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神尸脱困

第五百四十八章 神尸脱困

    神葬场整个空间的稳定性,依靠七大禁地维持,笼罩八!方的结界禁制,也和一个个禁地息息相关。

    当六大灵体先后被封印,禁地一个接着一个破碎爆炸,神葬场的平衡终于被打破,这个独立于灵域的空间,也开始支离破碎。

    大地在震裂,冰川雪峰在轰然倒塌,天际,一条条空间缝隙,冰棱般一道道浮现出来。

    碎灭的气息,一时间,笼罩了神葬场的每一个角落。

    封魔碑停止了对神葬场的维护,就连它也看出了事不可为,转而收集那些太古生灵遗体内的浩瀚能量,留作他用。

    “嗷嚎!”

    从姜铸哲体内浮现出来的血妖巨影,朝天怒啸着,以滔滔血光不断冲击着八颗太阳般耀目的头颅。

    第一巫虫携巫祖之身,狠狠冲撞向封魔碑,以浓郁的毒瘴气将封魔碑淹没,却被碑面上灿灿神光迅速驱散。

    冰灵凝结极寒之力,目标朝向秦烈,以彻骨寒流冰冻冲天血煞气息,将浓浓血海冻住。

    “裂!”

    坐镇血祖遗体的秦烈,疯狂运转血灵诀,令血祖肉身内庞大的鲜血之力,倏地迸发出来。

    冰块粉碎声,从血色骨龙下方的冰冻血海传来,一缕缕血色轻烟袅袅升起,被封冻的血海又重新潺潺流动。

    秦烈眼中血光一闪,突地看向远处的宋婷玉众人,略一沉吟·他凝聚血之灵力,形成一个个血之光盾,大血球般飞向了宋婷玉那边。

    一个个猩红妖异的血球,精准无比的将洛尘、宋婷玉等人裹住,将他们保护了起来。

    “呼呼!”

    天际一道绽开的巨大缝隙,传出强猛的吸扯力,只见葬神之地无数宫殿的残垣·尽数被吸入空间缝隙。

    更多的空间缝隙裂开,神葬场处于随时都会崩溃的境地,那一面封魔碑,一见形势不妙-·突然以神妙-光晕笼罩下来,将下方许多太古生灵躯体裹住。

    一阵奇妙-的波动,从那封魔碑内传来,似发出呼唤。

    秦烈一震。

    下一刻,他就明白封魔碑的呼唤,分明是针对他。

    他也马上知道,神葬场就要崩碎·封魔碑这是要带他离开。

    “过来!”

    一体悟过来,秦烈立即朝着洛尘众人方向招手,两手不断拉扯着。

    一个个血光熠熠的圆球·裹着宋婷玉众人,迅速荡漾而来,汇聚到秦烈身旁。

    封魔碑和八个硕大神尸头颅,瞬间光幕凝结,将秦烈众人强行裹住。

    由七道神光凝成的缤纷甬道,奇异的展现出来,扭结着秦烈众人穿向甬道消失。

    在秦烈众人进入后,几具太古生灵的躯体,也被吸扯进来·也在甬道消失。

    姜铸哲和第一巫虫、冰灵,则是疯狂冲击着封魔碑,欲要破碎那甬道。

    只是·等他们力量凝聚起来,就要轰向甬道之时,封魔碑和神尸的八个头颅·也一闪而逝。

    空间即将崩碎前,封魔碑和八个头颅,加秦烈众人,一起从神葬场遁离出去。

    天裂大陆,深藏海底的一座山峰上。

    八具无头神尸,数百米的身躯被条条银亮锁链缠绕着,面部朝外被捆缚在山峰上。

    山峰上的水晶宫殿内·有不少天器宗、万兽山的武者聚集,在看护着那一具具神尸。

    此地·离秦烈众人进入神葬场之前,所在的那个岛屿非常近。

    “噼里啪啦!”

    突然间,那一具具犹如沉寂长眠的神尸,纷纷暴躁发狂,剧烈的挣扎起来。

    水晶宫殿内,那些天器宗和万兽山的武者,冷眼旁观,早就习以为常了。

    他们看护这八具无头神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知道,每隔一些日子,这些没头的神尸就会发狂一阵子。

    但是,每一次,无头神尸都会要不了多久,便会再次沉寂下去。

    “这次神尸折腾的时间有点长。”

    “嗯,算算时间,应该快要停下来吧?”

    “应该是这样。”

    冰晶宫殿中,天器宗和万兽山的看护者,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着。

    “快八个月了,神葬场的试炼,也到了末期了,不知道现在谁在里面占据上风。”

    “还能是谁?自然是我们万兽山的郁门!别看九大白银级势力,进入者众多,但是真正能够和郁门抗衡者,我看一个没有!”

    “哼!要说谁能笑到最好,一定是我们天器宗的少宗主!少宗主一身灵器,聪明睿智,在神葬场内还不是如鱼得水?”

    “他?就知道凭借外力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郁门对手?”

