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三十八章 锁定!

第四百三十八章 锁定!

    酒足饭饱后,秦烈和楚离两人就在原地盘坐着,以灵石恢力量。

    秦烈的两只手,一只手握着几块地级灵石,另一只手,则是攥着天炎晶。

    火麒麟之血,就在攥着天炎晶那只手的掌心,三滴精血,正在迅速吸收天炎晶的炎能。

    秦烈脑海中。

    一缕缕灵魂本源,烙印,精神念头,如蛛网的蛛丝,一点点地,正朝着魂湖重聚。

    魂湖中,真魂的模糊影子,又一次隐隐凝集出来。

    在那真魂中,似乎有着微弱的雷霆气息,有着很明显的雷霆波动,非常奇妙。

    他在重聚真魂。

    对很多人而言,就算是掌握了自碎真魂的方法,也绝不敢轻易尝试,即便是中了巫毒,也没有多少人敢那么果断的碎魂。

    因为一旦碎魂了,未必就能重新聚集,有时候,碎魂就意味着魂寂,意味着死亡。

    然而,对秦烈而言,碎魂,和重新聚魂,只是天雷殛第三阶段“雷电淬魂”的必要过程,和必经的步骤。

    他的碎魂很简单。

    重新聚集真魂,似乎,也没有他所想的那么困难。

    集中精力,他用心感知,能非常敏锐精准的确定,他的那些碎散的灵魂印记,正迅速从脑海各个角落旮旯,如溪流汇入大海一样,有条不紊地涌向魂湖。

    澄净透明魂湖中,他那模糊的真魂,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逐渐变得清晰凝炼。

    真魂在迅速聚集!

    秦烈暗暗振奋。

    他惊奇地发现,重新聚集的真魂,不但隐含着雷霆气息波动,还变得愈发坚韧,愈发的凝炼·灵魂的能量竟然都要充盈不少!

    “雷电淬魂”果然是淬炼真魂,增强真魂,修炼真魂的一种方法!

    据他所知,修魂、炼魂的方法·在任何区域,在任何的势力宗门,都是最为罕见稀少的那一类。

    就算是暴乱之地,就算是九大白银级势力,也没有多少专门供通幽境武者修魂的方法。

    “雷电淬魂,以雷霆闪电之力,来打磨修炼真魂·让灵魂蕴含雷霆之力,能不惧雷电轰杀。而雷电,本就是灵魂克星·当真魂充满雷电,再也无惧闪电雷霆,并且还能御动雷电——那定然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秦烈越来越感觉到,他爷爷交给他的天雷殛,让他从有记忆就修炼的这种灵诀的博大精深。

    这绝对是一种非常强悍霸道的灵诀。

    楚离并没有和幻魔宗的少女,真正拼死交战,所以他并没有耗费太多灵力。

    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楚离睁开眼,将手中那块变成灰白色的灵石,随手扔掉·旋即百无聊赖的望向秦烈。

    他的眼中渐渐显出异光。

    他惊奇地发现,在秦烈头发中,脸上·甚至鼻孔之中,时不时有雷电火花溅射出来。

    楚离凝神感知,以灵魂来探索体悟·他很快发现秦烈的灵魂念头之中,竟然有着微弱的雷霆气息。

    这个发现让楚离极为震惊。

    他来自于寂灭宗,这个宗派的最强者寂灭老祖,就擅长雷霆闪电之力。

    事实上,很多寂灭宗的门人,都会选择修炼雷电灵诀。

    楚离虽然是例外,虽然修炼寂灭老祖赐下的另外一种灵诀′但他却了解雷电灵诀,知道这种灵诀的奥妙-和厉害之处。

    他自然也知道·雷电能量乃灵魂克星,能诛邪,灭阴魂,杀怨灵邪鬼。

    一切有灵魂意识,却没有实体的生灵形态,面对雷霆闪电的劈射冲击,几乎都很难逃脱掉。

    武者的真魂,也是这一类的形态,同样惧怕雷霆闪电的轰杀。

    据他所知,寂灭老祖一直修炼到不灭境之后,才敢以雷霆闪电之力,来尝试着淬炼灵魂。

    整个寂灭宗,修炼雷电灵诀的武者有数十人,但是胆敢直接以雷霆之力淬炼灵魂,增强灵魂力量的人,也仅仅只有寂灭老祖一个人。

    而秦烈,分明只是通幽境,甚至还经历了一次碎魂,可现在他重聚的真魂之中,竟然有着雷霆波动和气息。

    这让楚离无比的震惊。

    因为,寂灭宗的寂灭老祖,一直修到了不灭境,才能达到这一步,灵魂中才能存在雷霆闪电。

    和秦烈相比,寂灭老祖不知道晚了多久,也不知道耽误了多久。

    半个时辰后。

    秦烈睁开眼,眼瞳内雷电光芒一闪而逝,他看着呆愣望着他的楚离,说道:“楚大哥,你发什么呆?”

    “你在以雷电炼魂?”楚离脸色怪异。

    “嗯。”秦烈点了点头,却没有过多解释什么。

    楚离也没有多问,他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道:“等试炼会结束了,如果你有时间,不知可否来一趟寂灭宗?”

