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新的裂痕

第四百八十七章 新的裂痕

    楚离一番话说完,从赤澜大陆走出的秦烈三人,真真被!惊了。

    一个无垢魂泉,能换取两个赤铜级大陆,换取整个大陆的掌控权,所有矿产灵材等种种的归属权,这是什么一个概念?

    赤澜大陆,也只是赤铜级大陆,而玄天盟仅仅只是赤澜大陆两股最强势力之一。

    一个无垢魂泉,值两个赤澜大陆的价值,这有多么的珍贵,已不言而喻。

    “真有这么稀缺珍贵?”秦烈惊愕不已。

    他看向楚离。

    “杜向阳并没有瞎说,我们老祖的确曾经放话,愿意以两个赤铜级大陆的归属权,换取一个无垢魂泉。”楚离笑容有些苦涩,“老祖在不灭境,他要踏入虚空境,必须要面临一个大劫。那个劫难·……他也没有信心渡过。”

    “不灭境和虚空境之间的大劫,对想要破境者而言,简直就是一道天堑。十个破境者中,至少有八个要消陨在此,只有两成破境的成功率。”何薇深深叹息,“如果能找到一个无垢魂泉,炼制出分魂出来,在破境的时候,就有可能以分魂挡劫,有极大可能性破境成功。”

    “无垢魂泉,对所有巅峰强者而言,都是梦寐以求的至宝!”杜向阳轻喝。

    秦烈轻轻点头。

    直到现在,他才清晰地认识到,雷电渊潭下面的那几道澄净灵魂的价值。

    他记得,在那雷电渊潭深处,应该有六道澄净灵魂气息,那就意味着有六个无垢魂泉。

    六个无垢魂泉,可以换取十二个赤澜大陆,想想就让人觉得心惊肉跳。

    “嗤嗤!”

    突地,一道耀目电光,在众人身后的雷电壁障上释放出来。

    何薇身后的胡平,脸色猛然一变明亮的眼睛也立即黯淡下来。

    “真是奇怪,竟然连我的一缕精神意识,在雷电壁障都被抹灭掉了。”胡平见众人望来,皱着眉头惊讶地说道:“我明明修炼雷电灵诀啊?”

    知道雷电渊潭内,存在着无垢魂泉后,修炼雷电灵诀的胡平,心中就动了念想。

    他自认为修炼的雷电灵诀精湛,就想以精神意识探查一下,看看能否穿过雷电壁障,深入雷电渊潭底部确定究竟有多少无垢魂泉存在。

    可惜,他一缕精神意识才逸入雷电壁障,尚且没有来得及进一步感测立即被雷电斩灭。

    他也因此眼神黯淡。

    他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后,见大家望了过来,还若无其事地解释了一句。

    “糟糕!”秦烈突地变色。

    胡平一皱眉,道:“怎么了?我只是以精神意识探查一下,有什么问题?”

    “难道我们感知一下都不行?”韦良也是抱怨起来。

    何薇黛眉微蹙,没有讲话,也以狐疑地目光看向秦烈,分明是觉得秦烈管的太多。

    本欲解释的秦烈,一见这三人的态度脸色也是一冷,忽然就闭嘴了。

    “秦烈,怎么?会有什么问题?”只有楚离觉得不妥忙表示关注,询问状况。

    “噼里啪啦!”

    就在此时,那雷电壁障内电闪雷鸣一道道粗长的闪电,夹杂着雷霆轰鸣爆响,如巨龙冲出深渊一般飙射出来。

    十来道闪电,每一道都有水桶粗,数十米长!

