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伤亡

第六百五十一章 伤亡

    驾驭着水晶战车,秦烈从浮空岛飞落下来,看到血煞宗金阳岛的武者还在清点伤亡。

    秦烈落向他所在的炎日岛上。

    从赤澜大陆过来的众多武者,这时候,纷纷聚集过来,都到了炎日岛。

    “秦烈,我和静璇打算先回赤澜大陆。”见他过来,宋婷玉率先表态,“离开玄天盟的时间太久了,我们都想回去看看,以后·……”

    怔了一下,秦烈道:“以后你们还会回来吧?”

    宋婷玉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希望我还回来么?”

    “当然。”秦烈认真道。

    宋婷玉精致的嘴角,逐渐荡漾起浅笑,很快变成明媚的欢笑,“那我还会回来。”

    “谢······”秦烈本欲直呼谢小姐,忽地意识到不妥,转而说道:“静璇姐,你呢?”

    “再说吧。”谢静璇没有明确答复。

    “要不你们稍稍等几天,然后……我和你们一道儿回去?”秦烈试探道。

    “你还回赤澜大陆做什么?”宋婷玉讶然不解。

    “处理一些事情,去见一些人,然后希望再带一些人过来。”秦烈道。

    一眨眼,他离开赤澜大陆将近两年了,他要回去一趟,一方面是希望能够将以前器具宗的那些炼器师带过来,另外一方面,也想见一见故人,去看看屠泽、卓茜等人。

    “我们并不着急,那就等等你好了。”宋婷玉嫣然一笑·美眸中泛着一丝喜色,显然很高兴秦烈的陪同。

    金阳岛的胡云,沉重地从远方走来,道:“秦烈,大岛主他们请你和琅邪过去一趟。”

    “好。”秦烈点头。

    在胡云的带领下,秦烈和琅邪并肩走出·往重新命名为金阳岛的一座海岛行去。

    “伤亡怎样?”秦烈途中询问。

    胡云叹了一口气,“金阳岛这边·三十二岛使有一半丧生·和我交好的刘青、方和都死了,六大护法中的胥长盛和许嘉栋也都战死,就连项西护法也受了重伤。其余通幽境、万象境的武者,有三分之一惨死在此战,总之此战过后,金阳岛算是元气大伤了。”

    “血煞宗那边呢?”秦烈心情也沉重起来。

    “差不多吧。”胡云眉头深锁,“好在血煞十老都还没事·他们时刻准备着以精血凝炼血妖·倒是还算是小心,都好好保护着自己。血煞宗下面,很多破碎境、如意境、通幽境武者,伤亡的数量和金阳岛相当。”

    三人一路行来。

    途中,不少血煞宗、金阳岛武者在低声痛呼,一座座海岛中间的海面上,到处都漂浮着尸身。

    那些尸体有黑巫教的·有三大家族的,也有很多没有来得及处理的血煞宗、金阳岛武者。

    残破的船舰,炸碎的水晶战车,粉身碎骨的飞行灵器,都飘在海面上,在幽暗的天色下,给人一种苍凉、悲怆的萧瑟感。

    “呜呜……”

    很多人压抑着声量,在低声痛泣·很多人聚集在同伴的尸身处,神情迷惘茫然。

    有些人还不能接受事实。

    承载着秦烈、琅邪、胡云的小舟·从浮尸中穿过,小心避让掉那些还在散发着毒液的巫虫尸身,慢悠悠来到重新命名为“金阳岛”的海岛。

    岛上同样尸横遍野,重伤无力的血煞宗门人,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还在进行着缓慢的恢复。

    血厉、沫灵夜、雪蓦炎一家子,经过这场血战后,都在岛上最大的广场上聚集着。

    血煞十老,邢家三兄妹,项西等人,皆是盘坐在他们身旁。

    胡云停下脚步,示意秦烈和琅邪过去,他则是在外围远远坐下。

    海岛上各个角落,不时漂荡起悲凉的歌声,似在为死去的战士送行。

    秦烈、琅邪两人踏入广场,默默在项西身旁坐下来,秦烈轻声劝慰,“项老,请节哀……”

    “我没事。”项西表情阴暗,眼流转着仇恨火苗,声音低沉道:“金阳岛能够在黑巫教三大家族的灭杀下,还能存活下来,我已经觉得很欣慰了。金阳岛,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黑铁级势力,能有今天,还能和四大白银级势力一战,我很骄傲!”

