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彪悍

第六百四十一章 彪悍

    一听段千劫要打碎他的魂坛,蒲泽当即吓的魂飞魄散,条条晶链清晰从他身下魂坛浮露出来,密密麻麻拴在魂坛上,霎那间扭结出逆转空间之力。

    那魂坛边沿流光溢彩,如就要遁离虚无,从落日群岛飞遁逃离。

    “走的掉么?”

    段千劫冷笑,随手取出一根晶莹玉尺,朝着蒲泽的魂坛就敲打下来。

    那玉尺一臂长,宽只有两指,看起来轻薄异常,然而,在落向蒲泽魂坛之时,蒲泽却全身颤抖。

    在蒲泽眼中,玉尺所点的区域,荡漾起层层涟漪,一个个肉眼不可见的光点接连浮现,每一个光点,都代表着一个空间孔洞。

    试图以秘法遁离的蒲泽,因那些空间孔洞的冒出,逃离的环境被破坏,遁术立即失效。

    随着玉尺一点点落下,蒲泽能活动的空间,突然变得越来越小。

    强大如他,也生出一种天地如囚笼,将他迅速禁锢的恐惧感。

    玉尺最终点在他身下的魂坛上。

    晶莹如七彩琉璃的剔透魂坛,在玉尺落下的那一霎,陡然溅射出亿万炫目光芒。

    持续数秒后,这座晶莹绚丽的魂坛,碎成无数晶光,被一个个秦烈无法看见的空间孔洞给吞没。

    而蒲泽,则是在短短时间,如承受了千年时间的无情侵蚀,一下子苍老了。

    因魂坛的粉碎,蒲泽变得满头白发皮肤松弛且布满皱褶,眼神黯淡无光,如一步踏入耄耋之年,仿佛随时都会老死。

    魂坛,为不灭境强者的精气魂凝结之处,魂坛的破碎对不灭境武者而言,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

    “你走吧。”段千劫挥手不耐道。

    蒲泽像是走完了一生眼睛浑浊如连路都辨别不清,勉力将体内迅速流失的灵力聚集起来。

    他大睁着眼,浑身颤抖地看了段千劫一眼,以沙哑无力的声音呐喊道:“你好狠!你毁我魂坛,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干脆!”

    “滚!”段千劫一挥手。

    一道能量洪流,将蒲泽裹住,随风瞬间漂移数万米令蒲泽一下子没了踪影。

    收好玉尺段千劫这才皱眉,深深看向秦烈,道:“你就是将玄冰之地的凶兽解封,助它们脱困的小子?”

    秦烈轻轻点头。

    段千劫看着他,沉吟了一下,说道:“一块玉牌,换我救你一命保你不死,但也仅限于你,这场混战可与我无关。”

    “我明白。”秦烈说道。

    此时,那些禁锢八具神尸的晶链,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碎光消散。

    就连秦烈体内,蒲泽残留的封禁之力,也如融化的冰块一样,迅速失去冰封的效果。

    因蒲泽魂坛的粉碎由他施加的禁锢、封印力量,似乎全部失

    这让秦烈和八具神尸即便是什么都没有做,也能很快就恢复自由。

    拥有魂坛的蒲泽,在落日群岛本来处于无敌状态,只要他肯出手,血煞宗、金阳岛短短几分钟内,就会彻底沦陷,被杀的溃不成军。

    事实上,如果段千劫没有到来,有心要夺取虚浑之灵的蒲泽,已经和管贤达成协议,马上就会对血煞宗痛下杀手。

    那时,这场持续了一段时间的血战,就会因蒲泽的干涉早早结束。

    不灭境的蒲泽,在段千劫到来后,几句话没有讲完,竟然以魂坛粉碎收场。

    身为黑巫教的客卿,蒲泽一生的积累,才换取到足够的灵材筑造魂坛,对他而言,魂坛就是生命、灵魂核心,他再也没有额外的财力能重建新的魂坛。

    段千劫虽然没有杀死他,只是碎掉他的魂坛,但是给蒲泽造成的伤害,其实比直接杀掉他还要可怕,还要让他难以接受。

    魂坛破碎,蒲泽在不能迅速重建魂坛之前,境界、灵魂、灵力会不断往下跌。

    期间,如果没有足够灵材筑造魂坛,这个跌势就不会停止。

    如果一直没有能重建魂坛,蒲泽,最终将会被打回原形,会变成没有任何灵力的凡人。

    他魂坛破碎的消息一走漏,他以前的敌人,将会从各个地方找上门,会趁机将他灭杀。

    也就是说,从蒲泽魂坛破碎起,他悲惨的命运才真正开始。

    很少有人在魂坛破碎以后,还能迅速筹集足够的灵材,在对头的追杀下,将魂坛重新建造。

    尤其是像蒲泽这种,只是黑巫教的客卿,而非黑巫教的核心长老,所以无人会在他魂坛破碎后,给与他庇护的散修。

    也就是说,在魂坛破碎后,蒲泽其实已经完了。

    天际,众多黑巫教、三大家族的强者,其实已隐隐占据上风。

    段千劫到来,将蒲泽魂坛击碎时,那些人几乎都留意到了最新的状况。

    不论是管贤,亦或者夏侯歧、苏致,一个个都心底颤抖,都心神不宁——他们都担心段千劫!干涉此战。

    出奇地,将蒲泽魂坛击碎后,段千劫以不高也不低的声音表明了态度—他只会保秦烈不死。

    这让管贤等人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暗暗留意了一番,发现段千劫果然没有参战的意思后,他们才敢放开手脚,继续和血煞宗、金阳岛血战。

