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七十五章 解开心结

第六百七十五章 解开心结

    第六百七十五章解开心结

    出现在凌家镇的那些人,竟然是柳婷,还有星云阁的魏立等人。

    秦烈潜隐在柳婷窗口下,皱着眉头,脸色复杂。

    凑在窗口,他静静看向屋内,发现柳婷和魏立似在争吵着什么。

    “两年了,那个姚天根本没有去星云阁找你,也没有重回凌家镇,对他这种游荡四方的武者而言,你……仅仅只是一个有趣的女人而已。”魏立冷着脸,哼道:“他根本就没有将你放在心上!”

    柳婷咬着嘴唇,“姚大哥可能被事情耽误了,所以才没有回来。还有,当时······他杀了森罗殿的人,还有冯逸那些冯家族人,他一定是担心会遇到麻烦,所以才没有来星云阁找我。”

    ‘女人一旦动情,果然都会变得愚蠢!”魏立冷笑。

    “我就是愚蠢也轮不到你管!”柳婷脸色一冷,“我来凌家镇散心而已,你为什么还要跟来?”

    魏立眼睛一黯,“你知道我的心意。”

    柳婷蹙眉,想了一下,道:“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太熟悉了,我将你……当成弟弟看待,我没办法喜欢上你。”

    “那姚天,你和他认识只有几天,他真就有那么大的魅力?两年了,这两年来,你不但拒绝了我,还拒绝了你父亲安排的很多人,都是因为那姚天?”魏立显得难以接受。

    “我也说不上为什么,总之……我就是忘不掉他。”柳婷幽幽道。

    时隔两年·柳婷又长高了一截,身姿窈窕,美腿笔直,一双凤眼流溢着令人心动的光熠。

    她出落的愈发亭亭诱人。

    窗口,秦烈身影和夜色融为一体,听着柳婷和魏立的对话·不觉莞尔。

    他没料到柳婷竟然真的对他动情了。

    他初入星云阁的时候,还只是一个青涩少年·没有耀眼的光芒·就在姚泰身旁以炼器学徒身份做事。

    因为他和康智等人的交情,柳婷从一开始就厌恶他,事事针对他。

    连带着,姚泰也被殃及池鱼,最终姚泰被扫地出门,他也因为斩杀杜海天被星云阁追杀,从此消失。

    他因此对柳婷心怀恶念。

    两年前·他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张面容,以“姚天”之名情挑柳婷,其实是为了报复。

    他本想通过柳婷,一方面打击冯逸,一方面看看柳婷水性杨花的本性。

    他最终得逞了。

    冯逸被他逼急了,狗急跳墙,最终被他击杀·柳婷也被他耍的团团转。

    达成目的后,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抽身离开,没多久就和玄天盟、八极圣殿对上,将柳婷这段往事抛之脑后。

    没料到,柳婷竟然因为他,最近两年连番拒绝一场场婚事,似乎还在苦侯他的回来。

    这让秦烈忽然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那年·他青涩懵懂时踏入星云阁,不受柳婷注视·还被柳婷鄙夷轻视,处处针对。

    通过在器具宗的成长,境界的突破,自身的磨砺,重新遇到柳婷,他只是换了一张脸,换了一个身份,却轻而易举情俘柳婷,让柳婷两年时间都无法走出来,让柳婷因为他患得患失,不可自拔。

    两段往事在他和柳婷之间发生,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为什么会这样?”秦烈暗暗思量。

    许久后,他渐渐意味过来。

    柳婷没有变,一直都是那样,不论是身份,性格,模样,境界,柳婷都是如此。

    而他却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初入星云阁时,他木讷,腼腆,境界低微,性格内向,没有出彩的身份,没有自信。

    第二次和柳婷相见时,他张扬,狂妄,境界高超,自信满满,傲气十足,身份也焕然一新。

    虽然两个人都是他,但是,经过器具宗的磨砺,幽冥界的厮杀,在玄天盟担任客卿的那一番经历,让他再次碰到柳婷时,魅力值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要大幅度超出当年的他,所以才让柳婷高看,让他轻易攻陷了柳婷芳心。

    “变化,还有自身的蜕变,随着眼界、心境、实力的提升,自然而然就会从身上焕发出截然不同的气势,原来如此。”秦烈幡然醒悟。

    这一刻,一种见识提升,心境升华的奇妙-感,从他心头浮升出来。

    如意境,心境的蜕变,对境界和实力有着极其明显的帮助。

    这次人生阅历的醒悟,让秦烈仿佛忽然成熟起来,通过对自己的过去和现在的对比,他愈发了解自己,更能深刻洞察自己的内心。

    了解自己,明悟本心,正是如意境界必须要正视的问题。

    没有和柳婷相见的意思,对比过去和现在,在心境上获得一次小突破后,秦烈默默退走,往凌家镇外面行去。

    他准备离开了。

    然而,就在他刚刚走出凌家镇,准备取出水晶战车的时候,却感知到一波灵魂波荡。

    惊讶看向远处,他发现一小队星云阁武者,从远处骑乘着金岩兽而来。

    为首一人,恰恰就是刘延。

    愣了一下,本来马上就要走的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就在前往凌家镇的路口站着。

    刘延带着一队人迅速掠进。

    “咦!”

