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二十五章 赫连峥

第八百二十五章 赫连峥

    三名都灵洞通幽境武者,在卢毅的吩咐下,一人匆匆离开。

    他去请都灵洞的大祭司过来。

    卢毅抬手一抓,又将“月神令”收了起来,就在月池的旁边坐下,默然等候赫连峥的到来。

    秦烈和林凉儿也陪同左右。

    直到这时候,另外两个跪伏在地的都灵洞武者,被卢毅示意后,才敢忐忑不安站起来。

    “您是?”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询问。

    “等赫连峥过来,你们就退下吧,有些事情你们不宜知道太多。”卢毅傲然道。

    出奇地,两人不但一点不恼,还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他们接下来果然没有继续询问,老实巴交在一旁站着等候,只是以好奇的目光不断看向卢毅,在心中猜测卢毅的身份。

    一炷香燃尽的时间内,一条皎洁的月光,从极远处飞逝而来。

    这一束月光如一柄银亮的利剑刺入此间山洞。

    月光倏地散开,一名银白胡须垂到胸前,已达耄耋之年的老者突然现身。

    老者身穿宽松的长袍,袍子上点缀着许许多多月牙图案,眼睛开阖间,如两轮明熠的月亮闪耀着光芒。

    “大祭司!”

    洞内,两个通幽境的武者,一见他过来,急忙躬身行礼。

    赫连峥以无比激动的目光看向卢毅,嘴唇轻轻颤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突然冲另外两人喝道:“你们全部退下!”

    两名都灵洞武者如蒙大赦,急急忙忙从洞内退走。生怕听到不该听到的什么话语。

    两人才一离洞。赫连峥当即跪伏下来。泪眼惺忪道:“老奴叩见小少爷……”

    卢毅早已站起,同样激动难耐,他上前一把扶起赫连峥,声音微颤,“这些年委屈赫连叔了。”

    “是老奴无能,当年没有能保护好小少爷,我还当小少爷已经……”赫连峥惭愧万分,不断自责。说他护主无力,害的卢毅生死不知。

    秦烈在一旁默然听着,从他们的话语中,渐渐理清了事情的脉络。

    许多年前,拜月教因召唤出“月魔”,害的教内众多魂坛强者一一丧生,令拜月教力量锐减,再也不复往昔荣光。

    同时,寂灭宗,黑巫教。幻魔宗,这三大宗门乘势而起。也日渐强大。

    拜月教当时的教主,也被“月魔”所害,导致群龙无首。

    当时,年幼的卢毅早已被指认为“月神之子”,理当继任教主之位,继续统领一盘散沙的拜月教。

    可惜那时卢毅太小,实力也不足,加上支持他的那些人纷纷被“月魔”灭杀,使得他无力争夺教主之位。

    许多教内的分支和旁系,见教内局势不稳,纷纷自立门户。

    还有许多人,眼见各方势力讨伐拜月教,全部隐姓埋名,暗暗潜藏了起来。

    原先,拜月教的至宝“月之冕”,就由卢毅保存着,因为“月之冕”封印着无法灭杀的“月魔”,只有教主才够资格持有。

    可惜年幼的卢毅,根本镇不住局面,他被有心人算计,不但被夺取了“月之冕”,还差点被暗杀致死。

    由于传言卢毅被击杀,拜月教再也没有名正言顺的教主,也直接导致拜月教真正四分五裂,彻底的没落衰败下去。

    赫连峥以前就是拜月教的祭司,从卢毅小的时候,就负责照顾“月神之子”,教导他拜月教的教义。

    赫连峥既是卢毅的老师,也是卢毅的仆人,两人关系极为密切。

    后来,拜月教崩裂瓦解,许许多多分支独立存在于世。

    他经过一番颠簸流转后,变成了都灵洞主持拜月仪式的大祭司,算是安定了下来。

    “小少爷,你怎会突然前来都灵洞?”许久后,赫连峥终于从激动中平复下来,疑惑地询问道。

    “我因为‘月之冕’而来,我几番暗察明访,确定‘月之冕’如今就在都灵洞。当年‘月之冕’就由我保管,我有责任和义务确保‘月之冕’内的邪物——‘月魔’不会被释放出来。”卢毅表态。

    “小少爷的消息没有错,‘月之冕’的确就在都灵洞,被洞主何乾持有着。”

    “何乾?”卢毅眼中浮现一丝讥诮,“当年他只是我的侍童。”

    “就是他了。”赫连峥感叹不已,“但他应该和当年害你一事没有关系,他当年也同样年幼,‘月之冕’也是几经倒手,才在百年前被他得到。”

    停了一下,赫连峥叹息一声,又道:“他还是通过一个拍卖场购买得来。”

