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反目!

第四百五十三章 反目!

    巫毒浓雾缓缓散开。!

    来自于各方势力武者,久候多时,待到最后一丝黑雾消散,他们终于急不可待冲向了秦烈所在的位置。

    “真没事?”楚离过来后,凝神细看,发现从外表看不出重创迹象后,禁不住最后确认了一句。

    秦烈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好!很好!”楚离咧嘴欢笑。

    “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啊。”杜向阳啧啧称奇,“你这个祸害没死,夜忆皓那个祸害,竟然也逃了出去。就连那只巫虫,也从容逃开,看来好人没有好报,恶人,反而活的长久啊。”

    他这是将秦烈也归为恶人行列了。

    “拿到八翼蜈蚣王身上的鲜血了?”一名万兽山的武者,眼睛发亮,一瞬不移看向秦烈面前的玉瓷瓶。

    在那玉瓷瓶内,有着小半瓶鲜血,总共十滴。

    众人的目光,也都凝神向那玉瓷瓶,皆是神情微动,目显奇光。

    “就在瓶子内,一共十滴。”秦烈伸手将玉瓷瓶抓了起来。

    “只有十滴?”楚离心神一跳。

    “十滴?”最先问话的万兽山武者,愣了一下,回头看向身后的一些人,忽然道:“够了啊。这边中了巫毒者,一共只有八个人,还另外多出两滴出来呢。”

    “我和秦烈战斗到现在,也是为了八翼蜈蚣王死,为了它身上的鲜血。我们俩,至少需要五滴鲜血才够!”楚离冷哼一声。

    此言一出,本来还觉得巫虫鲜血绰绰有余的一行人,立即沉默下来。

    “秦烈自己也中了巫毒呢,另外还需要一滴,这么一来······”杜向阳刻意拉长声音,阴阳怪气地说道:“那就只剩下四滴鲜血能让给别人了。”

    潘芊芊,赵轩,张晨栋·还有另外五个中了巫毒者,眼中绽放的渴望光芒,突然无比炫目炙烈。

    他们都死死盯着秦烈手中的玉瓷瓶。

    楚离神情陡然凝重起来,轻喝一声:“秦烈!拿稳玉瓷瓶!”

    “嘿!”杜向阳也怪笑起来。

    秦烈一只手将玉瓷瓶攥紧·端坐原地未动分毫,斜了前方众人一眼,他以眼神点了点身前一只八翼蜈蚣王身上的翅膀,说道:“它的翅膀上,粘着一些凝固的鲜血,那些鲜血能否用来破解巫毒?”

    “不能。”雪蓦炎率先插话,“凝固的鲜血·已经不够新鲜,无法将巫毒的毒素,从中毒者灵魂中吸引出来。只有液态的鲜血′才能一滴,抽离出一个中毒者灵魂的巫毒,鲜血一旦被毒素渗透,也将无法二次利用……”

    她蹙着眉头,停顿了数秒,内心暗叹一声,又道:“十滴巫虫的鲜血,只能医治十个中毒者,多一个恐怕都不行。”

    众人愈发沉默。

    一时间·这些人看向秦烈手中玉瓷瓶的目光,越来越炽烈,越来越怪异。

    整个场面的气氛·也一下子紧张起来,显得有些剑拔弩张。

    尤其是天器宗和万兽山的那些武者,他们眼中渐渐缭绕出杀意·就连身上,也隐隐泛出冰寒气息。

    巫虫的鲜血,总共只有十滴,加上秦烈和楚离那边的六滴,便只剩下四滴能够拿出来分。

    可这边中了巫毒者一共有八人之多,这要如何分配?

    分不到的,将会慢慢走向死亡·会流逝掉生命和灵魂能量,他们很难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就此离去。

    因此·他们想到了抢,想到了动手。

    此刻,经过一番大战,楚离受了不小的伤,灵力消耗的厉害,洛尘更加不堪,秦烈身中巫毒,境界又低微······

    在他们来看,也就杜向阳和幻魔宗的人,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

    杜向阳,没有中巫毒,又仅仅只是一个人,他们不用太放在心上。

    幻魔宗,只有一人中了巫毒,和她们达成协议,分她们一滴鲜血应该就能妥善处理好和她们的关系。

    这么一想,其实在场的众人,根本没有几个能威胁到他们。

    他们完全可以将巫毒鲜血据为己有!