    至于秦烈,在获得自由,在得到段千劫的承诺后,眼见血煞宗、金阳岛武者都在苦战,终于也按捺不住了。

    秦烈重新向神尸传达击杀命令!

    他本人,则是取出雷罡锤,也毅然而然加入战斗。

    在神尸帮助下,他跳上三大家族的船只·和血煞宗、金阳岛武者合力,在船板上激斗三大家族族人。

    以通幽境后期修为,以坚如铁石的体魄,以雷电、寒冰、大地三种灵诀,以鲜血之力,秦烈在三大家族武者聚集之处大开杀戒。

    锋利的冰棱·不断扭曲的重力,狂暴轰鸣的雷霆·三种不同灵诀变幻着·被娴熟运用。

    一个接着一个的武者,在秦烈手中含恨而亡,那些和他同境界的武者,几乎无人能和他抗衡。

    通幽境以下的武者,更加没有人是他一合之将,往往被他一击而溃

    “嘭!”

    随着雷罡锤的轰击,一名通幽境后期的林家武者·浑身骨骼爆碎·口鼻鲜血狂喷,胸口明显凹下一个大洞。

    此人瞬间惨死。

    秦烈身上溅射的都是鲜血,如浴血杀神,双眸猩红,提着雷罡锤四处捕杀猎物。

    在他身旁,至少十五名三大家族武者,被他轰杀致死·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鲜血将甲板已染红。

    银发飘飘的段千劫,脸色漠然,如神祗般悬浮船上,冷冷看着下方。

    他在盯着秦烈的一举一动。

    通幽境以上的武者,只要对秦烈流露出杀意,朝着秦烈冲击而来,他就会稍稍拨动一下局势。

    于是·那些如意境和破碎境的强者,明明就要杀到秦烈身前时·立即昏头转向,突然就出现同等级的血煞宗武者的攻击范围。

    这导致秦烈身边的对手,永远都是同等级的通幽境,和弱于通幽境的围攻者。

    然而,渐渐地,随着秦烈身边尸身越聚越多,随着大量的通幽境强者被他轻而易举击杀,连冷眼观望的段千劫,都暗暗诧异。

    他发现秦烈虽然只是通幽境后期修为,可实际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竟远远不止如此。

    “看来可以加点料了。”段千劫暗暗想道。

    接下来,他稍稍开放了两人,将两名如意境初期的苏家武者,放入秦烈所在的战斗范围。

    两名苏家武者,看着秦烈周边一地的尸身,看着许多尸体身上所穿的苏家衣着,两人马上红了眼。

    他们立即冲杀了过来。

    段千劫稍稍来了点兴致,聚精会神看着下方战斗,想看看只是通幽境后期的秦烈,在猎杀了数量众多的同级武者后,越级应付两名如意境初期武者,会如何生存。

    他左手两根手指,遥遥指向那两名苏家武者的头顶,做好了局势不妙-,就强行干预的准备。

    数分钟后……

    浑身浴血的秦烈,通过以命搏命的方式,以肩膀和腹部的轻伤,换取了两名苏家武者的性命!

    那两处伤势,换了普通通幽境强者,能一击将他身体洞穿!

    秦烈仅仅只是被利器刺入体内几寸而已。

    两名苏家武者,皆是如意境初期修为,却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

    “咦?”

    段千劫不由动了动肩膀,调整了一下姿势,眼中兴致越来越浓,如发现新大陆一般。

    接下来,又有两名如意境初期的武者,被他刻意放了进来,被安排到秦烈身旁。

    这次战斗持续了一刻钟。

    战斗结束,那两名被他放入的武者,一个擅长灵魂压制,结果七孔冒出浓烟,真魂被雷亟而亡,另一人,被秦烈贴身靠拢,以手指捏碎脖颈而亡。

    秦烈······则是右腿被撕裂一大块皮,右胸部位多出一个指头大小的血孔。

    “不错,很不错!”段千劫眼睛更亮了。

    之后,三名如意境初期武者,分别来自于三大家族,又在他的安排下被扭送到秦烈身旁。

    这次战斗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

    三大家族的三名如意境初期武者,又一次被秦烈击杀,几乎是浑身骨骼全部爆碎而亡。

    而秦烈,身上已经多了十几道纵横交错的伤口,如被鲜血染红的凶兽,遍体鳞伤地瘫软在地,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看着秦烈,段千劫沉默不言,眼中的欣赏之色却越来越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