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大局已定

第五百九十七章 大局已定

    “雪小姐,当真是你?”

    邢胜男脸色有些怪异,看了看秦烈,又看了看雪蓦炎,忽然想起几天前的那件事。

    那天,她逼迫秦烈和三个妻子,在她能感觉到的情况下行房。

    宋婷玉和秦烈分明有了肌肤之欢。

    按照秦烈所言,三个女人都是他的妻子,那么······幻魔宗宗主亲传的弟子,是否也和秦烈有着肌肤之实?

    —这是邢胜男最好奇的。

    “是我。”雪蓦炎笑容纯净。

    “你们……从神葬场返回的?”项西明白过来。

    “不错。”雪蓦炎轻声一笑,伸手指向洛尘,还有杜向阳,介绍道:“那两位也是神葬场的试炼者,天剑山的洛尘、杜向阳。”

    “洛尘?!”

    众人也惊叫起来,神情愈发凝重,看向这些青年的心情,也是愈发沉重。

    和雪蓦炎一样,洛尘也是名扬暴乱之地的青年才俊,比起雪蓦炎来他还有一个优势——洛尘奶奶是洛楠。

    “看来我们真的没办法脱身了。”项西渐渐认命。

    “似乎不需要我出手了。”秦烈生出魂力流逝加剧,意识都要渐渐模糊的不适感,眼神血光闪烁了一下,他以血祖之身飞向本体。

    他毕竟只是通幽境的灵魂强度,灵魂力有限,在逗留血祖之身的每一秒,都需要消耗魂力。

    低等级灵魂,霸占强者之躯·本来就不是愉悦的经历。

    获取强大力量的同时,魂力的消耗,强烈的不适感,会始终存在。

    而且,这种强占肉身,也没办法将躯体真正的潜力激发出来。

    相反·如果说高等级的灵魂,依附占有了弱者躯体·那就另当别论了。

    强者之魂·可以将肉身躯体能释放的力量增幅,以低等级武者的躯体,发挥出远超本身的实力。

    譬如,如果血厉的灵魂,强占了一名通幽境武者的躯体,那么,血厉可以通过那具躯体·展现出如意境武者的力量!

    因为血厉乃是涅境的灵魂!

    可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也绝不是血厉想要,就算是超强发挥出力量,那种力量也远远达不到他的期望值。

    血祖之躯则是不一样。

    血厉的灵魂,如果和血祖之躯融合为一,就算是他无法全部释放出血祖身前的力量,只是发挥出六成,甚至三成实力。

    那也会超过血厉全盛时期的实力!

    只是·血厉需要耗费时间,真正以灵魂融入血祖之身,而且面临以后永远无法突破到血祖生前境界的难题。

    这是需要付出的代价。

    低等级的灵魂,霸占高等级的躯体,最理想的状态,也只是达到高等级强者生前境界。

    几乎永远没有超越的希可能。

    秦烈之所以舍弃血祖之身,一方面是他灵魂太过于弱小,根本无法融合这具强大的体魄。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依然年青,以后有无限的突破可能·甚至经过漫长岁月的积累,有望在将来超越血祖的层次。

    他可不愿意早早就束缚自己,令自己未来的进境,很早就有了一个极限。

    “呼……”

    秦烈的真魂飞逸出来,重新落入本体,然后血祖之躯便闭上眼,没了灵魂波荡。

    船上,秦烈以本体睁眼,神情明显有些萎靡。

    取出两块魂晶,当着邢家族人的面,他开始吸收魂力恢复。

    这时候,邢胜男和很多邢家族人,还有郭延正、戚敬等强者,都聚集过来。

    项西和另外两大护法,也乘坐着一辆水晶战车,就漂浮在附近,只是没有降落下来。

    邢瑶在一旁默默看着,眼睛变得无比复杂,内心堵得难受。

    她本一心要击杀秦烈,防止秦烈借助于邢胜男,来对邢家进行打击。

    在她心中,秦烈以邢家身份混过来,一定是心怀不轨,要对邢家使坏心。

    结果,在邢家即将遭受灭绝的时候,竟然是秦烈挺身而出,助邢家度过了媾。

    这让她不知道应该如何看待秦烈。

    “小弟,这具躯体······很强的血气波动,这是?”盯着血祖之身看了一会儿,邢胜男越来越疑惑,记忆深处仿佛有模糊的画面闪过,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具躯体的来历。

