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二十九章异族来历

第七百二十九章异族来历

    秦烈所说的问题,也是楚离所担忧的,从目前来看,还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近三百年来,寂灭老祖已经坐稳了暴*之地第一人之位,寂灭宗也相应的水涨船高,隐隐有了第一势力的气象。

    对其余那些白银级势力而言,越来越强大的寂灭宗,太过于可怕了。

    他们绝不愿意看到寂灭宗持续增强力量。

    如果此次异族入侵,能够消耗寂灭宗的实力,让寂灭宗损失一部分高手,对他们而言,无疑是非常有利的。

    或许那些势力,会将异族的侵入,当成一个不错的契机。

    或许,有些人还在暗暗窃喜,在拍手称快。

    “只希望三棱大陆的异族,不像上次修罗族那般难缠,不然……”楚离摇了摇头,叹道:“这次九大白银级势力未必会同心协力。”

    “逼到一定程度,他们才会放下成见,共同对敌。不过眼下就让他们出动强者,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想来不太现实。”秦烈道。

    “看样子会是如此了。”楚离一脸无奈。

    又是三日过去。

    这一天,在寂灭宗的船舰前方,出现几架大型飞行灵器,上面有着拜月宫的锦旗。

    双方接近后,秦烈凝神细看,发现董万斋、刘鹤等拜月宫的首脑,一个个面色深沉,从那些灵器上走过来,去见雷阎和徐然夫妇。

    “我们也去看看。”楚离邀请道。

    “嗯。”秦烈和他一同过去。

    尚未来到雷阎那边,两人就听到了雷阎的咆哮声,将董万斋骂的狗血喷头。

    董万斋、刘鹤众人,一个个垂着头,面色涨的通红,却乖乖听着,不敢反驳一句。

    他们是寂灭宗的附庸,而雷阎,则是南正天的师弟,在寂灭宗地位崇高,由不得他们不老实。

    “秦烈明明严厉警告了你们,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撤离,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知我们?”雷阎继续咆哮。

    一众拜月宫的首脑,脸上都被他吐沫星子溅射到,连擦拭都不敢,显得无比窝囊。

    “秦烈是谁?”

    这些人眼神充满了疑惑。

    “你来的正好!”雷阎一眼看到秦烈,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秦烈随意地走了过来。

    “你有没有提醒他们?”雷阎面对秦烈的时候,气焰收敛了许多,不过声音依然高昂。

    秦烈点了点头,看了董万斋一眼,道:“董宫主,看到你还活着,我很意外。看样子,你应该在后面反应了过来,要不然,你会和琉焰府、天武会的那些人一样,都化作那些异族果腹的食物。”

    “你是?”董万斋茫然失措。

    “姚天。”秦烈微微躬身,彬彬有礼地说道:“重新介绍一下,我叫秦烈,受寂灭老祖邀请,从落日群岛而来!”

    “秦烈!你是秦烈!”董万斋骇然。

    不同于月姬、夜姬、水姬,身为拜月宫宫主的董万斋,对暴*之地各方传来的消息,有着比较多的了解。

    所以他知道秦烈是谁。

    神葬场的幸存儿,猎获了众多太古生灵遗骸,帮助血煞宗正名,助金阳岛灭掉黑云宫、天海阁两大赤铜级势力,又助血煞宗抗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拥有着八具神尸,还是炎日岛的岛主……

    关于秦烈的一连串传言,在董万斋脑海中过了一遍,他看向秦烈的目光,渐渐变了。

    刘鹤众人也是惊骇异常。

    “怪不得血煞宗那么大方,竟然多给了五枚烈焰玄雷,原来如此。”董万斋喃喃低语。

    他知道,对外出售烈焰玄雷的虽然是血煞宗,但是真正能够炼制烈焰玄雷的,却是灰岛。

    而灰岛,则是隶属于炎日岛,秦烈,却是炎日岛的岛主。

    “你当时如果肯表明身份,我,我必当会重视起来!”过了一会儿,董万斋暗暗咬牙,有些怨恨的看向秦烈。

    “我实力不足,表明身份后,谁知道你们拜月宫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秦烈皱着眉头,“你们要是心怀不轨,将我生擒起来,利用我去做别的事情,我可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我,我怎敢对付你!”董万斋急道。

    “难说。”秦烈摇了摇头。

    “此事你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雷阎不耐了,瞪着董万斋,喝道:“就算是将异族驱赶出三棱大陆,那里都不会再有你们拜月宫的立足之地!事情过后,寂灭宗会重新安排,给予你们一个低级的地界作为惩治!”

    董万斋垂头丧气,叹了一口气,只能认命了。

    “你们可见到过那些异族?”这时候,一直没有讲话的许然突然问道。

    “我们没有见过,但是从下面传递过来的消息,所描绘出来的异族样子,我们记得很清楚。”刘鹤讲话。

    “仔细说来!”许然眼睛微亮。

    “那些异族并不高,大多数都是一米五左右。他们有着双瞳,有近半米长的舌头,那些舌头因为太长,嘴巴容不下,以至于长时间垂在下颚。还有,他们头上不生长头发,而是一种肉须,像是触手一般。”刘鹤将下面那些人的描绘,向众人仔细说明,尽量详细。

    寂灭宗的众人都是沉重地听着。

    “你们有没有印象,知不知道这些异族的来历?”雷阎询问。

    众多寂灭宗的老者,都是皱眉苦思,没有人答话。

    好像并没有听说过这个种族。

    许然也怔住,想了一会儿,发现脑海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于是他看向了童真真,轻声道:“可知道他们是谁?”

    童真真眼睛眯着,深思中,她冲许然摆摆手,示意许然不要打搅她。

    许然立即不再多问,而是期待地看向她,似乎认定众人中,或许也只有她才能看出那些异族的身份。

    秦烈也在苦思。

    不知道为何,听完刘鹤关于这种异族的详细描述,他总觉得自己识得这种异族,觉得自己曾经在某些古卷上,看过这种异族的来历。

    他用力去想,试图将尘封的一段记忆,从识海最深处调集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灵光从他脑海中闪过,一段记忆突地映入他心头。

    “天鬼族!这个种族叫做天鬼族!”秦烈突然打破了沉静。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到他身上。

    “这个种族以前也生活在灵域,在搏天族到来,开始称霸灵域时,他们曾经和搏天族短暂交战,结果遭遇了惨败,几乎被灭族。侥幸存活的天鬼族族人,为了躲避搏天族的追杀,为了保留种族的延续,不得不借助于种族天赋,遁入了空间乱流。”

    秦烈整理突然闪现的记忆,皱着眉头,慢慢讲述:“空间乱流在灵域和众多辅世界的夹缝中,充满了大恐怖,灵力扭曲混乱,到处都是能湮灭灵魂的风暴,就连不灭境的武者活动其中,都可能遭受不测。天鬼族天生能适应混乱无序的灵力,在搏天族的灭族屠杀下,他们最终遁入空间乱流,并主动切断和灵域的一切连续,生恐搏天族能追击进来。”

    “之后,天鬼族再也没有出现,一直到搏天族称雄灵域,到后来人族联合各族重创了搏天族,天鬼族都没有现身过。”

    “我所知道就这么多。”

    话落,众人皆是惊异地看向他,一个个脸色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许然愣了好一会儿,才看向童真真,低声道:“怎样?”

    童真真摇了摇头,抱歉地笑了笑,道:“我对这个种族没有印象。”

    许然愕然,显得很是惊奇,似乎在奇怪连童真真都不知道的种族,为何秦烈能如此详细说出来。

    这让许然不由多看了秦烈几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