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恢复(求下推荐票~~)

第四百五十八章 恢复(求下推荐票~~)

    解开巫毒的宋婷玉、何薇等人,重新恢复了精气神,只要一段时间的静养,温润灵魂,壮大血肉精气,就能彻底恢复过来。

    雪蓦炎为首的幻魔宗门人,还有洛尘三人,虽然从秦烈这边而去,但却并未离开太远。

    三方很有默契,相互间的距离,始终没有超过百里。

    三方能通过天剑山的剑符,轻易间达成联系,能互通情报。

    好随时应付夜忆皓他们的反扑。

    三天后。

    除楚离外,所有人灵力都恢复了过来,就连秦烈也只剩肺叶的伤势,还没有彻底痊愈。

    但是战斗,已经不会受太大的影响,伤势不会减弱他多少战斗力了。

    一株需要十人合抱的硕大古树下方。

    秦烈盘膝端坐着,身上缠绕着一条条银亮闪电,如条条粗长的锁链加身。

    “轰隆隆!”

    阵阵暴躁猛烈的雷鸣,不断从他胸腔脏腑内响起,震耳欲聋。

    宋婷玉一身鲜艳彩衣,半边曼妙-身子,轻倚着粗阔树干,美眸中闪耀着动人光泽,正饶有兴致地看向他。

    半个时辰后。

    秦烈身上狂猛的雷霆波动逐渐消褪,睁开眼,他双瞳中雷丝电芒摄人,说道:“这次碎魂后,真魂对雷霆闪电冲击的承受力,明显要增强许多。”

    “以雷电淬炼灵魂,你这灵诀非常罕见,也一定有着大奇妙。”宋婷玉嘴角勾起优美弧度,笑吟吟地问道:“楚离,杜向阳,包括何薇都是可交之人。那天剑山的洛尘,经过这件事后,要如何判定他和你的关系,倒是个变数……雪蓦炎,就是血厉的女儿吧?”

    “嗯。”秦烈心中思量着·点了点头,忽然问道:“怎么忽然提起这么多人?”

    “神葬场的试炼,共有一年之久,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没办法预料。我替你尽早打算打算,希望能提前规避一些不必要的风险,希望能让你我的将来,变得稍稍顺利一些。”宋婷玉幽幽一叹。

    中了巫毒后,宋婷玉很是消沉过一段时间,曾绝望无助过,以为必死无疑。

    如今巫毒解除·她又像是变回赤澜大陆那时的宋婷玉,又充满了自信,变得聪慧冷静起来。

    “洛尘·雪蓦炎那边,因为夜忆皓的存在,都还保持着和你们的默契。但这种默契并不牢靠……”宋婷玉神色肃穆,认真道:“一旦夜忆皓死亡,亦或者重创,不再对他们构成威胁,你们之间的默契就不会存在。至于雪蓦炎那边,她会不会相信你和血厉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因为血厉而交好认可你·也同样是个难题,洛尘,就更加不用说了·也是个大麻烦。”

    秦烈再次点头,道:“有什么好建议?”

    “从夜忆皓和三大家族联合,从万兽山和天器宗走到一块儿·就能看出来各大势力暗中早有默契。”宋婷玉暗叹一声,道:“尽量多团结力量,只有这样才能抗衡那些家伙,才有可能在神葬场存活到最后。”

    “嗯,我明白。”秦烈道。

    讲话时,他的手指轻点向空间戒,念头一动·那一面无字墓碑从中飞了出来。

    墓碑竖立在他身前,内部七道奇妙-虹光·如彩虹般灿烂鲜艳。

    “我再修炼一阵子。”秦烈以手指一点点靠近墓碑。

    宋婷玉看了看周边,聆听了一会儿,发现周围寂静无声后,也静静坐了下来,以丹药温养自己的身心灵魂。

    “嗤!”

    就在秦烈的手指,快要触碰到墓碑碑面时,一股浓烈的气血忽然涌现。

    如绝提的江河之水,顺着他的指腹,汹涌席卷向他全身筋脉血管。

    比往常都要强烈!

    秦烈急忙以血灵诀凝炼这一股浓烈气血,以筋脉血管藏匿,以心神感知体会。

    他眼中暴射出腥红如血的光芒,可怖至极,全身毛孔弥漫处淡淡血雾,以他为中心,释放出强大的血腥味,恐怖的气血波动。

    “泣血鬼爪!”

