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吉尔伯特

第七百六十九章 吉尔伯特

    法坛上方聚集的龙魂,模糊不清,不断飘忽着,似乎离真正形成龙魂还有不少时间。

    六个虚浑之灵,分散在法坛旁边,焦急等候着。

    以他们自身的力量,似乎不足以破碎法坛,不能将构成法坛的那些珍贵灵材吞入腹中。

    所以他们只能等候。

    “秦烈,底下什么一个情况?”杜向阳询问。

    四大白银级势力武者,也都目光灼灼看向他,想要通过他了解法坛底下的局势。

    “我看到一座巨大的法坛,那一座法坛还在运转着,似乎要重聚一头拥有真名的邪龙。”闭着眼,秦烈沉声道。

    “拥有真名的邪龙?那至少是八阶,相当于我们不灭境武者的实力!”见多识广的贺沂惊道。

    “他一旦醒来,那么地底的局势,将会立即发生大变!”沈月振奋道。

    他们留意到,那些三鬼族的族人,并没有魂坛级别的到来。

    事实上,不论是人族,还是三鬼族,都将魂坛境的强者投入到了天上的战斗。

    那场战斗,才事关暴乱之地真正的大局,上面的胜利方,必将轻而易举主宰底下的局势。

    地底和三棱大陆的争锋,输赢,和天上的战斗相比,要显得无关大局许多。

    “这头邪龙醒来就好了。”贺沂也心生冀望。

    “他的苏醒,似乎需要强大的魂念,这时候的他。正通过法坛从别的区域牵引魂念而来。”秦烈默默观察着,道:“他必然能醒来,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众人眼睛一亮。

    “大家看护好这里,不允许任何三鬼族的族人,从绝阴墓地深入地底!”贺沂喝道。

    “明白!”

    “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三鬼族的动向。”

    沉吟了一下,秦烈睁开眼,将灵魂意识从地底深处收回,取出了封魔碑。

    凝聚一滴本命精血,滴落在封魔碑的碑面上,他就要去绘刻烈焰家族的印记。

    然而。就在他那一滴本命精血。刚刚落到碑面之时,异变突起。

    七道神光,倏地从碑面上疾射出来,如彩虹飞向绝阴墓地的一个个洞口。

    神光一端连着封魔碑。另外一边。以极速延伸向绝阴墓地。

    秦烈骇然失色。

    短短十来秒时间。他突然发现那七道神光,竟然在绝阴墓地最深处,在那头尚未苏醒的邪龙法坛处重聚。

    七道神光如匹练长河。垂落在法坛上,无数碎星般璀璨闪亮的神文,通过七道神光,从封魔碑灌入到那一座法坛。

    法坛骤然变得闪亮夺目。

    那一簇簇邪龙聚集的龙魂,如在瞬间获得了庞大神力,诸多不知名的神文,也在顷刻间,烙印在邪龙的魂魄之中。

    本该再过许久才能凝炼的龙魂,突地清晰浮现出来,摆放在法坛上许许多多的头骨,兽核,残片灵器,种种的祭品,纷纷消失在法坛底下。

    “喀嚓!”

    法坛如镜鉴破碎,表层突显无数裂纹,裂纹如蛇般游走着,越来越长,越来越明显。

    “砰!”

    法坛最终爆碎。

    就在六个虚浑之灵,在疯抢那些法坛的碎片之时,一声嘹亮粗豪的龙吟,从法坛下方传来。

    同时,悬浮在法坛上方的龙魂,猛地坠入底下。

    “嗷!”

    惊天动地的波动中,一头百米多长的邪龙,生着狰狞龙角,扑扇着宽阔羽翼,在巨大的石宫内飞腾出来。

    “吉尔伯特大人醒来了!”

    “大人苏醒了!”

    “终于醒了!”

    一头头分散在地宫别的区域的邪龙,听到那一声龙吟后,全部兴奋地嗷嚎起来,以龙族的语言欢呼。

    邪龙吉尔伯特同样以怒吼回应。

    “该死的爬虫!三万年前没有杀光你们,你们竟然还敢重返灵域!杀杀杀!”

    吉尔伯特冲出石宫,进入外面三鬼族和邪龙争斗之地,双翼挥动着,龙爪四处撕扯。

    数十名地鬼族族人,瞬间被他撕成粉碎,变成一块块血肉。

    一边咀嚼着血肉,吉尔伯特一边咒骂着,不时喷涌绿色火焰,绿焰所过之处,一个个三鬼族的族人,身体如浸泡在硫酸池,皮肉大块大块消融脱落。

    许多被绿焰的鬼族族人,短短时间,就会变成一个血骷髅。

    吉尔伯特四处冲击,大开杀戒,因他的苏醒,本来和十来头邪龙还战的难分难解的局势,一下子呈现出一面倒的战况。

    三鬼族的族人纷纷被撕碎,被吉尔伯特的绿焰腐蚀,大片大片死亡。

    十来头邪龙,和吉尔伯特一道儿,也在地底石宫来回冲击。

    很快,那些潜入绝阴墓地地底深处的三鬼族族人,就意识到了不妙。

    剩下的那些人,开始全力逃散,拼命往地表返回。

    “咻咻咻!”

