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七十七章 一记妙招!(请求月票~~~)

第五百七十七章 一记妙招!(请求月票~~~)

    之后几天,秦烈缩在套间内,一直在用心凝炼九滴金灵灵、水灵精血。

    隔三差五的,那三头镇魂珠内的小家伙,就会飞逸出来和他玩耍一番,然后吞吃天炎晶、炼制寂灭玄雷的灵材、还有谢静璇给他的一根根青翠树枝。

    吃饱喝足后,三个小家伙才会重返镇魂珠,继续呼呼大睡。

    秦烈留意到,经过这段时间的进食,三大小家伙奇异的身体,愈发透亮晶莹,体内蕴含着的力量越来越惊人。

    就连智慧,也像是在逐渐开启,隐隐能明白他的想法了。

    宋婷玉也会时常过来,就在修炼室和他行鱼水之欢,极尽缠绵。

    忘掉金阳岛,忘掉种种责任,在这个不大的套房内,秦烈安心待了下来,觉得心灵难得平静,通幽后期境界也逐渐稳固。

    三只“流金火凤”,时常会从这边离开,去搜查附近海域,找寻太古生灵遗骸踪迹。

    没有发现后,又会来到这五艘大船上方,和邢胜男邢瑶交换消息,交流兄妹父子之情。

    邢宇邈绝想象不到,他苦苦搜查的太古生灵遗骸,就在秦烈身下的深海,被八具神尸拖拽着,一路尾随着。

    最危险的地方,果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秦烈如今有了深刻体悟。

    八具神尸潜入深海,那种深度除非达到破碎境巅峰,否则灵魂意识都没办法渗透,身体更加无法承受。

    金阳岛突破到破碎境巅峰的,只有邢宇邈一人,他们在外搜查的时候,虽然他也常常潜入海底,但是他搜查的范围不对,自然不可能有所收获。

    邢胜男坐镇五艘大船,在遇到岛屿的时候,她都会下令搜查·自己也会亲自下海。

    可惜,秦烈一直暗暗提防着,一直在驱使着神尸处在深海。

    所以金阳岛始终搜索无果。

    秦烈就在船上安心待下来,思量着等到达金阳岛之前·是和邢宇邈摊牌,还是悄然离开。

    他还没有最终下定决心。

    这天,三只“流金火凤”,在附近海域搜查了一番后,又一次和五艘大船汇合。

    邢宇邈下来后,和邢胜男简单聊了几句,就知道秦烈等人还在。

    回到“流金火凤”上以后·邢宇邈脸色阴沉,冷哼一声:“不识抬举!”

    “就快要到金阳岛了。”邢宇远提醒。

    “到时候我不会客气!”邢宇邈语气坚决。

    “大哥,我有一个提议。”邢宇远轻笑起来。

    “说!”邢宇邈不耐道。

    “最近·项西和另外三大护法,来往的越来越密切,隔一天都要见一面,要商议要事。我担心……”邢宇远忧心忡忡道。

    “我说的很清楚!邢家绝不会率先动手!”邢宇邈也早有所觉,不过还是顾念旧情,不肯提前下手。

    他只是准备静观其变,想知道项西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想看清楚事实。

    邢宇邈自信以他兄弟远超众人一筹的境界修为,就算是项西有所图谋·也翻不了天。

    所以他一直没有提前布置。

    “大哥,底下那个假冒的小子,有着血煞宗门人的身份·由你亲手击杀…···不太妥当。”邢宇远眼中闪烁着睿智光芒,沉吟了一下,说道:“不如·将他安排到项西他们的火凤上面?就说下面要安排别人,让他们换一个环境?小妹对诡谲波澜之事,向来比较迟钝,她应该不会有疑心的。”

    邢宇邈眼睛微亮。

    “反正项西他们不知道他假冒的身份,我们就说他是邢家的族人,说他是七爷子孙!”邢宇邈轻声笑了起来。

    “通过他,也能测试一下项西他们。项西要对邢家不轨·自然不会对这小子置之不理,会当他是我们安排过去·查探他们的一枚棋子,项西就算是要痛下杀手,最先杀的……也不是真正的邢家族人,我们还能以此来看出项西的真正想法。”

    “另外一边,他真要死在项西手中,将来血煞宗责问起来,我们也可以说这是金阳岛的内乱,导致他葬身,将他的死推倒项西那边。”

    “还有,只要不是你我亲自动手,小妹那边······也较容易接受一点。”

    “嘿,如果项西真背叛了我们,小妹仇恨有了发泄口,将项西击杀了,她应该不会再那么消沉。”

    “这么一来,又能以他测试项西,又不担心他被杀死,真死了,还能免掉血煞宗的责问,又能让小妹不用那么伤心,岂不是一举多得?”

