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零五章 有没有问过我?

第七百零五章 有没有问过我?

    lk普和秦烈的脸色倏地变得无比难看。

    破碎的寒冰宫殿内,暝风老祖目显惊愕之色,望了望蜥蜴族的老者,又看了看龙人族巨汉,还有拉普,他脸上流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

    白莉、绿等人则是微微变色。

    “姚天的祖辈,对我鬼目族有恩,我也非常赏识姚天,只要我在这儿,我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姚天动手!”拉普沉吟了一会儿,一字一顿地喝道。

    秦烈眼中释放出异芒。

    蜥蜴族的老者,摸着瘦巴巴的下颚,一双暗红色的眼睛打量着拉普,又不断瞄着秦烈,似乎想要看出两者真正的关系。

    “如果是我和老蜥蜴,一同想要这个人族小子呢?”龙人族的巨汉,张开大嘴,嘿嘿笑着,“拉普,你的第八目还没有真正生长出来吧

    他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威胁神色。

    拉普眼神愈发阴沉,“那又怎样?”

    “拉普,你一直都很聪明,你应该知道以你如今的实力,不是我和老蜥蜴其中任何一个对手。”龙人族的巨汉,脸上突显狰狞,“我们俩随便一个出手,你就只有逃的份儿,如果我们联手,你必死无疑!更何况,我们身边还有族人,寒冰岛内,岛外,都有我们的族人看护着,只要我和老蜥蜴愿意,你……连生离寒冰岛的希望都没有!”

    “这个人族小子有点特殊,拉普你放聪明一点,将他交给我们两个处置吧。”蜥蜴族的老者阴森森劝说起来。

    两个异族暗中有了默契,一个威胁,一个劝说,要逼拉普乖乖就范。

    寒冰宫殿内的局势,忽然变得复杂起来充满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晖甲、青逻这些蜥蜴族、龙人族族人,一言不发地悄悄分散开来默不作声地就将拉普、秦烈两人围在中央。

    拉普脸色越来越阴冷。

    秦烈也是深深皱眉。

    他没有预料到在寒冰宫殿壁障破碎后所面临的遭遇,竟然会是这样。

    他想不通蜥蜴族和巨人族的两个老怪,为何忽然对他有了浓烈的兴趣,为何会联手起来,要逼拉普交人出来。

    他至今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问题出在何处,不知道晖甲、青逻为何要针对他。

    “老祖……”绿轻呼。

    暝风老祖摆摆手向他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不要插话。

    绿只能闭嘴。

    暝风老祖眼中浮现出诡异的笑容,他不断打量着众人,脸上流露出很浓烈的兴趣。

    但他却始终没有讲话。

    他最终看向了拉普。

    “不管你们出于何种目的,我都不会乖乖交人出来!”拉普咬了咬牙,他遍布身体各个区域的眼睛,一只接着一只睁开,“一会儿我会以死为你创造一丝逃生的契机,你一定要集中全部注意力捕捉。如果运气好,或许,你还能活下去……”他悄悄传音秦烈。

    秦烈神经绷紧,深深看了拉普一眼,一声不吭。

    他没准备走。

    他已经决定死战,决定不顾一切地将所有力量释放,尽最大力量轰杀在场的蜥蜴族和龙人族族人。

    “拉普看样子有了决定。”蜥蜴族的老者扯了扯嘴角眼中满是讥讽不屑之色,“可惜他并没有生出第八目出来……”

    “还好他没有生出第八目,不然,就算是你我联手,也有被他拖着玉石俱焚的可能。那样的话,这次事情只能不了了之,我们也没办法将这个人族小子带走了。”龙人族的巨汉,狰狞怪笑着,神情凶狂。

    两人讲话的时候,他们身上气势疯涨,体内都传来能量风暴酝酿的声音,如无数鼓风机吹动着,非常可怕。

    血战一触即发。

    “似乎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

    就在此时,一直饶有兴趣看戏的暝风老祖,突地桀桀怪笑起来。

    数千团碧焰,如绿幽幽的灯笼,又如妖魔的头颅,一下子从暝风老祖宽大的袖口内飞逸出来。

    碧焰瞬间充满了整个寒冰宫殿,将一座座还耸立的,崩塌的,炸碎的晶建筑照耀成惨绿色,给人一种九幽地狱般的可怖景象。

    暝风老祖的双瞳,也浮现出翡翠般的纯粹绿色,给人一种极端邪恶的感觉。

    就要准备殊死一搏的三人,一看和此事全然没有关系的暝风老祖,突然选在这时候展示凶威,并不觉得意外。

    蜥蜴族的老者一脸不耐烦,瞪了暝风老祖一眼,道:“暝风,你又要趁火打劫?说吧,你想要什么?”

