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伤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心伤

    胡云一肚子晦气。!

    他并不想和秦烈嗦,也想学着刘青、方和一般早早溜走,可惜他分明看到秦烈有些不悦,所以思量了一下,为了将来的前途还是留了下来。

    秦烈毕竟挂着邢家直系族人的身份,也深得邢胜男的喜爱,万一秦烈乱嚼舌根,在邢胜男那边告他一状,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胡云硬着头皮,叹了一口气,道:“烈少爷尽管问吧。”

    看了胡云一眼,秦烈没有马上讲话,而是微微皱眉。

    血厉、血煞宗、琅邪诸人,如果拧成一股,在暴乱之地重整宗门,将会是很强的势力。

    尤其是在血厉以灵魂融合血祖遗体之后,他相信凭借血厉的经验和天赋,加上血祖遗体的补充,血厉必然实力大进。

    血祖的遗体,身上纹刻着诸多灵阵图,隐隐约约间,他能控制血祖之身。

    也就是说,就算是未来血厉以灵魂融合血祖遗体,也可能要被他约束。

    这意味着他将在血煞宗有着极强的影响力,能以自己的意志,来指使血煞宗达成自己的目的。

    在此之前,他需要让血煞宗具有足够的力量,拉拢可以聚集的势力。

    金阳岛,则是一个绝佳目标。

    要将金阳岛攻克,令邢家族人重归血煞宗,他首先需要详细了解邢家,只有清楚邢家的成员组成,金阳岛的势力构成,他才能做出进一步的计划调整。

    胡云,对他而言,乃是一个了解邢家的途径。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中掠过,秦烈心中有了定计,冲着不耐烦的胡云淡然一笑,见周边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他取出两块魂晶递了过去·道:“虽然我是邢家族人,可是初来乍到,对邢家情况全然不知。胡叔在金阳岛应该待了许多年来,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胡叔,还请胡叔不吝赐教。”

    看着身前两块晶莹透亮,缭绕着淡淡灵魂气息的晶块,胡云嘴唇微颤,不确定地问道:“魂……魂晶?”

    秦烈笑着点头。

    胡云眼中突显一道惊人亮光,肩膀一抖后,第一时间将两块魂晶攥紧。

    他旋即闭上眼·一只手握着一块魂晶,尝试着以真魂吸收当中精纯的魂力。

    秦烈又是淡然一笑。

    三秒后,胡云全身一颤·立即将两块魂晶收入空间戒,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人留意这边后,他全身放松,脸上绽出笑容,“烈少爷但问无妨,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对凝炼出真魂的武者而言,魂晶乃是最稀少罕见的魂力补品·魂晶比起灵石来,不知道要稀罕珍贵多少倍。

    胡云刚刚突破到如意境不久,正需要凝炼真魂·增强魂力,这两块魂晶对他来说,会起到巨大的帮助。

    “邢家有多少直系亲属·金阳岛有多少关键人物,势力如何组成?什么人手掌重权,不能得罪?什么人……”如连珠炮一般,秦烈将心中的一连串问题,全部都给问了出来。

    “我一个个回答吧。”

    “岛主邢宇邈有一弟一妹,弟弟叫邢宇远,妹妹就是邢胜男。岛主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叫邢啸,女儿就是邢瑶。二岛主邢宇远·有一子,叫邢福升,三岛主邢胜男……并未婚嫁,这就是邢家直系族人。

    “金阳岛的势力构成,是邢家三兄妹为首,下面设有六大护法。六大护法下面,乃是各大岛使,岛使掌握金阳岛周边一座小岛,听命于护法,目前金阳岛,一共有三十二个岛使,在下不才,也是三十二岛使之一。”

    “最大权利者,自然是邢家三兄妹,然后是六大护法。其中大护法项西在金阳岛身份特殊,以前他是金阳岛的岛主,虽然那时候金阳岛还只是黑铁级的小势力,邢家兄弟加入金阳岛后,以强大的个人实力,慢慢赢得所有金阳岛武者的敬重,将金阳岛从黑铁级势力,一举提升到赤铜级势力。大护法项西也因此主动让贤,将岛主之位让了出来,自己降为护法。”

    “岛主感恩大护法高风亮节的让贤,一直对大护法非常敬重,也让所有邢家族人,都视项西为尊长。”

    “所以项护法在金阳岛身份特殊,万万不可开罪。剩下五个护法,比起大护法来就要弱了许多,其中郭护法和戚敬护法,以前都是天灭大陆的武者,是被大岛主邀请才进入的金阳岛,听说他们以前和邢家关系就比较密切。”

    “另外三个护法,以前就是金阳岛的护法,对大护法项西非常敬重。这种敬重,有时候甚至会超过岛主…···”

    胡云拿到两块魂晶后,对秦烈的问题当真答的极尽详细,只是在后来说起各大护法的时候,声音却逐渐降低,直至停了下来。

    秦烈很快意会过来,从胡云的一番话中,捕捉到了金阳岛内部存在的问题,“六大护法中,有三人极其信赖并敬重项西?还超过了对岛主的敬重?”

