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认清现实!

第六百五十八章 认清现实!

    “苗阳煦是个人物!”

    回去的路上,蒙奉感叹了一番,对苗家果断牺牲苗泰的做法暗暗佩服。

    秦烈、洪博文聚在一块儿,也是商谈此事,“苗家认怂了,我们可以顺势将黑云宫、天海阁那些矿脉重新占有,将这两方势力收入囊中。”洪博文脸上堆满笑容,“血煞宗要恢复元气,需要大量的灵材堆积,我们必须将周边能整顿的都整顿起来。”

    “苗家有涅境强者,可这次我们都快要将寒月之盾轰碎了,那名涅境强者依然没出现,这很奇怪。”邢宇邈脸色沉重。

    “知道那名涅境强者的情况吗?”蒙奉询问。

    摇了摇头,邢宇邈继续回答:“不太清楚。不过,以前苗家和敌对势力交锋的时候,对头那些最难缠的强者,往往会遭遇截杀。黑云宫、天海阁这两方势力,就有三名破碎境中后期武者,被莫名其妙-杀掉。”

    “这么看来,苗家的确潜藏着涅境强者。”洪博文暗暗点头,“只是不知那人具体境界如何,想来……也不会境界太高。”

    “嗯。”邢家兄弟也都点头。

    任凭他们如何猜测,都不会想到苗家那名涅境强者,会是苗家的上一任家主苗风天,更加预料不到苗风天早已踏入涅境后期,只差足够的灵材来筑造魂坛,从而进军不灭境。

    他们更想不到苗风天和姜铸哲暗中一直都有来往。

    “洪叔,我要回一趟幻魔宗。”雪蓦炎突地说道。

    “你要找你师傅?”洪博文讶然。

    “嗯。”雪蓦炎轻轻点头。

    “你去吧。”洪博文没有继续多问·随意望了秦烈一眼,忽然微笑道:“秦烈,你要不要去幻魔宗转悠转悠?幻魔宗身为老牌的白银级势力,宗门内有许多独到之处,你可以顺便游历一番,增长增长见闻?”

    雪蓦炎长长睫毛轻颤了一下。

    微微垂头·盯着脚尖,她心中隐隐有着一丝期待。

    “没什么兴趣。”秦烈语气冷漠·一口拒绝·“我急着和婷玉姐他们回一趟赤澜大陆,抽不开时间去幻魔宗转悠。”

    听他这么一说,雪蓦炎眼神黯然,脸上有着淡淡失落之意。

    只是因她低着头,众人并不能看见,不知道她想些什么。

    “那我先走了。”丢下这句话后,雪蓦炎没有去看众人·孤身一人走开·驾驭着一辆水晶战车冲入云雾中,渐行渐远。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洪博文暗叹一声,也不好多说什么。

    “秦烈啊,我看你和蓦炎挺般配的,呵呵,要不要我帮你撮合撮合?”蒙奉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你看,你和血大哥亦师亦父,灵夜大嫂也非常重视你,我们血煞宗所有人都对你观感极佳,只要你心中有意,你和蓦炎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障碍!”

    “蒙老好意我心领了。”秦烈淡然一笑,道:“我已经有了意中人,雪师姐也是一样·她也同样有了喜爱的人,我们俩没有感情·不太可能走到一块儿。而我,和血煞宗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为一个婚约发生太多改变。”

    当着洪博文、蒙奉的话,他说出这么一番话,几乎算是拒绝了血煞宗的好意。

    洪博文苦涩一笑。

    蒙奉则是一脸错愕。

    在他来看,血煞宗即便是没落了下来,依然还是古老的强大势力,雪蓦炎作为血厉、沫灵夜的独女,还是雨凌薇的亲传弟子,不论是身份地位,亦或者美貌和实力境界,都绝对配得上秦烈。

    只要和雪蓦炎有了婚约,秦烈几乎可以百分百在未来执掌血煞宗,坐拥血煞宗庞大资源,可以在暴乱之地有着一席之地。

    蒙奉相信,绝大多数青年武者,都很难拒绝这场婚约。

    “动用八根雷亟木,魂力、灵力消耗甚大,我先回去歇息了。”秦烈站了起来,冲众人微微鞠身,从容离开。

    邢家兄弟忽视一眼,也很识趣地纷纷站起,也在秦烈之后走出。

    “蓦炎是我们血煞宗的明珠,哪一点配不上那小子?还有,只要和蓦炎成亲了,以后血煞宗还不是由这小子说的算?他怎会拒绝如此好事?”蒙奉坐在那儿,皱着眉头,表示难以理解。

