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一十六章继续下去!

第七百一十六章继续下去!

    秦烈任由月姬以月光凝炼的月亮,在他识海高空悬挂,不再采取其它防御手段。

    皎洁的月光,犹如一片片银亮光幕,如水波,照耀挥洒下来,如要融掉封印他过去记忆的结界壁垒。

    他主动收拢,只是尽全力防护着真魂,以免魂魄受创。

    “竟然还有记忆封禁!”月姬悚然变色。

    她和夜姬、水姬交换了一个眼神,表情都凝重起来,忽然意识到这个名叫“姚天”的小辈,身上必然隐藏着巨大秘密。

    三女暗暗振奋起来。

    “全力破禁!”月姬喝道。

    “咻咻咻咻咻咻!”

    六道清冷月光,又一次从明月上垂落下来,如炫目的彩带。

    瞬间,六根奇异的石柱上,一个个月亮形状的古老符文如慢慢苏醒,也绽放出耀目明亮的月光。

    “呼呼呼!”

    一个个青幽月文,从石柱上飞逸出来,飘荡的树叶一般,纷纷落到秦烈身上。

    弯月的符号,一碰触秦烈身体,就像是水溶大海一般消失。

    秦烈识海中的月亮,却变得越发明亮,将他识海照耀的亮如白昼。

    更加磅礴神秘的月能,以更加猛烈汹涌的冲势,继续对他尘封的记忆突进。

    秦烈头疼欲裂。

    两手抱头,端坐在祭台上的他,神情狰狞,眼瞳中冒出一缕缕摄人电芒,显得极为吓人。

    “他,他不太像纯粹的血煞宗门人,血灵诀……似乎仅仅只是他身上一种灵诀,还不是主要的。”夜姬看出了蹊跷之处,急忙劝说道:“大姐,我们会不会弄错了?这个小子身上的气息,分明……不太对劲啊!”

    “大姐,的确很奇怪,你冷静一下!”水姬也说道。

    “把准备好的人血放过去!”月姬下令。

    一名银袍女子,从山谷内一栋石楼走出,迅速上了祭台,将一个青铜大鼎放在秦烈身前。

    鼎内,盛放着新鲜的血液,血液来自于如意境中期的人族武者。

    从那鼎内的鲜血中,秦烈嗅到浓稠的血之灵气,他知道其中蕴含着充沛的力量。

    只是,他并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痛饮的想法。

    “跟随姜铸哲一脉修炼的血煞宗门人,只要身体受伤,灵魂被消耗了,就会控制不住内心欲望,会以新鲜的血液来补充损耗。”夜姬脸色渐渐严肃起来,“根据传言来看,那些人……吸食鲜血有瘾,是很难把持住的。尤其是,这个家伙被月华之光照耀着,心灵防线都失守了。”

    水姬也附和:“大姐,兴许我们弄错了。”

    祭台上,众多拜月宫的女子,也是目露疑惑,都看出了不对劲。

    月姬本人也犹豫了。

    她也深知姜铸哲一脉的怪异之处,知道那些人很难抵挡住新鲜人血的诱惑,知道那一脉的武者,一旦受伤,心灵防线失守,立即就会迫切地想要吸食人血恢复。

    那是无法抑制的欲望。

    此时,秦烈在月光的洗礼下,心灵都被洞开了,身体也被冲洗了一番,如果他真是姜铸哲一脉的武者,应该控制不住自己,会吸食那些新鲜人血。

    可秦烈并没有这么做。

    月光的照耀下,他虽然抱着头,脸色狰狞,痛苦地几乎要打滚了,可他还是没有看那大鼎内的新鲜人血一眼。

    月姬咬着下唇,继续观察着,过了几十秒后,她自己也妥协了。

    她知道她可能弄错了。

    一意识到这一点,她准备马上弥补,急忙道:“姚天,我想我们弄错了,你经历了考验,忍住了鲜血的诱惑,你应该不是姜铸哲一脉。”

    “别担心,我们现在就收回力量,并且会做出补偿!”

    “你冷静下来,给我们一点点时间就行,我们马上收回施加在你识海内的月华之力!”

    月姬一边讲话,一边冲夜姬、水姬等人打手势,示意她们慢慢收回力量。

    三女已经准备收功。

    “别!”秦烈脸色一变,剧烈喘息着,喝道:“我的确和姜铸哲没有关系,不过,你们既然想要弥补,那就……帮我一把,继续下去!我脑海的记忆禁制,我想你也感觉到了,帮我一把,助我破开一道口子,一个角,让我看看我的过去!”

    “啊?”三女齐声惊叫。

    她们以一种难以理解的眼神看向秦烈,表情说不出的怪异,一时间都愣住了。

    “那些记忆封禁,不是你自己凝结出来,阻止我们探查的?”夜姬张大嘴,每一个牙齿都如雪白晶玉,失声惊叫。

    “不是你以自己的力量封印着?”水姬也是骇然。

    月姬沉吟了一下,渐渐意味过来,“你是说,你的记忆……一直被封禁着?你不知道自己的过去?”

