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破盾!

第六百五十五章 破盾!

    “闻师叔,您是幻魔宗的人,这些年来血煞宗一直靠幻魔宗的庇护,才能存活至今。你现在出现青月谷,那些血煞宗的人,难道还敢乱来不成?”苗泰叫嚷一番后,重新冷静下来,“血煞宗要是对我们青月谷动手,就是不将幻魔宗放在眼里!师傅他们就算是对血煞宗下手,也有了很好的借口!”

    苗泰并不傻。

    闻河会这时候过来,一定是收到了消息,所以才阻拦血煞宗,防止血煞宗下手。

    他知道他师傅闻滨和雨凌薇之间,暗存着竞争,青月谷多年来和闻滨关系紧密,算是闻滨的班底,他知道他师傅不会眼看着青月谷被血煞宗灭掉。

    听他这么一说,苗阳煦等人也是眼睛一亮,稍稍松了一口气。

    “有您在谷内,血煞宗断然不敢轻举妄动!”苗文凡也附和道。

    “希望如此。”闻河脸色淡然,“你们苗家做好准备吧,估计这两天内,血煞宗的人就会到来。也不要太过于担心,我们的人也会近期到来,帮你们苗家来阻挡血煞宗,他们真要敢乱来,我们必然不会轻饶他们!”

    苗家族人神情不由一震。

    有闻河这番话在,就意味着闻滨要保着青月谷,血煞宗如果敢强行出手,那就彻底得罪了闻滨。

    在明面上青月谷隶属于幻魔宗,对青月谷动手,闻滨就有充足的借口干预此事,甚至直接追究血煞宗·杀入落日群岛都不为过。

    “好!”苗阳煦重新笑了起来。

    “轰!”

    就在此时,笼罩整个青月谷的“寒月之盾”,突地传来一声沉闷爆鸣。

    一圈圈青月光华,从明晃晃的寒月之盾上浮现出来,许多精美的花纹浮现,也有许多寒月之光飞溅。

    “不好!青月谷被攻击了!”

    “寒月之盾被强行冲击!”

    “所有青月谷武者立即准备对敌!”

    一时间·从各个山谷内,传出武者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还在讨论要事的苗家五大谷主·纷纷变色·立即从大殿内走了出来,神情凝重地看向天上。

    清晨,太阳温暖的光辉下,两艘流金火凤静静悬浮在云端。

    一名身穿血红色长袍,身材肥硕的武者,满脸堆笑,两手间血光熠熠·不断凝结血色光球·朝着下面的山谷抛落。

    鲜血淋漓的光球,蕴含着澎湃的血之灵力,一碰到庇护山谷的寒月之盾,马上发生激烈爆炸。

    寒月之盾犹如倒扣的海碗,将整个青月谷裹在里面,表层上无数青幽月华光芒流转着,一次次将血球内的鲜血之力抵消。

    “洪博文!”

    “血煞宗的血煞十老之一!”

    谷内·许多上了年龄的苗家武者,一看到那个满脸笑容的胖子,都是脸色惊乱,禁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苗阳煦、苗文凡等人皆是面沉如水。

    他们没有料到血煞宗的报复来的如此之快。

    “这护宗大阵还真是有点厉害,就连洪老连番轰击,也没有能立即破开。”火凤上,秦烈凝神观察了一会儿,也是暗暗惊奇。

    “青月谷的寒月之盾·能抵挡涅境强者的狂击,就连涅二重天的洪老·也不能一下子破掉光盾。”邢宇远一脸羡慕,“我们应该也在落日群岛,构建类似的护宗大战,那样以来,以后只要不是太过于强大的武者,我们都至少会有一段时间准备。”

    “老蒙!”洪博文沉声道。

    血煞十老的蒙奉,在另外一架流金火凤上,听到洪博文的吆喝,也冒出头来,从上面落了下来,和洪博文并肩站着。

    没有太多犹豫,蒙奉也立即出手,同样凝炼血色光球。

    一枚枚血光熠熠的光球,如浸泡了血水的小太阳,接连从洪博文、蒙奉手中飞落,狠狠撞击在寒月之盾上。

    苗家耗费多年时间,以众多灵材打造出来的寒月之盾,被团团血光轰炸,表面的寒月灵能光华连连扭曲着。

    洪博文、蒙奉联后,血色光球的爆炸力、冲击力瞬间飙升,加强后的力量让寒月之盾不断收缩,很快就缩小到三分之一。

    这是储备的寒月之能迅速消耗的表现。

    “闻长老!”苗阳煦脸色沉重,“寒月之盾挡不了太久,还请您出手,帮我们苗家挡下此劫!”

