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阴煞谷

第六百六十六章 阴煞谷

    裴湘惊恐地看着秦烈。

    半响后,她又一次尖叫起来,“早知道是你!我绝不会救你!”她一脸恨意。

    秦烈一皱眉,“你为什么恨我?”

    “你害死了鸠婆婆!”裴湘暗暗咬牙,恨恨然地说道:“鸠婆婆待我们很好!以前鸠婆婆在的时候,阴煞谷在七个山谷中很有地位,谁也不敢欺负我们!那时候,谷内的姐妹们,都能安心修炼,不用担心受人欺凌。”

    “鸠婆婆死后,沈谷主上位,她虽然……有点凶,可她在阴煞谷的时候,我们过的也还算不错。可惜,我们的好日子没有过多久,又是你出现,将沈谷主也给害死,害的我们阴煞谷现在连个谷主都没有,人人都可以欺负我们!”

    “要不是你,我们谷内的姐妹,绝不像今天一样任人欺凌!都是你!”

    裴湘神情激愤,对着秦烈一番指责,小脸渐渐冷了下来。

    “沈谷主死后,陆师姐被史长老追究责任,被关在黑狱洞,现在也没有被放出来。”裴湘瞪大眼,继续道:“我们阴煞谷的姐妹,之后一直被别的山谷人瞧不见,很多人调戏我们,甚至侮辱我们······”

    话到这儿,裴湘眼中已经浮现泪花,再也没有往后讲下去。

    秦烈则是脸色深沉。

    许久后,他才开口道:“鸠琉瑜和沈梅兰两人,或许对你们阴煞谷的弟子还算是不错,可她们在对待我的时候却一点不客气。当年,如果鸠琉瑜能稍稍退步一下,我也不会轰杀她。”

    “至于那个沈梅兰······也是她自寻死路!她如果没有逼迫凌语诗以小妾身份下嫁李中正,没有想着将凌家灭门,不是她后来拼命追杀,我又岂会将她也给杀死?”

    “不论是鸠琉瑜还是沈梅兰她们之所以会死,都是因为她们自己的错误决定!”

    顿了一下秦烈看向裴湘话锋一转,“算了,过去的都过去了,看在语诗的面上,也看在陆璃救过凌家,待语诗一直不错的份上,我去一趟七煞谷帮陆璃解脱也帮你们阴煞谷解脱。”

    “你?”裴湘哼了一声,“我听说过你!八极圣殿和玄天盟·曾满世界追杀你,你敢冒头,不担心被追杀到死?再说了,就凭你一个人,还敢在七煞谷解救陆璃师姐?你能胜过史长老吗?不对现在史长老已经是总谷主了!就算是你胜过史谷主,玄天盟的人也不会放过你!”

    “你走吧,你还是别给阴煞谷找麻烦了,也别让我背上背叛七煞谷的恶名!”

    秦烈摇了摇头,道:“你担忧的太多了。”

    这般说着,他不由分说地抓着裴湘的肩膀,硬提着她来到水晶战车上,旋即发动战车。

    水晶战车呼啸上天朝着七煞谷的方向,迅速地冲了过去。

    “黑狱洞在何处?还有如今的七煞谷,谁说的算?”秦烈不耐道。

    今日的七煞谷已大不如前。

    当年,五大势力围攻器具宗,最终欧阳胜、鸠琉瑜纷纷惨死,史景云也被擒,被断指。

    之后不多久,沈梅兰、贾松林、顾通又被秦烈所灭,这让七煞谷顶尖高手几乎被清扫干净。

    若非森罗殿、云霄山、紫雾海同样损失惨重,七煞谷恐怕不能继续统治以前的地界。

    众强死亡后,七煞谷强者损失严重,新任的那些谷主一个个份量不够,倒是让在器具宗被断指的史景云因祸得福,摇身一变,成为了七煞谷真正的决策者——总谷主。

    “最近森罗殿的韩朴和屠世雄内斗激烈,我们要多加留意,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史景云召集六大谷主,正商议着要事,“韩朴暗中联系我了,希望我能支持他,事后……他必有重谢!”

