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主动出击!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主动出击!

    楚离等人搜寻黑巫教已经有一段时日了。!

    可惜,他们一不知道黑巫教聚集的确切方位,二没有一块黑巫教的令牌,这导致他们的搜查效率极低,简直称得上瞎转悠。

    而那名身中巫毒,状态越来越糟的黑巫教武者,却渐渐支撑不住。

    那人只有五天的时间了。

    五天内,如果楚离找不到夜忆皓,不能斩杀“八翼蜈蚣王”,不能拿到一滴鲜血,他中了巫毒的师弟,就将真魂消散而亡。

    这也是楚离急切,不想何薇浪费时间和秦烈等人多谈的原因——他的时间并不多。

    然而,当秦烈取出一枚黑巫教令牌,将其扔到他手中之后,楚离的不耐,焦躁不安,脸上的傲然之色,几乎立即消褪了。

    “同道中人!”楚离眼睛明亮道。

    “四枚黑巫教的令牌!”何薇清丽的眼中,显出惊诧之色,不由高看了秦烈一分。

    楚离身后,三名眼高于顶,一向心高气傲的寂灭宗门人,也是暗暗惊讶。

    他们深知黑巫教的武者,并不容易对付,知道那些禹家的人何等诡异阴邪。

    秦烈能拿到四块令牌,格杀四名黑巫教的武者,一下子就赢得了他们的一丝敬意。

    “师兄,赶紧以黑巫教的令牌,找到那些黑巫教杂碎的位置!”一名寂灭玄雷的门人叫嚷起来,“任彭快没有时间了!”

    “我知道。”楚离捏着令牌,以心神感知,神情凝重。

    “秦烈,先放我下来吧。”宋婷玉在他耳畔轻声细语。

    “等等。”秦烈低声回应,锁着眉头,等候楚离那边的动静。

    天剑山的何薇,这时候好奇走过来,明眸深深看向他和宋婷玉,小声问道:“你们真杀了四个黑巫教的武者?”

    “不是我们。”宋婷玉语气淡然·“是秦烈一个人。”

    何薇愈发惊异了。

    沉吟了一下,她轻声说道:“你小心洛尘。进入试炼会之前,他就放出话来,说他会找你麻烦。”

    “杜向阳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秦烈神色不屑。

    “你见过杜向阳那家伙?”何薇讶然。

    “见过·也战过一场,他很厉害。”秦烈表态。

    “他当然厉害。这趟的试炼会,他本来很有机会角逐到核心种子,如果洛尘没有参加,他会是天剑山的领袖,可惜······”何薇轻轻摇头,顿了一下·又好奇道:“你和杜向阳既然战过,你们俩,谁最终胜了一筹?”

    “他胜了。”

    秦烈眯着眼·回想起在炎火之地的那场战斗,在杜向阳凝结出“焚魂火芒”的时候,他不得不以血遁术逃离。

    他的确是败方。

    只不过,那时他并不了解“焚魂火芒”的厉害,也还没有炼化三滴火麒麟精血。

    之后,他再见杜向阳的时候,一直很想重新战上一场。

    可杜向阳再也没有给他机会。

    一看到他,杜向阳就躲的远远的,暗呼晦气·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嗯,我猜也是这样。”何薇轻笑一声,认为这才正常。

    她深知杜向阳的厉害·知道杜向阳就算是比起洛尘来,也只是稍逊一筹。

    而洛尘,在通幽境这个层次·绝对是天剑山最可怕的一人!

    “不过你也挺厉害的,你能杀死四名黑巫教的武者,足见你在神葬场有自保之力。”何薇话锋一转,低声劝说道:“和我们一道儿吧。你一个人,不可能斗得过黑巫教,夜忆皓比杜向阳还要可怕,你绝不是他的对手·你跟着我们才有可能帮助你的同伴解脱。”

    秦烈惊疑不定地看向何薇。

    他觉得这个何薇很奇怪,此女身为天剑山的人·却和楚离关系亲昵,而且对待他的时候,似乎从一开始就表露出善意。

    这一点让秦烈很是不解。

    “此女会不会有什么居心?”秦烈暗暗思量。

    似乎看出了秦烈的犹豫和怀疑,何薇沉吟了一下,忽然愈发小声地说道:“牧叔叔和我爹关系很好,我听牧叔叔说起过你的事情,对了,你手中有一张炼制寂灭玄雷的方子吧?那方子,就是牧叔叔从我爹手中得来的…···”

    秦烈一脸惊诧。

    “我爹······是寂灭宗的人,因为我喜欢练剑,因为我爹和牧叔叔交好,所以他把我送到了天剑山学剑。”何薇解释。

    秦烈这才明白过来,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难怪这何薇从见到他的时候,就表露出善意,不像杜向阳那般,先经历一番战斗试探,发现他实力足够强悍后,才停止纠缠。

    原来是因为李牧。

    “找不到黑巫教的动向,在方圆一百里之内,应该没有他们的人。”楚离停了下来,焦虑的揪着头发,烦躁的低吼道。

    “我们知道大致的方向。”秦烈适时表态。

    楚离、何薇等人,听他这么一说,又惊奇看向他。

    “把那块碎念晶拿来。”秦烈轻声说。

    宋婷玉马上将碎念晶递来。

    “你们自己看吧。”秦烈将一块碎念晶交给何薇,“这块碎念晶中,封存着一名黑巫教武者的记忆碎片,你们可以解析出来。大体上,就可以弄清楚黑巫教的方位,知道他们聚集在何处了。”

    “好!”楚离神情振奋,“小兄弟,干得不错!”

