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八翼蜈蚣王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八翼蜈蚣王

    在秦烈以麒麟烈火,不断焚烧两只巫虫的时候,幽暗妁林深处,一个凄厉的尖啸声不时响起。

    离秦烈一千多里远的一片古木区。

    七名身穿黑袍,眼神都阴森邪异的黑巫教武者,将一名身穿黑衣,英俊的年青人围在中央。

    此人身形瘦削,一头长发以黑色束带简单扎着,脸庞棱角分明,眼睛如漆黑宝石,闪烁着令人心悸的毒辣寒光。

    “嗷嚎!”

    灰暗的森林中,他两只手按着胸口心脏部位,昂头厉啸着,周身释放出一股摄人的恐怖气息。

    “哧啦!”

    他一手将胸口的衣襟撕裂,心脏部位整个裸露出来,他那个部位的肤色,隐隐透明,能一眼看到心脏。

    还有心脏上盘踞着的一只可怖巫虫!

    那是一只乌黑色的百足蜈蚣,和禹奚、禹孑、禹沅三人额头上的百足蜈蚣,简直一模一样。

    事实上,禹沅三人头上的百足蜈蚣,的确就是这只蜈蚣的幼虫!

    那只百足蜈蚣,整个趴伏在此人红彤彤的心脏上,它的每一只脚都如利剑,要么刺在此人心脏上,要么和一根根血管筋脉连接。

    随着此人心脏的跳动,这只诡异的百足蜈蚣,也在鼓胀着,不断的起伏。

    它和此人心脏像是融为了一体。

    “呼哧!呼哧!”

    乌黑的百足蜈蚣,这时候身子一抖一抖的,一只只利剑般的足脚,重重刺在此人心脏部位,令此人不断尖叫。

    七名黑巫教的武者,阴森的眼眸,都射出冰冷凌厉的目光。

    “禹奚和禹孑死了,他们身上的巫虫被火焰活生生炼死,禹沅应该也遭受了重击·情况恐怕不妙。”

    时不时发出惨嚎声的青年,神情扭曲狰狞,可一双漆黑如宝石的眼睛,却平静的有些吓人。

    似乎·处在如此痛楚中的他,依然保持着冷静和清醒,一点没有因疼痛影响判断力。

    “禹,你带人过去,给我弄清楚原因,找到炼死巫虫的人!记得,我要活的!”那人冷喝道。

    “少主·我这就出发!”一名浑身蒙在黑袍中的黑巫教武者,恭敬一礼后,带着两人迅速离开。

    “少主?你们的少主·就是黑巫教的夜忆皓吧?”另一边,秦烈冷峻地来打禹沅身旁,看着身体焦黑,已奄奄一息的这个黑巫教的武者,漠然道:“如何解开巫毒?”

    宋婷玉恢复了一点精神,也目显寒光地走了过来,冰冷的美眸一瞬不移看向此人。

    三滴鸡血石般的精血,这时候又被秦烈收回体内,混入他掌心的鲜血中。

    秦烈的两只手·分别握着一块比他拳头还要大的天炎晶,处在他掌心的三滴火麒麟精血,正在吸取着天炎晶内的炎能。

    天炎晶释放出晶亮的赤红光晕·一缕缕炎热的能量,不断流入他掌心,被三滴精血迅速吸收。

    “想解开巫毒?哈哈·你们做梦吧!”禹沅疯狂怪笑起来,“除了少主心脏的‘八翼蜈蚣王,,谁也没办法破解巫毒!你们中了巫毒,就好好感受慢慢死亡的滋味,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少主都能通过

    ‘八翼蜈蚣王,,来吸食你们灵魂和生命精气!”

    他忽然指向宋婷玉·狞笑道:“不超过半个月,你就会生命能量耗尽而亡,最后的那一天,你会承受什么样的痛苦,你很快就会知道

    “至于你?”他看向秦烈,森然道:“你也只有一个月时间!在一个月内,就算你不被我们的人找到灭杀,你也会和她一样,她走过的路,你都会通通走一遍!你们都会凄惨而亡,不会比我痛快多少,哈哈哈!”

    “噗哧!”

    一柄锋寒的匕首,捅进禹沅的大腿上,匕首在他的血肉之中来回划动着,将腿骨刺的“喀嚓喀嚓”直响。

    秦烈提着匕首,一点点往他腿部,腰腹部位移动,漠然道:“我要解毒的方法。”

    禹沅嘶声裂肺的痛嚎。

    “没办法!除了盘踞少主心脏的‘八翼蜈蚣王,,谁也解不开巫毒!”他厉声惨叫。

    秦烈神情不动,刺在禹沅大腿根部的匕首,突然往上一挑。

    禹沅眼睛暴突,口中惨叫声愈发凄厉,他身子不断颤抖着,如随时都会断气。

    秦烈对宋婷玉使了个眼色。

    宋婷玉会意,立即取出一块碎念晶,将其按在禹沅的一只眼睛中。

    禹沅被秦烈折磨的死去活来,根本生不出反抗的意志,等他意识到一块碎念晶按在眼中时,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

