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有趣的人!

第六百四十六章 有趣的人!

    段千劫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赤澜大陆众人满脸错愕,解地看向他和唐思琪。

    就在此时,离众人有段距离的秦烈,则是又一次陷入了苦战。

    “唐北斗是我唐家前几代的一个族老。”面对段千劫的提问,唐思琪只是略一犹豫,便决定老实回答。

    “我们唐家在赤澜大陆,只是一个黑铁级的小家族,我们唐家的族人很多都喜欢四处游历,去外面传荡。唐北斗,就是游荡到了暴乱之地。一晃很多年过去,一次,一个从暴乱之地过来的武者,途径赤澜大陆的时候,忽然来到唐家,说他是受唐北斗所托,将这手镯交给我们唐家的家主,告诉我们的家主,如果有唐家后人以后去了暴乱之地,可以通过手镯找到他。”

    “你这丫头原来没有说谎。”冯蓉忽然道。

    他们要从血之绝地离开时,唐思琪坚持要跟着,就是说要去暴乱之地,去找以前唐家的那名族人。

    当时,不论是冯蓉还是墨海,都当她只是随便寻个借口,主要还是为了跟着众人来找秦烈。

    没料到,唐家,当真有一人在暴乱之地,还曾留下信物让唐家子嗣前来找寻。

    “原来如此。”段千劫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确定要找唐北斗?”

    “啊?”唐思琪一惊,显得有些慌乱起来,忙道:“也,也不是很着急……”

    段千劫上前一步。

    伸出一根指头·遥遥点向唐思琪眉心,一束明黄色虹光,柔和温润,直直落到唐思琪额头。

    “呼!”

    一簇簇赤红火焰,倏地从唐思琪身上冒逸出来,火苗跳跃不定·释放出高温炎能。

    “前,前辈!”唐思琪惊叫。

    她发现她丹田灵海内的火焰灵力·忽然变得完全不受控制·随着段千劫的力量轰然迸发,并汹涌燃烧。

    她不知道段千劫想要做什么,所以紧张不安。

    “体质不错,基础也牢固,可惜并没有在血肉筑造上花费精力。”段千劫眯着眼,仔仔细细打量了唐思琪一番,又将那一束明黄色虹光收回·然后说道:“把手镯褪下来给我·我来帮你找到唐北斗。你是他的后辈,他又特意留下信物,应该有着自己的打算,只是···…你所修的灵诀,虽然也为火焰,却太过于温和,用来炼器自然很适合·但用在战斗上就有些不足了。”

    一边说着,段千劫一边伸出手来,示意唐思琪褪下手镯。

    赤澜大陆众人,一会儿看看浴血奋战的秦烈,一会儿瞄瞄唐思琪,暗暗诧异。

    唐思琪突然显得犹豫不决。

    “有什么问题?”段千劫讶然。

    “如果找到唐北斗,那会怎样?”唐思琪忽然问道。

    “会怎样?”段千劫一愣,眼神忽然古怪起来·“对你肯定没有坏处。至于他会怎么做,我不是他·所以不太清楚。”顿了一下,段千劫又问:“你在担心什么?”

    因段千劫的到来,这一块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早已识趣地纷纷退避,再没有新的敌人胆敢到来。

    周边,八具神尸如门神般守护着,也震慑着远处敌人。

    因此,暂时安全的赤澜大陆众人,忽然有了很多时间来观察局势。

    连宋婷玉、谢静璇那边的对手,也明显被压制住,落败只是迟早的事儿。

    由于大家对段千劫感到好奇,所以对他和唐思琪的谈话,也是极其关注,都留意着这边。

    “我,我是担心,担心……”唐思琪吞吞吐吐,挣扎了半天,才说道:“我觉得现在挺好,我暂时不想离开落日群岛,不想······离开大家。”

    说到“大家”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她下意识瞄了秦烈一眼。

    段千劫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此一举了。不过,你人已经来到了暴乱之地,这手镯也戴在了身上,这么一来,即便你不去找唐北斗,榧闭关出来,也能通过这手镯找到你。”

