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生命之泉

第四百六十七章 生命之泉

    “静璇!”!

    宋婷玉陡然惊叫起来。

    何薇也是一脸惊异之色,不敢置信地看着忽然冒出来,如幽灵一般的谢静璇。

    在场众人中,除了秦烈以外,也就宋婷玉、何薇两人和谢静璇熟悉,知道她曾经毒入真魂,随时都可能被巫毒害死。

    先前秦烈说起谢静璇,说她不但好好活着,还拥有一身强悍力量的时候,说实话,宋婷玉、何薇都有些半信半疑。

    可现在她们彻底相信了。

    谢静璇两只柔嫩的玉手,分别握紧一根木雕,仔细去看,会发现妯的手掌成墨绿色,一根根肌肤下的筋脉血管,也是绿幽幽的,如青嫩树枝。

    手持木雕,狠狠刺向绿色壁障之时,一道道绿幽幽的光芒,如孔雀开屏一般,从她全身绽放出来。

    耀目如绿色太阳!

    两根木雕,如瞬间蜕变成世间最锋利的矛,在她的手中,竟展现出神异的风采出来。

    木雕的一端,雕刻成秦山头部的位置,重重刺在古树凝出的绿色光幕壁障上。

    “哧啦!”

    厚实坚韧的绿色壁障,如撕裂的薄膜,第一时间绽裂出两道狭长缝隙。

    “啪啪啪!”

    一根根青嫩的古树枝干,纷纷爆炸,如玉石落地摔成粉碎。

    被古树茂密枝叶裹着身子的夜忆皓,眉心清晰可见的小树印记,忽然变得黯淡起来。

    夜忆皓脸庞也明显苍白了一分。

    “贱婢!中了巫毒竟然还敢猖狂!”夜忆皓厉喝。

    “嗡嗡嗡!”

    趴伏在他心脏上的八翼蜈蚣王,突然怒啸起来,刺耳的啸声,如利器刺入所有人耳膜。

    就连没有中巫毒的那些人,一时间都是头皮发麻,听不到附近的声音。

    一击破掉古树绿色壁障的谢静璇,突然七孔流出污血,模样凄厉可怖到了极点。

    巫毒·依然处在她真魂深处,便是她突获神力,再是神勇,还是无法彻底逃脱巫毒的侵蚀影响。

    黑巫教的上古巫术·招牌的巫毒,能扬名整个暴乱之地,让许多人闻风丧胆,自然有着其独到凶狠之处。

    “哗哗哗!”

    以树叶丛裹着夜忆皓的木灵,参天树躯剧烈摇晃,树枝乱颤。

    夜忆皓的眼睛猛地盯向众人身后的石井。

    “汩汩!汩汩!”

    石井中,生命之泉的泉水·如被煮沸了,在汹涌沸腾着。

    “好!很好!生命之泉的泉水,在封魔碑的作用下·已开始净化了!”夜忆皓张嘴大笑,“那些污秽,早该净化的干干净净,免得继续作恶!”

    秦烈扭头看向身后。

    石井中,那些墨绿色的生命之泉,不断冒着水泡。

    一个水泡炸裂,就有一缕木绿色的轻烟袅袅而出,那些淡淡轻烟悬浮在井口上方两米处。

    以眼睛看,看不出上方有着什么奇妙-·然而,当他试着以灵魂意识感触的时候,却发现井口上方淡淡轻烟着·有着无数残魂碎念在剧烈动荡。

    石井中细小的黑白斑点,随着井水的沸腾,似在逐步减少。

    那些黑白斑点·就是雪蓦炎和夜忆皓口中所谓的污秽,可那些黑白斑点,在谢静璇的眼瞳深处,也曾浮现出来。

    秦烈总觉得其中有着某种联系。

    “木族,生命之泉,污秽,净化·洗涤······”

    一个个词语,在他脑海中闪过·紧皱着眉头,秦烈用心思索着,将那一段忽然冒出来的记忆,要梳理清晰。

    “杀掉夜忆皓!”洛尘厉声叫唤。

    楚离,雪蓦炎,还有杜向阳等人,纷纷飞涌向那边。

    “给我杀!”夜忆皓也是下令。

    夏侯渊、林东行、苏妍等三大家族武者,也从古树后方冲杀出来,也出来拦截众人。

    五颜六色的灵力光罩,夺目凌厉的电光,神奇精致的种种灵器,一时间皆是飞上半空。

    在秦烈和夜忆皓之间,双方的惨烈战斗,立即拉扯了开来。

    “秦烈!记得找机会以封魔碑封印木灵!”楚离在战斗中,还不忘传讯过来。

    此刻,他身边的所有人,包括宋婷玉都加入了战圈。

    秦烈站在石井旁,看着周边一地的木族族人尸身,眉头深锁着,他蹲伏下来,仲手摸向最近的一具木族族人尸身。

    他摸向尸身的一截手臂。

    那手臂,如一根腐朽的枯木,没有一丝光泽,没有一点绿意,灰褐色,干巴巴的,死气沉沉。

    如被抽离了所有生机和能量。

    这具尸体的眼眶深陷,整个人流露出一种绝望、愤怒、恐惧的表情,似乎在生前经历了某种可怕的事情。

    “生命之泉!”