    “元天涯死后,韩朴这个三殿主,变成了森罗殿的大殿主,曹轩瑞死后,他麾下的大统领屠世雄,变成了二殿主。”火煞谷新任的谷主顾炀讲话,“傅卓辉顺利踏入玄天盟后,森罗殿的总殿主之位空缺了出来,韩朴和屠世雄为了争夺这个位置,肯定会掀起一番波浪。但我却认为,我们应该支持屠世雄,而不是韩朴。”

    “为何?”史景云哼了一声。

    “屠世雄此人更加狠绝,有雄才大略,我觉得他的赢面更大一点。”顾炀道。

    “上面更加喜欢韩朴!”史景云皱眉,道:“屠世雄以前和凌家有勾结,和血矛余孽关系不清,这让玄天盟的很多人心生不喜!这趟,屠世雄必输无疑,我们不用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自然是听总谷主的!”顾炀垂头。

    其余几位谷主也是出声附和。

    这些人商议要事时,一辆水晶战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径直朝着阴煞谷黑狱洞的方向而去。

    众多七煞谷武者,看到那辆日光下晶莹闪亮的水晶战车,都大声尖叫起来。

    “怎么回事?”史景云冷哼一声。

    “门人看到一辆水晶战车,朝着阴煞谷的方向冲去,很多人好奇之下,都跟过去了!”外面有人答道。

    “水晶战车?去了阴煞谷?”史景云皱眉。

    “这些年来阴煞谷一直很平静,弟子都非常安分,怎会突然有水晶战车过去?”顾炀疑惑道。

    “过去看看吧。”史景云起身。

    一众七煞谷现今的高层人物,也都纷纷动身,朝着离此不远的阴煞谷而去。

    “轰!”

    日光下耀目的水晶战车,华丽地冲入阴煞谷,在山谷正中央落地,震的山谷内许多楼阁都是摇晃了几下。

    所有阴煞谷的女弟子,从各个方向聚集过来都惊讶地看向这边。

    “裴湘!”

    “裴湘,你,你怎会乘坐这种高等阶的飞行灵器回来?饽身边的男人是谁?”

    “裴湘你是不是发达了,勾搭上了尊贵的人物?裴湘,可不要忘记我们呀,姐妹们现在日子很难过啊。”

    “裴湘他是谁啊?”

    一落定,旁边那些莺莺燕燕就七嘴八舌嚷嚷起来如一群不安分的鸟雀。

    其中,有一名四旬左右的美妇,深深看向秦烈,一脸困惑,似在用力回忆着什么。

    她叫韩婉,多年前,她和鸠琉瑜一起到过凌家镇曾见过秦烈一面

    当年的秦烈比现在瘦小很多,显得很不起眼,也没有如此摄人的气势,不像现在举手投足间,都有着牵动人心的惊人魅力。

    那时的秦烈太过于青涩。

    “婉姨,你怎么这副表情?你认识那个人?”她身旁一名少女,觉察到她的异样禁不住低声询问道。

    “像,很像那个人。”韩婉轻轻点头,“不过应该不是那个人,那个人…···非常恨阴煞谷,应该不会出现在此。”

    “你说的人是谁呀?”少女满脸讶然。

    从水晶战车走下来后,秦烈环顾四周,看着众多阴煞谷的女子,他的视线落到韩婉身上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眼中有着几分错愕。

    十来年过去了他变化很大,变得让韩婉认不出来。

    可韩婉并没有太过于明显的变化。

    秦烈一眼认出,这个女人也去过凌家镇,就在鸠琉瑜的马车旁,她曾经远远打量着自己。

    愣了一下,秦烈冲韩婉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韩婉反而怔住,犹豫了一下,她不确定地问道:“你是?”

    “秦烈。”

    “啊?!”

    韩婉掩口惊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眸中迸射出惊慌不安之色。

    —她以为秦烈来阴煞谷是为了寻仇!

