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六十章 分赃

第五百六十章 分赃

    对血煞宗,秦烈并没有太强烈的亲切感,也不会将血煞宗的始祖,真正当成长辈看待。

    因此,血祖的遗体,在他来看也仅仅只是一件工具而已。

    血祖残魂没有凝结重聚,这具遗体就是他手中利器,还能为他所用。

    真要让血祖残魂一一恢复过来,让血祖死而复生了,结果会如何,谁又能预料?

    说不定血祖反手间就会将他们先斩杀灭掉!

    他可不想自找麻烦,也不想白白放过到手的肥肉,所以压根就没有打算为血祖重新灵魂。

    “我,我爹……”雪蓦炎欲言又止。

    血厉肉身被炼化,灵魂只剩一半,一直迫切地想要一具新身。

    秦烈前来神葬场,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找寻血祖遗体,将其交给血厉占据。

    然而先前神葬场的时候,秦烈分明以真魂遁入血祖之躯,还将血祖的力量发挥出来。

    由此可见,血祖遗体对秦烈同样有用,能变成灵器那样,超强发挥秦烈的力量,这么一来,他还肯将血祖遗体让给血厉么?

    雪蓦炎不敢确定了。

    众人也都眼神闪烁地看向秦烈,也想知道他的决定。

    “我来神葬场,有两个目的,最大的目的,是想找寻我爷爷的踪迹,知道我爷爷有没有在神葬场丧生。”秦烈淡然一笑,又道:“第二个目的,就是帮血厉前辈找寻始祖遗体,我进来之前,就曾答应过他,会尽量将血祖遗体给他弄到手。”

    雪蓦炎明眸一亮,心中希望重生,神情也激动起来。

    秦烈笑着点头,肯定道:“你想得没错,血祖遗体我打算交给你父亲,由你父亲灵魂坐落。”

    雪蓦炎目显不可思议地异光。

    “有魄力!”杜向阳忍不住赞叹。

    洛尘也一脸异色·像是重新认识了他,禁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倒是宋婷玉,愣了一下,流露出失望表情。

    她一直站在秦烈的角度·也知道秦烈和血厉之间,仅仅只是合作关系,两人并非师徒那么亲密。

    她认为,即便是秦烈不将这么珍贵的血祖遗体,交给血厉占有,也没什么对不起血厉的。

    因为严格说起来,秦烈并不欠血厉什么·虽然血厉传授了血灵诀给他,可秦烈也助血厉脱离了灵纹柱的封禁,两人算是两不相欠。

    “谢谢!”雪蓦炎款款鞠身·真诚地道谢。

    秦烈摆摆手,摇头说道:“别谢的太早,你们也看到了,血祖遗体身上一条条血线绘刻成了灵阵图,他的躯体和我有着奇妙-联系,我能……御动血祖之躯,血厉前辈要是坐落血祖遗体,说不定还是会受我限制。”

    “啊?”雪蓦炎惊呼,“怎会这样?”

    “我也说不上所以然·过段时间,等血厉前辈见着血祖遗体,由他自行决定吧。”秦烈苦笑。

    “我还当你多阔绰呢·原来……哼!”洛尘冷声道。

    杜向阳也是一脸莞尔。

    他也认为即便是血厉遁入血祖遗体,血祖之身,恐怕依然要被秦烈挟持·被秦烈所用。

    “到时候如何选择,看血厉前辈自己吧,我绝不勉强。”秦烈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

    “秦烈,散落的那些太古生灵遗体,有没有什么问题?你准备怎么弄?”杜向阳突然问道。

    “这个地方荒寂广阔,枯岛上没有遮掩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适合长久逗留。”沉吟了一会儿·秦烈又道:“天灭大陆的血云山脉,自然是好地方,可惜血煞宗暂时还是各方公敌,一旦我们在那边暴露,立即就会被三大家穷追猛打。就算是有这八具神尸在,我们也不是三大家族的对手,所以血云山脉现在也不能回。”

    “那……能去什么地方?”杜向阳愕然。

    “你们知不知道,附近有什么隐秘之地,既不容易被发现,也不会远离大陆的那种?这些太古生灵遗体,必须要有地方藏起来,他们不是空间戒可以容纳的。”秦烈道。

    高宇能收取邪神遗骨,是因为得到了那一尊邪神认可,让邪神主动收缩为一个米粒黑点,这才成功被高宇藏起。

    秦烈能将血祖遗体收起,也是同样的原因,因为血祖身上一道道灵线阵图,和他有着微妙-的联系。

    他甚至都能以灵魂坠落血祖脑海,自然也就有办法将血祖轻易收起。

    但是,除了血祖外,就连这八具庞大的神尸,他都没有办法收拢,何况是那些太古生灵的遗骸?