    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闪过,秦烈浑身一震,突然间梳理清晰了记忆。

    关于木族的记忆!

    他看向裹着夜忆皓的那一株巨大古树,阴沉着脸,突然说道:“此地石井内的生命之泉,皆是来自于周边木族族人的生命精华们是被活生生炼死,被抽离了所有生机和残能,才凝成井中的生命之泉!”

    “嘿嘿,你小子知道的还不少嘛?”夜忆皓怪笑起来。

    他所在的位置,一根根树枝如长矛利剑,闪耀着绿意盎然的光泽,正在挥舞着,营造成漫天绿色光影,朝着雪蓦炎、洛尘等人冲击。

    他显然在借助于木灵的力量。

    除了谢静璇以木雕,一击破掉木灵的绿色壁障,令他和木灵同时受创之外,他好像再没有遇到像样的凶险。

    雪蓦炎、楚离、洛尘等人凶猛的攻击,竟无法靠近他,无法冲破那些茂密的树叶丛,真正轰落到他的身上。

    他显得比任何人都要从容不迫。

    木族,上古时代的强族之一,精通木之灵力。

    传言,天地之间屹立着一株生命古树,木族,就是依托生命古树进化而成的高等智慧种族。

    所有木族族人·尊称那一株生命古树为“母神”,据说,将生命古树上的翠绿叶子,挤成汁水后·就是生命泉水。

    生命之泉中,蕴藏着生命能量,它能补充生灵体内的生命能量,大幅度生灵延长寿命。

    除此之外,生命之泉内的生命能量,还有着起死回生,夺天地之造化的神奇作用。

    传说中·只要生灵还有一口气在,不论曾受了多大的肉身创伤,都能通过生命之泉救活过来。

    生命之泉·在上古时代,乃木族的镇族圣药!

    一般而言,生命之泉,都是通过摘取生命古树上的树叶,挤压成汁水后形成。

    然而,经历了漫长时代,和无数次种族之战,如今连木族族人都甚少见到,生命古树更是不知是否还存在了。

    所以要通过这种方法得到生命之泉已渐渐不可能。

    于是出现了第二种方法……

    境界精湛且血脉纯粹的木族族人·修炼木之灵力时,能从生命古树中获取力量,从而不断强大自身。

    在他们的血液之中·会存在少量的生命之水,通过一些极端的方法,将他们生生炼死之后·就能从他们鲜血之中提取那些生命之水。

    但这种得到生命之泉的方法存在一个弊端——如此得来的生命之泉并不纯净。

    木族族人,毕竟是高等级的生灵,他们有智慧,有灵魂记忆,在他们的鲜血之中有着碎念残魂。

    和姜铸哲等人饮血修炼血灵诀,会将鲜血中杂质一起吸入血液一样,通过木族族人鲜血炼化出来的生命之泉·也会存在杂质在里面。

    所谓的杂质,其实就是木族族人·不屈的残魂和意志!

    也就是那些黑白斑点。

    如果不能彻底净化,直接饮用那些生命之泉,就会被残忍炼死的木族族人,存在鲜血中的不屈意志和碎魂所影响。

    谢静璇,显然就是因为中了巫毒,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饮用了那些未经净化的生命之泉,从而被木族族人的残魂意志所渗透侵蚀。

    “小子,你手中的封魔碑,就能净化生命之泉内的污秽!嘿,井水的沸腾,就是在蒸发那些木族族人的残留意志,待到这一口石井的生命之泉被净化干净,被神树吸收了,神树…···未来就有一丝可能进化成生命古树!”夜忆皓咧嘴大笑,“而我,将通过神树,以无人可以企及的速度迅速突破!”

    “这些被炼死的木族族人,就是你所谓的神树干的好事吧?”秦烈冷笑。

    “神树要走出这片木之禁地,要走出神葬场,就必须这么做!”夜忆皓神情冷酷,“七大灵体,八具神尸,共同镇压封闭着神葬场已经太久太久了。如今,神葬场入口被找到,我们也踏入了其中,神葬场已经不再安宁,七大灵体,也早已没了义务继续镇守此地!”

    他和木灵达成契约后,对神葬场,对此地的了解远超任何人。

    “神树和我灵魂相通,你想依仗封魔碑封印神树,恐怕没那么容易!”夜忆皓咧嘴狞笑,“更糟糕的是,你处在这片木之禁地!在这儿,我和神树才是主人!”

    “呜呜呜!”

    两人讲话之时,谢静璇手持两根木雕,以手背贴着额头,在低低痛啸。

    她正被迅速抽离着生命和灵魂能量。

    任凭她如何强势,在巫毒的作用下,在八翼蜈蚣王的厉啸中,她依然无法躲过巫毒的腐蚀。

    尤其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

    巫毒,比渗透她脑海的那些木族族人的残魂,还要可怕许多!

    “秦烈!给她一滴巫虫鲜血解毒!”楚离传讯。

    秦烈精神一震。

    ps感谢贺盟,雪盟,翼的自由本月的飘红~~感谢投月票给灵域的兄弟,感谢投推荐票的兄弟,哈哈,都感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