    “雪小姐,我是万兽山的纽绍钧,我有个提议,不知你意-?”万兽山的那名武者突然道。!

    他只是看向雪蓦炎。

    “什么提议?”雪蓦炎不冷不热道。

    “十滴八翼蜈蚣王的鲜血,我们万兽山和天器宗,拿掉其中五滴。”纽绍钧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身旁人。

    那人叫司徒通,是天器宗的一名武者,他也笑着点头。

    纽绍钧和他早有默契,见他点头了,愈发有自信,“剩下的五滴鲜血,你们幻魔宗随意处置,我们两方不会发表意见,雪小姐,你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刚刚才平息的战斗,战火瞬间又要重新点燃。

    此刻,洛尘正包扎身上鲜血,正吞服着丹药恢复,赵轩和张晨栋,一左一右站在他身旁。

    洛尘苍白的俊脸,陡然一寒,双眸爆出摄人杀机,“纽绍钧!司徒通!你们竟敢无视我洛尘?就算是冯一尤和郁门在此,也绝不敢如此无视我,你们算什么东西?”

    “洛尘少爷,换了以往我们自然不敢无视你,相反,要是以前我们见着你还会绕着走。”司徒通嘿嘿一笑,一脸讥诮的看着他,说道:“可惜今时不同往日,你洛尘如今身负重创,战斗力不足平日三成。嘿,现在的你,还真是可以被我们无视!”

    “你身旁的两位还不是天剑山的武者,又全部中了巫毒,也压根帮不了你什么。”纽绍钧也一脸揶揄地说道:“你们没有足以令我们紧张的战力,所以你们,也就没有资格去得到那些鲜血。”

    两人的话直白势利的可怕。

    如无情的冰刀,将众人先前对付夜忆皓建立起来的短暂联盟,给硬生生切成粉碎。

    “妈的!老子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平常这样的小角色,老子想怎么羞辱都可以,没料到现在竟然被人无视了?”楚离怒极反笑。

    “嘿,楚老大,你还真别生气。刚刚我们对洛尘说的那番话,也同样适用于你,那番话,也是……我们想对你说的。”司徒通眯着眼,一点都不客气。

    “杜向阳,此事和你无关,你可以不插手。”纽绍钧皱眉道。

    他在对待杜向阳的时候,还是颇为凝重,毕竟杜向阳受伤较轻,还保持着很强的战斗力,真要和他们为敌,会对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所以他希望杜向阳置身事外,不要参与进来,这样他们把握将会更

    这两人,征询了雪蓦炎的意见,羞辱了洛尘,挑衅了楚离,劝说了杜向阳,却唯独没有去问秦烈的意见。

    而秦烈,才是真正拼死拼活,使尽种种手段,不惜以自身中巫毒为代价,将十滴鲜血拿到的人物。

    他们竟选择无视秦烈的意见!

    因为秦烈不但中了巫毒,之前连番受伤,而且在他们来看境界也最是低微不堪——根本没办法对他们造成一丝威胁。

    “雪小姐,你给个准话吧。”司徒通叫道。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声,全部凝聚到雪蓦炎的身上。

    连幻魔宗的那些少女,也是神情紧张不安,都想知道在此关键时刻,雪蓦炎究竟是怎样一个态度。

    她的态度,将会决定到事态的走向,决定到战局的变幻。

    幻魔宗六名少女,除潘芊芊外,都没有中巫毒,而且雪蓦炎在这场战斗中,并没有受到太大创伤,依旧保持着最佳的状态。

    可以说,现在的雪蓦炎,才是在场最强的一个人。

    幻魔宗,也不是万兽山和天器宗单独一方,可以硬抗的。

    就算是他们两方联手,要胜过有雪蓦炎坐镇的这些幻魔宗少女,也未必就能百分百占据上风。

    因为深深忌惮,所以他们始终表现出应有的尊敬,一直在征求雪蓦炎的意见。

    “你给我一滴鲜血,我带着姐妹立即离开这儿,我只要一滴!”雪蓦炎突然冲秦烈说道。

    “不给!”秦烈冷酷回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