    胖乎乎的洪博文苦笑,“老蒙啊,以前我和你想法一样,也认为秦烈这小子一定拒绝不了这场婚约。我本来也觉得,面对如此大的诱惑,他会舍弃宋丫头,还有在赤澜大陆青梅竹马的凌姓女娃,会和蓦炎走到一块儿。”

    “你难道现在不这样认为?”蒙奉一怔。

    “我现在不这么想了。”洪博文轻叹一声,“经过落日群岛这一战,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让我很无奈,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

    “怎么说?”蒙奉惊奇道。

    “你仔细想一想,如果没有秦烈出现,这时候的血煞宗会是怎样?”洪博文轻喝道。

    蒙奉深深皱眉。

    许久后,蒙奉脸色深沉,道:“没有秦烈,血大哥不能挣脱姜铸哲的禁锢,还在赤澜大陆被封印着。没有秦烈进入神葬场,蓦炎就算是侥幸存活下来,因寿龄的限制,也活不了太久。没有秦烈将始祖之身交给血大哥,血大哥将没有重新崛起的希望,大嫂······也可能无法苏醒。”

    “没有秦烈,这次落日群岛之战,段千劫不会现身。他不现身,我们十人就需要以精血凝炼血妖,去重创蒲泽。没有秦烈事后以八具神尸抗衡姜铸哲,始祖之身,也会被姜铸哲重新剥夺。”

    蒙奉低着头,认真思量着·将事情一一理顺。

    越是往后面说,蒙奉脸色越是幽暗,声音越是艰涩无力。

    “现在你看明白了?”洪博文苦笑。

    蒙奉轻轻点头,颓然道:“这么说,血煞宗能有今天,能重新从暗处走出来·竟然都是因为这个小子?”

    “血大哥曾经说过,秦烈……身上诸多神秘·他是血煞宗崛起的最重要人物。我以前不信·觉得血大哥刻意夸大了秦烈的重要性,但是随着对事实真相的了解,我不得不承认,我们血煞宗能有今天,全然是因为秦烈的出现。”洪博文叹道。

    蒙奉脸上的傲然渐渐消褪。

    “你重新想一想,落日群岛一战?”洪博文继续往下说,“听说雷阎亲临落Bp群岛就是为了带秦烈去一趟雷霆咆哮去见寂灭老祖。落日群岛血战前,管贤似乎也得到南正天的消息,要力保他。”

    “争斗时,段千劫亲临,帮秦烈将蒲泽魂坛破碎,让秦烈安然无恙。”

    “寂灭老祖,段千劫还有天剑山的第六天剑李牧,这些都是暴乱之地金字塔顶端的人物!秦烈离开了血煞宗,随便跟随三人中的一个,都会有着不逊色留在血煞宗的前景,而且可能是更加宽阔平坦的未来。”

    “在血煞宗,他反而要被动承受很多凶险,需要在某些方面受限制。”

    “因此,秦烈随时可以离开血煞宗离开后,他的生活没有变化还可能更加顺当。而我们,一旦离开秦烈,没有八具神尸庇护落日群岛,姜铸哲,闻滨,或是随便一个不灭境强者杀过来,血煞宗都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今天的血煞宗,根本没有诱惑他的资本,而且我们极度依赖他的存在,而不是他必须依靠我们。

    “这一点,你应该要弄清楚,以后在面对他的时候,不要再有任何优越感。”

    “因为我们都在依仗他生存!”

