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异变!

第五百八十八章 异变!

    “这个项西说的是真还是假?”

    火凤侧翼边沿,杜向阳摸着嘴角,远远看着夸夸而谈的项西,一脸惊讶。

    他发现他要重新审视项西了。

    不单单是他,就连秦烈也是满脸错愕,眉头渐渐拧了起来。

    在他眼中项西刚愎自用,狂妄自大,野心勃勃,一无是处,几乎看不到什么优点。

    然而,经过这一番辩解,项西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明显有了一定程度的改观。

    如果,如果项西所言属实,邢宇邈当真处心积虑要对付三大家族,并且逐渐借助于金阳岛的资源,一步步行动起来,数次派人甚至亲自下手,去袭杀三大家族的族人……那邢宇邈的确有点过于急切了。

    金阳岛只是赤铜级势力,夏侯家、苏家、林家任何一方,只要将金阳岛当成不遗余力要铲除的对象,金阳岛都将很快走到尽头。

    邢宇邈不断挑衅在先,就算是幻魔宗,也未必就能护住金阳岛。

    如此来看,邢宇邈的做法,的确有待商榷,对金阳岛而言当真是极其不利。

    项西的出发点,真要是为了金阳岛,为了令金阳岛存活下来,阻止邢宇邈的疯狂,还真怪不得他逆反。

    秦烈一脸地若有所思,沉吟了一下,笑道:“越来越有趣了。”

    “的确更有看头了。”连洛尘也来了兴致。

    “大护法,你和邢家兄弟嗦这么多做什么?”逆反者中的薄波泽·率先不耐起来,阴厉道:“邢家必须要除掉,不然,事后邢家会灭掉我们所有人!邢家兄弟的心性和狠辣,你又不是不清楚,难道你真以为他们会悔改?会就此收手?”

    停顿了一下·薄波泽又道:“再说了,如今······也没办法收手了。”

    他看了下方海面一眼。

    他很清楚·天海阁和黑云的强者·就潜藏在海下面,只待项西一声令下,就会立即冲杀出来。

    除此之外,三大家族的强者,应该也在附近,也在暗暗观察着。

    这种局势下,项西必须要做出姿态·必须除掉所有邢家族人。

    “我很好奇·你薄波泽从何而来?”邢宇邈脸色深沉,“你不是金阳岛的老人,你在十五年前加入金阳岛,得到项大哥的信任。自从你过来,从你加入金阳岛起,你就一直在搬弄是非,你儿······试图对瑶儿不轨·想要强暴瑶儿,只是废掉他的命根子,没有将他击杀,我想我已经足够仁慈!事后,我还关了瑶儿禁闭许久,你居然还不满意?”

    “我岂会满意?”薄波泽像是被踩中尾巴的毒蛇,一下子尖叫起来,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死死瞪着邢宇邈,道:“是你女儿自己贱!是她故意勾引我儿·令我儿把持不住,然后找借口废掉我儿!我怎能满意?不杀光你们邢家族人,不让邢瑶那贱人跪在我儿面前求饶,我绝不满意!”

    “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邢瑶在底下歇斯底里尖叫。

    邢宇邈、邢宇远兄弟俩,在薄波泽的恶毒咒骂声中,也终于忍受不住。

    “我先杀了你!”

    一杆金色长枪,从邢宇邈袖口疾射出来,枪尖燃烧着金色火焰,恶龙出渊一般,狠狠刺向薄波泽。

    “呼呼呼!”

    一簇簇金色火苗,从枪杆内飞逸出来,如金色火海裹着一头金色蛟龙,声势惊人至极。

    薄波泽脸色大变,急忙朝着项西靠拢,寻求项西帮助。

    他和项西都在破碎境初期,两人若是合力,面对破碎境后期的邢宇邈一击,应该不是问题。

    只要拖延一刻,由项西发号命令,潜藏周边的援军纷纷下手,邢家兄弟必将遭遇厄运。

    “来我这里!”项西暴喝。

    一尊青铜巨鼎,在他胸前浮现出来,巨鼎有三足,五米高,鼎面上纹着一头头张牙舞爪的巨蟒,鼎口上五彩烟雾缭绕,如蕴含着剧毒。

    “嗤嗤嗤!”

    一条条青幽光烁,电一般在鼎面上游荡着,绘刻在上面的巨蟒,同时发出怪异的鸣叫,如鲜活了过来。

    同时,暴戾猛烈的能量波动,也从鼎内轰然而出。

    三足巨鼎,轰隆隆爆响着,朝着邢宇邈的金色长枪撞去。

    薄波泽暗暗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他身子虚空定住,就要释放出灵器,和三足巨鼎联手对抗邢宇邈之时。

    异变突起!

