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第一巫虫!

第五百四十一章 第一巫虫!

    “呼呼呼……”

    葬神之地内,八具神尸的头颅,突然漂浮上天,如灿灿光球聚集在封魔碑旁边。

    封魔碑的碑面上,一道道神光锁链,变得愈发气势澎湃,神力惊人。

    “噼里啪啦!”

    道道神光犹如流星鞭子,重重抽击在人鱼族女子的身上,让那名人鱼女子调动而来的能量溪河,顿时炸成零碎灵光。

    八具悬浮着的神尸,一双双眼瞳深处,绽放出日月轮转,星辰滚荡的画面出来。

    神尸的眼睛,瞬间凝聚在水灵附体的人鱼族女子身上,只见星辰碎芒,日月光华,竟同时灌注下来。

    瀑布灵光长河般,直直落在那人鱼族女子身上,令这名太古生灵的海族之身,发出猛烈的震颤。

    还没有来得及深研血祖奥妙的秦烈,不得不转移注意力,再次看向冰湖底下。

    看向新起的变动。

    “蓬!”

    封魔碑释放出缤纷虹光,一条条神光锁链,衍变为宝塔的瑰丽形态,一下子坐落到人鱼族女子头顶方位。

    一条条流光溢彩的虹芒,从宝塔下方罩落下来,渗透到人鱼族女子的脑壳。

    “呜呜呜!”

    在那人鱼族女子脑部,传来水灵不甘心的呼叫声,旋即,便见一条清溪流泉般的魂魄,被硬生生抽离出来。

    那魂魄,像是一条曼妙水蛇,一闪间,便落入封魔碑内。

    水灵被抽离封印!

    那具人鱼族女子的尸身,失去了水灵的掌控,被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后,忽然溶解为水,和旁边溪流汇聚在一块儿。

    气息皆无。

    当八具神尸的头颅。一一浮上天空,如星辰增加日月光辉一样,帮助封魔碑来抗衡三大灵体,水灵率先支撑不住。

    水灵被封印。封魔碑内的神光愈发夺目,八具神尸的头颅,一双双眼睛射出来的光芒,也是传来束缚天地。将葬神之地裹住的禁锢能量。

    封魔碑和八个硕大的头颅,方向一变,又盯上了化身太古巨猿和巨人的土灵、金灵,展开新一轮的封印攻势。

    同一时间。

    先前耀武扬威姜天兴所化的血妖。被寒流飓风吞没,被极寒之力一点点渗透骨髓灵魂,此刻结成了血色莹莹的一具狰狞冰雕。

    血妖内的姜天兴。仿佛被一并冰冻。暂时失去了对太古生灵遗体的破坏力。

    七灵体中最强最有智慧的冰灵,终于腾出手来,在冰封了血妖后,开始正视封魔碑的威胁。

    冰灵没有找寻一具修炼寒冰之力的太古强者遗骨依附,它就藏匿在珈玥体内,在狂暴旋转的飓风寒流中,似在暗暗观察着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飓风寒流中,看着它的移动轨迹。

    “巫之始祖!”郁门惊叫起来。

    围观中的秦烈一方,东夷人,还有冯一尤,都清晰地看到,那将血妖封印的彻骨寒流,忽然漂浮到巫之始祖的位置。

    所有人的视线聚集而来。

    “喀嚓!喀嚓!”

    咀嚼骨头的声音,很轻微地从巫祖的体内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潜藏在巫祖体内进食。

    八翼蜈蚣王和乌晶天蝎,在巫祖躯体内发出刺耳的厉啸,似在疯狂挣扎着,想要仓惶而逃。

    八翼蜈蚣王的羽翅,在一根根减少,乌晶天蝎的蝎尾,也在一截截的消失……

    “有东西在吞吃巫虫!”宋婷玉脸色一变。

    “八翼蜈蚣王和乌晶天蝎,都是黑巫教培育的古巫虫,非常可怕。”雪蓦炎俏脸泛出异色,小心谨慎地说道:“它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在被一点点吞吃,这说明吞吃它们的东西,一定更加厉害。”

    “巫祖睁眼了!”杜向阳大惊失色。

    只见巫祖紧闭的双眼,突地裂开一道缝隙,碧绿色的眼瞳深处,隐隐可见一个蟾蜍蠕动着,似在欢快进食。

    “碧血玉蟾!那是,那是巫之始祖的本命巫虫!”雪蓦炎神色剧变,“在黑巫教的记载中,碧血玉蟾为第一巫虫!它也是巫之始祖炼化驯服的,最初的那只巫虫!”

    “巫祖陨灭了,这只碧血玉蟾,似乎还没有死绝。”杜向阳反应过来,“它一直存活在巫祖的遗体内,吸引八翼蜈蚣王和乌晶天蝎,将这两只巫虫吸入进食的,看来并不是巫祖,而是它!”