    “我这位族老······是怎样的一个人?”唐思琪紧张地问道。

    “怎样的一个人?”段千劫面色古怪,想了一会儿,他那张显得有些僵硬的脸上,竟浮露出几丝别扭的笑意,说道:“北斗是个很有趣的人。”

    唐思琪张着嘴,很是错愕,“有趣……”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段千劫再没有多说什么。

    他的注意力,要么落到秦烈身上,要么时不时抬头看天。

    顺着他的视线,众人望向虚空,看到远离激烈交战区的一片天穹,被无比血色淹没。

    那片血色浓厚,隐隐能瞧见两层占地数百亩的血玉魂坛,魂坛上,一头由姜铸哲蜕变的绝世血妖,释放出毁天灭地的恐怖凶威。

    血色周边,一团乌光,一团黑光,皆是在滚滚浓烟内释放着光亮,两只数百米长的模糊巫虫,匍匐在墨玉般的两座魂坛上,凄厉怪啸着,不时驾驭着魂坛冲入血色内,和那头绝世血妖碰撞。

    那一块空间如在塌陷,惊天动地的能量波荡,如浩瀚深海内掀起的巨浪,朝着天之尽头蔓延。

    彩霞,云层,被那些能量冲击后,瞬间消散为虚无。

    临近那一块的武者,只要是涅境以下,一被能量冲击到,立即化为漫天血雨爆碎。

    那一处区域,为落日群岛真正的禁区,非魂坛强者,冒然过去只有死路一条。

    琅邪血光熠熠眼睛,一瞬不移地看向那一块,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光,心神澎湃,油然而生向往。

    相比较姜铸哲和公冶兄弟的激战,秦烈那边,动静就小了太多太多。

    因此,渐渐地,众人投注到秦烈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少。

    不多时,宋婷玉、谢静璇各自将对手料理掉后,也停止了战斗,也主动朝着段千劫的位置聚集,认真去看天边血色激战。

    “噗哧!”

    随着最后一名对手倒下,鲜血淋漓的秦烈,虚脱一般,马上就要瘫软在地。

    “站着!一定要站着来运转穷极升华术!”段千劫的声音,突地传了过来,“不论多么疲惫,不论多么想躺下,都要屹立着!躺下,意味着意志的松懈,意味着战斗已经结束。只有站立着,才能提醒自己,一切并没有结束,穷极升华术,也要在以站姿进行修炼!”

    秦烈猛地一震,强行压抑躺下的念头,咬着牙,硬生生坚持着,坚持着以站姿来修炼穷极升华术。

    姜铸哲和公冶兄弟的交战,不但吸引了赤澜大陆所有人的目光,也让本不该出现此地的一些人被惊动。

    云霄深处,浓浓云团中,浮空岛静静坐落着。

    李牧就在小岛边沿,如剑般的目光,穿透云雾的遮掩,直达远处那片血色。

    他在默默观察着这场战斗。

    “唔!”李牧突然轻呼一声。

    浮空岛旁边,浓浓云雾中,米粒大小的一点幽光剧烈闪烁着。

    幽光逐渐胀大,动荡越来越汹涌,不多时,幽光凝为一缕纤细幽影,幽影不断变幻着,显得极其模糊,让人看不清真实相貌。

    李牧眼睛微亮,淡然一笑,微微鞠身道:“雨宗主好。”以他的见识,一眼看出雨凌薇通过灵魂投影,已分出了一缕灵魂降临此处。

    “李先生,在你来看,血厉和姜铸哲两人哪一个是真正的血煞宗?”雨凌薇声音轻柔深幽。

    “都是。”李牧笑着回答。

    “那你认为这对师兄弟,有没有重归于好的可能性?”雨凌薇再问。

    李牧这次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认真想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没可能。”

    “那还好。”雨凌薇幽幽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