    本该越过他,狠狠撞击向邢宇邈的三足巨鼎,竟诡异改变方向,就在临近他的时候,猛地轰在他的身上。

    猝不及防之下,薄波泽一身骨头“噼里啪啦”响声不断,满脸满嘴的鲜血。

    “噗哧!”

    金色长枪顺势刺来,一枪将薄波泽,在他肚子上开了个大窟窿。

    “项西!”薄波泽发出恐怖的厉啸,一双眼睛死死回头瞪向大护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落得个如此下场。

    “我靠,什么一个情况?”杜向阳也大叫起来。

    秦烈猛然一震,也是呆住。

    从神葬场遁离的几人,看着突发的变故,也是蒙住,眼中都是问号。

    “莫不成,是邢家兄弟联合项西,故意要害死薄波泽?专门为了对付在海下面的那些人?”雪蓦炎眼睛一亮。

    “十有八九!”宋婷玉也兴奋起来,“没料到局势再起变故!今天这场大戏,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邢家族人,郭延正和戚敬等护法,也是呆呆看着上方。

    “难道是大哥他们······”邢胜男也生出和雪蓦炎一样的想法。

    她也以为项西和邢宇邈兄弟早有默契。

    只是,当众人再看邢宇邈的时候,马上知道事实应该并非如此。

    因为,邢宇邈的脸上,也是写满了错愕和不解,“项大哥,你这是?”

    他扭头看了一眼邢宇远,迟疑了一下,试探地问道:“你和项大哥暗中有默契?”

    邢宇远苦笑摇头,“真有默契,我岂会瞒着你?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薄波泽是潘家的人,他的身份我早就查出来,他从进入金阳岛起,就在搬弄是非,不断蛊惑我对你们下手。他对你们仇深似海,想杀光所有邢家族人,这些年我们和潘家的争斗,死了不少兄弟,都是薄波泽偷偷将消息泄露。”项西哼了一声,道:“我帮你杀掉他,并不是我想要改变什么主意,只是因为此人该死!我杀他,是替那些死的兄弟报仇,也替我自己除掉后患!”

    项西又看向下面的邢瑶,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意,道:“当年,我帮薄波泽说话,让你父亲不得不关你大半年禁闭,也是……为你好。”

    邢瑶怔了许久许久,突然轻声道:“谢谢项伯伯。”

    “你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喊过我了。”项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想,以后我不会听到你这么称呼我了,因为,我还是会杀了你父亲和二叔,杀了你小姑。”

    秦烈看着项西,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这时候,他已经猜测出,先前项西许诺他,会将邢瑶生擒过来,好好服侍他,恐怕仅仅只是项西迷惑薄波泽的一种手段而已。

    项西在看向邢瑶的时候,眼中分明有着一丝慈爱,虽然隐藏的很深,但秦烈相信项西对邢瑶绝不会痛下杀手。

    他越来越发现,这个一手创建金阳岛,收留邢家兄妹,关键时刻甘愿退位让贤的项西,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他也渐渐明白,为什么胥长盛,许嘉栋,还有那么多的金阳岛老臣,会对项西这般信赖,会陪着项西毅然走向逆反之路。

    项西此人……的确有令人信服的能力。

    “项大哥,我······”邢宇邈神情复杂,还想继续劝说,劝项西回

    但此时,项西已厉啸出声,看着海下面喝道:“出来吧!”

    然后,他才看向邢宇邈,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和薄波泽不同,我不是单纯为了仇恨,不是单纯为了自己的私欲,也不是要将邢家赶尽杀绝。我答应了别人,也说服了自己,我只要你们三兄妹的命。其余的邢家族人,还有瑶瑶,事后……我会放他们离开金阳岛。”

    “项西,你可真是够迂腐的,你真要放那些邢家族人走,百年之后,就会有更多的邢家兄弟冒出来,他们不会感激你,只会将你斩杀。”一个阴绵绵的声音,从海下一人身上传来。

    当众人望向他的时候,他已浮出海面,凌空朝着天际而来。

    此人一身灰色长袍,袍子上绘着一朵朵黑云,皮肉黝黑,一双眼睛幽光摄人。

    “黑云宫主郑志合!”

    众多邢家族人,还有金阳岛的武者,纷纷惊叫起来。

    海下面,一艘艘柳叶形的帆船,逐渐浮出来,上面站着许多穿着和郑志合相似的武者,那些都是黑云的武者。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老项啊,这句话的意思你不会不懂吧?”又有一人从海底冒出。

    这人脚踏海浪,衣衫上有着层层波涛,身材高大,相貌粗犷,正是天海阁的阁主江浩。

    天海阁的武者,在他从海下面走出后,也相继浮现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