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待如何?

第四百九十三章 你待如何?

    “是我。”!

    秦烈坦然承认,黑巫教的黄姝丽以幻魔宗的幻术,佯装成雪蓦炎的模样,已获知他修炼血灵诀的秘密。

    这意味着,黑巫教的夜忆皓等人,还有三大家族的那些人,应该也都知道他修炼了血灵诀。

    他就算是想隐瞒,恐怕也没办法隐瞒下去,事已至此,他继续藏者掖着也没了必要。

    黄姝丽这次到来,一定会揭开他和雪蓦炎修炼血灵诀的事实,找机会攻击他们。

    他不妨提前说明情况。

    “你,你怎么懂得血灵诀?”雪蓦炎惊喜万分。

    她是沫灵夜和血厉的女儿,血煞宗血统纯正的继承者,她一直偷偷修炼着血灵诀。

    对任何修炼正统血灵诀的人,她都会心生亲近之意,下意识地就将对方归为自己人。

    “我修炼的血灵诀,由你父亲亲自传授!”秦烈沉喝。

    此言一出,雪蓦炎如被一道雷霆击中,眼瞳光芒突然一滞。

    她呆愣在那儿,数十秒后,才陡然激动起来,失控地死死抓紧秦烈臂膀,“我父亲还活着?他,他还活着?”

    “没意外的话,他和漠北已经到达天戮大陆,找你母亲去了。”秦烈轻叹一声,解释道:“血厉前辈的状态并不好,他被姜铸哲封禁在天器宗的十二根灵纹柱内部,被囚禁了一千多年。出来后,肉身和半个灵魂,又被姜铸哲炼化,如今,只剩一般灵魂存在,他······”

    雪蓦炎眼眶忽然湿润了。

    她母亲是这样,躯体生命精气即将枯竭,灵魂萎靡,没料到父亲也是这般凄惨。

    这让她一时间悲从心来。

    潘芊芊在一旁轻声安慰,“雪姐你父亲还活着,只要活着就还要希望。”

    “你修炼血灵诀?”杜向阳惊讶起来。

    洛尘也是微微皱眉。

    “怎么?”秦烈神态自若,“修炼血灵诀者,都会是暴乱之地公敌?会被群而攻之?是这样吗?”

    “也没那么严重。”杜向阳耸了耸“其实,一直以来对血煞宗武者穷追猛打不肯放手的,也就是三大家族的那些人,还有黑巫教暗中主导。我们天剑山,还有天器宗、万兽山、寂灭宗、幻魔宗,对修炼血灵诀的武者,并没有太大的偏见当然,吸食鲜血修炼的那一类要另当别论。”

    “当年,是因为以鲜血修炼的人太多才会引发了暴乱之地的惊变,惹怒了所有势力。”洛尘冷冰冰插话,“召集各方势力,共同围剿血煞宗的,就是黑巫教。事后,也是黑巫教和三大家的人,盯着血煞宗不放,别的势力没有继续追究。”

    “也不用太担心。”杜向阳表情还算是轻松,“天器宗、万兽山、寂灭宗、幻魔宗还有我们天剑山对血煞宗没那么强烈的偏见。大家只是碍于面子,认为当年那群吸血修炼的家伙太极端,才会共同排斥血煞宗如果血煞宗能解决掉那些人,将来说不定可以重新为自己正名,可以不用继续躲躲藏藏而是和一十多年前一样,光明正大的站在所有人面前。”

    雪蓦炎眼睛突地明亮如斯。

    杜向阳的这番话,恰恰就是天戮大陆那些血煞宗武者最大的理想,也是她雪蓦炎毕生追求——为血煞宗正名!

    “只要到达葬神之地,找到血之始祖遗骨,将其带出神葬场,由血厉前辈以灵魂附体。”秦烈咧嘴冷笑“血厉前辈将更胜以前!不论是境界还是实力,必将连番突进!到时血煞宗要在暴乱之地重新崛起,将不会是梦想!”

    雪蓦炎心神澎湃,暗暗攥紧拳头,轻喝道:“始祖遗骨也在神葬场?!”