    “拍卖场?”卢毅愕然。

    点了点头,赫连峥苦笑着说:“那些害你的人,事后随着拜月教被定为第一邪教,受寂灭宗,幻魔宗,还有黑巫教联手追杀,他们中大多数人都在逃亡中被杀。被他们夺取的‘月之冕’,则是被他们提前传到后辈手中,可惜那些后辈不才,许多连修炼天赋都没有。这么过了几代后,‘月之冕’就变成了家里的一件古物,他们连那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就这么被他们贩卖了?”卢毅生出一种屈辱的感觉。

    “传承给后代的那些人,因为被追杀,没有来得及交代太多。而且,‘月之冕’内部有‘月魔’存在,他们也不敢说太多,只是叮嘱后辈收好,等将来有一天谁能在武道上突破到虚空境,自然就明白‘月之冕’的好处了。”

    “他们的那些后代,也有一些武者诞生,可惜境界太低,就算是想要尝试运用‘月之冕’,也破不开外层的封印,根本无法感知到‘月魔’的存在。”

    “久而久之,他们就觉得‘月之冕’没什么用,根本就不能给他们带来力量。”

    “到后来,‘月之冕’越来越不被重视,最终被变卖给了一个拍卖场。”

    “何乾也是无意从得到消息,知道一个拍卖场出售一件不知名的东西,他以前是你的侍童,跟着你见过、并摸过‘月之冕’,几番打听模样后,才确定是‘月之冕’。”

    “于是他将其收购了下来。”

    “据说……仅仅只花费了百块地级灵石而已。”

    赫连峥详详细细解释了一番。

    他脸上满是苦涩无奈,还觉得啼笑皆非,当年拜月教各方首脑为了“月之冕”,不惜暗害卢毅,千方百计才得到“月之冕”,视之为重宝。

    “月之冕”的易手,卢毅的下落不明,最终导致强盛一时的拜月教无法凝成一股,就这么彻底没落。

    时隔多年后,这件惹出无数是非的拜月教至宝,竟然以区区百块地级灵石的价码出售,而且在何乾动手购买之前,还曾一度无人问津。

    这可谓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身为曾经的“月神之子”,听到这番不堪目睹的过去,卢毅久久无言。

    许久许久之后,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赫连叔,我这趟过去就是要重新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还有,我听说何乾试图以秘术沟通‘月之冕’内的‘月魔’,不知可有这么一回事?对了,还听说你们囚禁了一个鬼目族的老者,叫做拉普?”

    一直沉默的秦烈,这时候眉头一扬,精神明显集中起来。

    他对于拜月教的至宝“月之冕”,还有其中的“月魔”,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他过来只是为了解救拉普。

    “小少爷消息真的很灵通。没有错,那个拉普如今就是被囚禁在都灵洞,何乾也在想办法沟通‘月之冕’内的‘月魔’,试图从‘月魔’那儿获得好处,达成什么交易。”赫连峥对卢毅没有任何隐瞒,“以我来看,何乾应该已经和‘月魔’联系上了,拉普……应该就是‘月魔’所缺的祭品之一。除此之外,何乾还向黑巫教那边央求了一些东西,另外托人从墟地购买了许多阴邪之物。”

    “何乾什么境界?”这时候,秦烈突然开口询问。

    “他是?”赫连峥疑惑地看向卢毅。

    “炎日岛的岛主——秦烈。”卢毅答道。

    “炎日岛岛主?”赫连峥一愣后,神情微微一震,喝道:“如雷贯耳!真的是如雷贯耳!最近秦岛主的大名当真是传遍了整个暴乱之地!”

    “拉普拥有相当于涅槃境巅峰的实力,他怎会被你们都灵洞囚禁起来?”秦烈再问。

    “这个叫拉普的鬼目族族人,如今不仅仅拥有涅槃境的实力,他已生出第八目,至少也要相当于我们一层魂坛的强者,甚至还要强大一些。”话锋一转,赫连峥又道:“就是因为他刚刚生出第八目,还处于虚弱期,才被我们围困住,趁着他没有恢复之前囚禁,以消散力量的药汁令他全身力量流逝,无法对我们构成威胁。”

    “小少爷,何乾和你一样,也是涅槃境巅峰,他近期是准备筑造魂坛,并且已经筹集好了所需的材料。”

    “他和‘月魔’沟通,是希望通过交易,从‘月魔’那儿获得更多突破的底气。”

    “拉普,就是他将要献给‘月魔’的其中一个祭品,至于‘月魔’许诺给了他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赫连峥说明来龙去脉。

    “我要拿回‘月之冕’,另外,还要助秦岛主将拉普释放,赫连叔,能否帮我?”卢毅询问。

    赫连峥轻轻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