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二十三章 一头尸妖

第八百二十三章 一头尸妖

    “罗翰要来墟地找我的麻烦?”

    姜铸哲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竟然满是欢悦之色,猩红眼瞳深处,闪烁出兴奋的疯狂光芒。

    “来得好,来得太好了!呵呵,我光明正大降临墟地,其实在等黑巫教的将岸,还有三大家族主动寻我麻烦,没料到黑巫教的将岸不来,反而来了一个罗翰,妙哉!”

    “除了罗翰,还有幻魔宗嵇青鹏,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赤蝘,古陀这些墟地巨枭。”秦烈又道。

    “无妨,也就嵇青鹏还能看看,其余都是跳梁小丑罢了。”姜铸哲摆摆手,混不在意,“你要去什么都灵洞,尽管去是了,罗翰和嵇青鹏若是胆敢在墟地搅弄是非,我定然让他知道招惹我的下场。”

    他话锋一转,脸色骤然变得饮恨无情,“罗翰还真是喂不饱的白眼狼,我龟缩天器宗多年,和他们每一次的合作,都奉上了他们梦寐以求之物。我这才离开半年多,罗翰竟然就要反噬一口,或许真以为我在天器宗的时候脾气太好了。”

    这般说着,他皱眉思付了一下,又道:“都灵洞不简单,你都和谁过去?”

    “卢毅。”秦烈道。

    “卢毅……”姜铸哲表情古怪,点了点头,说道:“血煞十老当中,他比漠峻还要强大一分,如果我那师兄和师妹肯先将筑造魂坛的材料用在他的身上,他应该会比漠峻更早凝炼出魂坛。而且,他一旦拥有了魂坛。战力将会超过同样拥有魂坛的漠峻。”

    姜铸哲对卢毅评价极高。

    对于血煞宗的内务。秦烈不是特别关系。所以并没有插话。

    “单单你和卢毅的力量,未必就能在都灵洞安然无恙,而我……需要你活着。”姜铸哲想了想,回头对身后的苗风天说道:“老苗,他那个尸妖从墓地唤出来。”

    浑身尸气冲天的苗风天,一言不发地施展法决,两手长长的指甲虚空勾划。

    后方墓地内,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厉叫突地传出。然后秦烈就见一口棺材从墓地内漂浮出来。

    由白骨淬炼而成的棺材,方方正正,表面洁白如玉,周边缭绕着阴寒尸气,棺盖上布满一个个拇指大的洞口,如用来换气。

    仿佛棺材内部的尸体也需要呼吸一般。

    那口棺材,一直漂浮到苗风天的头顶三尺,才静静停了下来。

    看着苗风天,还有他头顶的那一口棺材,秦烈眉头深深皱了起来。道:“我不需要。”

    “先看看再说。”姜铸哲莫测高深地笑了笑,旋即冲苗风天点头。

    苗风天伸手一指。那口棺材重新漂浮起来,就在秦烈身前落地。

    “喀喀!”

    棺盖被长满尸毛的一只青色大手从内部移开,一个面容有些熟悉的人物,从棺材内坐了起来。

    此人身穿一种锈迹斑斑的青铜甲衣,全身发青,裸露在外的脖颈,脸上,还有手臂上,都长满尸毛,猛一看像是一头青色的猿猴。

    浓稠呛人的尸气,从他身上流露出来,令人灵魂震颤,全身毛孔都觉得不舒服。

    “有没有觉得面熟?”姜铸哲笑问。

    秦烈仔细去看,半响后,脸色微微一变,“蒲泽?”

    姜铸哲大笑,“不错,就是黑巫教的客卿蒲泽!当年他被段千劫破碎了魂坛,不得不隐匿起来重新筑造魂坛,就在他快要成功的时候,恰巧被我寻觅到。我吸干了他的一身精血,以他这具完整的尸身,耗费大量的灵材和尸气,才炼成了这么一头尸妖。”

    一边说着,姜铸哲一边丢了个铃铛给秦烈,“这个铃铛你拿着,这口棺材你也带着,也不需要你在都灵洞的时候立即唤出尸妖,只需要放在旁边深海。关键时刻,如果觉得以你们的力量解决不了都灵洞的麻烦,你就用铃铛召唤尸妖,他自然会破开棺材出来,根据你铃铛的指引,帮你击杀你想要击杀之人,是不是很方便?”