    “别紧张。”从韩婉的脸上,秦烈看出了她的恐惧,扬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鸠琉瑜、沈梅兰也都死在我手上了,我对阴煞谷早就没有仇恨了。我这趟过来,是来助陆璃解脱······”

    顿了一下,他又说了一句:“也助你们阴煞谷解脱!”

    韩婉一呆。

    “他,他是谁啊?”

    “好狂妄的小子!他说鸠婆婆和沈谷主,都死在他的手上?怎么可能?”

    “是他!他是秦烈,他和凌师姐好像有过婚约!”

    “他没有说错!鸠婆婆和沈谷主都因他而亡!”

    一时间,阴煞谷的一帮莺莺燕燕,忽地叫嚷起来。

    “黑狱洞在何处?”秦烈皱着眉头,冲身后裴湘询问,“我不想浪费时间!”

    “那边就是了!”裴湘指向一座灰色山峦。

    在那山峦腰际,一个幽暗的洞穴大张着口,像是要吞没生灵的冥兽。

    “陆璃是被你们阴煞谷囚禁的?”秦烈愕然。

    “史谷主下达的命令,我们……不敢不遵守。”韩婉渐渐镇定下来,向他解释道:“沈谷主死后,阴煞谷就没有新的谷主出现,只能听命于史谷主。史谷主的手指,被你……斩断,他一直记恨你,也对凌家仇恨在心,陆璃因为帮过语诗和凌家,所以······”

    “原来如此。”

    点了点头,秦烈没有再看阴煞谷这些女弟子,径直朝向那黑山洞。

    他很快来到洞口。

    幽暗的山洞内,有十来名阴煞谷弟子看护,这些人都在上面弄清楚了秦烈身份,因为知道鸠琉瑜、沈梅兰皆是被秦烈所杀,她们根本不敢对秦烈进行任何阻拦,让秦烈长驱直入,直达山洞深处。

    “陆璃关在何处?”看着山洞内部砌成的一间间独立石室,秦烈懒得一个个寻找,扬声喝道。

    “最里面南边那一间!”有人轻声提醒。

    秦烈迅速前往。

    数十秒后,在一间昏暗石室的栅栏口,秦烈见到了陆璃。

    身穿一件满是污垢灰衣的陆璃,手腕、脚腕都被枷锁扣着,她背靠着冰冷石壁,脸色幽暗,往昔冷傲明亮的眼睛,变得暗淡无光。

    “秦,秦烈?”陆璃声音一贯冰冷。

    她灰暗的眼睛,闪烁出一缕明光,似乎稍稍恢复了一些精神,用心凝视着秦烈,神情渐渐变得不敢置信,“秦烈?你真是秦烈?”陆璃声音明显动荡起来。

    “好久不见。”秦烈一叹。

    下一刻,他周身灵力鼓荡,一股狂暴汹涌的冲击力,直接将石室牢门轰破。

    陆璃猛然一惊。

    “我放你出去。”秦烈随口解释了一句,便凑到陆璃旁边,将套在陆璃手脚上的枷锁强行扭断,道:“跟我出去吧。”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陆璃幽幽道。

    她身子一动不动。

    “你杀了我师傅,害的阴煞谷沦落到如此田地,你以为我会感激你?感激你今天救我出去?”她眼中满是讥讽。

    “不用你感激。”秦烈脸色平静,淡然道:“你曾助凌家逃脱七煞谷追杀,曾帮助过凌家姐妹,单凭这一点,我就必须要救你一次。”

    “救我出去又有何用?”陆璃沉默了一下子,深深看着秦烈,忽然道:“语诗和萱萱,曾经都是阴煞谷的弟子,不论你承认不承认。如果你真的有心,你不用管我,你替语诗和萱萱帮帮阴煞谷吧。”

    “你和阴煞谷,我一并助你们解脱就是。”秦烈淡淡道。

    陆璃灰暗的眼睛终于一亮,“你是说真的?”

    “真的。”

    “那你帮我杀了史景云!”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