    “血之始祖的遗体。”雪蓦炎在旁边轻声说道。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是轰然巨震,眼中迸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血,血之始祖?”邢胜男的声音都轻颤起来。

    雪蓦炎轻轻点头,沉吟了一下,又道:“血煞宗的始祖,血典的撰写者,也是……我灵诀的来源。”

    “你?”邢胜男惊叫起来。

    “不错。”雪蓦炎运转血灵诀,双眸渐渐显出赤红如血的颜色,一缕浓烈精纯的鲜血气息,也清晰从她身上浮现出来。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震惊绝伦了,都不敢相信幻魔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居然修炼血灵诀。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项西这些人发现,今天遇到的事情,越来越古怪了,早已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极限。

    “我母亲,就是沫灵夜,我父亲叫……血厉。”雪蓦炎平静地说道。

    她知道有了神葬场的经历,在郁门、冯一尤、姜天兴都活着出来以后,她的真实身份不可能不暴露。

    她就算是刻意隐瞒,在合适的时候,郁门那些人依然会泄露出去。

    要不了多久,她修炼血灵诀,为血煞宗余孽的身份,就会传遍整个大陆。

    因为无法阻止,所以她也不想继续隐瞒下去,大大方方说明了修炼血灵诀的事实。

    “你竟然也是血煞宗的人,还是……最正统的传承者。”邢胜男心情沉重,想了想,她说道:“有些事情,等大哥、二哥回来,我们再说吧?”

    雪蓦炎理解的笑了笑,轻轻点头,“我明白。”

    “项护法,这里是落日群岛,是你的地方,你现在是不是安排一下?”邢胜男又道。

    “好吧。”项西苦笑点头。

    于是,在项西的命令下,落日群岛的几座被开发过的岛屿,那些对项西忠心的金阳岛武者,都忙碌起来。

    有人负责清扫战场,在海面上收集尸体,还有尸体身上的财物和灵石。

    有人将三家流金火凤驱动起来,分别落向那些岛屿上的空地,那五艘船只,也相继靠岸。

    杜向阳和宋婷玉一行人,一直陪在秦烈身旁,等他尽早恢复魂力。

    时间一晃,两天时间便过去了。

    落日群岛的激战,现在已经看不出一点迹象,傍晚的霞光下,一座座小岛又是金灿灿的,显得非常安详平静。

    两日来,秦烈一直都在借助魂晶,来补充以血祖之身征战的魂力损耗。

    八具神尸配合邢家兄弟,征杀了两天,会时不时和秦烈简单交流,告知他状况。

    项西严厉约束着手下,不准任何人透露消息,也不准任何人离开落日群岛。

    邢胜男不断和邢宇邈兄弟联系,关心着最新进展,等候着局势的稳定。

    第三日。

    清晨时分,在一座小岛的礁石上,秦烈端坐着,身前高高悬浮着封魔碑。

    一缕缕猩红血光,从他身上延伸出来,和封魔碑连接起来。

    因神尸距离越来越远,他必须要通过封魔碑,才能掌控八具神尸的动向,和他们进行简单的交流。

    “呼!”

    封魔碑逐渐缩小,最终在他手上空间戒消失,他也知道神尸和邢家兄弟对天海阁江浩的追杀,终于结束。

    最迟一天时间,邢家兄弟和八具神尸,都会返回落日群岛。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秦烈,我要走了。”高宇忽然走来,简洁明确表明意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