    胡云嘿嘿笑着,压低声音道:“你心中有数就行了。”

    秦烈还想再问,要弄清楚其中细节,却发现邢瑶不知道从何处又冒出来,冷着脸迅速走来。

    “我先走一步。”一看邢瑶神色不善,胡云赶紧站起来,立即闪远了。

    “我让人调查过,没发现近期有大船被风浪摧毁!”到了秦烈面前,邢瑶眼睛锐利,压低声音说道。

    她先前是找邢武了解情况去了。

    从邢武那儿,她知道近期附近海域内,根本没有大船被摧毁的消息传出去。

    这也意味着秦烈在说谎。

    “你的消息也可能不准。”秦烈眯着眼,懒散地说道,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架势。

    “我知道你在说谎!”邢瑶咬着牙,沉吟了一下,恶狠狠地说道:“你如果肯自己偷偷离开的话,我可以不追究下去,还,还愿意拿出一笔灵石给你,只要你别继续欺骗我小姑,我就当自己倒霉了!”

    秦烈愕然看着她。

    “你到底答应不答应?”邢瑶怒声道。

    “我真是你小叔。”秦烈表态。

    “你一定会不得好死!”邢瑶脸色一狠,杀气腾腾走了出去。

    秦烈愣在那儿。

    胡云去而复返,道:“大小姐和你说了什么?看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她总是怀疑我假冒邢家族人身份,怕我欺骗她小姑,一直盯着我不放。”秦烈摇头无奈道。

    “她是怕三岛主受不了再次的打击。”胡云叹息一声,说道:“五年前,也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年轻人,自称为邢家族人。三岛主相信了,对他······和现在对待你一样好,将他视为亲弟弟看待,什么金阳岛的消息都告诉他,好东西都拿给他,结果…···此人趁着三岛主修炼之际,突然下手,差点将三岛主击杀。”

    “还好,还好大岛主和二岛主,早就识破了那小子,一直派郭护法暗中盯着。在那人下手时,郭护法适时出现,当场将那小子轰杀了。”

    “事后,证实那小子是潘家安插过来的奸细,因为这件事金阳岛和潘家闹的不可开交,逼得幻魔宗不得不出面调停,双方才平息下来。因为此事,三岛主一蹶不振,很久都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怎么也不相信寄予厚爱的小弟,会突下杀手,因为这件事她很长时间都没恢复过来。”

    秦烈表情复杂起来,“她就这么容易轻信人?”

    “哎,说来也奇怪,在别的事情上三岛主并不糊涂。修炼天赋也极佳,待人和善,大事上也拎得清,可就偏偏数次栽在同一件事上。”胡云也是苦笑摇头,“就在前短时间,我们又抓到三个敌方奸细,其中有一人还是用同样的方法,自称是邢家后人赢得了三岛主的信任。”

    “怎会这样?”秦烈越来越觉得奇怪。

    “有个传言……”

    胡云压低声音,道:“听说,三位岛主还有一个亲弟弟,当年他们从天灭大陆逃离,前往天戮大陆的途中,那个亲弟弟被毒箭射中后心,就死在三岛主的怀里。三岛主以前最疼爱这个弟弟,她眼睁睁看着亲弟弟被射杀,还死在自己怀里……所以一直走不开这个心结,后来每当有人自称邢家族人,冒充族弟过来,她就很容易上当。说白了,还是因为三岛主对她弟弟难以忘记,这才屡次吃亏受伤。”

    秦烈这下子完全明白过来了。

    “烈少爷,我希望你真是邢家族人,而不是在欺骗三岛主。”胡云脸色忽然沉下来,说道:“如果你也在骗三岛主,我在此发誓,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定会追杀你至死!”

    话罢,胡云就没有继续多言,转身走了出去。

    秦烈皱着眉头,坐在那儿一声不吭,神情渐渐沉重起来。

    通过胡云,他终于知道邢瑶在明知道他在说谎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像送瘟神一样,愿意花费一笔灵石,让他偷偷离开了。

    邢瑶是怕他会再次伤害到邢胜男,怕她小姑承受不了新一轮的打击,会再次被重创。

    ps认真且诚恳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