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专属炼器师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专属炼器师

    灵甲上,一层层水波涟漪荡漾着,每一圈波荡浮现,来于!唐思琪轰出的火焰灵力,便小幅度消弱一筹。

    秦烈站着一动不动。

    没有运转灵力防护周身,只是单纯以体魄的坚韧,加这一件灵甲的抗性,他便将唐思琪所有攻势挡了下来。

    此时的唐思琪,为通幽境中期修为,她虽然不擅长战斗,但因长年累月专注于炼器,他丹田灵海内的火焰能量不但浑厚,而且极其精纯。

    以不设防的身体状态,硬生生承受她所有的灵力冲击,就算是秦烈的肉身强度,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松。

    然而,加上那一件灵甲后,唐思琪轰来的火焰灵力,至少被一层层消减了将近四成左右的威力。

    所以秦烈能坦然承受。

    旁边观望的邢家兄弟,项西,还有血煞宗的漠峻,都是识货者,通过那灵甲一层层波纹的荡漾,他们分明感知到唐思琪的汹涌灵力被一次次减弱。

    “咦!”

    邢宇远轻呼一声,闭上眼睛,以心神仔细感测。

    半响后,他眼睛一亮,很肯定地说道:“唐小姐轰出的火焰灵力,被反复消减四成左右,这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值!”

    “不是消减,而是······吸收!”秦烈沉喝。

    “果然瞒不过你。”唐思琪娇笑起来。

    下一刻,覆盖秦烈胸背的灵甲,骤然释放出蒙蒙火红光晕。

    灵甲表层·虹光如烛火摇曳凝聚,汇成一圈流光溢彩的红彤彤光罩,将秦烈裹在当中。

    形成光罩的灵力,分明为火焰属性,这显然不是秦烈修炼的灵诀。

    “这件灵甲竟然能储藏攻击者的灵力,自发形成一个光盾?!”项西失声叫道。

    连血煞宗的漠峻·也是倏地一震,喝道:“唐小姐炼器方面的造诣竟如此精湛!”

    “过奖啦·过奖啦!”得意地摆摆手·唐思琪美眸满溢喜色,佯装谦逊地说道:“这件灵甲只对如意境以下武者适用,内部的灵阵图储藏灵力的容量有限。真正强大的武者,汹涌磅礴的灵力瞬间灌入,会让灵甲内部灵阵图直接崩溃,从而导致灵阵图失效。呵,我还在研究·还在改善中……”

    “已经极其惊人了!”邢宇邈赞叹道。

    “能将敌方四成的灵力吸收·并且储藏起来,形成一个灵力光盾转而防护自身,这件灵甲非常珍贵!”漠峻沉吟了一下,认真道:“尤其是,以对方同属性的灵力光盾,来防护敌方的攻击,效果将会更佳!”

    秦烈没有插话·而是手掌按在灵甲上,以丝丝精神意识查探内部灵阵图结构。

    精神一探,他立即将灵甲内部构造映入心间,发现内部的复合灵阵图,依旧以储灵、聚灵、固韧、增幅四种古阵图为主。

    以四种古阵图为基础,加九曲长河图导引灵力,分流瞬间轰入灵甲内部的力量,将其一缕缕牵引向储灵阵图·以聚灵汇集在一块儿。

    固韧阵图,用来增加灵甲的坚韧程度·令其可以承受较重的灵力冲击而不破。

    这又是一种巧妙-绝伦的设计。

    收手以后,秦烈再看唐思琪之时,眼中明显多了几分震惊神色。

    唐思琪本身炼器天赋就出众,得到四幅古阵图以后,她充分将古阵图的玄奥神秘发挥出来,经过重新组合构建,添加器具宗本身掌握的一些常用灵阵图,就淬炼出烈焰玄雷和这一件特别的灵甲。

    这其中,自然是因为有古阵图神奇的功效,但唐思琪从中展现出来的创造性,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只要她能获取更多神妙-的古阵图,并且一直潜心钻研下去,假以时日,她必将成为炼器宗师!

    “唐小姐,剩下的四枚烈焰玄雷,能否交由我们使用?”邢宇远讪讪干笑着,“我们就要对黑云宫、天海阁下手,担心力量不足,所以···…”

    “那件灵甲······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能多炼制一些出来,它能大幅度提升我们的战斗力!”邢宇邈沉声道。

    唐思琪看向秦烈。

    秦烈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和唐师姐有事要单独聊一聊。”

    众人愣了一下,旋即纷纷无奈点头,各自散开。

    “最近一段时间,我又领悟了一种灵阵图,名叫······封灵。”秦烈取出一块灵板,讲解着有关封灵的奥妙-,说道:“这个灵阵图,能封禁灵魂在当中,颇为玄奇神妙-,只是我暂时还不能成功刻画出来。”

    “封灵?封禁灵魂?”唐思琪美眸一颤,“这种灵阵图的构建,传言连天器宗都没有掌握!能封印灵魂在阵图内,一定可以大幅度提升灵器的等阶!”