    “所以我请你们帮我一把!”秦烈喝道。

    三女面面相觑。

    到了这时候,她们几乎可以肯定秦烈和姜铸哲百分百没有关系了,这让她们在对待秦烈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浓郁的杀机。

    只是,以月华之力强行破开记忆壁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需要消耗她们的力量,祭台的力量,那些辅助女子的力量,还有月华之力……

    那些力量也很珍贵,事后,她们可能还要虚弱一阵子,祭台……短时间也不能举行祭祀活动,这可能会让拜月宫的董万斋不悦。

    所以月姬三女犹豫不决。

    “事情已经做了,就做好,做完它,就当你们欠我的,请帮我这个忙!”秦烈叫道。

    “破开记忆壁障,可能会伤到你的灵魂,你肯定?”月姬严肃地问道。

    “肯定!我非常肯定!”秦烈脸色狠绝,“这些年来,我一次次尝试,可惜却始终没办法打开一角。别人的灵魂意识,在我的识海中,往往被我的雷电轰灭。至今,也只有你们凝炼的这个月亮,全然不受雷霆闪电的影响,竟然真的能对我的记忆壁障产生效果!”

    “帮我破掉记忆壁障,那怕撕裂一角,一道小小的缝隙,我就不会追究你们的乱来!否则,我会要求拜月宫的宫主董万斋,对你们进行惩治,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月姬突然头疼起来。

    她没料到事情竟然会衍变成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没料到被她误认为姜铸哲一脉的这个小子,身上竟然有着如此怪异的事情。

    被封绝了记忆,被掩盖了过去,这人究竟什么来历?

    她渐渐也起了好奇心。

    沉吟了一会儿,月姬一皱眉,说道:“那就如你所愿!”

    她决心一下,其余的那些女子也不再犹豫,纷纷在她的命令下,重新调整自己,又凝炼更多的力量出来。

    月光,一个个弯月古符,众多皎洁灵力,一一凝聚交汇,纷纷朝着秦烈涌来。

    秦烈脑海中,那一轮月亮,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释放的光幕也是越来越炫目。

    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脑海传来,如被亿万钢针刺入脑髓,那种疼简直不是人类可以承受。

    秦烈如就将死亡的野兽,满地打滚,发出阵阵嘶吼声,还不断撕扯着衣衫,撕扯着皮肉,将自己抓的赤裸裸的,身上抓扯出一道道血线伤口。

    一群拜月宫的女子,都看着他,看着他突然疯狂,将自己撕的不着一缕。

    一具年青有朝气,雄壮强健的体魄,就在山谷祭台上呈现出来,一块块肌肉隆起,肌肉下的青筋如蚯蚓般清晰明显,充满了阳刚强壮的男性魅力。

    一条条抓出来的血线伤痕,让这具赤裸的男性身躯,又充满了强烈的野性气息,极其吸引人的目光。

    祭台上,山谷中,全部都是貌美的女子。

    她们看向祭台中的秦烈,美眸闪烁着异芒,在悄然不觉间,她们脸颊都染上了一层诱人红晕。

    这些女子,大多数身姿曼妙,都是成熟的女性,都知道秦烈这样强健的体魄,对女人意味着什么。

    许多女人看着看着,神色越来越不自然,扭扭捏捏的,一个个羞赧无比。

    就连月姬、夜姬、水姬三人,也是尴尬万分,愈发觉得进退两难了。

    “别看他!”月姬突然喝道。

    一众拜月宫的女人,听到她的喝声,猛地反应过来。

    许多女人尴尬地背过身子,有的人垂下头,但是,在祭台上端坐着的,却没办法回避,还是目不转睛看过来,观察着秦烈的状况,继续凝聚力量在他身上。

    山谷内的气氛,也忽然变了味,充满了一种怪异气息。

    识海中,那一轮弯月形成的月光,耀目无比,月能越来越强大。

    秦烈痛入骨髓,哀嚎着,满地打滚,发出一声声野兽嘶吼。

    就这样,他的记忆壁障,在月光的照耀下,如悄然融化了一角。

    一幕模糊不清的画面,从记忆深处解封,忽然向他呈现出来。

    一条五彩缤纷的时空通道口,五彩的线条如一道道飞逝的流星,极为瑰丽炫目。

    他似乎正要踏入通道。

    这时候,在他身后,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秦烈,我发誓,我一定会去灵域找你!”这个声音,充满了刻骨铭心的爱,也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我可不想在灵域看到你。”他头也没回,疯狂怪笑着冲入通道,从身后那个模糊幽暗的世界离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