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凶猛!

第四百四十二章 凶猛!

    四名来自于夏侯、林两家的武者,全都是通幽境中期修!为手持精美灵器,眼中盛满怒火。

    他们的亲人都在先前的爆炸中丧生。

    四人的灵器,分别为“寒骨刺”、“紫焰轮”、“虹音剑”、“七禽翎”,这四种灵器清一色的玄级七品!

    四人,都是夏侯家、林家的核心族人,家族的长辈都有些身份地位,所以他们才有趁手的灵器可用。

    四样灵器,在他们的御动下,灵光灿灿,电虹穿梭,紫色焰火簇簇,释放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秦烈握紧雷罡锤,周身缠满了闪电雷霆,悄悄聚集鲜血之力,以强悍的肉身爆发力,以织密的闪电,不断爆鸣的雷轰,抗衡四人的攻击。

    他那具堪称变态的身躯,表层有着蒙蒙土黄色光晕,皮层上,又有着薄薄的冰冻。

    这是以大地和寒冰之力凝结的灵力宝甲。

    雷罡锤挥出,一股狂暴的能量,狠狠锤击在紫色火焰呼呼的飞轮

    磨盘般的飞轮,边沿有着一根根锋利棱刺,在雷罡锤的轰击下,那些棱刺溅射出熠熠火花。

    “嘭!”

    紫焰轮被雷罡锤击中,火光飞溅,呼啸着飘荡向远处。

    秦烈身影如电,瞬间横移了一个方位,避过虹音剑的刺击。

    一个璀璨晶莹的冰盾,在他后心部位迅速凝结,又将寒骨刺的偷袭挡下。

    随着地心元磁录的运转,他周身重力场陡然一变,那飘忽不定的七禽翎,忽然上上下下沉浮不定,立即失去了他的方位。

    天雷殛,地心元磁录,寒冰诀,血灵诀,四种他精通的奇妙-法决·在这一刻行云流水的变幻着。

    一会儿,秦烈双眸冰冷寒冽,身上寒气幽幽,举手投足间·冰刀、冰刃四射。

    灵诀倏一变幻,秦烈身上又生出不动如山,能令周边重力场陡然加重的大地气息。

    四人还没有适应的时候,他灵诀再变,浑身又是雷霆轰鸣,道道闪电从体内飙射而出。

    不同的灵诀,在变幻之间·难免有凝滞,难免会有冲突,很多时候·一些人会在变幻灵诀的时候,出现巨大的破绽。

    但秦烈似乎完全没有这种弊端。

    四种灵诀,他通过一种堪称神技的“融灵诀”调动,融会贯通,灵诀变幻的自然娴熟,没有任何僵硬凝滞感。

    也像是毫无破绽。

    至少,这四个来自于夏侯和林家的族人,不能看出任何的破绽。

    秦烈充分发挥出灵诀繁多,肉身强悍·蛮力滔天的优势,在四人的狂轰滥炸中,能硬碰必须硬碰·不能硬碰,就抽身飞离,避其锋芒。

    虽然·时不时地,他还是会被紫焰轮撞到,会被七禽翎扫到,身上会留下几道伤口。

    但从整体来看,他并没有处于绝对的下风,没有众人想象中的不堪一击。

    此刻,另一边的楚离·也战上了苏家和黑巫教的武者,嗷嗷狂啸激斗着。

    夏侯渊和林东行·显然有些低估秦烈的顽强,错估了秦烈的实力。

    依照两人之前的猜测,在他们四名族人的攻击下,区区通幽境初期的秦烈,岂不是瞬间被秒杀?