    “碧血玉蟾竟比巫祖的生命力还要顽强!”洛尘无比的凝重起来。

    碧血玉蟾,被黑巫教称呼为“第一巫虫”,它是巫之始祖悟透巫虫奥妙后,尝试炼化的第一只巫虫。

    这只巫虫,也是巫之始祖的本命巫虫,以巫祖的血肉饲养,以灵魂来驯服。

    在黑巫教的记载中,这只巫虫,被当成仅次于巫祖的特殊存在。

    很多黑巫教的教徒,时至今日,在第一次炼化巫虫入体的时候,还都在对着它的图像祭司祷告,祈求能够和巫虫成功融合为一。

    “幻魔宗和黑巫教争斗多年,我听师傅说过,说现在黑巫教的教徒,还时常冲着这只巫虫举行祭祀活动,说有人能隐隐感知到这只巫虫的存在,说……这一只巫虫一直都还活着。”雪蓦炎脸色变幻不定,惊异地说道:“原来一切都是真的,原来这只巫虫,果真还存活着!”

    “巫祖灵魂俱灭,这只巫虫竟依然在巫祖体内存活,只是它应该也极其虚弱,所以才需要通过进食八翼蜈蚣王和乌晶天蝎来恢复力量。”杜向阳沉声道。

    “冰灵找它做什么?”秦烈皱眉。

    众人忽地哑然。

    大家只能一瞬不移地看着,看着巫祖体内的八翼蜈蚣王和乌晶天蝎,身子一点点被吃掉,最终彻底无影。

    本来只裂开一道缝隙的巫祖的眼帘,渐渐大大睁开,眼瞳也全部呈现出来,内部碧血玉蟾的影像。也是越来越清晰。

    众人都能看出来,这只名为“碧血玉蟾”的第一巫虫,在无数年后已取得巫祖身体的所有权。

    两道漆黑浓郁的光芒,在巫祖的眼瞳内吞吐不定。像是两条黑漆漆的长蛇扭动着身子,让巫祖显得无比诡异可怕。

    巫祖突然坐起,他看向了悬浮头顶的封魔碑,脸上浮现刻骨的恨意。

    “嗡嗡嗡!”

    刺破耳膜的厉啸声。从巫祖体内传来,席卷八方。

    冰湖边沿,所有看着他的武者,不论是来自于暴乱之地。还是东夷人,纷纷中招。

    许多人七孔流血,捂着耳朵的手指缝隙。也是血流不止。

    秦烈轰然巨震。浑身释放出浓烈稠密的血光,血光在啪啪爆碎时,他的身躯不断摇晃着。

    血光的碎裂,就是抗衡音波的凌厉冲击,在一声闷哼后,秦烈顽强站稳身子。

    只是,在他的嘴角。依然有一条血线呈现出来。

    “噗哧!”

    端坐在地的洛尘,一口鲜血压抑不住的喷出,精神迅速萎靡下来。

    杜向阳、宋婷玉、谢静璇,眼睛、鼻孔、耳朵、嘴巴,七孔流血,血流不止,东倒西歪。

    潘芊芊被音波直接震昏,满脸满嘴的鲜血,倒地不起。

    雪蓦炎咬着银牙,嘴角和耳朵流出鲜血,也是强行站住了身子没有倒下。

    东夷人那边,传来凄厉惨叫,有三人当场被第一巫虫的啸声震死。

    其余人,比杜向阳、谢静璇他们还要不堪,一个个鬼哭狼嚎,不断去堵眼睛、鼻子、口中的鲜血,模样狼狈无比。

    只有森野、岩岷口中虽然流血,却硬生生挺了下来,没有那么难堪。

    冯一尤三个空间戒爆碎,以灵器的报废为代价,又成功度过一劫。

    郁门鼻子和口中流血,发出一声声沉重喘息,分明也是极其辛苦。

    所有人都知道,掌控巫祖躯体的第一巫虫,真正的目标其实还不是他们。

    此刻,在冰湖旁边,一个个东倒西歪七孔流血的人,只不过是受到波及罢了。

    第一巫虫的目标,乃是封魔碑!

    透过巫祖的眼睛,它流露出彻骨的恨意,仿佛它和巫祖都是因为封魔碑才会落得今天的境地。

    它一直潜藏在巫祖体内,非常虚弱无力,这么多年来,这只巫虫甚至没办法移动巫祖的遗体。

    冰灵镇守冰之禁地,以守灵的身份看护葬神之地,它也一直都知道第一巫虫的存在,还知道这只巫虫对封魔碑的仇恨,所以它从没有对这只巫虫动手。

    当然,它也不曾帮过这只巫虫。

    它很清楚,它若帮助碧血玉蟾,这只巫虫会在迅速恢复后,通过一具具太古强者的遗体恢复巅峰状态,甚至还有可能超越巅峰。

    那是冰灵不愿意看到的。

    它也不想这只巫虫死亡,所以它只是一直观察着巫虫,留着巫虫,就是在等今天这样的时机到来。

    先前,冰灵的忽然消失,就是潜藏起来和这只巫虫达成协议。

    也是冰灵助这只巫虫恢复了一丝力量,让这只巫虫有力量可以将八翼蜈蚣王和乌晶天蝎吸引过来,由它进食来迅速恢复。

    如今这只巫虫,通过吃掉八翼蜈蚣王和乌晶天蝎,成功恢复了一点力量,自然到了该向它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它要巫虫破碎封魔碑!

    “秦烈!快以血祖对付它!我们很难撑过它不断的厉啸冲击!”杜向阳突地大声疾呼。

    “秦烈!快点动手,芊芊,芊芊就快不行了!”雪蓦炎焦急如焚。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