之前,这些只有通幽境、万象境修为的家伙,非要上来根本就是送死。

    随着数十名武者的丧生,那些后来者渐渐意识到林凉儿的可怕,再也不敢上前送死。

    这辆水晶战车得以在都灵洞上空一路疾驰。

    半个时辰后。

    水晶战车倏地停下,秦烈也从静坐状态站起,表情凝重地看向远处。

    一口白骨棺材突地闪现出来,速度极快,一眨眼功夫,棺材就落入了水晶战车。

    秦烈手握铃铛,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一狠,用力摇晃铃铛。

    “叮铃铃!”

    急促的铃声,从铃铛内传来,那口白骨棺材的盒盖也在“啪嗒”一声后被掀开。

    苗风天煞费苦心以蒲泽之身炼成的尸妖,陡然从棺材内飞了出来,尸毛茂密的身子,瞬间出现在他和林凉儿的视线。

    “杀掉追击过来的人。”秦烈将灵魂念头灌入铃铛。

    尸妖死气沉沉的眼瞳深处,浮现出一缕摄人白光,如收到了秦烈的授意。

    “咻!”

    一道苍白光束。从秦烈眼前疾射后方,惊天动地的尸气。如滚动的江水,不断翻腾着,铺天盖地蔓延向四面八方。

    仿佛在一瞬间,整个都灵洞所在的天地,都被滔天尸气给淹没。

    数十名紧追不舍的都灵洞武者,在那一道苍白光束冲击下,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一道道身影溅着鲜血从空中坠落。

    更有许多水晶战车,巨辇。船只,在半空爆炸粉碎。

    滔天尸气如泛滥的江水,从天上流溢下来,弥漫在天和地。

    秦烈和林凉儿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之色。

    “呼呼呼!”

    两人惊讶之时,那一口白骨棺材也疾飞离开,化作尸妖性命相修的灵器一般。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许许多多都灵洞的武者被白骨棺材冲撞的粉身碎骨。

    秦烈留意到,那一口白骨棺材追击一人的时候,重重冲击到一座秃山的洞口。

    洞口处,有明熠的月华之光闪现,显然也是都灵洞的一个武者聚集修炼之地。

    然而,那座秃山的洞口。被白骨棺材狠狠冲击之后,几乎立即就炸碎开来。

    就连数百米高的秃山,也在重击之下,明显地倾斜了起来。

    这让秦烈愈发惊异。

    这头姜铸哲强行要他带上的尸妖,被他唤醒逞凶以后。竟凶焰滔天,隐隐约约之间。比当年的蒲泽本人还要凶戾可怕三分。

    “蒲泽!这是蒲泽!”

    “黑巫教的客卿蒲泽!”

    远处,赫连峥,何乾,还有董辰等人,收到讯号后急匆匆而来。

    一看到尸妖大开杀戒,将众多都灵洞的武者,给切菜般四分五裂,赫连峥等人纷纷尖叫起来。

    都灵洞和黑巫教相隔不远,他们暗中来往密切,时常会有交流。

    他们都认得蒲泽。

    他们怎么都没有预料到,三年前在落日群岛被段千劫粉碎一层魂坛的蒲泽,竟然会在此时现身。

    更让他们觉得意外的是——现在的蒲泽分明不是以前的蒲泽!

    这个蒲泽,身上没有一丝生命的波动,形容如一头人猿,全身缭绕着一条条浓稠尸气。

    白蒙蒙的尸气,绸缎一般,如水般流荡在他身侧。

    所有临近他的都灵洞武者,一被那些白色稠度般的尸气碰到,身上原本旺盛的生命气息,立即被腐蚀。

    许多人在靠近他的时候,都觉得全身无力,身上的力量迅速流失。

    仿佛他们的生命本源被尸气给消融掉一样。

    这便是尸妖的恐怖之处!