    现在的情况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然而,不论是夏侯渊,亦或者林东行,虽然极其想斩杀秦烈,却没有参与其中。

    因为旁边还有一个洛尘。

    夏侯渊、林东行两人,唯恐灵力消耗巨大的洛尘,会趁机冲突出去,所以他们的注意力,还要分成一部分来放在洛尘身上。

    只要洛尘一动,表露出要撤离的意图,他们会联手拦阻,不顾一切劫杀。

    先前,在他们九人的围击下,洛尘已经消耗了太多力量,又被秦烈的寂灭玄雷轰击过一番,这时候洛尘一定处在最弱的境况,他们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他们没有立即动手。

    同样的,在楚离刚刚观察秦烈的时候,秦烈如今也注意到了楚离那边的情况。

    楚离比他还要倒霉,此刻,六名苏家和黑巫教的武者都在对楚离攻击。

    旁边还站着虎视眈眈的夜忆皓,和咬牙切齿,脸色冷冽如冰的苏妍。

    楚离的压力比他还要大。

    “去吧!”秦烈以心神下令。

    三滴殷红鲜血,在他一个闪掠的时候,从他掌心滴落,三滴鲜血收敛气息,没有释放出恐怖的炎能,紧贴着地面,在扬起的尘土间悄悄离开。

    它们去了楚离那边,准备伺机发难,准备偷袭夜忆皓。

    他这是一心多用,时刻不忘这趟的真正目标——斩杀夜忆皓和母虫。

    就在这边激烈交战之际,远处没有被寂灭玄雷轰炸到的茂密林间,已陆陆续续到了几个人。

    一棵数十米高的大树的枝干上,杜向阳神情震惊,呆呆看着交战的区域。

    那边,所有树木彻底消失,大地深陷了一个个巨坑,显然遭受过可怕的摧残。

    这让杜向阳意识到此地肯定是被寂灭玄雷重重的照顾过。

    没有任何树木遮掩视线,让他即便是相隔有一些远,还是能清晰看到交战的都是那些人,能看到细微的变化。

    “竟然又是秦烈这家伙。”杜向阳喃喃低语。

    他皱着眉头,选择冷眼旁观,并不想参与进去。

    另一边,和杜向阳恰恰相反的位置,幻魔宗的雪蓦炎,还有五名少女,如轻盈鸟雀般藏身在另外一棵古树枝叶中。

    她们也在认真观察着局势。

    “居然是那个家伙!”潘芊芊眼中巫毒的毒丝,已经渗透到瞳仁深处,她灰暗,显得没有精神,“他怎会和夏侯家、林家的人起来?”

    “苏妍站在夜忆皓身旁,三大家族肯定和黑巫教走到一块儿了,进来之前,我就知道会这样。”雪蓦炎一看到天灭大陆的三大家族武者,清澈见底的眼瞳中立即盛满了冰冷杀意。

    她知道血煞宗的覆灭,虽然和姜铸哲有着巨大的关系,但她同样也知道,夏侯家、林家、苏家这三个血煞宗曾经的附庸在血煞宗覆灭一事上,也是功不可没。

    甚至于,她对三大家族的仇恨和怒意,比对姜铸哲还要深一些。

    “雪姐,我们要怎么做?”黄姝丽小声问道。

    “肯定是要找夜忆皓索要巫毒解药的,不过,我们可以先观察一下

    可以再等一段时间。”雪蓦炎说道。

    五名幻魔宗的少女,轻轻点头,都安静下来一个个睁大了明亮的眼睛,看向那片激斗的区域。

    “快看那家伙!”潘芊芊指向秦烈。

    几名少女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秦烈身上,明眸熠熠。

    “他马上就要死了。”黄姝丽忽然低声说道。

    此刻,始终没办法真正重创秦烈,让秦烈惨死的四人,突然有了巨大突破。

    一个名叫林业年的林家武者,手持虹音剑,杀到秦烈身前欲要贴身交战。

    求之不得的秦烈,就干脆任由他接近,待到他到来之际突起发难,猛地去夺取林业年手中的虹音剑。

    根本不顾林业年别的攻击!

    秦烈对自己的体魄强悍,有着巨大的自信他肯定只要林业年不是以虹音剑刺他,别的攻击手段,绝无法立即重创击杀他!

