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玩火自焚(请求月票呀呀呀~~~)

第五百七十三章 玩火自焚(请求月票呀呀呀~~~)

    从二层修炼室回来后,秦烈就埋头凝炼精血,要将体内!九滴金灵、土灵、水灵之血彻底炼化。

    时不时地,他会以灵魂意识窥视镇魂珠,每次都发现那三个小家伙在放心大睡,身上缭绕着淡淡能量光晕。

    进食过后,三个小家伙心满意足,沉睡状态袖珍型的身体也在虚实之间不断变幻着,非常神妙。

    “到底是介于虚体和实体之间的生灵?还是能随便变幻两种形态?”秦烈一次次观察,还是看不出奥妙-,只能暗暗作罢。

    夜幕降临。

    邢胜男经过一段时间的凝炼灵力,醒来后,径直往秦烈房间而来。

    她身形肥硕,在长廊内走动的声音显得无比沉重,将很多正修炼的邢家族人都给惊醒。

    那些人探出房门,见她往秦烈厢房走去时,神情都是有些复杂。

    大多数邢家族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点邢胜男的心结,知道她对惨死在她怀中的弟弟一直念念不忘。

    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这次邢胜男又中招,又将秦烈当成亲弟弟对待了。

    那些人暗叹一声,都为邢胜男担心,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她。

    邢胜男从邢瑶房间走过的时候,邢瑶就在门后,隔着门缝看着姑姑走向秦烈那边,她眼中浮现出痛苦的表情。

    她还记得五年前,那名潘家的奸细,被郭护法斩杀后,邢胜男当时面如死灰。

    之后半年时间,邢胜男都没有和人讲话,变得孤寂封闭,境界也是停滞不前。

    她怕她姑姑重蹈覆辙。

    “必须要采取狠辣一点的手段了!”邢瑶暗暗决定。

    也在同时,秦烈将房门打开,把邢胜男迎了进去,道了一声“大姐”。

    “我整理了一些修炼典籍,你自己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邢胜男过来后,从空间戒内取出一本本薄厚不等的经书,都是关于修炼方面的,还有几部看起来不错的灵诀·“你的修炼大致是什么方向?有没有特殊的力量派系?”她关切问道。

    “雷电方面的。”深深看了她一眼,秦烈认真答道。

    “诺,你看看这几本,都是讲述雷电方面关键的典籍。”邢胜男挑了几本塞给他。

    秦烈看也没看,就先收了下来,道了一声谢。

    “听说你有三个妻子?让她们出来给我见见?”邢胜男忽然笑了起来,拍了拍秦烈的肩膀·“小弟好福气啊。”

    秦烈脸色尴尬,轻咳一声,唤宋婷玉她们出来。

    知道避不过的宋婷玉三女·佩戴好特殊的面具后,接连从屋内无奈走出,在秦烈的示意下,先后向邢胜男鞠身问好,“见过大姐。”

    “好,好,都好。”邢胜男满脸堆笑。

    她一双并不大的眼睛,闪闪发亮,在三女腰际和臀部、胯部瞄来瞄去·然后下定义道:“都挺好,都适合生养,这下我就放心了。”

    此话一出·泼辣如宋婷玉都面红耳赤了起来,谢静璇和雪蓦炎两女,更是脖颈都红的几欲渗出血水来·垂着头一声不敢吭。

    “小弟,七爷······恐怕就你一个子嗣,七爷一系不能无后。所以,你肩负着重任,要多多努力,争取早日传承后代。”邢胜男很认真地谈论此事。

    秦烈只能讪讪干笑。

    三女愈发脸红,她们各个蕙质兰心·从邢胜男的讲话和举动,马上就看出这女人选在天黑过来·恐怕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送修炼典籍,而是要考察考察这方面的事情。

    除宋婷玉还觉得好笑外,两位两女都是一肚子苦水,垂着头一脸无奈,暗骂秦烈缺德,没事非要胡说八道找事。

    “我看你们好像并没有睡在一屋。”邢胜男话锋一转,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教训秦烈,“小弟,你不能一味的修炼,七爷一支就你一人,你定要早早留下后代。嗯,你别天天将自己关在修炼室,刚踏入通幽境后期,不需要那么拼命,适当的放松放松,多一些房事对你没有坏处。那个,三个弟妹也要多多督促他,有些事情不是非要男人主动。”

    “咳咳……”秦烈大声咳嗽。

    宋婷玉一向胆大,也一直泼辣,她这时候已经平静下来,还觉得非常有趣,竟然还敢主动调侃另外两女,娇声道:“大姐教训的对,两位妹妹,我看……你们是不是也该主动一些了?”

    秦烈咳嗽的愈发厉害了。

    雪蓦炎和谢静璇两人,闻言羞恼万分,狠狠瞪了她一眼。

    谢静璇面嫩,对这种阵仗向来招架不住,简直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以眼睛反击。

    雪蓦炎则不然,在幻魔宗成长的她,不像谢静璇那么不堪,也是牙尖嘴利。

    “嗯,大姐言之有理。我算了一算……这次恰好轮到婷姐你和相公圆房,静璇,我们先回避一下吧?”这番话落下,雪蓦炎扭动着身姿,翩房。!