    顿了一下,唐思琪又道:“你或许不知道,得到了四幅基础灵阵图以后,墨海长老已经能淬炼地级灵器了!”

    秦烈一惊,“墨海长老终于成功进阶

    “那是当然。”唐思琪笑了起来,“你这笨蛋根本就不知道那四幅古阵图的珍贵!这段时间,我和墨海长老利用这四幅古阵图,组合一些中阶的灵阵图,弄出的每一件灵器,品质都有着颠覆性的提升!”

    秦烈怔然。

    从镇魂珠内得来的古阵图,他之所以不断练习刻画,是因为他爷爷灌输的一些观念——灵阵图乃是力量本质的体现。

    他学习绘刻灵阵图,更多的想法乃是希望通过灵阵图,悟到力量方面的运用方法,从而提升自己的实力。

    之前,李牧也说过,他所掌握的灵阵图内部,蕴含着神妙-,让他悉心研习。

    他将灵阵图当成修炼灵诀的一种手段通过刻画灵阵图静心安神,愈合真魂的伤创。

    唐思琪则是不然。

    在她眼中,灵阵图就是灵器的核心,是应该用来炼器的,她通过深研四幅古阵图,就捣鼓出了烈焰玄雷和这件灵甲出来充分证明了那些古阵图的不凡。

    “唐师姐,这段时间你多炼制一些烈焰玄雷出来它对我们将来有大用。”想了一会儿秦烈认真嘱托。

    “我反正在这里没事,只要给我足够的灵材,我和墨海长老可以炼很多烈焰玄雷出来。”唐思琪随意道。

    “我会和金阳岛、血煞宗说明,让他们将灵材库向你们开放,所有金阳岛、血煞宗持有的灵材,你们不但可以炼制烈焰玄雷,还可以尝试淬炼所有新的东西。”秦烈咧嘴一笑道:“从今以后你和墨海长老,就是血煞宗的炼器师!只要血煞宗不灭,所有收获的灵材,你们可以优先享用,随便你们炼制什么灵器都行!”

    “这么说,我······我还是有用的了?”唐思琪明眸一亮。

    “你比任何人都有用!”秦烈重重道。

    “那就好······我还以为留下来,就我最没用帮不上你什么呢……”唐思琪小声说道。

    “以后,如果我有什么新的灵阵图,只要能真正刻画出来,就会率先和你交流!”秦烈承诺。

    唐思琪咬着下唇,美艳的脸上,浮现出欣然笑意。

    两日后。

    由邢宇远带队,那只“流金火凤”在夜幕下,悄然降临到黑云宫所在的势力范围。

    火凤两翼上秦烈,郭延正还有戚敬都在其中,就连邢瑶,也硬是跟随而来。

    “黑云宫和天海阁在黑巫教的赤铜级势力当中,不算是特别突出,这两个势力和我们金阳岛还有青月谷一样,其实都远离了天戮大陆,处在大陆边沿的海岛群中。”云层中,邢宇远俯瞰着下方,向秦烈解释:“所属黑巫教、幻魔宗的真正强悍赤铜级势力,都处在天戮大陆腹地,和黑巫教、幻魔宗有着密切联系。”

    秦烈默默点头。

    “你别看青月谷在幻魔宗赤铜级势力当中,能排名前三,其实他们和幻魔宗的关系并不紧密。苗家一直都有自立门户的想法,只不过力量不足,所以才选择依附幻魔宗。”邢宇远哼道:“当然,幻魔宗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划给青月谷的势力范围,恰恰就和黑云宫、天海阁靠着。幻魔宗也是通过青月谷,来牵制黑云宫和天海阁,让黑巫教的爪牙不能轻松渗透到幻魔宗的地界。”

    “这么说,幻魔宗并不是特别待见青月谷了?”秦烈沉思道。

    “其实幻魔宗也不待见我们金阳岛,不然,我们也不会和青月谷一样,同样只能在远离天戮大陆的海岛群。”邢宇远一叹,说道:“幻魔宗的那些人,知道我们和苗家以前都是血煞宗的附庸,只是因为血煞宗覆灭,不得已才迁移到这一块,改头换面后,重新选择依附幻魔宗。”

    “难道是幻魔宗的宗主·……因此不满?”秦烈愕然。

    “当然不是。”邢宇远苦笑,“事实上,如果不是雨宗主接待我们,不论是我们还是苗家,都在当年被黑巫教、三大家族灭杀了。我现在才知道,雨宗主会善待我们和苗家,原来是因为她和沫前辈曾义结金兰。”

    “只是······”顿了一下,邢宇远继续说道:“就算是雨宗主厚爱,可幻魔宗还有很多长老,还有很多老一代的前辈在。那些人,并不认为我们和青月谷会真心为幻魔宗效力,自然也不会真的将我们当成自己人。这一点,从我们和青月谷所处的位置,你就应该可以看出来了。”

    秦烈想了一下,说道:“这么说,你们这次愿意重返血煞宗,也是因为在幻魔宗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归属感?和应有的尊重吧?”

    “的确如此。”邢宇远苦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