    “不着急,让洪博文和蒙奉继续消耗,继续轰击寒月之盾。”闻河还在谷内秘密殿堂,没有急着走出来,他透过窗口看着外面的局势,传音苗阳煦道:“我也仅仅只是涅境二重天,和他们两人实力相当,以一敌二的话,我也很难胜过他们。”

    “他们……”苗阳煦欲言又止。

    虽然相隔甚远,但以苗阳煦的视力,依旧一眼看出洪博文和蒙奉身上,都有着干涸的血迹。

    联想起先前的大战,苗阳煦知道洪博文、蒙奉两人,这时候并不是巅峰实力。

    涅境的强者,经历一番血战后,就算是借助于丹药也休想短时间迅速恢复过来。

    洪博文和蒙奉,在黑巫教、三大家族的围剿下,拼死血战,灵力一定消耗非常剧烈,身上的血迹,意味着他们还受了伤。

    这种状态下的洪博文和蒙奉,未必就是闻河的对手,可闻河还是不肯立即出面。

    他还要青月谷继续消耗寒月之能。

    青月谷的寒月之盾,依靠吸收月亮的光华充盈能量,经过几百年的积累,寒月之盾才补充了这么多月能,如果被洪博文、蒙奉消耗干净了,这寒月之盾短时间将会失去作用,不能继续庇护青月谷。

    所以苗阳煦希望闻河能早一点出手。

    可惜闻河并不想那么做。

    所有苗家族人,在山谷内仰望着头,看着洪博文、蒙奉不断出手,一次次凝炼血色光球轰击在寒月之盾上,看着寒月之盾逐渐收缩,月能被迅速消耗。

    他们暗暗着急。

    驾驭着一辆水晶战车,秦烈从流金火凤上冲落下来,靠近青月谷,皱眉看向谷内的场景,也细致观察着寒月之盾在血色光球轰击下的变化。

    观察了一会儿,秦烈道:“洪老,蒙老,你们稍稍歇一下。”

    洪博文和蒙奉愕然。

    “换我试试。”秦烈主动道。

    “你?”蒙奉微微皱眉,“这类的护宗大阵,需要强大力量不断冲击,没有取巧的方法,你····…境界太低了一点,就算全力出手,也未必能减少月能的消耗。”

    怀疑归怀疑,蒙奉和洪博文两人,还是主动收手,没有继续凝结血色光球轰击。

    秦烈坐在水晶战车上,看向下方的寒月之盾,略一犹豫后,突地唤出八根雷亟木。

    从雷电渊潭内,夺取东夷人的八根雷亟木,每一根都如参天石柱,不但坚硬如铁石,内部还吸纳了众多雷电渊潭内的狂暴雷霆之力。

    八根雷亟木,在秦烈雷电灵魂意识的点燃下,忽然电光织密,雷声轰鸣不休。

    八根雷亟木,突地狠狠地撞击在寒月之盾上,从八根巨木上,瞬间溅射出亿万道雷电光芒,冲击向寒月之盾表层所有零碎月能。

    “嗤嗤嗤!”

    寒月之盾上冒出青幽电芒,如爬满了无数闪电,整个寒月之盾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

    大量的月能,在八根雷亟木的冲击下,被迅猛的消耗起来。

    这让所有苗家族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闻长老!”苗阳煦不得不再次呼唤。

    “八根雷亟木,每一根都有千年的寿龄!这八根天生能吸纳雷电的雷亟木,内部蕴含的雷电之力极其惊人!”洪博文震惊了,喝道:“就算是我们,站着不动被这八根雷亟木冲击,恐怕也吃不消!”

    蒙奉满脸惊奇,“这小子隐藏的手段还真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