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封印!(恳求月票~~~)

第四百六十八章 封印!(恳求月票~~~)

    谢静璇先前一击,瞬间破掉木灵凝结的壁障,重创了夜忆皓和木灵。

    这是楚离等人都没办法达成的攻击。

    不管谢静璇是不是被木族族人的残魂侵蚀了,至少,她的目标也是夜忆皓和木灵,至少,她能真正伤到夜忆皓和木灵!

    唯一限制谢静璇,令她没办法继续痛下杀手的,只是渗透她真魂的巫毒!

    只要巫毒消除,谢静璇就能给夜忆皓,给木灵带来极大的麻烦!

    秦烈很快明白了楚离的想法——以谢静璇对付夜忆皓。

    这个方法显然可行!

    “噗哧!”

    一根看似柔嫩的细枝,如一柄翠绿色的利剑,从神树枝干分叉处刺来,捅进了张晨栋的胸口。

    和洛尘并肩作战的张晨栋,被细枝刺透胸口,脏腑内鲜血精华,如被抽水泵抽离,汹涌流入神树。

    洛尘身边最后一个战友,至此,也被无情斩杀。

    “你们逃离的方向没有问题,如果没有进入这个村落,只要你们不停歇的遁离,说不定你们能走出木之禁地。”夜忆皓冷笑着,摇了摇头,“可惜,可惜你们没有抵御住自己的好奇心,你们偏偏踏入了此地。”

    “绞杀!”

    从周边挪移而来的所有树木,一根根粗细不等的枝干,像是化为漫天怪蛇,从四面八方朝着村落内的生灵缠绕绞杀而来。

    那些树枝仿佛有着简单智慧,都很聪明的避过三大家和黑巫教的人,都只是盯着幻魔宗、寂灭宗那些人攻击。

    “秦烈!”楚离突地沉喝。

    守着身后石井的秦烈,终于闻讯而动,身如一道电光射向谢静璇。

    存放一滴巫虫鲜血的玉瓷瓶,在空间戒光亮一闪后,在他掌心显现出来。

    “呼!”

    玉瓷瓶半空滚动着,滴溜溜落向谢静璇的方向,如一颗坠落的星辰。

    “那是一滴巫虫鲜血!”秦烈轻啸一声。

    与此同时·三滴鸡血石般的鲜血,从他掌心飘飞出来,变化为三团燃烧着的火焰麒麟。

    三团火焰麒麟,咆哮着·燃烧着汹涌火焰,形成烈火结界,防御着谢静璇周边。

    “滴入鲜血进眉心!”宋婷玉在旁边大声提醒。

    “鲜血能解巫毒!”何薇也叫喊起来。

    谢静璇饮用了生命之泉的泉水,以生命能量维持着生机,却被生命之泉内木族族人不屈的残魂意志侵蚀,处于不清醒的状态。

    她们担心谢静璇无法思考,不知道该如何借用那一滴巫虫鲜血·所以接连出言说明玄妙。

    “轰隆隆!”

    秦烈身上雷电涌动,御动着雷罡锤,挥动出漫天炙烈闪电·粉碎延伸过来的一根根树枝。

    他也在尽量护着谢静璇。

    谢静璇眼瞳深处,一个个碎小的黑白斑点,忽然闪烁出诡异的光芒。

    她木然的脸上,如忽然显出浓烈生机,她那死气沉沉的表情,也陡然一变。

    她拿着一根木雕,精准地敲击在当头落来的玉瓷瓶上,玉瓷瓶应声而碎,一滴鲜血忽然在空气中闪现。

    谢静璇仲手一扯。

    一条草绿色光束·从她手中凝现出来,柔软的绿丝带般将鲜血裹住。

    那一滴巫虫鲜血,顺势落入她眉心·如一个小小的朱砂痣。

    一丝丝,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黑褐色烟雾·迅速从她眼瞳深处浮游出来,如被磁石吸引着,一一黏在那滴巫虫鲜血上。

    液态的鲜血,在吸附了巫毒毒素后,变成黑糊糊的硬块,流出令人心悸的邪恶气味。

    “啪嗒!”

    那一滴鲜血硬块,忽然从谢静璇眉心脱落·她之前的“呜呜”痛呼声,早已停了下来。

    那一双布满黑白斑点的眼瞳·重现令人惊惧的邪光,一股墨绿色的光晕,如深海荡漾着的波纹涟漪,从她全身流荡出来。

    “呼呼呼!”

    谢静璇忽然张口朝着石井的方向一吸。

    弥漫在石井井口的绿色淡雾,夹杂着强烈的混乱波动,混合着木族族人的残魂碎念,一股脑儿地全部涌入谢静璇口中。

    谢静璇两眼绽出不正常的绿色光芒。

    一手握着一根木雕,如同一只绿色幽灵,她虚空漂浮着,鬼魅般穿过密集的树枝缝隙,瞬间到了夜忆皓身旁。

    两根木雕释放出凌厉的光芒,如变成两柄无坚不摧的神剑,锋芒无匹。

    “喀嚓!咔嚓!”