    秦烈有些诧异。

    “以前,我一直不想邢家兄弟走上极端,不想他们被仇恨蒙蔽心智,不想他们以卵击石和三大家族血战。”项西幽幽道:“我现在才发现,有些仇恨一点结上,就永远难以消泯!”

    “大家不必太过于伤心,要想在暴乱之地立足,类似的血战以后还会发生,谁也没办法避免。”沫灵夜看向众人,以安宁人心的轻缓语气说道:“其实现在的结果,比我所想的好上太多,我们的损失,也完全可以接受。”

    她本以为,此战过后,血煞十老可能会全部丧生。

    她本以为,此战血煞宗就算是坚持下去,也至少死去绝大多数强者。

    如今,血煞十老都还好好活着,血厉也安然无恙,就连血祖之身也没有丢失,对她而言这个结果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

    “没有段千劫毁掉蒲泽的魂坛,一开始的时候,血煞十老就有可能丧生。说实话,没有姜铸哲的到来,我们无法抗衡公冶兄弟,没有那些嗜血者,我们的伤亡会翻倍。后面,如果没有听命秦烈的八具神尸,我们保不住始祖之身,保不住宗门至宝嗜血龙。”沫灵夜声音轻缓,语气平静从容,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众人默默听着,没有人去打断她,都在暗暗思考着。

    就连血厉……也始终沉默着。

    他和姜铸哲之间,一直有着深仇大恨,但在沫灵夜道明姜铸哲和那些嗜血者在此战起到的关键作用时,他并没有出言反驳。

    “灵夜,这里交给你了,我要去血之绝地闭关一段时日。”血厉突地道。

    沫灵夜深深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尽快和始祖之身融合,比什么都重要,你确实不宜再分心。”

    化为一道血光,血厉骤然远去。

    众人望着那道血光,想着此战一连串的遭遇,都隐隐能感知到血厉的郁闷。

    千年前,他是血煞宗最有天赋的继承者,千年前,他是可以和寂灭老祖南正天相提并论的人物,有着无限潜力。

    但在经过姜铸哲的暗算,被禁锢之后,他境界不但停滞不前,力量还在大幅度消褪。

    一千年匆匆掠过。

    重返暴乱之地,他发现物是人非,曾经和他同等级的南正天,早已变成这个时代的霸主,堪称无敌。

    以前只能通过阴谋诡计对付他的师弟,经过千年的苦修,一举踏入不灭境中期,筑造出二层魂坛。

    管贤这种以前只能仰望他的小角色,摇身一变,也成了黑巫教的教官,有着涅境巅峰实力,可以和他一决雌雄。

    他知道时代已经变了,可是,他以前的认识并不够深刻。

    这次血战后,他才真正意识到,如今的暴乱之地,再也不是当年的暴乱之地。

    失去肉身,只剩半魂的他,如果没有秦烈帮他寻来血之始祖躯体,他连在暴乱之地立足的能力都没有。

    就算如今拿到始祖之身,因为时间的短暂,他也无法将始祖力量发挥出来。

    结果,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管贤、蒲泽、姜铸哲、公冶兄弟这类以前瞧不上的角色,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睥睨四方。

    他无法忍受!

    他知道,今天的压抑,今天的羞辱,他终生都难以忘记!

    要想改变这一切,扭转局势,要想拿回以前的尊严,他只能尽快融合血祖之身!

    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dHan.cw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pdian.ca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