    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林业年竟然直接弃剑!

    当他夺取到虹音剑的时候,林业年如泥鳅般,以一种奇妙-的身法一晃间,直接从他腋下闪到他的身后。

    不等他反应过来林业年倏地从他身后扑上来,两手死死扣紧他的肩膀,整个身子半吊在他的背上,用尽力气喝道:“夏侯泰!以寒骨刺刺他眉心,直接碎他头颅,立即解决了他!”

    林业年的手臂,赤裸的部分,纹着一种青褐色的蔓藤图案,非常诡异奇妙。

    一种青幽色的木之灵力,从他两只臂膀上滚滚涌出,他的两只手臂,如在一瞬间变成万年的藤妖,上面的蔓藤如在疯狂生长着,竟让他两只臂膀变得坚韧无比,变得缠绕力惊人。

    同时,林业年的两条腿,也以同样的方法,紧紧缠住他的两腿。

    就像两条粗韧的藤条。

    以秦烈堪称变态的强悍肉身蛮力,一时间,竟然都没办法挣脱林业年的束缚。

    他虽然右手抓到了林业年的虹音剑,却因为林业年整个人贴在他后背上,死死缠绕着他,让他根本就找不着一个合适的角度,将这只剑刺到林业年身上,逼林业年下来。

    林业年也极其狡猾,他在秦烈的身后,还缩着身子,将自己的头,缩在秦烈的后颈以下。

    这让秦烈想调整角度,以虹音剑刺中林业年头部的计划,也宣告失败。

    寒冰诀运转,秦烈身上涌现浓烈寒气,林业年死咬着牙关,一声不吭,硬生生坚持着。

    天雷殛施展,一道道闪电,从他后心涌现,也轰入林业年体内。

    然而,林业年毕竟是通幽境中期的武者,灵力浑厚,不论是寒力还是雷霆闪电,进入他体内之后,都被他的木之灵力缠绕着,一时半会没办法真正重创他。

    大地之力擅防御,并没有凌厉的攻击,同样无法奈何他。

    血灵诀的种种技艺,必须要正面林业年的时候,才能展开,也没办法让林业年瞬间暴死。

    秦烈咬着牙,怒吼着,疯狂的挣扎着,一时间却找不到摆脱林业年的办法。

    “业年!干得漂亮!只要你多坚持一下就行!我来了!”

    提着寒骨刺的夏侯泰,离秦烈最近,这时候率先狞笑着飞掠而来。

    在秦烈被林业年紧紧缠绕束缚着的时候,他只需要轻松将手中的寒骨刺刺出去,秦烈的眉心就会被洞穿,会立即暴死。

    “他死了。”

    这是幻魔宗的六名少女,还有杜向阳,心中一致的想法。

    因为,就算是他们身处秦烈现在的局势,也没办法躲过这一劫。

    这几乎是必死之局。

    幻魔宗的黄姝丽,甚至别过头去,没有再看秦烈,而是望向楚离那边。

    她觉得结果已经注定了。

    “啊!”这时候,她忽然听到身旁潘芊芊的一声惊呼,“那个人,那个人……好狠!对自己好狠!”

    黄姝丽猛地扭头,重新看向秦烈,她娇躯一颤,眼中突显惊骇欲绝的神情。

    “我靠!真是猛人!果然是猛人!”杜向阳突然怪叫起来。

    只见,在那夏侯泰就要到来之际,秦烈手持虹音剑,一咬牙,一剑坚决地刺入自己心脏以下的部位。

    他竟一剑贯穿他自己的身体!

    虹音剑的剑尖,刺穿他的身体后,从他后心以下的肺部刺了出来,继续突进!

    直接捅在林业年往下缩的脖颈上。

    也是一剑刺穿!

    猛一看,那虹音剑,如串着糖葫芦的木杆,将他和林业年串了起来。

    他重伤,却还活着。

    而林业年,则是当场惨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