    炫目的雷电,如拥有着灵性一般,竟全部瞄向了胡平气势惊人至极。

    “妈的,怎么回事?我只是以一缕精神意识感知啊!”胡平尖叫起来。

    “所有以精神意识感知者都遭受了雷电轰击灭杀,灵魂都被冯一尤释放进去的骨灰盒吸收。我记得,在没有到来之前,我就和你们说明过吧?我想我应该提醒过你们。”秦烈淡然说道。

    “可是我明明修炼雷电灵诀啊!”胡平怪叫着。

    十几道粗长闪电,如巨龙俯冲下来,在他惨叫连连声中,瞬间将其淹没。

    电闪雷鸣中,胡平的惨叫声不迭传来,听的人头皮发麻。

    “救他!快救救他啊!”何薇叫嚷起来。

    楚离焦急万分,却没有什么好办法,也担心妄动后,会引发雷电更强烈的攻势。

    韦良同样也修炼雷霆灵诀,可是在雷电灵诀的造诣上,他还要弱胡平一筹,就连境界,也低上一个小阶。

    胡平自身都难保,他又能如何?他要插手,会不会也引来雷电的两次轰杀?

    韦良也不敢乱动。

    何薇对雷电灵诀一窍不通,对此地的狂暴雷电,更是心生顾忌,她叫唤的声音虽然很高,可也同样不敢妄动。

    他们都不出手,杜向阳、宋婷玉、谢静璇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当然也是冷眼旁观。

    先前,秦烈说糟糕的时候,胡平、韦良、何薇的态度,也让人不爽,见胡平遭殃他们心里还在幸灾乐祸,有方法也不会相救。

    众人中,唯一有能力出手的,也只有秦烈。

    然而,秦烈也保持沉默,一脸地爱莫能助。

    于是,胡平就被从雷电壁障涌出的十几道粗长闪电淹没,被雷电锁定在一小片区域内狂轰滥炸。

    众人都只是远远观望。

    没人胆敢胡乱插手。

    胡平杀猪般的惨叫声,整整持续了一刻钟,之后一道道闪电才消失,没入地底不见。

    一身焦黑的胡平,凄惨地瘫软在地,面色如黑炭,一双眼睛再也没了神采,显然遭受了重创,恐怕短时间内很难再有战斗力。

    “还好你修炼雷电灵诀,这具身体也曾以你体内的雷电灵力淬炼过,还算是能承受雷电冲击。”秦烈这时候插话了,“不然,你会和被冯一尤所害的那些人一样,肉身毁灭,灵魂则是被吸入雷霆壁障的裂魂连珠阵内。”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那种程度的雷电轰击,要不了修炼胡平的性命。

    胡平毕竟也修炼雷电灵诀,当然胡平修炼的方式,和他的“天雷殛”相比,要平和温柔了太!多多。!

    他能看出来,胡平修炼的雷电灵诀·是通过灵力一点点转化凝炼成雷电力量,形成雷电元府,再用雷电元府的雷电之力,一遍遍淬炼躯体。

    他的修炼截然不同。

    他最初的时候,就通过药山内部的奇阵,直接牵引九霄雷霆进行分解弱化,直接以天雷闪电来淬炼躯体·从而凝成雷霆之力。

    他的修炼,伴随着难以想象的痛楚,伴随着可怕折磨。

    若非他能借助于镇魂珠·进入无法无念的状态,那种天雷入体的痛苦,他也未必就能忍受。

    以极端方式淬炼的体魄,凝炼的雷霆之力,自然不是胡平那种修炼方式可以比较。

    “韦良!你千万别再乱来!”楚离急忙警告。

    韦良脸色苍白,连忙摇头,干声道:“不会,我绝不会乱来!你放心好了!”

    “胡平,有没有事?”何薇这才凑上去·俯下身子,关切地询问道。

    “我死不了!”胡平咬牙切齿道。

    话罢,他狠狠瞪了秦烈一眼·仿佛知道秦烈故意让他吃苦头。

    “你瞪我?”秦烈眯着眼,淡然一笑,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曾警告过你们·是你自以为自己多么厉害,以为自己修炼雷电灵诀,就能在雷电壁障内以意识探测。你现在被雷电轰击,和我有关系吗?”

    “我······”胡平脸色一沉,想反驳,却找不到反击的话语。

    “在你之前已经有九个人身死,你现在还活着·就应该庆幸,而不是怪到别人头上。”秦烈哼了一声。

    所有人都看出了秦烈脸上的冷意。

    “你能御动此地雷电·那你就应该有能力救他,可你只是袖手旁观!”韦良忍不住插话。

    “你不也是袖手旁观?你也修炼雷电灵诀啊,你刚刚做什么了?”秦烈一脸不耐烦,讲话也越来越不客气,“我好像看到你先前还在往后退,你在悄然远离他,是不是这样?”

