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零三章 第三空间!

第六百零三章 第三空间!

    雷声震天的山谷中,寂灭老祖眼瞳突然显出一抹灰色,!不!见天日的幕帐。

    覆盖整个山谷的爆裂雷鸣,倏地诡异地停止下来,所有炽烈闪电也像是变成了一根根晶莹柳条,不再扭动。

    谷外洪亮的吆喝声,也随之收敛,不多时,一名身高超过两米,披着青幽重甲的中年人,踏着沉重的脚步,迅速来到山谷。

    “咚咚,咚咚……”

    山谷的大地,在他的脚步下,像是都在颤栗,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

    “雷阎师叔。”一见此人出现,楚离立即恭敬行礼。

    “师兄。”雷阎踏入山谷,线条粗犷刚毅的脸上,浮现出凝重表情,道:“根据师秀玲的消息来看,在那些太古生灵的遗体之中,还有陨落的修罗战神!”

    寂灭老祖灰褐色的眼眸,绽出一缕电芒,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传讯黑斯特,让他和你,还有楚离一道出发,立即前往落日群岛!”

    “黑斯特?”楚离骇然失色。

    连雷阎也是微惊,“师兄,你让黑斯特跟过去?不会是?”

    “老祖,黑斯特大人可是修罗族强者,他过去挑选太古生灵遗体,岂不是?”楚离惊叫起来。

    “我们欠修罗族一些东西,由他选择一具祖辈遗体,算是补偿。”寂灭老祖沉声道。

    顿了一下,寂灭老祖又道:“这个叫秦烈的小子,都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居然愿意分享三具太古生灵遗体…···这小娃不错。”

    “师兄,外面传言这个小子乃是血煞宗余孽,也修炼血灵诀。”雷阎提醒了一句。

    楚离苦笑一声,解释道:“他的确修炼血灵诀。”

    “我们和修罗族都能正常来往,管什么血煞宗?”满不在乎的挥挥手,寂灭老祖说道:“当年修罗族侵入暴乱之地·生吃活剥了不少多少各方势力武者,被称为邪恶妖魔·修罗族当年在暴乱之地造成的杀孽·根本不是姜铸哲那些家伙能比得了的。”

    “我明白了。”雷阎点了点头,说道:“我一会儿就传讯黑斯特。”

    “去吧,随便把那个秦烈,给我带到雷神咆哮。”寂灭老祖说道。

    幻魔宗,一座宏伟的宫殿,殿堂内竖立着许多雕像,那些雕像都有十几米高·奇异的不断变幻着面貌·让人无法分辨。

    宫殿中央,雪蓦炎跪伏在地,静静等候。

    代表着宗主的宝座上,一名身影模糊的女子,如虚幻的影子,也在反复变幻。

    可她的声音,却无比的清晰·“我让秀玲传讯寂灭宗,让寂灭宗挑选三具太古生灵遗体,只要寂灭宗派人过来,就意味着不会在意你们血煞宗的身份。”

    “多谢师傅厚爱。”雪蓦炎轻声道。

    “天剑山那边,洛楠和燕白衣已经动身,要不了多久便会踏入天戮大陆,转而去落日群岛。”雨凌薇声音柔和,有着一种安抚人心的神奇力量·“得到天剑山和寂灭宗的认可,再加上幻魔宗·六大白银级势力,已经有一半不再遵守当年的约定,这意味着血煞宗可以重见天日了。”

    跪伏在地的雪蓦炎,双肩轻颤,眼眶渐渐湿润。

    这是所有血煞宗门人一生的理想!

    “这么一来,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就无法以大义,不能再将血煞宗定性为必须处之的余孽。”雨凌薇轻叹一声,又道:“但是他们如果一心除掉血煞宗,以势力之间的争斗为名义,你们依然很难抗衡。”

    雪蓦炎跪伏着,轻轻咬着牙,眼神坚定。

    “在这种层次的争斗之中,我没办法帮助你们,因为你们血煞宗也是白银级势力,并非幻魔宗的附庸。”雨凌薇认真说道。

    “我明白。”雪蓦炎轻轻点头。

    白银级势力之间的争斗,向来残酷无比,除非血煞宗甘愿放弃自主,以依附者身份归顺幻魔宗,否则幻魔宗没有介入的理由。

    暴乱之地虽然从未停止过争斗,但是即便是再残酷的斗争,也有一定的规则需要遵守。

    “希望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经历了一千多年的追杀,能克制自己,不再继续下去。哎,你们选择的路,在我来看非常艰难。”雨凌薇摇了摇头。

