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称雄十万年!

第五百四十九章 称雄十万年!

    “神葬场,竟然是搏天族培育后裔的神坛?”祁阳大惊失色,“冯毅!你欺瞒众人,究竟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那些太古生灵的遗骨,你不也是一样?”冯毅苦笑。

    天器宗和万兽山的众多长老强者,沉默不言,静静听着冯毅和祁阳的对话,这时候也是纷纷变色。

    这些人,都是两方势力的实质掌权者,对太古时期的搏天族,有着一定程度的认识。

    “搏天族,搏天族······与天搏斗的种族。”罗翰低低自语,表情越来越严肃,“怎会是搏天族的神坛?”

    “在太古时代,搏天族为第一强族,统御八方,威慑各族,奴役了亿万生灵,当真无愧的第一霸主。”祁阳深吸一口气,“人族,巨灵族,修罗族,木族,种种活在搏天族阴影下的种族,联合起来一起讨伐搏天族,历经无数次血战,付出无法想像的惨痛代价,才最终将搏天族击败,让这个雄霸天地,辉煌了十万年的种族几乎灭族,残留的族人也从此销声匿迹,远遁浩瀚星空就此沉寂下来。”

    提起搏天族,天器宗、万兽山的所有人,都是神情沉重。

    “太古之战后,搏天族惨败,巨灵族、修罗族、幽冥界、木族和其余各大种族,伤亡惨重,许多小种族就此灭族。”祁阳眉头深锁,继续说道:“那些曾经强悍的种族,因为那一战死伤太多强者,从而衰败沉落下去。我们人族,则是依靠着别的种族无法企及的超强繁衍力,发展出庞大的人口,以可怕的人口基数,诞生了一个个强者出来

    “巨灵族、修罗族、幽冥族,这些一度强盛的种族,因为繁衍困难

    未能抓住时机迅速发展起来,如今都还在漫长的休生养息中。”

    “最终,反而是我们人族成了最大的获利者,实力超越了各族!太古之战前实力连前十都排不上的我们人族,通过这一战,一举攀上巅峰,变成天地间最强悍的大族,从而雄霸灵域,真正主宰了星空!”

    话到这里,祁阳脸上浮现傲然之色。

    然而只是一霎后,他便一脸凝重,道:“即便人族已称霸天地

    也依然深知搏天族的可怕,始终都在提防着,提防搏天族的反扑。”

    他瞪着冯毅,喝道:“神葬场既然是搏天族培育后裔的神坛,它的粉碎炸裂,就有可能引起搏天族的注意,你的做法有可能令暴乱之地生灵涂炭!”

    “搏天族的族人,也可能不会留意到这个神葬场,那么多年过去了

    他们始终没有回来过,或许已经死光了也说不定。”冯毅讪讪干笑。

    “太古第一族,历经太古战纪在所有种族合力攻击下,也没有被灭族,只是被驱逐出去。”祁阳冷笑“这么强悍的种族,曾经的天地霸主,会在星空内自然灭族?你自己信吗?”

    冯毅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后,冯毅点了点头,说道:“事已至此,再说别的也没用了,我们立即传讯各方将情况说明清楚。”

    “你和姜铸哲之间,到底存在什么交易?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想众人交代清楚!”祁阳哼了一声,“姜铸哲此人,千年前就搅的暴乱之地天翻地覆,你竟然和这人存在来往,简直昏了头!”

    “我们天器宗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祁阳多管闲事,你管好你的万兽山就行了。”冯毅哼了一声。

    “希望搏天族的族人,不会留意到神葬场的变化,不会被吸引而来,否则······”祁阳摇了摇头,神情凝重至极。

    “宗主,你说神葬场内的一具具太古生灵的遗体,都是被搏天族拘禁而来,专门为了培育后裔的?”毕尤试探地问道。

    冯毅点头,“从我得来的消息来看,应该是这样。”

    “那神葬场为何空间爆碎?莫不成,有搏天族的后裔,进入了里面?”毕尤提出心中疑惑。

    “不太可能。”冯毅皱眉,“可能是别的变故。具体情况,还要等有人从神葬场内出来,然后才能问清楚明白。”

    “尽快传讯各大势力吧!”祁阳催促。

    冯毅于是发话。

    一时间,从天器宗和万兽山这边,传出一个个讯息,直达天戮大陆、天灭大陆、天枯大陆和天寂大陆,送到另外七大白银级势力手中。

    得到消息,知道神葬场发生了巨变的七大白银级势力,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来自于七大白银级势力的强者,立即动身,全部朝着天裂大陆而来,要找天器宗和万兽山问个究竟明白。

    天灭大陆南方海域。

    碧蓝色的海面上,几座孤零零的枯岛静静坐落着,岛上没有高智慧的灵魂气息,只有虫豸海鸟聚集着。

    几座枯岛中间,万里无云的天空上,突显一道道细密缝隙。

    犹如一块完整的冰块,被铁锤重击了一下,出现了一条条巨大裂痕。

    裂痕逐渐变大,突听一个震荡天穹的炸雷声,从苍穹深处轰隆隆而出。

    一条条缝隙迅速撕裂,内中隐隐可见流光飞逝,能感应到荒寂阴冷的星空气息,从中流溢出来。

    其中一道缝隙,突然绽出一条猩红血芒,血芒初始很细小,却在瞬间变得越来越大,离那缝隙越来越近。

    “喀!”