    “蒲泽怎会变成这样的邪物!”董辰骇然失色。

    “他从何而来?”赫连峥咆哮。

    “对方召唤出来的!”有麾下回应。

    一时间,何乾,赫连峥,还有董辰等人的目光,又纷纷全部凝聚在秦烈身上。

    “秦岛主,我们之前或许有些误会,不如令蒲泽安分一下,大家好好谈谈如何?”何乾突然一笑,看也不看那些被尸妖灭杀的麾下,漫不经心地虚空踏步而来。

    赫连峥和董辰,还有十几名达到破碎境的武者,都紧紧跟随。

    最后方,不大不小的囚笼内,卢毅全身被金属丝线穿透,血流不止,口中也被塞入一个石块,只能睁大眼瞪着秦烈,着急的连连摇头。

    他以眼神劝秦烈速度离开。

    他自知这次恐怕难逃毒手,但他毕竟侍奉沫灵夜多年,还挂有血煞十老之名。

    他相信只要秦烈活着离开,将今日之事转告沫灵夜,来日沫灵夜一定会聚集血煞宗之力,为他报仇雪恨。

    他知道沫灵夜一定能做到。

    但秦烈必须活着走出都灵洞,要将消息告知沫灵夜,否则一切都是无稽之谈。

    “误会?”

    秦烈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之间或许真有些误会。”

    他看向赫连峥,“你们都灵洞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究竟是为了卢毅,还是要专门对付我?”

    他讲话归讲话,却没有约束尸妖,所以尸妖依旧在大开杀戒。

    “自然是为了叛徒卢毅。”赫连峥收敛了暴躁狂怒,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都灵洞对秦岛主早有结交之意,只是以前没有机会,所以未能搭上秦岛主。如今秦岛主亲临,我们自然要尽尽地主之谊,大家可以谈谈合作的事情,秦岛主意下如何?”

    “合作可以谈。”秦烈脸色不变,“不过不是在都灵洞,而是应该在炎日岛,这是我们炎日岛的规矩。”

    这般说着,他眉头一皱,又道:“当然,合作的还有一个前提,你们必须先将拉普释放!”

    “秦岛主如果诚心和我们合作,我们自然会将拉普释放。”赫连峥认真道。

    “还请秦岛主约束一下蒲泽,不然,我们就自己动手解决了!”董辰着急起来。

    那些尸妖正在击杀之人,恰恰都是他麾下的弟子,眼看着一个个弟子尸首分离,他渐渐忍不住了。

    “都灵洞只要现在释放拉普,我立即带着他离开,至于卢毅和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没有兴趣多管。”秦烈眯着眼,冷声说道:“否则,今日大家就扯破脸,我倒要看看你们都灵洞能拿我怎样!”

    八根雷亟木,随着他声音的落下,接连浮现出来。

    他和赫连峥那些人中间此时还隔着尸妖蒲泽,林凉儿也在旁边,这让他能有时间刻画出灵阵图出来。

    “嗤嗤嗤!”

    一道道青幽电芒交织着,就在他头顶的八根雷亟之间闪现,结构繁密复杂的复合灵阵图,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绘刻着。

    “别给他时间!”

    本来还和颜悦色劝说的赫连峥,一见八根雷亟木浮上虚空,脸色骤变。

    “动手!”何乾也沉喝道。

    他们显然通过种种途径,知道秦烈一旦祭出八根雷亟木,让他凝炼出阵图出来,将会发挥出多么恐怖的杀伤力。

    瞬间,先前死死克制着自己的都灵洞武者,全速冲飞而来。

    “叮铃铃!叮铃铃!”

    一声声清脆于耳的铃铛声,突兀地响了起来,那头尸妖听到如此急促的催魂铃声,如被激发了狂性。

    “呼呼呼!”

    白骨棺材像是磨盘般虚空滚荡着,浓稠的尸气从中喷涌而出,如能腐蚀全部具有生命气息的生灵。

    与此同时,尸妖也发出古怪的嘶叫,只见以他为中心,苍茫的尸气如白茫茫云海向周边蔓延。

    那些被尸气云海裹住的都灵洞武者,身上的生命气息,迅速被腐蚀。

    很多人眼神的精气,光芒,都在尸气云海之下溃散。

    就连那些破碎境的武者,一个个都祭出月神之翼,以寒月之盾护住身子,也在尸气云海内举步维艰。

    “噼里啪啦!”

    火焰炼金一般,从他们的月神之翼,还有寒月光盾上传来无数碎光月芒。

    “别让他们靠近我!”

    秦烈叮嘱了林凉儿一句,再也不去多看尸妖和都灵洞的武者,而是集中精神,将剩下的复合灵阵图以闪电凝炼出来。

    ……

    ps:一堆麻烦事暂时靠一段落,嗯,也欠了一屁股债,明天起,慢慢偿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