    秦烈施展血煞宗的灵诀,两手虚空连续变幻!空中凝现出一只只触目惊心的染血鬼爪,极其吓人。!

    一股暴戾嗜血的欲望,不可抑止地,一点点从内心飙升出来,如同要将他带向邪恶深渊。

    在他旁边修炼中的宋婷玉,都是脸色一变,有些惊异地看向他。

    秦烈也反应过来,急忙压制着体内强大的气血波动,令其不要显得太过于张扬。

    五里外。

    一条在林间蜿蜒流淌的清澈小河旁,雪蓦炎一人在外面放哨,让五名幻魔宗的少女,浸泡在溪流内沐浴,洗涤身上污垢。

    她斜靠着一块岸边方石,眯着眼,在默默修炼着一种要背对着人修炼的灵诀。

    她那清澈见底的眼瞳深处,隐隐显出一抹血色,令她清丽脱俗的小脸,显出一丝别样的妖艳。

    她在悄悄修炼着血灵诀。

    她母亲是沫灵夜,父亲是血厉,她外公乃血煞宗原来的老宗主,她血脉中流淌着血煞宗的鲜血。

    她在血灵诀上的造诣,并不比幻魔宗的灵诀弱上多少,事实上,在没有进入幻魔宗之前,她一直修炼的都是血煞宗的灵诀和灵技。

    只是,血煞宗的灵诀,现今已成了禁忌。

    她为了以后的成长,在加入幻魔宗后,不得不将大部分精力用来修炼幻魔宗的灵诀灵技。

    可她依然没有放弃血灵诀的修炼。

    她一直都当她自己是血煞宗的人。

    突地,雪蓦炎的眼瞳之中,闪现出一丝惊骇之色。

    她猛地看向秦烈所在的方向,低喝道:“好强烈的血腥味!有人在修炼血灵诀!是谁?”

    她首先想到了姜天兴。

    她知道姜天兴和姜铸哲的关系,这趟神葬场的试炼会,姜天兴也代表天器宗参加了,按照道理讲,她的确有可能在此地碰到姜天兴。

    然而,只是认真又感知了一会儿,她立即否定了,“不是姜天兴!”

    那股浓烈的血腥味,极其的纯粹,极其的纯正!

    这是最正宗的血灵诀!

    姜天兴和姜铸哲等人修炼的血灵诀,已经发生了变异,无法涌现那么纯粹纯正的血腥味,那人肯定不会是姜天兴。

    那会是谁?

    “附近,竟然有一个,和我一样修炼正统血灵诀的人!”雪蓦炎忽然激动起来。

    这些年来,血煞宗的门人死的死,逃的逃,侥幸活下来的都隐姓埋名,很少敢四处走动了。

    照顾她母亲的一部分血煞宗门人,一直在暗中四处找寻血煞宗门人,希望能够将大家重新聚集起来,可惜收效甚微。

    “你们自己当心一点,我四处走动一圈,很快就会回来。”雪蓦炎忽然冲沐浴的那些少女知会了一句。

    旋即,她悄然离开,朝着她感知到的大致方位,迅速飞掠而来。

    “奇怪,竟然在楚离、杜向阳、秦烈那些人的位置,就在他们那一块儿。”雪蓦炎越是靠近,越是好奇。

    雪蓦炎如森林中的精灵,雪白身影掠动时,林间幻影叠叠。

    可惜,行至中途时,那股令她感知清晰的血腥波动,忽然消失的干干净净。

    雪蓦炎一下子呆住。

    “忽然消失干净了,怎么一回事?那人,为什么停了下来?”

    怀着疑惑,雪蓦炎脚步放缓,却还是往她先前感知到的方位前行。

    一刻钟后。

    雪蓦炎终于来到那株巨大的古树处,在这里,她没有看到任何人,没有瞧见一丝异常。

    这让她愈发迷惑不解。

    她不死心地四处搜查了一番,连茂密的树叶中间,都给仔细检查了一遍。

    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雪蓦炎无奈放弃,颓然从此离开,途中还频频回头。

    ps天也有三更,周一,麻烦大家登录下起点帐号,投几张推荐票给灵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