    “这是我母亲,我父亲,还有血煞宗所有长老的心愿。不论多么艰难!,不论要付出什么,我们都要走下去。”雪蓦炎语气坚定

    “好了,去吧,去找你父亲,希望在千年之后,他还有当年的霸气和力量。”雨凌薇挥手。

    雪蓦炎叩头后,飘然而去。

    落日群岛。

    谢静璇、宋婷玉、洛尘、杜向阳四人,将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在选择的太古生灵遗体上,吸收遗体内残留的一切。

    秦烈也没有闲着。

    借助于魂晶,封魔碑,他日夜都在补充魂力和气血之力,以供孕育新生灵的镇魂珠吸纳。

    这一天。

    好不容易恢复的魂力,还有凝炼的鲜血,又被镇魂珠抽离了出去。

    他的意识凝为一缕真魂,投影到镇魂珠,平静地观察着。

    他已经习惯了这么去做。

    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每隔三五天,镇魂珠就会传来强烈的吸吮力,将他的魂力和鲜血抽离。

    他每次都在默然观察着。

    镇魂珠内部空间,一条绵长没有尽头的光流甬道,如长河,直达内部封禁深处。

    这条长河内部,有殷红的鲜血流动,有精纯的魂力在滚荡,延伸向深处苍茫天地。

    很快地,从他体内凝炼的鲜血,还有抽离的魂力,都汇入长河之中。

    在他的观察下,长河如纽带,一点点收缩向内部天地。

    秦烈灵魂一路跟随着。

    抽离输送他魂力鲜血的纽带,先缩入第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中,高高悬浮着一幅幅灵阵图,还有寒冰意境图。

    血祖之躯,被一团血光包裹着,也在这个空间,如血管静止不动。

    严格来说,这是镇魂珠的第二空间,入目所见,都是苍茫之气,缭绕不散。

    只是,这片看似辽阔的空间,真正存在的东西,仅仅只有五幅如云团般的巨图,还有血祖之身。

    如今,在秦烈的灵魂感知中,这片空间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辽阔。

    一幅幅灵阵图后方的空间,有一片流云簇簇涌动,犹如活物一般的区域。

    那里,就是抽离他魂力和鲜血的纽带,最终消失之地。

    秦烈很清楚,那是通往下一个空间,也就是镇魂珠第三层的通道。

    他这一缕灵魂,飘飘忽忽着,来到流云涌动区域,犹豫了一下,又试着冲入其中。

    突地,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刺的他灵魂狠狠颤栗了一下。

    然而,就在下一刻,秦烈的这一缕灵魂,竟终于突破了禁制,踏入镇魂珠的第三层。

    直达第三空间!

    一个繁复神奇到令人目眩神迷的巨型图案,如一张覆盖了整个天地的蜘蛛网,充斥在第三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一条条明亮的线条,密密麻麻,如人体内数不尽的筋脉血管,神秘莫测,交织组合成难以言喻的图案,在这个巨型图案内,镶嵌着众多基础阵图,还有更多秦烈没有见过,有着种种玄妙-的中级灵阵图。

    他的灵魂一进来,就碰触到无处不在的线条,这一缕灵魂,立即被无数讯息填满,被铺天盖地的淹没。

    充斥整个空间的蛛网巨图,如被点燃的神灯,瞬间绽放出炫目强光,整个空间一下子明亮至极。

    秦烈这一缕灵魂,被庞大讯息冲击着,所剩不多的魂力,极速消耗着。

    这一缕灵魂,立即模糊起来,并且快速消散。

    “呼……”

    灵魂最本质的精源,倏地穿越第二层,达到第一层,又直接从他眉心飞逸出来,重归魂湖。

    一霎那间,许多中间灵阵图的绘刻知识,讯息,潮水般淹没而来,如一个个晶亮的精神烙印,烙在他灵魂深处。

    秦烈端坐着,一动不动,眼神灰暗无光,陷入了某种境界。

    他在消化那庞大的讯息,组合排序,理解那些知识所代表的灵阵图。

    同时,一个宏大的声音,不断在他脑海内轰隆隆响彻着,震的他头昏脑胀。

    “灵阵图,就是天地脉络,是规则之线,是力量最细微、最真实、最直观的表现形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