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章 解禁!

第六百章 解禁!

    秦烈本欲让雪蓦炎将血祖之身直接带给血厉,然而,当他将血祖之身取出以后,却发现雪蓦炎无物来承载血祖的体魄。

    一直以来,血祖这一具晶莹如血玉,透体流转出血水晶光泽的身躯,都藏匿在镇魂珠内。

    —而不是空间戒。

    空间戒能存放的物质,可以是木材,灵石,花草,丹丸,尸身,骨骼,种种多样。

    却不能容纳具有魂念的生灵。

    一丝一毫都不行!

    这具血祖遗体,脑海深处坐落着灵魂塔,身上还有着极其稀薄微弱的残魂散念。

    那是血祖的不灭之魂。

    虽然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但就是因为那一丝残魂,导致血祖之身,只能藏匿在镇魂珠,而不是空间戒。

    镇魂珠内,有新孕育的三大生灵,有正在炼化之物,有嗜血龙……

    这些,都和血祖之身一样,都是具有灵魂之物。

    —即便是智慧极其低下,才刚刚孕育的三大小小生灵,也是具有灵魂的智慧种族。

    秦烈有镇魂珠,能存放血祖之身,能掩盖这具体魄身上浓烈刺鼻的血煞气息。

    雪蓦炎却没有这一类的宝物,空间戒又无法存放,加上血祖之身重逾万钧,所以她没办法在不暴露血祖体魄的情况下,将其单独且隐秘地运输到血煞宗生存之地。

    于是,雪蓦炎孤身一人早早离开。

    她要去见幻魔宗的宗主,说明在神葬场发生的一切,要去血煞宗见她父亲血厉,带血煞宗的那些门人,和她父亲的灵魂尽快过来。

    高宇和雪蓦炎相继离开后,秦烈身边就只剩下洛尘、杜向阳还有宋婷玉、谢静璇四人。

    之后几天,邢家和项西那些人在落日群岛密集商论对双方的关系重新定位。

    秦烈不管不问,只是以魂晶恢复魂力,以封魔碑来吸收血煞气息,凝炼鲜血。

    十天后,邢家兄妹和项西三大护法,关系又一次融洽起来,仿佛前段时间发生的冲突已经被双方忽略掉了。

    第十一天。

    秦烈将邢家兄妹等人还有项西、胥长盛、许嘉栋三大护法,一起召集到他所在的岛屿。

    洛尘和杜向阳自然也悉数到场。

    “我们运用神尸的消息,有没有泄露出去?”见众人到齐,秦烈开门见山问道。

    “很奇怪,至今没有收到这方面消息。”邢宇远回应,他依然脸色苍白,伤势还没有恢复过来“不过这一块海域的异常,渐渐被很多人留意到,譬如······潘家的家主和主力,已经和家族失去联系了很久。还有,黑云宫和天海阁,也是有一部分失踪,这让黑巫教和幻魔宗那边,都相继派人询问调查。”

    “潘家也是被我们所灭。”秦烈随意道。

    邢家和项西等人交换了一个意会的表情,仿佛早猜测出来了。

    “看来消息还没有迅速蔓延出去。”沉吟了一下秦烈说道:“这样就够了。”

    “小弟,你唤我们过来?”邢胜男询问。

    秦烈笑了笑,看了众人一眼,说道:“好事。”

    话音方落,封魔碑便悬浮出来,飞到众人头顶。

    不多时,哗哗的水声响起,就在这边岛屿。

    众人屏息凝神,纷纷看向海面,不多时,就见八具如古神般的神尸接连浮出海面。

    迈着惊天动地的步伐,将这座岛屿震的轰隆隆巨响,八具神尸慢慢上岸。

    一张巨网浮现在众人眼帘,巨网当中,兜着一具具庞大如山的躯体,有修罗族,有太古凶兽,有巨灵,有木族强者。

    “果然是太古生灵遗体!”众人眼中喷射炽热光芒。

    秦烈继续下达命令。

    很快,一共二十三具太古生灵的遗体,在八具神尸的挪动搬运下,被拖到了岛屿上。

    这座无名海岛有数千平米,然而,当二十三具太古生灵遗体,一一平摊下来,放置在岛上以后,几乎就填满了整个小岛。

    有的太古生灵身躯渺小,譬如人族和木族,和常人一般大小。

    但太古凶兽,巨灵,每一个都有百米高,身如小山,躺下所在的面积就足够大了。

    二十三具太古生灵遗体,分散开来,处在岛屿每一个区域,种种属性不明的能量气息,从他们身上释放出来,给人一种古老荒远,令人灵魂震颤的压迫感。

    “这是我们征战神葬场的战利品,从神葬场活着遁离的,目前有七人,楚离生死未知,不过····…他那一份我给他留着。”秦烈已随手挥来水晶战车,自己率先进去,又招呼洛尘、宋婷玉、谢静璇一一上来。

    邢宇邈神情一动,也坐上过来的水晶战车,学着秦烈浮上天空。

    项西等人也是依法去做。

    不多时,一辆辆水晶战车,谶秦烈等人来到岛上半空,俯瞰着下面一具具太古生灵遗傣

    正是烈日正盛的时刻,在炽烈阳光的辉芒下,一具具太古生灵的遗体,仿佛流转着金属光泽,自然而然释放出浩瀚澎湃的能量气息。

    —那是纯粹的血肉之能!

