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六十六章绝阴墓地

第七百六十六章绝阴墓地

    六大虚浑之灵不顾他的阻拦,化为六道色泽鲜艳的流光,接连从镇魂珠飞逸而出。

    虚浑之灵一出,秦烈便眼睛一亮,发现他们明显比以前精神了许多倍。

    就连曾缩小的身子也恢复了。

    “什么东西?”万兽山天瑜惊讶道。

    旁边那些四方势力武者,同样目显异光,惊异地看向虚浑之灵。

    他们似乎并不识得虚浑之灵的奥妙。

    “没什么,六个幼兽而已。”秦烈随口解释一句。

    他试着沟通虚浑之灵。

    “咿呀咿呀!”

    感知到他的询问,六个虚浑之灵摇头晃脑,发出奇异声音,似在述说着什么。

    可惜秦烈无法听懂。

    从他们的情绪中,秦烈感知到兴奋、惊奇、不安等等波动。

    他们如小小的灵禽,从秦烈身旁飞走,在绝阴墓地上方盘旋着,在一个个喷涌出阴寒气息的洞口流连忘返。

    却不敢深入洞口。

    他们似乎有所顾忌。

    “怎么回事?”沈月也问。

    “或许真有些古怪。”皱了皱眉头,他将封魔碑取出,迅速挤出一滴本命精血滴落在碑面上,试图将潜伏底下的地鬼族给映现出来。

    周边贺沂等人也都深深看来。

    碑面上,充盈着浓稠灰暗阴气,如化不开的云,将其中场景都给遮掩。

    他竟不能窥探到三大鬼族的动向。

    “稍等一下。”脸色一沉,他谨慎起来,又暗自运转血脉之力。

    鲜血沸腾中,他闭上眼,全心全意感知。

    没有身怀烈焰印记的邪族,因他而发狂,在绝阴墓地周边显露蛛丝马迹。

    秦烈越发惊愕,“我失去了对他们的感应,我现在不敢肯定,三大鬼族的族人还有没有潜伏在墓地。”

    此言一出,众人都沉重起开,看向绝阴墓地的目光也有了一丝忌惮。

    “要不……我们不管这儿了?”天器宗的冯一尤发表意见。

    “我们对绝阴墓地了解太少,尽量不要深入。还有,按照你所说,地鬼族的族人为大地宠儿,很擅长在地底作战,我们不应该进去。”罗可馨也谨慎道。

    “撤离也好。”涂牟点头。

    “那就不管这里了。”秦烈决定尊重大家的意愿。

    他集中灵魂意识,勾连六大虚浑之灵,要求他们重返镇魂珠。

    “叽叽喳喳!咿呀!”

    六大虚浑之灵,徘徊在绝阴墓地上方,相互间以独有的方式交流着,始终不愿离开。

    他们还冲着秦烈比划着,似乎在央求秦烈,要秦烈对绝阴墓地做些什么。

    秦烈愈发费解。

    从虚浑之灵的表现来看,绝阴墓地底下必然有蹊跷,至少有吸引他们的东西。

    他们应该在忌惮着什么,自己不敢冲入当中,所以希望有人来代劳。

    “秦烈?”贺沂轻呼。

    “稍等一下。”秦烈深深皱眉。

    他在金翅鸾上坐下来,沉吟了一下,决定以灵魂意识深入地底,来查探一番。

    “你千万别乱来!”沈月急忙阻止,“那些邪族和我们一样,也擅长灵魂之力,以你如意境的修为,一旦灵魂意识被缠住,连真魂都可能被扯入其中。灵魂的沦陷,最为麻烦,大家连救都没法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灵魂消陨!这或许是邪族的一个阴谋!”

    “小子别冲动!”

    “你的灵魂等阶不足以窥探绝阴墓地!”

    “别!”

    众人纷纷劝说。

    “咦!”

    也在此时,寂灭宗那位名叫陆镐的涅槃巅峰境长老,突然眉梢一动。

    陆镐看向东边。

    几名同样达到涅槃后期的武者,也是神情微动,纷纷看向那一块儿。

    “有邪族族人急匆匆而来!”