    “我看不需要。”秦烈再次摇动。

    他不相信姜铸哲这么好心,身边带着一个这种邪物,而且又是姜铸哲这边炼制出来的,他觉得自己会寝食难安。

    因为他信不过姜铸哲,害怕他暗中搞鬼,给自己惹来无穷麻烦。

    “不需要也要带。”姜铸哲眯着眼,眼神渐渐阴冷下来,“我需要你活着,只有你活着,那八具神尸还有十四头邪龙,才能帮我铲除三大家族,你持有的虚浑之灵,对魂坛强者又是必杀器。你如果想我在罗翰到来之时,和你们一同对罗翰、嵇青鹏动手,就把这头尸妖带在身边,等都灵洞结束后,你还给我就是了。”

    “必须要带?”

    “必须。”

    “那好,我带着。”

    “这就对了。”

    秦烈最终带着那口棺材无奈离开。

    “这头尸妖在我们这里目前最为强大,炼制也极为不易,为何要白白便宜他?”苗风天疑惑道。

    蒲泽本是魂坛强者,他的尸身要炼制尸妖,需要耗费很多的灵材,还有丰沛的尸气供养,要炼成并不容易。

    两人合作至今,也只不过才炼制出蒲泽这么一头超强的尸妖,剩下的那些尸妖战力都要逊色许多。

    苗风天不明白姜铸哲为何这么做。

    “秦烈拥有神族血脉,和十四头邪龙关系密切,还进入了墟地,和暝风老祖、邪婴童子走到一块儿。”姜铸哲嘿嘿一笑,“他的所作所为,在很多人的眼中,也是邪魔外道的作风。以后……等天器宗将他血脉一事曝光,不论他以前做过多少对暴乱之地有益的事情,他都会被打落深渊,瞬间变成比我们还不如的邪魔。”

    顿了一下,姜铸哲继续说道:“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慢慢堕落,最终走向我们这一边。将这头尸妖暂时放在他身边,就是要让他用,一旦使用,就是一种强力的催化剂,会让他离我们越来越近,离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愈行愈远。”

    “你弄出这么多是非,当真只是要帮血煞宗重返天灭大陆?我看好像不仅仅如此吧?”苗风天深深皱眉。

    “别的你无需理会,你只要知道我答应你苗家的事情,一定会实现即可。”姜铸哲脸色漠然,“反正你修炼尸之始祖灵诀一事,一旦曝光出来,苗家也会被当成邪魔讨伐。”

    “我和你一道,以后就不怕苗家被讨伐了?”苗风天怀疑道。

    姜铸哲一笑,脸上流露出一种狂热的表情,“以后,我会让被认为邪魔外道的我们,变成暴乱之地的正统,受万人景仰。”

    苗风天深深看向他,不再多言。

    ……

    半日后。

    一辆能承载十来人的水晶战车,悄悄从墟地离开,往都灵洞的方向飞去。

    战车内,除了秦烈、林凉儿和卢毅以外,还有一口白骨棺材。

    这一口棺材,一直缭绕着浓浓的尸气,令战车内的卢毅和林凉儿都紧皱着眉头。

    “姜铸哲硬塞给你的?”半响后,卢毅终忍不住问道。

    秦烈苦笑点头。

    “此人心思阴沉,谁也猜不透他想些什么,和他来往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卢毅淡然道。

    “姜铸哲说他会和血煞宗沟通,就以后对付三大家族一事合作,不知……你清楚不清楚?”秦烈突然想起这件事。

    姜铸哲之前找他沟通过,要联合炎日岛、血煞宗夺回天灭大陆,共分利益。

    他当时言明只要姜铸哲说服血煞宗他就会答应。

    几个月过去了,他不知道姜铸哲有没有找过血煞宗,而陆逸恰恰是血煞宗的长老。

    “如果是以前的血厉,断然不可能和姜铸哲合作,但现在……他们似乎快要谈妥了。”卢毅道。

    秦烈愕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