    天器宗和万兽山的弟子,谈到神葬场内的情形时,没有例外的又在斗嘴,互不相让。

    “啪!”

    突地,一具神尸身上缠绕的锁链,传来了清脆的断裂声。

    “啪啪!”

    更多的碎裂声,相继从那些神尸身上传来,八具无头疯狂的咆哮着,将这座山峰弄的剧烈摇晃起来。!

    惬意交谈着的天器宗和万兽山弟子,悚然变色,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不要命地往海面上逃。

    “神尸挣脱束缚了!”

    “神尸冲出了!”

    在海底山顶水晶宫殿塌陷的爆炸声中,所有负责看护神尸的武者,都迅速逃了上去,逃向秦烈众人进入神葬场之前,最近聚集的海岛。

    “毕长老!毕长老!”一名天器宗的武者,浑身湿漉漉,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到岛上,大声叫喊:“神尸挣脱锁链的禁锢了!”

    “涂牟长老!下方发生了巨变!”万兽山武者也在尖叫。

    曾经在海月岛上出现的毕尤,还有万兽山的一名长老,一直坐镇这儿,一听到海底发生巨变,两人都震惊起来。

    几乎没有犹豫,两人赶紧以最快地速度,传讯各自的宗主。

    一个时辰后。

    天器宗的宗主冯毅,万兽山的山主祁阳,不分先后降临这座海岛·没有任何停留,又立即下海。

    他们来到那座海底的山峰上。

    山上的水晶宫殿,已经崩碎成水晶残片,被捆在山峰上的八具神尸·全部神秘消失,一个不见。

    冯毅和祁阳两人,还有跟随他们一并过来,一个个气势如大海般深邃辽阔的老者,立即端坐下来,或是取出灵光熠熠的灵器,或是将铺天盖地的灵魂意识延仲出去·以此地为中心找寻神尸气息。

    一行人沉默无声。

    一会儿后,那些天器宗、万兽山的长老,不断摇头起身·示意自己没有收获。

    冯毅和祁阳两人,也最后站了起来,两人忽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之色。

    “神葬场一定发生了惊天变故,不然这八具神尸,绝不可能挣脱封禁!”冯毅沉声道。

    祁阳点头,提议道:“你看要不要提前将通道敞开?”

    “才八个月,离试炼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另外七方势力的见证者也不在·这时候打开通道会不会……不太妥当?”冯毅有些犹豫。

    “再等下去,我怕一个活人都见不着。”祁阳国字脸,面容粗犷·犹如一头披着人皮的野兽,一双眼睛绽出摄人的光芒,“我听说关于神葬场的一切·都是以前血煞宗的余孽姜铸哲告知你们,这姜铸哲和你们天器宗之间,暗中是否另有交易?如果这次神葬场试炼,出现了太大的伤亡,如果因为你的私心,导致各方精锐被外力害死,你们天器宗就准备被各方追究责任吧。”

    “我儿子也在神葬场进行试炼·我能有什么私心?”冯毅神色淡然,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敞开通道吧。”

    在他身后,一名天器宗耄耋之年的老人,依言准备敞开通道。

    然而,就在他取出一块蕴含强大空间之力玉牌,就要释放内部空间能量之时,突地脸色巨变,满脸皱纹凝成一块,喝道:“找不到空间坐标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慌了,皆是目显惊容。

    “罗叔,怎会找不到空间坐标?”冯毅轰然一震。

    “空间坐标不会无故消失。”精通空间玄妙-的罗翰,在天器宗地位崇高,连冯毅都要小心对待,这时候,他摸着那一块玉牌,仔仔细细感受了一番,说道:“我连神葬场都感知不到了······”

    “神葬场都感知不到?罗老,这,这是什么意思?”毕尤恭敬地问道。

    罗翰摇头一叹,“神葬场恐怕空间破碎了。”

    话音一落,众人皆是面如土色,目显巨大的惊恐之色。

    一个空间破碎,意味着什么,众人心知肚明。

    空间破碎形成的力量,足以让破碎境、涅境武者都要粉身碎骨,神魂俱灭,何况是那些通幽境的小辈?

    “我儿,我儿······”冯毅喃喃低语,眼中异光不断闪烁,表情变幻不定。

    过了一会儿,冯毅一咬牙,喝道:“传讯另外七方势力,将神葬场之变说明清楚,告诉他们神尸已经挣脱逃离!”

    “冯兄?”祁阳一惊。

    “瞒不过了,神葬场的大变,可能会爆发更大的事端,必须极早通知各方早作准备。”冯毅深吸一口气。

    “你到底瞒了我们什么?”祁阳冷哼一声。

    “神葬场是太古时代的搏天族建造出来,我怕神葬场的巨变,会引起搏天族的注意。”冯毅满脸苦涩。

    “搏天族?自称为神的太古第一强族?!”祁阳骇然失色。

    冯毅叹了一口气,无奈点头,“神葬场,也根本不是太古时代专供各大强者埋葬的公共之地,而是搏天族拘禁了众多太古生灵遗体残魂,专门用来培育后裔的神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