    洪博文这番话讲完,蒙奉久久无语,他终于被动接受了事实。

    第二天正午。

    秦烈众人重返落日群岛,蒙奉、洪博文一回来,就去找沫灵夜,去说明这行经过。

    邢家兄弟也忙碌着,准备组织人马,去黑云宫、天海阁的地界,将暂时被青月谷把持的山脉都给夺取过来。

    秦烈则是回到炎日岛。

    他向赤澜大陆的众人,表明了要返回一趟的意图,让那些准备回去的人,尽快做准备。

    宋婷玉和谢静璇率先过来,两女一起找到秦烈,说起一件事情。

    “秦烈,你曾经说过,那些太古生灵的遗骸,我和静璇都有份儿。按照人员比例,我们一起从神葬场回来的人,都可以分到三具,而我和静璇两人,都仅仅吸收一具,我们是否还能再选?”宋婷玉说道。

    “可以!”秦烈点头。

    “我和静璇每人再要一具!”宋婷玉明眸发亮,“因太古生灵遗骸过于庞大,我们知道从此地运输到赤澜大陆不现实,空间传送阵也不太方便传送。所以,所以……”

    宋婷玉有些不好意思。

    “直接说吧。”秦烈催促道。

    “我希望我父亲,还有婷玉姐的父亲,能够在我们回去后,也借用一下血煞宗的空间传送阵,来落日群岛分别挑选一具太古生灵遗骸。”谢静璇插话道。

    她清幽的眼眸,深深看向秦烈,说道:“我知道,当年我们玄天盟和幽冥界邪族交易时,背后的一些小动作不太······光明。我希望,你能够看在我和婷玉姐的面子上,能大度谅解此事,容许我们父亲过来一趟,通过太古生灵遗骸来增强实力境界。”

    秦烈沉默。

    当年,角魔族以玄阴九叶莲来交换库鲁时,玄天盟在交易达成后,立即痛下杀手,要一举灭掉角魔族和凌家族人。

    若非有寒冰之眼,将众人迁入寒冰之地,他们都将被斩杀干净。

    事后,玄天盟和八极圣殿传讯整个赤澜大陆,满世界搜寻追杀他和角魔族、凌家人。

    玄天盟当时许多行为都令秦烈极度恼火。

    最终,他唤醒太古凶兽群,在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围攻药山时,凶狠反击,令玄天盟的聂家几乎被灭族,让八极圣殿、合欢宗也遭受重创。

    直到李牧现身,他和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的纠葛,才真正平息。

    玄天盟和八极圣殿都付出了惨痛代价,他在李牧的庇护下,从容遁离赤澜大陆,再没有回头。

    一晃已多年过去。

    对玄天盟,他心中依然存有芥蒂,但因宋婷玉、谢静璇的关系,加上如今身份地位的提升,眼界的开阔,他心结已经没有那么深。

    另外,赤澜大陆毕竟是受玄天盟执掌,他许多挚友都在玄天盟的附庸势力。

    未来,他可能还需要和玄天盟打交道,他也不可能在宋婷玉、谢静璇存在的情况下,对玄天盟展开屠戮,所以要解开心结。

    “看在你们的面子上,这件事……我答应了。”许久后,秦烈勉为其难地同意下来。

    谢静璇眼睛微亮,嘴角绽出一丝喜色。

    宋婷玉则是嫣然一笑,大大方方挽着他的手臂,主动送上香吻,“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小家子气!”她美眸满溢着欣然。

    宋禹和谢耀阳两人,都是破碎境,如果能通过太古生灵遗骸得到某种隐秘传承,从而突破境界,对玄天盟的发展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身为人女,她们很为她们父亲考虑,在暴乱之地游离一番后,也都明白强悍的境界,个人卓越的实力,在势力交锋中,将起到一锤定音的决定性效果。

    这边三人讲话的时候,墨海、冯蓉,还有唐思琪、莲柔、以渊这些赤澜大陆武者,也相继从各个区域赶来。

    唐思琪一过来,就见宋婷玉亲昵地挽着秦烈臂膀,秦烈的左脸颊上,还有着丰泽唇迹。

    看了一眼,她便脸色一暗,神情有些低落。

    “我们都准备回一趟赤澜大陆。”冯蓉走近后,说道:“除了琅邪无牵无挂,刚刚过来不久,不打算回去以外,我们都准备回去一下。”

    “好,都没问题。”秦烈说道。

    这般说着,秦烈便去找血煞宗的人沟通,又和金阳岛的胡云知会了一番,另外还去了一趟金阳岛的灵材库,在里面挑选了一批从黑云宫、天海阁缴获的灵器,一部分丹丸,许多在赤澜大陆珍惜的灵材灵草。

    一切准备妥当后,他才带着众人前往传送阵,在蒙奉的亲自陪同下踏入传送阵。

    绚烂血光绽出,将传送阵内所有从赤澜大陆过来的人裹住,在一番剧烈波荡后,众人全部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