    众人立即反应过来,马上紧张不安,准备好迎战。

    秦烈运转血脉之力,发现并无异常,就知道过来的那些三大鬼族的族人,没有人身怀烈焰印记。

    这也是他无法提前感知的原因。

    几分钟后。

    “呼呼呼!”

    浮石空中高速掠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没多久,便有七块巨大浮石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那些浮石上耸立着骨塔,三大鬼族的族人,有数百人站在塔顶,脸色焦急。

    他们似乎没有预料到,会在绝阴墓地上空碰到人族,分明愣了一下。

    他们显然也不是因为众人而来。

    “地下!”

    一名天鬼族的族老,面色阴厉,冷冷瞪了众人一眼后,竟指向了绝阴墓地。

    数百名站在骨塔上的异族,纷纷发出刺耳厉啸,一头冲击下来。

    他们的目标并非人族,而是绝阴墓地突现的一个个阴气森森的洞口,他们从中直接钻入了地底。

    一群聚集过来,准备对邪族大开杀戒的人族强者,皆是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半响后,秦烈摸了摸鼻子,一脸怪异道:“他们好像不是为我们而来。”

    “难道说……绝阴墓地的地底,有令他们更加仇视的敌人?”陆镐也是茫然。

    “上一次,我们在封魔碑的碑面上,看到有众多邪族潜藏在绝阴墓地的地底幽暗深处。”楚离一惊,“莫不成那些家伙遭遇了什么?”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脑子纷纷转动,都赶紧思考,渐渐有了一个共同的看法——绝阴墓地底下的邪族定然遇到了麻烦!

    “绝阴墓地以前是拜月教埋葬死者的地方,拜月教在数千年前,乃是暴*之地最大的邪教。谁都不能否认,拜月教曾一度雄霸这片天地,而我们对这个邪教也所知不多,更加不知道他们为何就莫名其妙没落了。”天器宗的贺沂脸色凝重。

    “咻咻咻!咻咻咻!”

    众人讲话之时,一直不肯返回镇魂珠的六个虚浑之灵,在发现邪族冲入地底之后,也尾随着那些邪族的踪影,直达地底。

    他们一从秦烈视线中消失,立即和秦烈建立了一种玄之又玄的联系,将一幕幕他们所见的场景传递给秦烈。

    霎那间,秦烈如多了六双眼睛,能瞧见六个虚浑之灵瞧见的一切。

    他脑子突然有些乱,脑海中种种画面飞速掠动着,让他分不清哪些画面是他看到的,哪些画面来自于虚浑之灵。

    他不得不闭上自己的眼睛。

    “等!稍等一下!我能看见下面!”他闭着眼叫道。

    众多聚集在他身旁的武者,听到这么一说,都是轰然一震。

    大家都看怪物一样看向他。

    “还有什么是你不能的?”天器宗的罗可馨幽幽道。

    她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秦烈能洞察邪族,能引发邪族体内的烙印,还能以雷亟木增强玄雷心核的力量,大范围斩杀邪族。

    如今,在这绝阴墓地上方,他竟然说他还能看到地底。

    而且是以闭着眼的方式?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那么的不可思议,这让众人越来越惊异,越来越好奇他还能做些什么?

    好奇他还有什么不会的?

    六个虚浑之灵一直往绝阴墓地深处下沉。

    秦烈所见,皆是一幕幕灰暗的画面,其中一些稍亮一些的画面中,也都是空旷的地底石室,许多石室内有着枯骨,腐朽的尸身,还有许多瓶瓶罐罐,和一些不知名的邪阵。

    一些邪阵上,堆积着枯骨和腐尸,摆放着稀奇古怪的材料。

    那些材料,大多数都是有着磷毒的白骨,灵兽或者邪恶生灵的内脏,头颅,还有很多明显蕴含剧毒的花草植物。

    显然,拜月教的某些人,在绝阴墓地的地底宫殿,一定举行过种种邪恶祭祀。

    那是和月姬、夜姬、水姬举行的截然不同的祭祀风格。

    六个虚浑之灵继续下潜。

    突然,一幅由火麒麟形态的虚浑之灵传递而来的画面,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