    邢宇远一直都是金阳岛的智囊,在谋略算计方面,要比他大哥邢宇邈厉害许多。

    这几天,在秦烈,项西,血煞宗,他小妹的事情上,他也是焦头烂额。

    他将这些事情联系到一块儿,仔细考虑了许久,终于给他找到了一个妙-招。

    —以秦烈试项西。

    秦烈死,项西意图暴露,将项西击杀后,可以给血煞宗一个交代,也给邢胜男一个交代。

    秦烈不是邢家真正族人,死了,邢家也没有损失,还恰好除掉一个麻烦。

    不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妙-招,可以将众多麻烦事联系起来,一并来处理。

    “大哥,你怎么看?”邢宇远急道。

    “就这么办!”邢宇邈重重点头。

    他并不是真的迂腐,邢宇远这一招极其巧妙-,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你来安排吧。”

    “交给我。”邢宇远暗松一口气。

    邢宇邈点头,意味着他对最近一连串的事情,不是真的不清楚。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邢宇远就明白了,他大哥对项西也并非一点提防没有。

    “要做,就做的干净一点,和那小子一起过来的那些家伙,也可能都是血煞宗的门人。”邢宇邈提醒。

    “我心中有数。”

    杜向阳终于得偿所愿了。

    他,还有洛尘、高宇,在邢武的带领下来到船舰甲板上。

    秦烈和宋婷玉,还有谢静璇全部都在等着他,一辆小型的水晶战车,静静悬浮在一旁,邢宇远笑容热切的招手,“小弟,过来,给你们换个好一点的环境,去流金火凤上住。

    “小弟,有一批青月谷的人可能要过来,那些人有我几个好姐妹,所以要安排在我附近。”邢胜男恋恋不舍地望着秦烈,无奈解释:“但是上面也好,流金火凤上的设施,比下面的船只好很多。你们都是通幽境的修为,在飞行灵器上待上一段时间,也早早体悟一下破空飞行的感觉。”

    “一路顺风!”邢瑶冷冷道。

    看着邢宇远虚假的笑容,邢瑶眼中的冷意,还有邢胜男脸上的不舍,秦烈暗知不妙。

    他很清楚,邢家兄弟已经受不了他,正在以这种方法对他下手,先把他从邢胜男身旁支开。

    八具神尸就在船底下,在船上如果有了变故,他可以随时唤出神尸下手。

    可三只“流金火凤”却要四处飞动,在上面如果邢家兄弟下手,他就没办法立即召唤神尸来对抗了。

    这让他有些犹豫。

    他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动手,将神尸唤出来解决麻烦。

    只是,神尸一出,就意味着身份暴露,他需要击杀邢家太多族人,才能平息遮掩此事。

    又看了一眼邢胜男,听着她不舍关切的话语,秦烈终究不忍心立即血腥屠杀,心中一叹,无奈往邢宇远走去。

    “上来,快快上来!”邢宇远满脸笑容,暗暗松了一口气。

    秦烈等人依次上了小型水晶战车。

    在邢宇远的命令下,战车浮上天际,朝着一只“流金火凤”而去。

    “不是你们所在的那只火凤?”秦烈一见方向不对,立即皱眉问道。

    “我们两兄弟那一只火凤人员已满,我安排你们去大护法那一只火凤,那边还有很多空置的套房,保证给你们挑选几个满意的地方。”邢宇远拍着胸脯,大声嚷嚷道:“你可是我们老邢家的直系亲属!”他唯恐别人听不到他的声音。

    不多时,这辆水晶战车就降临在项西、薄波泽两大护法所在的火凤上,当邢宇远带着秦烈众人表明来意以后,项西和薄波泽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两人忽视一眼,都心知肚明,认为邢宇远察觉到了他们最近较为密集的动作,开始安排亲信来盯着他们了。

    在名义上,他们毕竟还要听两位岛主的吩咐,加上他们的火凤上的确还有空置套房,所以他们连拒绝的借口都找不到,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哈哈,那就劳烦两位护法了,我亲自帮小弟挑选几个像样的套间!”邢宇远大笑着带秦烈众人走向火凤身上一排排精致木楼。

    身后,项西和薄波泽两大护法,看向他和秦烈的背影简直要吃人。

    “再忍忍,再忍几天,等····…他们到了,我们让邢家人好看。”薄波泽急忙安抚项西。

    项西深吸一口气,面色狰狞,眸中凶光闪烁,低吼道:“就再让他们多得意几天!”

    “这个,还有这个,就这两处空置的木楼吧。”邢宇远笑着指点给秦烈。

    项西和薄波泽远远看了一眼,脸色愈发难看,眼中厉光更盛。

    邢宇远所指的两栋木楼,恰恰就在项西和薄波泽两人居所的旁边,这摆明是派人监视他们啊。

    ps今天会有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