    太古时代,每一个强者都极其重视血肉的淬炼,他们磅礴浩瀚的力量,流淌在血肉、筋脉、骨骼、细小纤维当中,即便是魂灭身亡,也亘古不灭。

    水晶战车上,众人闭上眼,尝试以灵魂来感知。

    半响后,每一个睁开眼的人,脸上都显出震惊无比的表情。

    当他们闭上眼,以灵魂来感知的时候,会发现下面岛上的一具具太古生灵遗体仿佛就是一头头洪荒巨兽,仿佛根本就没有陨灭。

    单单血肉中蕴含的力量,就足以令他们疯狂,让他们鲜血沸腾。

    “洛尘,杜向阳,下面有六具遗骸属于你们你们俩可以现在挑选,也可以等长辈过来后再挑选。”秦烈微微一笑又道:“等你们选定我可以帮你们解开他们身上的封禁,你们能直接吸纳遗体身上的力量。当然,你们也可以将遗体带走,以他们的骨骸,血肉,甚至牙齿来淬炼神兵利器,这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洛尘和杜向阳轰然一震眼中流露出浓烈的狂喜同时看向秦烈,“可以向天剑山传讯了?”洛尘深吸一口气。

    秦烈点头,“我欢迎你们天剑山的长者,过来带走本来就该属于你们的战利品!”

    “你确定?”洛尘又道。

    “确定。”秦烈肯定,想了一下,又说:“只希望血煞宗能获得天剑山的友谊。”

    “我想不会是问题。”杜向阳笑容欢快。

    “秦烈,我只要他一个即可!”谢静璇指着下面。

    那是一个木族老者只有一米七八的样子,浑身呈树皮般的灰褐色,脸上布满深深皱褶。

    这个木族族人,看起来很苍老,一脸皱纹,可身上却有着浓郁的木之精气,散发出惊人的生命能量。

    封魔碑就悬浮在秦烈身旁,当秦烈眼珠子转动之时七道神光突地射了出来。

    众人下意识看向从碑面上射出的神光。

    七道绚烂缤纷的神光,犹如七道彩虹静静照耀在这名木族族人遗体上。

    每一道神光内部,仔细去看,竟然像是流淌着液态能量,如沸腾的光河滚动着,隐隐有繁复神纹般的符号跳跃,一闪而逝。

    一层蒙蒙青幽光芒,从这名木族族人遗体上升腾起来,形成一个薄如蝉翼的光罩。

    光罩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衍生出青绿色的树叶纹络,那些脉络有着非常明显的排斥性,似乎在保护着这具木族族人遗体。

    然而,当七道神光照耀在光罩上,当神光内部滚荡光河内,神纹般的符号涌向青幽光罩,那罩子就渐渐被消融。

    不多时,那青幽的光罩,如被溶解成绿色水液,内部透露出浓烈的生命气息。

    那一滴滴的绿色液体,如露珠附在树叶上,滴滴都在那名木族族人遗体上,但并没有立即融入这名木族族人体内。

    也在此时,秦烈看了谢静璇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静……静璇姐,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谢静璇清幽如深潭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讶然,似乎为他的称呼惊讶,不过只是一霎,她便冷静下来,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这次换秦烈惊讶了。

    “保护那名木族族人遗体的能量,为生命之泉,那一滴滴青翠欲滴的露珠,都是精纯的生命能量。”谢静璇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雪蓦炎必须要拿足够的东西来换那些生命之泉!”

    秦烈一愣,旋即放下心来,展演笑道:“多谢静璇姐。”

    “现在呢?”谢静璇轻轻哼了一声。

    “他身上的禁制破掉了,现在,他属于你了。”秦烈说道。

    七道神秘莫测的彩虹,重新被封魔碑收敛,封魔碑又恢复平静。

    那名木族族人身上的青幽光罩,则是融为纯粹的生命之泉水滴,滴滴都在那人身上静止不动。

    就在众人惊异不已的时候,谢静璇明眸释放出一片片青蒙蒙的光晕,就在水晶战车快要落地之前,她忽然急不可待冲向那名木族族人的遗体,小心翼翼以特殊的器皿,先收集那一滴滴生命之泉。

    “秦烈!”杜向阳和洛尘同时沉喝,呼吸都逐渐粗重起来。

    “挑吧。”秦烈淡然一笑。

    两人立即疯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