    提着两柄剑般的谢静璇,不断斩向裹着夜忆皓身体的树枝,一根根青翠如玉般的枝干,纷纷碎断。

    “咬死她!给我咬死她!”夜忆皓尖叫。

    那只八翼蜈蚣王,又一次从他胸口,挤破他的皮肤振翅飞出。

    巫虫怪啸着啃咬向谢静璇,八只翅膀如八柄利刃,闪耀出乌黑森寒的光芒。

    “烧!用火烧!”雪蓦炎娇喝。

    秦烈和杜阳齐齐动手。!

    杜向阳手中火炎之剑火势猛然暴涨,那只剑,蜕变成一头火焰蛟龙,一下子冲向巫虫。

    秦烈则是沟通三滴本命精血。

    三滴鲜血,衍变成数米高的火焰麒麟,释放出滔天火焰,也是冲向巫虫。

    一身白衣沾满泥土灰尘,白皙肌肤也是布满污垢,半月都没有清洗的谢静璇,没了往昔的素雅清丽,多了几分狠厉和不近人情。

    可她的战力,却足足攀升了几个等级!

    尤其是她手持的两个木雕,在她的手中,更是显出了可怕的威力出来。

    仿佛她知晓如何运用木雕的力量!

    青耀的神光,如天神的利刃,从两根木雕一端暴射而出。

    神光切割而出,竟带有一种空间的力量,简直能斩断世间一切硬物。

    紧紧裹住夜忆皓的木灵枝干,被那青耀神光一斩,如被利刃砍下来的麻绳,应声而断。

    短短时间,和夜忆皓连接的·所有木灵的树枝,尽数被谢静璇斩断。

    “两人灵魂连接分开了!秦烈,祭出封魔碑!”楚离爆吼起来,“木灵的灵魂·没有和夜忆皓凝在一起,就没办法抗衡封魔碑的封印之力!”

    “哗哗哗!”

    所有神树身上的枝干,此刻都在疯狂扭动着,成千上万条怪蛇一样,都要重新缠绕到夜忆皓身上。

    想要和夜忆皓重新建立起灵魂链接。

    也在此时,秦烈依言将无字墓碑重新唤出。

    无字墓碑一出,主动漂浮上天·碑面上七道神光变得无比炫目,如七条秩序锁链一般,从碑面上重新延伸出来。

    七道神光·如勾连天地的锁链,绵长如天河,一一拴在木灵庞大躯体上。

    木灵近百米高,占地数十亩,遮天盖地。

    可那七道神光,却像是苍穹深处的天河,七条延伸束缚而来,硬生生将这木灵庞大躯体裹住了。

    “噼里啪啦!”

    灿灿炫目神光,从七条绵长锁链上疾射出来·一股恐怖绝伦的力量,令所有人为之震颤。

    “不!”夜忆皓惨叫连连。

    只见,根茎深埋在地底的木灵·如一株万年的树妖,被七道神光锁链捆缚着,硬生生从地底给拉扯出来。

    一点点被扯向无字墓碑!

    那墓碑并不大·悬浮在巨树上方,甚至显得有些渺小,如天空一片云朵而已。

    但在这一刻,从它身上释放出的神威,那种无可匹敌的浩瀚力量,却让任何人心神敬畏。

    和吸附火麒麟躯体一样,封魔碑内射出的七道神光·缠绕着木灵,将其一点点·慢慢吸入碑面。

    所有人举头看天,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木灵慢慢缩小,最终彻底消失在封魔碑。

    木之禁地的木灵,和炎火之地的火灵一样,也被封魔碑封禁起来。

    所有从四方挪移而来的树木,在木灵被封印之后,忽然全部停止了波动。

    像是突然变成了真正的树木。

    “跟我走!”夜忆皓阴冷的声音响起。

    他所在的位置,陡然升腾出浓烈的巫毒烟云,那些毒云朝着周边迅速扩散开来。

    聚集在那一块的洛尘,楚离,还有雪蓦炎众人,纷纷惊恐地避让。

    反倒是林东行、苏妍、夏侯渊一行人,急忙进入那片巫毒覆盖区,唯恐留在外面成了众人的靶子。

    “我会在葬神之地等着你们!”夜忆皓的声音,从巫毒覆盖中央传来。

    裹着他们的巫毒黑烟,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挪动,朝着村落外面迅速而去。

    楚离、雪蓦炎、洛尘只能眼睁睁看着夜忆皓他们逃离。

    所有人都深知巫毒的可怕,没有人敢踏入巫毒中央,在巫毒缭绕之地和夜忆皓开战。

    秦烈虽然不惧巫毒,但却没有自大到,以一人抗衡夜忆皓和三大家所有强者的地步,所以也只能眼睁睁目送他们离开。

    无字墓碑悬浮在秦烈头顶,七道神光,接连重返墓碑沉寂起来,墓碑如重新恢复安宁。

    谢静璇布满黑白斑点的眼瞳,仰望着墓碑,看着墓碑将木灵重新封印,似乎残魂得以安息了。

    一丝丝草绿色轻烟,从谢静璇双眼,鼻子,耳孔中飘逸出来,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

    她那被迷失许久的灵魂,如拨开了云雾,如重见天日。

    她眼中的黑白斑点逐渐消失,她灰暗的眼眸,慢慢重现光彩。

    “静璇!”宋婷玉一声声轻呼,希望能唤醒她,希望原来的她,能真正回来。

    “婷玉姐!”许久之后,谢静璇忽然惊呼一声,如从一个深层的噩梦中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