    “寒冰岛如果开发出寒属性矿脉,我和老蜥蜴让出大半利益给你,此事,你不要再插手,如何?”龙人族的巨汉也是怒气冲冲道。

    两个异族,都了解暝风老祖的脾性,都知道他贪得无厌,所以很自然地以利益来摆平他。

    “不,不,不暝风老祖连连摇头,笑的阴险狡诈,“我只是看这个小顺眼!还有,他也是人族,我就是要帮他!”

    此言一出,拉普眼中闪现出明显的惊喜光芒,秦烈也是微微诧异。

    “少找借口!”蜥蜴族的老者越来越不耐烦,挥手说道:“暝风!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是不是要这座寒冰宫殿?”

    “处理掉拉普,我们还要找那只寒冰凤凰,你别没事找事!”龙人族巨汉也怒吼道。

    “真当我和你们开玩笑了?”暝风老祖渐渐收敛了脸上笑意,神情变得阴绝无情,身上气息也越来越可怕,“老子就明摆着告诉你们,这个人族小子我保定了!”

    “暝风!你搞什么鬼?”蜥蜴族的老者尖叫起来,“他身上流淌着搏天族的血脉!他根本不是纯粹的人族族人,那些搏天族的血脉,对我和古陀都有大用途,对你狗屁价值都没有,你非要搀和不可?”

    “你非要搅局?”龙人族的巨汉暴躁起来。

    蜥蜴族的老者名叫赤,龙人族巨汉叫古陀两个异族都是墟地深处难缠的家伙有着相当于不灭境初期的可怕实力。

    鬼目族的族人,只有第八目生出,才可以在实力上发生质变,能够和人族不灭境初期武者交锋,也才和他们实力相当。

    也是如此,对第八目没有真正生长出来的拉普,他们其实并没有太放在眼里。

    暝风老祖却不同。

    极早之前暝风老祖就在不灭境初期凝炼出一层魂坛出来,在墟地深处,暝风老祖也是赫赫有名,威风比他们还要略略强上一点。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真要和暝风老祖对上,都没有信心能获胜。

    所以他们才甘愿舍弃一部分利益,也要让暝风老祖能够袖手旁观说白了,他们都忌惮暝风老祖的可怕实力。

    可现在暝风老祖摆明了要搅局,连他们割让出的利益都不看,这立即让他们暴跳如雷起来。

    “拉普,你带着这个叫姚天的小子,立即回你的七目岛。”暝风老祖眯着眼,眸中绿光越来越亮,那一团团悬浮虚空的碧焰则是释放出恐怖的能量波动,如随时要爆裂开来“这里就交给我来应付。”

    秦烈和拉普都是一脸错愕。

    他们不明白暝风老祖为何要这么做。

    “别浪费时间了。”暝风老祖不耐地催促。

    拉普立即反应过来,仲手就去抄秦烈。

    秦烈很果断,他一把将寒冰凤凰的本体夹在腋下,然后主动凑到拉普身旁,让拉普能轻易带上他。

    “走!”一把抓住秦烈的肩膀,拉普身上瞬间涌现浓厚精纯的冥魔气,将他和秦烈一并裹住,化为一道黑的幽影,一下子就从穹顶的巨大裂缝飞了出去。

    “暝风!你真以为你能以一敌二不成?”赤厉啸。

    “我们联手先伤暝风,再去七目岛,将拉普灭杀,将那个有着搏天族血脉的小子生擒回来!”古陀呼应。

    寒冰岛的岛底,又一次轰隆隆爆鸣不休,三名墟地深处的巨枭老魔,各自释放出恐怖力量,在激烈争斗。

    拉普则是带着秦烈先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秦烈身子一从寒冰宫殿的穹顶裂缝飞出,就发现整座寒冰岛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高高耸立在寒冰岛的冰山,大多数崩塌碎裂,东倒西歪。

    寒冰岛瑰丽壮阔的景象,如今彻底消失,变成了凄凉的废墟。

    许多寒属性的灵兽尸身,被撕裂成一截截,七零八落地被巨大冰块掩盖。

    龙人族和蜥蜴族的众多族人,还有暝风老祖的麾下,都在寒冰宫殿的上面聚集着,更远处,有许多人在收集灵兽的尸身,在冰山下面敲敲打打,找寻着寒属性的晶矿。

    那些人都在各司其责的忙碌着。

    然而,随着寒冰宫殿内部的三股恐怖气势喷涌力量,聚集在寒冰岛上的那些异族和人族,全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像是分别从赤、古陀还有暝风老祖那儿得到了最新消息,他们相互间马上厮杀起来,在寒冰岛掀起了新一轮的血腥争斗。

    被拉普一只手攥着,已飞向寒冰岛上空的秦烈,俯瞰着岛上各个区域的激烈战斗,脸色深沉。

    “龙人族,蜥蜴族,我记下了!”秦烈心中一片冰冷。

    “拿下拉普!不要让他离开寒冰岛!”下方,从龙人族和蜥蜴族的族人口中,传来高昂的咆哮声。

    十来名有着破空飞行之力的两族族人,从冰晶地面上冲飞上来,朝着拉普气势汹汹冲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