    那道本来细小的缝隙,一下子绽裂,那血芒裹着浓郁的血气忽然贯射下来。

    “轰!”

    血芒轰落在枯岛中间的海面上,在海上掀起了惊涛巨浪,引发了巨大的海啸。

    几乎同时,浮现虚空的一道道裂缝,又有湛湛神光耀目而出。

    一个个硕大的头颅,如日月轮盘从中呼啸而出,要么冲击在深海,要么重重落在那些枯岛上,将岛屿撞开一个个巨洞。

    一面闪烁着炫目光芒的墓碑,一道道锁链,缠绕着一具具庞大如山的尸骨,也从那些缝隙中落下。

    轰然冲击在枯岛和海面上。

    这片荒无人烟的海域,突地沸腾起来,一道道璀璨光芒疾射,海面上惊天动地的轰隆声不绝于耳。

    许久后。

    待到一具具如山的尸骨,一一落入深海和枯岛,突然浮现天际的空间缝隙,又奇异的愈合。

    湛蓝色的天穹,渐渐恢复了原样,下方深海内的惊天动静,也随着时间慢慢平复下来。

    一座枯岛的沙滩边沿,几个面色苍白,湿漉漉的身影从海中爬了出来,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沙滩上,眼中仿佛还冒着金光。

    “秦烈呢?”杜向阳叫道。

    “在我手上。”宋婷玉被海水打湿了衣裙,曼妙-身子诱惑无限,她两手抱着秦烈本体,随意答了一句。

    “不是这个,我是说秦烈占有的血祖之躯。”杜向阳强调。

    “没看到呀。”潘芊芊扭头四顾张望,“我只记得,他好像以血祖的力量,将我们从还海底送了出来。他自己,好像还在下面,灵魂好像很弱……”

    “糟了!”杜向阳脸色一变,“境界低微的武者,以较弱的灵魂占有强者之躯,要将强者体魄的力量释放出来,灵魂力将会迅速耗尽,他恐怕灵魂类快要用光了!”

    “我去找他!”宋婷玉丢下秦烈本体,回头就要重回海中,将秦烈给弄上来。

    “不用了,我带他上来了。”就在此时,雪蓦炎的声音响起。

    众人凝神一望,才发现雪蓦炎拉在最后,两手拖拽着血祖的遗体,吃力的一点点往沙滩上走来。

    宋婷玉、杜向阳等人,见她深深锁着眉头,忙过去帮忙。

    “好重!”洛尘喝道。

    “跟一座山一样!”杜向阳愕然。

    拽着血祖的臂膀,两腿,扶着腰,众人合力,一个个龇牙咧嘴,好不容易才将血祖躯体弄到沙滩上,然后全部累瘫了。

    “血之始祖,乃是太古时代的强者,他的躯体重逾万钧,如果不是海水有浮力,不是因为先前秦烈还有意识,我恐怕都不能将他弄上来。”雪蓦炎大汗淋漓道。

    这时候,宋婷玉仲出手来,试图以灵魂意识来感测血祖躯体,要弄清楚秦烈状况。

    一道浓烈的血煞气息,从血祖体内轰然迸发,宋婷玉按在秦烈额头的那只手,才刚刚将一缕意识凝炼,就被自己弹开来。

    连带着,就连宋婷玉的身子,都被冲击推挤到一边。

    “你没有修炼血灵诀,你的精神意识,不能深入他体内。”雪蓦炎忙出声解释,“他没事,只是灵魂消耗了太多的魂力,等平静下来恢复一会儿,应该就能出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谢静璇询问。

    洛尘和杜向阳,还有潘芊芊,闻言立即取出罗盘一样的方向灵器,在拨动摸索着,确定目前的位置。

    “我们如今在天灭大陆的南边,离天戮大陆也不太远了,周边很荒凉,只有这几座枯岛。”过了一会儿,杜向阳回应道。

    “现在怎么办?”洛尘皱眉,“我注意到,不但封魔碑和八个神尸头颅飞了出来,就连神葬场内的许多太古生灵的遗体,也和我们一起落了下来。”

    “等,我们等秦烈醒来再说。只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他,才能沟通封魔碑。”杜向阳说道。

    “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