    “做什么?”秦烈讶然。

    “向你引荐一个人。”楚离咧嘴一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你的,只是觉得你应该和他见一见。”!

    “没问题。”秦烈答应了下来。

    “准备好了?”楚离站了起来。

    “准备好了!”秦烈同样起身。

    “走!”

    茂密森林深处。

    夜忆皓端坐在一株茂密古树的枝叶中央,脸色阴鸷,眯着眼,正以心神感知着什么。

    他心脏处,“八翼蜈蚣王”轻轻蠕动着,似乎在传递着什么讯息。

    古树下方,几名新找上来的黑巫教武者,身穿漆黑长袍,黑色幽灵般静静站着,不发一言。

    另外一边,夏侯家、林家、苏家的武者,聚集在一块儿,高谈阔论着,商议着对付来人的办法。

    “你们根本不需要主动出击,只要待在这儿,等人自投罗网即可。”

    树叶丛中,夜忆皓忽然开口浆讲话,“我的那些巫虫·会在林间搜寻别的势力武者的生命动向,它们的感知比你们敏锐的多。只要发现别的势力武者,只要被它们在一个人身上种下巫毒,那些家伙就会主动找我·会一个接着一个,一批接着一批的,找上门来。”

    “如此最好。”夏侯渊光头锃亮,嘿嘿怪笑起来。

    “幻魔宗的一个人,也种了巫毒,她们也会找上来。”夜忆皓神情诡异,阴恻恻说道:“说起来·那幻魔宗的雪蓦炎,和你们三大家还有着很深的关系。”

    “怎么说?”夏侯渊坐直了身子。

    苏妍和林东行两人,也流露出了兴趣·都昂头看着树丛中的夜忆皓,等候着他的解释。

    “雪蓦炎的母亲,叫做沫灵夜,她的父亲······应该是血厉!”夜忆皓道。

    夏侯渊三人浑身一震,齐声道:“怎么可能?”

    “夜大哥,你没有弄错吧?那雪蓦炎,我们也听说一点,她应该年龄不大吧?但沫灵夜和血厉,可是千年前的人物啊·他们就算是有女儿,也不应该这么小呀?”苏妍一脸疑惑。

    “此事说起来比较复杂。

    在天戮大陆,幻魔宗和我们黑巫教乃死敌·我们也是在调查幻魔宗年青强者的时候,从隐秘的途径获取的这个消息,但我可以保证这个消息属实!”夜忆皓肯定道。

    “雪蓦炎如果是血煞宗的余孽·你们黑巫教完全可以揭露啊,只要这个消息暴露,她和那些血煞宗的残存者,绝对无所遁形啊!”夏侯渊不解。

    “以前的幻魔宗和血煞宗就走的比较近,雨凌薇对雪蓦炎也庇护的厉害,我们并没有确凿证据。而且,我们也不想让消息的来源过早暴露·所以只能隐而不发。”

    夜忆皓眼神阴森冷厉,“这个女人·可能肩负着振兴血煞宗的重任,而血煞宗的底盘和领土,甚至整个天灭大陆,以前可都是血煞宗的。你们三大家,如今持有的一切,都是他们血煞宗的,你们应该明白怎么做吧?”

    “她绝不可能活着离开试炼会!”夏侯渊杀气腾腾道。

    林东行和苏妍的眼中,也闪耀出阴毒的光芒,如毒蛇锁定了猎物一样。

    “叮咛!”

    夏侯渊的腰间,一枚天剑山的剑符,忽然传来低鸣。

    “是洛尘他们!”他咧嘴狞笑起来,“算算时间,他们也差不多要找上来了!嘿嘿,没想到洛尘倒是快,还要先楚离一步。”

    “谁先来,就先杀谁!”树丛中的夜忆皓,眯着眼,漠然说道:“所有人散开来,各自寻找地方隐匿起来,只留夏侯家的人在此,我们静候第一批猎物的到来!”

    “好!”

    黑巫教的人,林家的人,还有苏家的人,都纷纷掠动起来。

    此地古树茵茵,枝叶遮天盖地,想要隐匿潜藏起来,简直轻而易举。

    在很短的时间,那些人就一个个消失不见,各自将气息都收敛了。

    只剩夏侯渊和几名夏侯家的武者,还坐在原地,眼中闪烁着阴毒冰冷的光泽,等候着洛尘他们的到来。

    “呜呜呜!”

    夜忆皓潜藏起来,就在洛尘快要到来之际,他腰间黑巫教的令牌也响了起来。

    “来得好!”夜忆皓舔了舔嘴角,眼中满是凶戾之色,如就要痛饮鲜血的野兽。

    令牌的鸣声,意味着,楚离那一批人,正式出现在百里区域。

    “终于确定了准确位置!”百里外,楚离兴奋地叫了起来,“夜忆皓这狗杂种,我看他还要往什么地方逃!”

    “呜呜!叮咛!”

    秦烈腰间天剑山的令牌,和黑巫教的令牌,几乎同时响起。

    一手摸着一块令牌,他略一感知,脸色突然变得无比怪异。

    洛尘和夜忆皓分明处在同一个方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