    七道从封魔碑释放出来的神光,从绝阴墓地的地底飞回来,秦烈猛地睁开眼。

    “怎么啦?”众人急忙问道。

    “那头拥有真名的邪龙醒来了!”秦烈喝道。

    众人又惊又喜,望着收入封魔碑内的神光,贺沂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的快速醒来和那七道光芒有关?”罗可馨惊异道。

    秦烈轻轻点头。

    “在太古时代,百族大战的时候,虽然绝大多数的种族都联合起来力抗搏天族,但是,依然有几个种族,侍奉为搏天族为主,对搏天族忠心耿耿。”贺沂摸着下巴,望着封魔碑,突然道:“邪龙一族,就是搏天族最忠心的爪牙之一。他们曾经的首领发誓效忠搏天族,永不离弃。”

    此言一出,众人都吃惊地看向贺沂。

    贺沂继续解释,“邪龙本性残暴,嗜杀,好战,血腥,淫亵,卑鄙,无耻……”

    “基本上。从这个种族身上。找不到太多的优点。唯一能称呼为优点的,也就是他们向来信守誓言,只要是以他们祖辈立下的誓言,他们绝不会背弃。至死都不会违背。”

    “当年搏天族入侵时。据说邪龙一族。是最强的反抗者之一。他们给搏天族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人族,巨龙,古兽。阴冥族,还有修罗族相继臣服的时候,他们依然和搏天族血战不休。”

    “好像是搏天族当时的族长最终说服了邪龙的首领。”

    “邪龙一族宣誓效忠后,就变成了搏天族手中的血腥长矛,跟随搏天族征战各族,一马当先。”

    “后来,当搏天族征服各族,称霸了灵域以后,邪龙一族也变成最大的功臣,很受搏天族器重,被赐予了辽阔疆域,和许多辅世界。”

    “百族奋起反击搏天族的时候,邪龙一族,没有站在百族那边,而是坚定不移地和搏天族抗击百族。”

    “最终,邪龙一族损失惨重,当搏天族远遁域外星空以后,他们也就销声匿迹。也不知道他们死光了,还是潜藏了起来,当然,也有人说,他们是和搏天族一道儿从灵域逃离。”

    贺沂一番话讲完,将目光放到秦烈身上,说道:“封魔碑乃是搏天族之物,或许,它和邪龙之间有着某种联系,所以能助那头拥有真名的邪龙提前苏醒。”

    秦烈惊讶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那头邪龙带着族人,在地底大开杀戒,三鬼族的族人快被杀光了。剩下的一些,正在全力往外面逃,我想我们应该行动起来。”

    “嗯,大家封住出入口,等三鬼族族人上来后,立即格杀!”贺沂发话。

    他是炼器宗师,在众人中德高望重,众人也都比较信服他。

    “杀光逃出来的三鬼族,然后,大家是不是早点撤离?拥有真名的邪龙,可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涂牟道。

    “就这样!”

    于是,四方势力武者,在绝阴墓地上方分散开来。

    每当看到一个三鬼族的族人,从地底洞穴冒头,就立即以无数灵器力量招呼。

    好不容易冲出地表的三鬼族族人,在他们的攻击下,纷纷惨死。

    半个时辰后,再没有三鬼族的族人,存活在地底,也没有他们的族人冒头。

    皆是被地底的邪龙,还有绝阴墓地之上的他们,给联手击杀。

    出奇地,邪龙在地底将三鬼族族人大片大片屠杀后,并没有冲出绝阴墓地,依然缩在地底深处。

    担心他们出来大开杀戒的众人,停顿了一会儿,发现他们没有出来的意思,也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现在怎么办?”众人看向贺沂。

    贺沂也不由皱眉。

    此时,邪龙吉尔伯特,匍匐在石宫,他麾下的邪龙都在大口撕扯三鬼族族人血肉。

    一缕隐晦的灵魂波动,飘忽着,在绝阴墓地的石宫内若隐若现。

    吉尔伯特绿幽幽的眼瞳,闪耀着摄人光芒,他在石宫内东张西望,似在寻找着什么。

    在他眼瞳深处,一个个碎小的神文,似在聚集组合着。

    过了一会儿,他眼中碎小的神文,突然凝成一个烈焰家族的印记。

    他龙躯猛地一震。

    几乎同时,还在绝阴墓地上空的秦烈,体内血脉沸腾起来。

    鲜血之中,无数神文彩蝶般飞舞着,向他述说着什么。

    闭上眼,他所有的灵魂意识集中在血脉,从血脉宝库中提取着玄奥的知识。

    “各位,你们要么先去别的地方,或者是三棱大陆腹地?”许久后,他睁开眼,看着众人说道:“我要到绝阴墓地的地底石宫见一见那头邪龙。”

    ……

    ps:呃,今天还不了,还要再欠一章,非常非常抱歉,因为手上一件事还没处理好,望大家海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