    “想找个隐秘之处藏匿太古生灵躯体?”雪蓦炎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你知道合适的地方?”秦烈忙问。

    他必须要找个地方,安放那些太古生灵遗骸,还有八具神尸,不然他们迟早都会被人发现。!这一块,离天灭大陆、天戮大陆都很近,雪蓦炎恰恰熟-两个大陆,所以真要找合适的地方,也只可能是她有头绪。

    “千年前,血煞宗被各方联手覆灭后,我母亲和许多叔伯远遁天戮大陆,找到了一个隐秘的藏身之地。”雪蓦炎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么多年来,我们血煞宗的残留门人,都在那一块儿修炼。”

    她看了看洛尘诸人一眼,接下来的话,就没有继续下去。

    这里除了他和秦烈修炼血灵诀,算是血煞宗门人以外,其余人都不算血煞宗的。

    至今为止,血煞宗还是大陆公敌,被各方针对,黑巫教和三大家更是不遗余力追杀血煞宗余孽,他们的位置绝对不能暴露。

    雪蓦炎信不过除秦烈以外的所有人。

    “我们不会跟过去。”杜向阳举手表态,“我看中了一具太古生灵尸骨,只要能收取,将其中炽热炎能吸纳,我就会离开。”

    “我也看到一具适合我的太古生灵遗体。”洛尘哼了一声,说道:“只要能收取那人,我也会主动离开,不会再管你们的事情。”

    “秦烈,只要找到一艘船只,我也会离开。”高宇也发话。

    “高宇,你不和我们一道儿?”秦烈没有在意杜向阳和洛尘,而是看向他,“你要去何处?”

    “我从赤澜大陆前来暴亓L之地,是为了参加试炼会,要拿到这尊邪神遗骨。”高宇很直接,“我已经达到了目的,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就不和你一道了。”

    “你能去什么地方?返回赤澜大陆吗?”秦烈皱眉。

    “我要先找到珈,想办法将冰灵从她体内驱逐,然后······我有我自己的方向。”高宇没有继续往深处说。

    和雪蓦炎一样,他只对秦烈一人信赖,有些话他不想别人听到。

    “这些太古生灵的遗骸,和你们修炼灵诀一致者,我有办法让你们获取。但是体内力量和你们大相径庭者,我就帮不了你们了,你们也无法收取,只能找巨大的船运输带走,我仔细统计过,附近枯岛和海水下面,一共有二十三具太古生灵遗体,而我们共有七人,我们每人至少可以分到三具遗骸。”秦烈沉声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轰然一震,都惊异地看向他。

    “什么?你有办法让我们收取这些遗骨?”杜向阳惊叫。

    “你真肯拿出来平分这二十三具遗骨?!”洛尘直勾勾看向他。

    “我想,我们是不是按照贡献来分配?”宋婷玉急道。

    在她来看,冰之禁地一行,如果没有秦烈关键时刻的出手,众人都将葬身在那儿。

    既然是秦烈救了众人的命,理所当然的,那些战利品都该归秦烈所有。

    杜向阳、洛尘这些人,包括她和谢静璇,都不应该再有非分之想。

    她觉得秦烈理该攫取所有!

    “我拿到了封魔碑,八具神尸,六大灵体的精血,六个无垢魂泉。”秦烈一笑,说道:“把这些遗骨拿出来分配,我觉得很应该,而且我也愿意。

    大家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在他分配的话没有说出来以前,杜向阳和洛尘只想收取一具适合自己的太古生灵遗体,而且还认为秦烈未必就会同意。

    其实他们和宋婷玉的想法差不多,认为他们在冰之禁地并没有帮上忙,还差点成了累赘。

    没有秦烈出手,他们逃不出神葬场,将全部死亡。

    所以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认为所有遗骸都属于秦烈的战利品,就算强行想要收取一具,他们还都怕秦烈不肯,自然不敢有更大的贪

    如今,听秦烈这么一说,要将二十三具太古生灵遗体都拿出来分配,他们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你,你真要?”杜向阳激动起来。

    “你们六人可以任选三具遗骸,剩下的五具尸骨,由我来保留。如果楚离还活着,其中三具我会交给他,我自己留两具,这样如何?”秦烈提议。

    “好!”

    除宋婷玉觉得遗憾外,其余人一致点头,红光满面。

    “师姐,先往你所说的地方转移,血煞宗不可能永远躲藏下去。”秦烈看着雪蓦炎,说道:“杜向阳和洛尘他们知道你我都修炼血灵诀,真要想对付我们,只要向外界说明就行了。”

    “返回天剑山后,我会尽全力劝说我奶奶,以她的能量来让天剑山改变对血煞宗的态度!”洛尘肃然做出承诺。

    “那,那好吧。”雪蓦炎勉为其难答应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