    谢静璇马上反应过来,一声不吭跟了过去,进入雪蓦炎一直待着的厢房后,她又立即将房门紧闭,隔门反击:“婷玉姐,房间我都给你们腾出来了。”她终究是不如雪蓦炎,就算是作假,也喊不出“相公”两字出来。

    宋婷玉一下子呆住,生出作茧自缚的沮丧感来,暗叹雪蓦炎果然也不是善类,没那么容易被她调笑。

    “小弟,你还是可以的……三个弟妹相处很融洽,也都很识大体。”邢胜男高兴起来,满脸都是赞许之色,鼓励道:“你还愣着做什么?”

    秦烈:“……”

    “相公,那奴家就先回房等你了。”宋婷玉倒是落落大方,嫣然一笑,抛了个媚眼过来,身姿款款地回了屋,在屋内又是娇媚地说道:“你和大姐再聊一会儿,我先上床帮你把被窝暖热了······”

    秦烈突地口干舌燥起来。

    “这个弟妹的脾气我很喜欢啊!”邢胜男眼睛一亮。

    “我看我们的做法,怕是恰合某人心意。”另一间厢房内,雪蓦炎一脸啼笑皆非·眼神讶然,“你这个婷姐可真是······”

    “一头母狼!”谢静璇低声道。

    “形容的很贴切!”雪蓦炎轻轻点头。

    “小弟,你还愣着干什么?”邢胜男开始催促秦烈了。

    “这,大姐·您还没有走啊?我脸嫩,那个······”秦烈挠了挠

    “那好,我先出去,就在门外溜达一会儿。”邢胜男会意过来,笑呵呵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道:“用心一点。”

    “好,好……”秦烈赶忙点头。

    邢胜男这才满意的出去。

    可她并没有走远·当真在长廊内溜达起来,轻声嘀咕道:“邢家的族谱上,也当真该添些新丁了。”

    秦烈无奈·知道她还关注着屋内,只能硬着头皮往宋婷玉那间房走去。

    一进屋,他立即轰然一震,差点鼻血都要喷出来。

    宋婷玉还当真上了床!

    不但上了床,她好像还真褪下了一身衣衫,只是以棉被遮着身上重要部位。

    蜷缩在墙角的宋婷玉,不但裸露着光洁如玉的香肩,还伸出一条肉泽晶莹的赤裸美腿,显现美艳如花的真实面容·笑吟吟望着他,美眸还浮现一丝诱惑的魅意。

    秦烈站在门口,傻傻看着她·看着她眼中的挑逗和肢体语言传来的引诱。

    “非要玩火!这是你自找的!”

    在心中恶狠狠哼了一声,秦烈佝偻着身子,一边掩饰下身的丑态·一边颤颤地关闭房门。

    再次回头时,秦烈双眸已变得炽热浓烈,燃烧着汹涌情欲火焰。

    “别,人家逗你玩的,你别真的……”一看他的眼神,宋婷玉忽然慌了,忙轻声阻止。

    “停不了了!”秦烈低吼·猛地扑到床上,一把将薄被掀开。

    薄被下·宋婷玉穿着丝绸薄衣,曼妙-撩人的酮体,再没有一点裸露。

    显现在被子外面的赤裸,果然仅仅只是逗弄秦烈,她就是想看看她的美丽诱惑,能不能让秦烈心猿意马,会不会让秦烈为之疯狂。

    在秦烈回头的那一霎,她就有了答案,高兴满意的同时,也暗暗心急慌乱。

    她不是不想将自己交给秦烈。

    事实上,在木之禁地,当秦烈背着中了巫毒的她,四处找寻解药,面对黑巫教的追杀,始终不肯将她放下,为了她和夜忆皓死战,拼死为她夺取巫虫精血时,她就暗自下定决心——今生她的身心都只能属于秦烈一人。

    她之所以心乱着急,是因为这间厢房的隔壁,谢静璇和雪蓦炎正在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她慌乱,是因为长廊内邢胜男也没走,还在聆听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她还知道,隔着一面墙的邢瑶,也在贴着耳朵偷听。

    她的确泼辣,在三女中也最为放得开,然而,让她在众多明里暗里的关注下失身,在和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太大区别的情况下做这种事,她依然大感吃不消。

    “别,冷静一下,别在这时候……”宋婷玉两手抵在秦烈胸口,曼妙-身子水蛇一般扭动着,轻声低呼:“只要错过这次,什么时候都可以,别,千万冷静,啊!”

    胸襟一凉,她发现她身上的轻薄内衣,已被秦烈一把撕裂扯落。

    她胸前弹性惊人的峰峦,霍然就跳了出来,并颤颤巍巍地轻轻抖动,荡漾出令所有男人都要疯狂的迷人波浪。

    下一刻,秦烈如山般的雄伟身躯,混着强烈的男人气息,立即就朝着她那不着一缕的酮体覆盖了下去。

    宋婷玉就此沦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