    秦烈点头,“我来神葬场,最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血厉前辈找寻血之始祖遗体。”

    “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雪蓦炎忽然觉得,怎么看秦烈都是那么的顺眼。

    “血厉前辈帮我许多,我修炼的血灵诀,也是他传授的,我帮他是应该的。”秦烈连忙道。

    “不论如何,我都应该谢谢你。”雪蓦炎认真道。

    “原来你们之间有那么深的渊源。”杜向阳笑了起来,“我还以为,哈,还以为秦烈这家伙心怀不轨,垂涎雪小姐的美色呢。”!我也以为他看上雪姐了····…”潘芊芊也附和了一句。!

    “咳咳……”秦烈尴尬起来。

    雪蓦炎也是小脸泛出红晕,显得颇为狼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在此时,黑巫教这最后一拨人,也终于赶了过来。

    黄姝丽一马当先,竟还在夜忆皓之前,她倏一现身,便扬声轻笑起来:“雪姐,别来无恙啊。”

    在她身后,才是夜忆皓和黑巫教的那些武者,更后面乃三大家族的强者。

    黑巫教和三大家,最近似乎又重新聚集了一些人,他们加起来竟然有二十多人,人数比起任何一方都要强势耀目。

    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脸上都写满了傲然,他们看向雷电渊潭的目光也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一见黄姝丽出现,雪蓦炎脸色立即冰冷下来,轻咬着贝齿,冷声娇喝。

    “神葬场内,我们会是笑到最后的人,这一点谁也没办法改变。”黄姝丽神色阴冷,不急不缓走到雷电渊潭另外一边,一个和天器宗、万兽山相隔不远的地方。

    天器宗和万兽山的人,一见黑巫教到来,一个个如临大敌。

    寂灭宗的何薇等人,也都深深皱起眉头,眼神严峻起来。

    黑巫教的这群人,如漂浮过来的一团厚厚阴云,悬在众人头顶,让所有人都暗暗警惕。

    “那个秦烈,和幻魔宗的雪蓦炎,全部都是血煞宗余孽,都修炼血灵诀!”

    果然不出所料,黄姝丽只是略一停顿,立即以血煞宗余孽为突破口,将矛头直接朝向了秦烈这边。

    “血煞宗余孽?”冯一尤一愣。

    “两人都修炼血灵诀?”郁门也皱起眉头。

    “怪不得,怪不得上次秦烈要我们将生命之泉让给雪蓦炎,原来他们根本就是一起的!”任彭喝道。

    楚离也愣了。

    一时间,因黄姝丽的一番话,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秦烈和雪蓦炎身上。

    “你有什么证据?”雪蓦炎平静道。

    “证据?”黄姝丽轻笑起来,“雪姐,我在你身边那么久,你几次悄悄修炼血灵诀的时候,当我真不知道?”

    停了一下,她又对向秦烈,娇声道:“你就更加不消多说了,我只是幻化为雪蓦炎的样子,你就乖乖说明了一切。你们俩,都是血煞宗余孽,都是潜伏在神葬场的祸端,理当尽早除去!”

    “血煞宗的人必须要赶尽杀绝!”夏侯渊喝道。

    苏妍和林东行那些三大家族的人,也都是杀气腾腾,仿佛和秦烈、雪蓦炎有着不同戴天之仇。

    他们深知三大家族,曾经是血煞宗的下属势力,也知道三大家族能够变成今天这样,全然是因为踩着血煞宗的遗骨,吸食着血煞宗的鲜血,霸占着天灭大陆才有今日。

    血煞宗如果重新崛起,现今属于三大家的一切,都会被强行剥夺。

    血煞宗,也绝不会放过背叛他们的三大家,双方从一开始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不用遮遮掩掩,不错,我就是修炼血灵诀,你待如何?”秦烈霍然站起。

    雪蓦炎悚然一惊,讶然不解地看向他,忽然不安起来。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小心谨慎地隐藏着自己的身份,一直害怕暴露,怕为幻魔宗带来麻烦,为她自己,为她母亲还有幻魔宗的那些叔伯惹来祸端。

    她其实活得很辛苦,就连修炼血灵诀的时候,都需要潜藏着,要独自找寻僻静的地方。

    她是沫灵夜的女儿,千年前,她外公是血煞宗威名远扬的老宗主,她父亲血厉,也是血煞宗的新任宗主,她体内流淌着血煞宗的正统鲜

    可她却要隐姓埋名,连血灵诀都不敢光明正大修炼,连血煞宗的身份都不敢认。

    她一直觉得很憋屈。

    她也一直在隐忍,希望有一天,能令血煞宗重新站在世人面前,向所有人光明正大说出自己的身份。

    然而她现在却不敢。

    但秦烈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