    何薇接过碎念晶,却并没有递给楚离,而是自己解析。

    十来分钟后,何薇睁开眼,又将碎念晶重新还给秦烈,然后指着一个方向,“那边

    和宋婷玉判断的位置一样。

    “走!”楚离沉喝,他冲秦烈点了点头,主动邀请道:“跟我们一起吧?反正你也要帮你的女人解毒,只要杀了夜忆皓,还有那只巫虫,她肯定不会有事。”

    “我······”宋婷玉苍白的两腮,似泛出一丝羞红·想说她不是秦烈的女人。

    但秦烈已点头,果断喝道:“好!”

    “走吧!”楚离下令。

    于是秦烈背着宋婷玉,跟着楚离、何薇一行人,朝着黑巫教聚集的方位行去。

    第二天。

    秦烈和何薇腰间的剑符·同时发出低鸣,鸣声急促激烈。

    “五枚剑符,有五个天剑山的人,肯定是洛尘那边的。”何薇摸着剑符,略一感知,便不准备搭理,“我们继续走·不用管他们。”

    秦烈以沉默回应,继续背着宋婷玉赶路。

    “叮咛!叮咛!”

    他和何薇腰间的剑符,不时发出低鸣·越来越急促,这意味着对方不断传讯,迅速朝着这边聚集。

    “真是烦!”何薇一皱眉,脸上显出恚怒,“明明知道我们不想搭理,还非要急着追上来,他们想干什么?”

    “这趟进入神葬场的,除了我们赤澜大陆的,还有你和杜向阳·剩下的人都听候洛尘吩咐。如果我们也是洛尘的人,肯定会向他们汇聚,我们急着离开·一定是他们猜出我们是谁了,这么着急过来,应该是奔着我来的。”秦烈目显杀机。

    “洛尘的人?”走在前方的楚离·回头看向何薇,神情烦躁。

    “嗯,肯定是了。”何薇点头。

    “紧追不舍?”楚离又问。

    何薇再次点头。

    “暂停一下。”楚离一挥手,自己率先停住,他沉着脸,冷哼道:“等他们过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这件事和你们无关·他们应该是奔我来的。”秦烈表态。

    “你没有给我黑巫教令牌,没有拿出碎念晶之前·此事的确和我无关。”楚离拧着眉头,“但现在,你已和我走到一块儿,决心和我一同去灭杀黑巫教的人。从这时候起,你的事情,就开始和我有关了!”

    秦烈又要讲话。

    楚离霸道的挥手,阻止他继续说下来,道:“行了,别的废话少说,我倒要看看那些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他脸上满是轻藐,眼神不屑道:“我这人最恨窝里斗的家伙!这洛尘身为天剑山的核心种子,不知道团结自己人,反而想趁着试炼会铲除异己,这种人……嘿,我最是看不惯!”

    “秦烈,你别担心,没什么事的。有楚离在,就算是洛尘亲临,他也不敢大动干戈。”何薇宽慰道。

    “我没什么好担心的。”秦烈摇了摇头,知道楚离他们一片好心,也就没有继续解释多说。

    “等吧。”楚离烦躁的喝道。

    半个时辰后。

    一行五人,从茂密林间迅速闪现出来,为首的正是洛尘。

    洛尘一系白衣,眼神凌厉如剑,几乎瞬间,便来到众人身前。

    在他身后,跟着赵轩和张晨栋,还有两名天剑山的武者。

    “楚离!何薇!”

    洛尘一到,视线从秦烈身上一扫而过,重点看向这两人,禁不住轻喝一声。

    楚离冷哼一声,并未答话。

    何薇则是蹙眉,不耐的问道:“洛尘,你急匆匆赶来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你想对我下手不成?”

    洛尘神情冷峻,摇了摇头,漠然:“我和你没有仇怨。”

    “那你因何而来?”何薇冷声道。

    “因为他!”洛尘指向秦烈,身上释放出一股锋利如剑刃的气势,“我和此人有点瓜葛!只要你们不插手我和他的事情,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绝不会多言一句。”

    “何薇,帮我照看好她。”秦烈语气平静地将宋婷玉放了下来。

    他举步就向洛尘走去。

    突地,一道身影横移数米,直接堵在他身前。

    那是楚离。

    楚离背对着他,面朝洛尘,主动挑衅道:“我偏偏就要插手此事!你待如何?”

    洛尘脸色一寒,忽地沉默起来。

    秦烈愕然。

    愣了一下,他错身越过楚离,道:“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纠葛。”

    “我说了!从你将黑巫教令牌扔出一块,拿出碎念晶起,你的事情,就开始与我有关了!”楚离霸道的哼了一声,身影一晃后,又站到秦烈身旁,不耐烦的吆喝道:“老子憋了一肚子气,正愁找不到人发泄!既然这些家伙自己寻上来,就休怪我借题发挥,拿他们发泄发泄了!反正在这神葬场内,只要自身足够强大,谁都可以为所欲为,死的人也越多越好!”

    他最近因师弟一点点虚弱无力,因始终没办法找到黑巫教的人,正压抑的难受,急需要发泄一番。

    洛尘等人的到来,恰恰给了他一个发泄的口子,所以不管和秦烈有没有深厚的交情,他就是要借题发挥。

    他是摆明了要挑事。

    秦烈怔然,看着这个杀气腾腾,眼中喷涌着疯狂战意的家伙,他一时有些懵了。

    看楚离的架势,恐怕就算是没有他和洛尘之间的纠葛,这家伙也是准备找点人挑事了,洛尘的到来,恐怕恰恰是撞上他的枪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