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九十三章 血厉的变化

第七百九十三章 血厉的变化

    炎日岛的宋婷玉,灰岛的唐思琪、墨海,都给他带来了极大惊喜。

    他没有料到短短两年时间,炎日岛,竟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不但积累了数百万灵石,还能淬炼出“天云甲”和“雷魄”这种高品阶的灵器出来。

    除了顶尖高手不足,今时的炎日岛,在各个方面都远超玄天盟和八极圣殿。

    而在将来的潜力上,炎日岛,更是大幅度超越雄霸赤澜大陆的两个势力!

    “秦烈可在?”

    众人在灰岛地下交谈之时,外面,突然传来洪博文的吆喝声。

    “这件‘天云甲’,还有这柄‘雷魄’,以后你可以慢慢把玩。”墨海听到洪博文的叫声,知道秦烈必须要出去了,“你也是炼器师,我们所钻研的古阵图,全部来源于你。这两件器物内部的玄妙,你只要稍稍琢磨一下,就会明白当中的窍门。”

    “多谢墨大师!”秦烈认真地鞠身。

    “我们能在暴乱之地有一个落脚之地,能够在炼器上钻研下去,能获取众多种类灵材,都是因为你提供了一切。”墨海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对炎日岛,灰岛,血岛来说,只有你……才是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

    “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么重要了?”唐思琪嫣然笑道。

    “我一定会保住我这条小命!”秦烈笑了起来。

    没有花更多的精力,用来钻研“天云甲”和“雷魄”,在洪博文的反复呼唤下,他不得不提前出来。

    “你小子总算是回来了!”一看他露面,洪博文忙迎了上来,“血大哥,还有大嫂,都在等着你呢!”

    血煞宗那边,也迫切希望和他深谈。也想知道他的近况,讨论进一步的合作。

    秦烈也知道血煞宗的急切,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跟着洪博文就出了灰岛。

    不多时,在洪博文的带领下,他来到血煞宗的宏伟殿堂。

    血厉。沫灵夜,血煞十老都赫然在目。

    “你小子在三棱大陆动静不小啊!”

    血厉咧嘴嘿嘿一笑,在他身上,仿佛有看不见血浪翻腾着,令人在靠近他的时候,气血会禁不住失控。

    血煞十老。还有沫灵夜,都下意识稍稍和他拉远了一段距离。

    秦烈一过来,只是看了血厉一眼,就生出一种胸闷的感觉。

    “这里最近有点乱,境界还没平复,第一层魂坛的力量,我还不能娴熟运用。”血厉指了指脑袋。

    那里有着七层魂坛。

    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血厉才开始触及第一层魂坛,能开始运用第一层魂坛的力量。

    只是,他因为过于求快,在第一层魂坛之力的掌控上,还稍显不足。

    “你太着急了。”秦烈沉声道。

    “我知道。”血厉点头,“可是没办法,如今暴乱之地的局势,瞬息万变。幻魔宗最近和我们关系不佳。三鬼族又侵入进来,墟地那边……听说姜铸哲成功铸就了三层魂坛。”

    血厉面色沉重,“我不得不加快速度,必须尽可能提升战斗力,即便是要冒一些风险。”

    “你自己慎重一点吧。”

    秦烈走上前,在血煞十老旁边桌椅坐下,自然而然道:“墟地那座空间传送阵属于邪婴童子。我帮了他一个大忙,他将其转让给我。从现在起,我们可以通过炎日岛的空间传送阵直达墟地,以后不必继续依赖幻魔宗。”

    “我就说吧?”血厉哈哈大笑。看向血煞十老,“秦烈是不是解决了我们最大的麻烦?”

    漠峻,蒙奉,洪博文纷纷笑着点头。

    “姜铸哲在墟地有没有对付你?”血厉突然沉声道。

    “暂时还没。”秦烈摇头。

    “他在突破三层魂坛后,将会变成暴乱之地最可怕的人物之一,即便是将岸,祁阳,冯毅这些人,也未必就能百分百胜过他!我这个好师弟,是彻头彻尾的疯子,他一旦疯狂起来,根本就不顾一切!”血厉面色深沉,血光熠熠的眼瞳深处,闪烁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光芒,“秦烈,但你不用太担心,他应该不会在墟地找你麻烦。”

