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交涉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交涉

    第六百九十二章交涉

    白莉回来后,她身后寒冰岛丝丝缕缕的寒雾,被控制在一片特定区域,没有向外继续喷涌。

    显然,因秦烈和七道虹光贯射的裂口,已被她成功修复。

    秦烈注意到,当那些所谓的缺口被堵实后,当他再次默默运转寒冰诀的时候,就没办法吸引寒冰岛上的寒雾向他汇聚而来。

    寒气不向外蔓延,周边的海水就不会结冰,不会形成新的冰川。

    寒冰岛的范围也将不会继续拓展。

    这是寒冰岛周边那些异族和邪魔,为了防止自身利益被侵蚀,从而采取的行动。

    秦烈心中有数了。

    “你是东夷人中三大族部的白夷族人吧?”秦烈随口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白莉眼神一冷,不善道:“这儿是墟地,不是暴乱之地的其它地方!在墟地,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可以容纳,难道还容不下我一个区区白夷女人?”

    她以为秦烈挑明此事,是要从她的身份上,对她进行攻击。

    东夷人和暴乱之地向来不合,多年来,时不时就会爆发冲突,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尤其是幻魔宗和黑巫教,因为处在东方,和东夷人相隔较近,更是经常发生战斗。

    双方的交锋已持续了数百年之久。

    墟地,离天戮大陆不算太远,白莉以为秦烈可能从幻魔宗、黑巫教一方过来·所以心中更加不喜。

    “既然你是白夷,那你……应该认识珈{吧?”秦烈再道。

    白莉陡然变色,尖叫道:“你怎会知道珈?”

    秦烈沉默,眼睛闪烁着幽幽异光,在那蜥蜴人和龙人身上瞄了一眼。

    白莉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我想和这个小子单独谈谈。”

    蜥蜴人和龙人忽视一眼·点了点头,由那蜥蜴人说道:“白莉·这个人族小辈和七目老怪有关·你最好收敛收敛,免得等七目老怪脱困后找你麻烦。”他担心白莉控制不住情绪,将秦烈给直接斩杀了,害怕引起拉普的暴怒。

    “少嗦!”白莉不耐道。

    由七道虹光和秦烈破开的缺口,白莉已经修复完毕,留在这儿也没有别的事情。

    想了一下,两个异族不再多言·又深深看了一眼秦烈·就从这一块儿飞走了。

    “说吧,你究竟是谁?你怎会知道珈?”白莉冷声道。

    “你先说,你会出现在此,可是因为珈?”秦烈反问。

    白莉一怔,莫名其妙-道:“我在不在这儿,和珈有什么关系?”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我修炼的灵诀为寒属性·寒冰岛因为终年寒气森森,所以很多人在此苦修,我只是其中一人罢了。”

    “你不是因为珈而来?”秦烈皱眉。

    “我已经十来年没回族部了,自然就没有和珈见面,怎可能因她而来?”白莉哼了一声,不耐道:“别岔开话题!说!你为什么知道珈?”

    “寒冰岛什么时候有主的?此地的异常,寒气对外围的侵蚀,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秦烈又是不答反问。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白莉怒道。

    “我要问的事情·就是和珈有关,希望你能先说明清楚。”秦烈坚持。

    “一年前吧。”白莉压抑着怒气·“九大白银级势力组织什么试炼会,没多久,又匆匆说试炼会结束,有诸多太古生灵遗骸飞落深海某处,让各方势力找寻。墟地,虽然和那些白银级势力没有关系,但是贪图太古生灵遗骸的家伙大有人在,所以也有很多人四处找寻。”

    “也在那个时候,寒冰岛逐渐有了异常,慢慢发生变化。”

    “先是许多寒属性的灵兽,突然纷纷进入冰窟深处,不多久,从寒冰岛岛下传来冰暴动静,整个海岛都震荡起来。”

    “当时,我恰恰就在寒冰岛修炼,也被那波动惊醒。”

    “又过了一段时间,许多灵兽从寒冰岛深处冲出来,开始驱赶在寒冰岛上修炼的其它种族生灵,我也被几头厉害的灵兽赶了出来。”

    “不多久,外面就传出来寒冰岛深处发生巨变,说这座海岛有了主人。”

    “按照墟地的规则,一个海岛一旦有主,弱于主人的要主动撤离。认为自己足够强大,对这座海岛有兴趣的,可以直接杀入深处挑战主人,胜者,可以取而代之把持海岛,败了,要么死,要么滚出去,再也不准过来。”

    “有一些同样修炼寒冰属性灵诀的家伙,气不过,就冲入寒冰岛深处,要取代寒冰岛的新主人。”

    “那些人,许多和我熟悉,比我强大的也有不少,结果都一去不返,从此在深处没了踪迹。”

    “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再敢深入寒冰岛,去找新的主人血战,墟地别的海岛上的强者,也渐渐认可寒冰岛新主人的存在。”

    “本来一切相安无事。”