    宋婷玉目显深深恨意,重重拍打了一下禹沅的天灵盖,在一声骨骼粉碎声后,禹沅眼中神采迅速溃散。

    她赶紧玉施展秘术,从碎念晶内传来强烈的吸力,将禹沅脑海中的记忆,迅速剥离出

    “巫虫!”她突然低喝。

    缩在禹沅额头的那只百足蜈蚣,在禹沅真魂崩灭后,果断飞离开来,想要逃遁向母虫。

    三束血光电芒般从秦烈掌心飞出。

    这只“八翼蜈蚣王”幼虫,才飞离出禹沅额头一米,就被三团火焰淹没,被火麒麟的烈焰汹涌焚烧炼化。

    小小的巫虫,在滔滔火焰中,不甘心地挣扎着,尖叫着,生命力顽强的惊人。

    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这只巫虫,才被炼成灰烬,彻底被灭杀。

    “巫虫的生命力,比这三个黑巫教的武者,还要顽强,还要可怕!”

    宋婷玉看着被烧成灰烬的巫虫,一脸的心有余悸,眼中布满深深的惧意。

    至此,三名黑巫教的武者,三只巫虫,都被秦烈斩杀炼死。

    “禹沅也死了。”

    森林深处,那名黑巫教的青年,整整尖啸了半个时辰,在最后一只巫虫彻底死亡后·他才停止痛吼。

    禹沅三人额头的巫虫,来自于他心脏上的“八翼蜈蚣王”,那些幼虫,被他寄养在禹沅等人额头·以吸食禹沅等人的精气神为生,能帮助他释放出巫毒。

    所有中了巫毒的人,灵魂、生命气息都会一点点流逝,那些流逝的能量,并没有消散在天地之间,而是被他和“八翼蜈蚣王”分食。

    “八翼蜈蚣王”食用生命精气,而他·则是猎取灵魂气息。

    通过这种方法,他能以极快的速度来增强灵魂能量,通过巫毒的扩散·通过一个个中毒者的缓慢死亡,来壮大滋养他和“八翼蜈蚣王”。

    他因此而越来越强大。

    “连着死了三只幼虫!整整三只!你们可知道我的巫虫孕育出一只幼虫,需要耗费多少力量,需要花费我们多少精力?”他厉声怒斥。

    他身旁的黑巫教武者齐齐沉默。

    “你们禹家族人死了就死了,对我来说影响并不大,你们,根本不如一只幼虫珍贵!”他皱眉看向那些人,寡情决意道:“记住一点!下次,如果你们自知必死·要立即和巫虫解开灵魂连接,让巫虫能趁机逃生出去!”

    禹家武者一言不发。

    “我希望你们明白,是你们禹家选择依附我·只有我强大了,禹家才能强盛!如果我有了什么意外,出了变故·亦或者实力减弱了,你们整个禹家也要跟着一起遭殃!我说的可够清楚?”

    “少主,我们明白了。”

    “下次,如果形势不妙-,我们会解开和巫虫的灵魂连接,尽量先让巫虫活下去。”

    “明白了。”

    那些人垂头表态。

    “这才是一个称职的依附者,应该要明白的道理·应该要遵守的大义。”那人这才满意地点头。

    “怎样?”

    三具焦黑的尸体旁,秦烈剥离了空间戒·拿到三块黑巫教的令牌,仔细检查过后,发现并没有任何破解巫毒的记载,不由地询问宋婷玉

    宋婷玉攥紧碎念晶的一只手,这时候恰恰松开,她已完成记忆的解析。

    “好歹毒邪异的灵诀,好可怕的巫虫!”宋婷玉将禹沅的记忆破解后,脸色变得无比凝重,“他们的少主就是夜忆皓,此人胸口盘踞的

    ‘八翼蜈蚣王,是母虫,夜忆皓通过母虫孕育的幼虫,来控制他们,来释放巫毒。所有中了巫毒的人,体内的灵魂和生命能量,都会被夜忆皓通过‘八翼蜈蚣王,分食,他吸食灵魂能量,他的巫虫则是蚕食生命精能,一起来强大自己。”

    “果然是可怕的灵诀。”秦烈脸色一变,“有没有找到解开巫毒的办法?”

    “他没说谎。”宋婷玉幽幽一叹,眼中满是失落无奈,“幼虫只能释放巫毒,要解开巫毒,还是需要母虫。只有母虫死了,亦或者得到母虫的血液,才能解除巫毒,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好办法。”

    “母虫死亡就行了?”秦烈眼中冒着浓烈杀意。

    “不错,母虫一死,这些巫毒将自动消散。”宋婷玉摇了摇头,苦涩道:“你知道你想什么。要杀母虫,就必须先杀夜忆皓,这个人非常可怕,比这几个人厉害太多太多,而他心脏处的母虫,更是他手中的利器,我从此人的记忆中,感受到他对‘八翼蜈蚣王,深深的恐惧,似乎,那母虫更加诡异厉害。”

    停顿了一下,她又是深深叹息,“最重要的是,母虫能加剧巫毒的渗透扩散。如果我们出现在母虫的感知范围内,它可以让巫毒快速发作,让我们还没有接近它的时候,就被巫毒给耗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