    “哦?”秦烈愕然。

    “我们和他有默契,我们不会对青月谷的苗家动手,他也不会闯入落日群岛大开杀戒,不会对我们的人下手。”血厉淡然道。

    “青月谷苗家?他们和姜铸哲有关?”秦烈愈发惊诧。

    “姜铸哲和苗家有来往。”血厉倒也没有隐瞒,“具体情况,我们并不是特殊清楚。这个默契,还是姜铸哲自己提出,我们在斟酌之后,才答应下来。”

    秦烈深深看向血厉,眼神有些怪异,好半响后,才说道:“你好像变了一些。”

    以前的血厉,绝不会和姜铸哲妥协,做事都是一根筋,对姜铸哲恨之入骨,一心要除之而后快。

    血厉本来厌恶和姜铸哲有关的一切!

    他认为,他们一家所受的磨难,皆是因为姜铸哲,他恨不得将姜铸哲剥皮抽骨!

    然而,今时今日的血厉,在提起姜铸哲的时候,竟相当平静。

    这种平静,让秦烈觉得诡异,觉得不可思议。

    他肯定在血厉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融合魂坛,尤其是融合一座七层魂坛,中间会发生诸多神妙的事情。”血厉指着脑袋,眼中血光夺目,整个人充满了一种嗜杀的锋锐,像是一柄沾满鲜血的利剑,能撕裂所有生灵血肉,“第一层魂坛的融合,就让我恍恍惚惚间,如经历了始祖的那些人生。我必须得承认,始祖的第一层魂坛,令我受益匪浅的同时,也隐隐对我的性格有所影响。”

    秦烈目显异芒。

    就连沫灵夜,和血煞十老,也暗暗心惊。

    他们这段时间,也觉察到血厉的行事作风有所变化,之前,是沫灵夜和姜铸哲暗中有来往,就苗家一事上达成默契。

    但她从不敢和血厉谈论此事。

    因为她知道血厉的性格,知道血厉绝不会和姜铸哲哪怕是虚与委蛇,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血厉。

    可是这趟血厉闭关出来后,竟主动询问此事,得知她和姜铸哲有所联系后,出奇地,血厉并没有大发雷霆,还表现的相当平静。

    这段时间沫灵夜心里面也是犯嘀咕,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如今秦烈返回,亲自询问了,血厉才说明其中缘由。

    原来一切都因为他和血之始祖七层魂坛的融合。

    原来,魂坛的融合,竟然还能隐隐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别紧张,我必杀姜铸哲的决心,绝不会丝毫动摇!”见众人惊住,血厉咧嘴一笑,又道:“只是,以后在行事的细节上,我可能和以前的方法有所不同。”

    沫灵夜和血煞十老没有吭声。

    秦烈脸色也很平静,但在内心深处,突然意识到现今的血厉,已经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

    以前的血厉,做事不会变通方法,一根筋,崇尚绝对的暴力解决问题,很少采用阴谋诡计,更加不会和仇敌合作。

    现在的血厉,竟然连仇敌姜铸哲,都能达成默契。

    这说明以前束缚血厉的种种原则已不复存在。

    在行事作风上,血厉,似乎渐渐向血之始祖靠拢了。

    以秦烈来看,现在的血厉,比以前的血厉要可怕得多!

    他下意识地调用本命精血。

    体内精血一动,他敏锐的觉察到,他如瞬间和血厉达成联系,如能深入血厉肉身筋脉,鲜血,灵海,甚至七层魂坛之内。

    当时,血之始祖的躯体上,还有七层魂坛表层,都曾烙印上无数繁复神秘的血线。

    那些血线,似乎是镇魂珠强行烙印上面,这让秦烈对血之始祖的躯体和魂坛有着极致的掌控力。

    将血之始祖交给血厉的时候,他也曾经言明,血之始祖发生了某种他也无法预料的变化。

    这种变化,令他,可以一直掌控血之始祖的躯体和魂坛。

    也就是如今的血厉。

    如今一试,他发现那种联系还在,如果他想,他还是能通过那种未知的联系,再次掌控血之始祖的一切。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不像我,如果我被始祖影响的太深,在将来做出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来。”血厉如知道他的窥探,突然说道:“那么,至少……还有人能约束我,能阻止我,甚至杀死我。”

    这番话说完,血厉重新变得平静无比,似乎心中最后的一个心结,也被他彻底解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