    “我,我是帮不上忙,我没办法助他破掉那些雷电的纠缠!”韦良红着脖子嚷嚷道。

    “你给我闭嘴!”楚离暴喝。

    韦良立即噤声,可他的眼睛,依然流露出不服之色。

    “是胡平不对,这件事算了,别争吵了好吗?”何薇打圆场,“大家在木之禁地的时候,相处还算是愉快,雷之禁地内,秦烈你的确要比我们的作用大很多。但是,一旦离开雷之禁地,秦烈你不是也需要我们的帮助么?我们还要进入葬神之地,还要在神葬场继续待下去,以后大家互相照应的地方肯定很多,没必要这时候闹僵吧?”

    顿了一下,何薇又道:“再说了,当时洛尘他们找上来,要对付你和婷玉的时候,不也是因为我们在,洛尘才放弃?后来郁门也来过一回,也是因为我们啊,你说呢?”

    “何薇!你也闭嘴!”楚离禁不住喝道。

    “我只是摆事实而已,没别的意思。”何薇解释。

    秦烈皱眉沉默。

    “我来说句公道话吧。”杜向阳突然插话,“第一次洛尘找上来,我并不在,那次秦烈脱险,或许真是因为你们。”

    “但是第二次,郁门找上来好像并不是冲着秦烈吧?他是立即和洛尘开战,之后因为夜忆皓将要过来,战斗才中止。那次,秦烈身边有洛尘,有我,还有幻魔宗的雪蓦炎他们,郁门找上来,好像也不是要专门杀秦烈,我没记错吧?”

    “我记得也是这样!”宋婷玉冷哼道。

    “那就是你何薇记错了。”杜向阳淡然一笑。

    何薇脸色忽然尴尬起来。

    “我还记得,秦烈没有索要任何酬劳,就将三滴巫虫鲜血给了你们。严格说起来,他救了你们三人的命……”杜向阳又道。

    “我们,我们在生命之泉的分配上,已经做出了让步!”任彭忍不住插话。

    “说到那生命之泉,呵呵。”杜向阳笑容古怪,摇了摇头,说道:“是秦烈助谢静璇解开巫毒,谢静璇拿木雕破掉了木灵的壁障,令木灵和夜忆皓的灵魂连接中断,然后由秦烈以封魔碑封禁了木灵,夜忆皓这才退走。”

    “如果,我是说如果。”杜向阳继续说:“如果没有秦烈先以巫虫之血解开谢静璇的巫毒,如果没有秦烈后来以封魔碑封印木灵,如果不是谢静璇破掉木灵壁障,你们真以为夜忆皓他们能退走,真以为大家能够全身而退?”

    寂灭宗那边,除楚离露出思索的表情外,其余几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这么说吧,就算是真要以功劳来公平分配生命之泉,也只有两个人够资格。”杜向阳笑了起来,指了指身旁的秦烈和谢静璇,道:“很不好意思,这两个都在我们这边,我们要全部让出生命之泉给雪蓦炎,照我看并没有问题,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不欠你们什么。”

    话到后来,杜向阳已经以“我们”称呼这边,摆明了和秦烈是同一战线。

    “所以真要挖根问底的计较下去,秦烈,还有我们,其实并不欠你们什么。反而是你们,貌似还欠我们的……你们觉得呢?”话到这里,杜向阳脸上一向温和的笑容,已一点点收敛起来。

    何薇等人脸色渐渐僵硬起来。

    楚离则是尴尬万分,大大咧咧的他,一直听何薇他们计较来计较去,下意识地,他也认为他们和秦烈之间,是秦烈亏欠他们。

    如今,给杜向阳这么认真地,将一件件事情摆出来,他才终于明白,其实是何薇、任彭等人全然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看待问题。

    原来,秦烈其实从不欠他们,相反,他们反而是占便宜的那一方。

    ps求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