    惊呼一声,刘延勒紧缰绳,强行停了下来,满脸疑惑地看向他。

    秦烈也笑看着刘延。

    “你是······”刘延眉头拧成一团,苦苦思量着,“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借一步说话?”秦烈笑道。

    刘延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让麾下那些人先行去凌家镇,自己则是单独留下。

    “我像你哪个朋友?”秦烈这才笑问。

    “你是······秦烈?”刘延渐渐会意过来,禁不住低呼一声,“不会吧?你真是秦烈?”

    “刘大哥好!”秦烈大笑。

    刘延一呆,愣了数秒后,突地冲到秦烈身前·重重锤打他的胸腔,低喝道:“你怎敢来此?”

    “有何不敢?”秦烈反问。

    “两年前玄天盟和八极圣殿就下达了追击令·只要见着你·赤澜大陆的武者都可以击杀,还必须立即禀报消息!”刘延紧张道:“没人发现你吧?”

    刘延是星云阁的武者,和玄天盟中间还隔着一个森罗殿,所以玄天盟很多消息要传到这边,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显然,刘延还不知道外界的变化。

    “以后玄天盟、八极圣殿只会求着我,绝不敢和我过不去·你放心好了。”秦烈笑道。

    “你比以前能吹多了啊!”刘延呵呵轻笑·“怎么突然想起回来了?从你当年离开冰岩城,我就没有见过你,哎,一晃好多年了。”

    当年,他和凌家族人,还有高宇等人,在天狼山开采矿石时·刘延正是星云阁的监工。

    后来,因为炎阳玉被发现,碎冰府在冯家的通风报信下,杀入天狼山,要对他们灭口。

    他和刘延、高宇的交情,就是从联手对抗碎冰府的颜德武开始,在一路逃遁中,他们才建立起深厚友谊。

    “两年前·我们曾见过一面,你不记得了?”秦烈古怪地笑了起来。

    “我们两年前见过?”刘延茫然·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记得没有见过你。”

    “再想想,就在这儿。”秦烈提醒。

    “没有,真没有。”刘延肯定道。

    “两年前,就在凌家镇,我还请教你关于药草方面的知识,呵呵,只是当时刘大哥貌似看我不顺眼。”秦烈微笑道。

    在他的提醒下,刘延仔细回想,许久后,他轰然一震,眼中绽出惊异光芒,“你是姚天?!”

    秦烈含笑点头。

    “臭小子!你竟然骗我那么久!”刘延怒气冲冲,又朝着秦烈胸口连捶了好几拳,“好啊!你小子长本事了,故意逗弄你刘哥玩是不是?”

    “当时的确有苦衷。”秦烈叹道。

    刘延皱眉,沉吟了一下,突然说道:“你对柳婷的做法,有欠光明正大,太卑鄙了一点。”

    “确实。”秦烈老实承认。

    “哎,你这家伙一时性起,害的柳婷好惨,她这两年都对你念念不忘。”刘延摇了摇头,“柳云涛虽然不地道,柳婷虽然也沾染了不少刁蛮气,可本性还不算是特别坏,你这么做,过头了一点。”

    “那你过去将我的身份,和她说明清楚,让她死心会不会好一点?”秦烈头疼道。

    “别!千万别说!”刘延脸色一变,“她已经够倒霉的了,被你这家伙不知不觉摆了一道,还以为找到真命天子了。哎,要是让她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知道姚天就是当年她鄙夷瞧不起的秦烈,我怕她承受不住,怕她会想不开。”

    叹了一口气,刘延又道:“这样对她已经够残酷了,要是让她知道姚天就是你,那就不是残酷,而是残忍了!”

    “那好吧。”秦烈点了点头,“刘大哥,你来凌家镇做什么?”

    “还不是唤柳婷他们回星云阁?”刘延一脸无奈。

    “星云阁现在怎样?”

    “能怎么样?柳云涛没什么作为,星云阁这几年都没有发展,要不是柳云涛巴结上了韩朴,他这个阁主之位恐怕都坐不稳。

    “你呢,还有叶阳秋护法,在星云阁过的如何?哦,对了,如果过的不顺心,你们可以去森罗殿找屠世雄啊。”

    “我们肯定要去森罗殿,不过不是现在,青石级势力和黑铁级势力的过渡,需要境界的提升才行。”

    “这样啊。”

    秦烈想了一下,取出一枚空间戒递给刘延,说道:“刘大哥,这里面有一些灵材、灵丹,还有部分玄级、地级灵器,你自己取一部分用,剩下的,帮我送往高家,给高家的家主,就说是高宇让人送来的。”

    刘延接过空间戒,略一感知,便震惊的无以复加,连讲话都结巴起来,“你,你小子哪来这么多奇物?”

    “抢来的。”秦烈咧嘴一笑。

    刘延眼中迸射出异光,不断深呼吸,许久后,才冷静下来,“你见过高宇?”

    “嗯,高宇和我在一个地方,他很好,不用担心。”秦烈答道。

    “哎,你和高宇都是潜力无限,当年我就知道,现在果然证实了。”刘延感叹起来,“只是,也太快了一点,这才十来年时间啊!”

    笑了笑,和刘延又谈了一会儿,喝了一壶酒,秦烈最终还是起身离开。

    当他取出水晶战车,在战车的轰鸣声中,朝着天空激射而去时,刘延在下方呆呆看着,眼中的惊异之色又浓烈了一分。

    “竟然是飞行灵器!看来,我可能还是小看这家伙了,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