    “直到,最近寒冰岛释放的寒气越来越浓烈,不断冰冻海水为冰川,迅速拓展着寒冰岛的地界,这让周边海岛的主人立即警惕起来。”

    “中间,他们陆陆续续派麾下深入,要找寒冰岛■主`询问一下,探探他的意图。”

    “可惜,被派往寒冰岛找新主人问话的家伙,一个都没有回来。”

    “周边几个海岛的主人,暗下商议了一番,决定采取激烈手段,一方面封绝寒冰岛,阻止寒气弥漫,另外一方面,则是派遣高手踏进来,要将寒冰岛新主人除掉。”

    “而我,因为以前在寒冰岛修炼·比较熟悉这边的情况,也对新主人极其不满,所以就参与了进来。”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

    白莉话匣子一打开,倒是滔滔不绝,将寒冰岛的情况仔仔细细解释了一番。

    有关寒冰岛之事,拉普认为秦烈没有必要知道·也对他的修炼没有任何的帮助,所以并没有多言。

    他也就对寒冰岛的情况一无所知。

    经白莉这么一说·联系起封魔碑的异常,还有寒冰岛变化的时间,秦烈脑海中渐渐勾勒出事情的脉络出来。

    “寒冰岛的新主人,和珈应该大有关系,如果······它还占着珈{躯体的话,那珈{就是寒冰岛的新主。”沉吟了一会儿,秦烈给出答案。

    白莉冷笑,“胡说八道!珈虽然天赋惊人·可她毕竟只是通幽境的修为·这样的实力别说称雄寒冰岛了,在墟地都没办法立足!”

    “是冰灵占有了珈{躯体。”秦烈再道。

    “冰灵?”白莉一脸茫然,“那是什么东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七灵体中的冰灵,在神葬场爆碎后,它从中逃离了出来。”秦烈解释。

    “神葬场?这不是试炼会那秘境的名字呢?”白莉惊叫。

    仔细看着她,见她一惊一乍的,秦烈肯定这个白莉应该真是很久没有返回白夷族部了·也就不知道最近这些年来白夷族的变化。

    “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摇了摇头,秦烈无奈道:“解释起来很费劲,也需要不少时间,要不……你先放我进去?等进入寒冰岛了,我在慢慢讲给你听?”

    “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白莉冷声道。

    “不管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将那结界放开一条通道容我进去,应该不会是特别困难的事情。而我,一旦进入寒冰岛·是生还是死,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也不会再次影响你。”秦烈眯着眼,“你所担心的,仅仅只是我硬闯,令那结界出现更多不可控制的裂口,从而导致寒冰岛的寒气朝外继续蔓延,是不是?”

    “是这样?”白莉点头。

    “那不就简单了?你放我进去,我就不会乱闯,不会给你造成太大麻烦,我看你对我观感很差,那就让我死在寒冰岛,岂不是能让你心情舒泰?”秦烈笑道。

    “我就怕你没有立即死在寒冰岛,进去没多久,一看情况不妙-,又阄着要出来,让我给你再次打开通道。每次通道的开合,都需要消耗我很多灵力,我哪有那么多闲工夫,为你来来回回折腾?”白莉冷言反驳。

    “付出灵石如何?”秦烈心神一动,“你开一条小道,容我一人进去,我付给你五千地级灵石,你看怎样?”

    “五千地级灵石?”

    “不错!”

    “早说嘛,来来,你拿灵石给我,我就劳累劳累,帮你单开一条通道出来。”白莉伸手。

    她眼中的冰冷,似乎被五千地级灵石融化了,就连讲话的声音,都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

    秦烈哑然。

    他突然意识到,他和白莉的一番解释,根本没有五千灵石实在,在灵石的作用下,这个先前大义凛然阻止他的白夷女人,轻而易举转变了态度。

    “果然还是灵石管用。”秦烈暗暗道。

    拿出五千地级灵石,将其递给白莉后,这白莉眼中的冷意早已消失。

    “我帮你开一条道。”将灵石小心收好,白莉显然心情不错,很快飞到寒冰岛外沿,以奇妙-的灵诀,在幽暗的结界上打开一条敞亮甬道。

    秦烈顺利穿过,一下子到了结界内,进入了寒冰岛里面。

    出奇地,白莉并没有留在外面,竟也一头钻进来,皱着眉头,思索着,她还是看向秦烈,似乎有话要说。

    “还有事?”秦烈回头道。

    “你现在进来了,可以告诉我先前说的那番话,是不是为了骗我,想不花灵石进来,所以故意编出来的?”白莉问。

    “不是。”秦烈摇头。

    “那么,珈被什么冰灵占有躯体,很可能就在寒冰岛的说法,也是真的了?”白莉再问。

    “不一定是真的,但却是我的推测,我有八成信心,敢肯定寒冰岛的新主人,就是从神葬场逃离的冰灵!”秦烈认真道。

    白莉眉头紧皱,沉吟了一会儿,她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和那只蜥蜴说一声,马上就会回来。”

    “我凭什么等你?”

    “我熟悉寒冰岛的一冰一石!”

    “呃,好吧,那我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