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灵纹柱的来历(拜求月票!)

第三百六十九章 灵纹柱的来历(拜求月票!)

    森罗殿。!

    一栋栋碧绿色岩石建造的楼群内,很多武者都在修炼着,在各大修炼区进行施展来积累经验。

    森罗殿的五大殿主,还有麾下的强者,在玄天盟的安排下,全部聚集到器具城周边,负责拦截角魔族的族人,进行放哨,随时向玄天盟传递信息。

    身为二殿主的屠世雄,自然也是带着麾下的统领、战将,去配合宋家来盯着角魔族族人。

    屠泽、卓茜这些小辈,只是开元境后期修为,战斗力孱弱,不够资格参与这种等级的战斗,所以被留了下来。

    一间幽暗的密室中,秦烈带着狐皮面具,和屠泽、卓茜坐在一块儿,一边喝着酒,一边谈论着事情。

    在冥魔气溃散之前,秦烈就以狐皮面具重新变幻了一个身份,悄悄往毒雾泽方向冲去。

    那边的防线最弱,是暗影楼的一些武者盯梢,秦烈以人族的模样冒出来,并不被注意,所以他很轻松地混了出去。

    之后,他就来了森罗殿,以新的身份找到了屠泽、卓茜,让他们通过梁忠向谢静璇传话。

    “谢小姐是玄天盟谢家的人,她父亲正是谢家之主谢耀阳,他如果知道你在森罗殿,会不会?”卓茜忧心忡忡道。

    “我们森罗殿没有空间灵石,不然我可以帮你弄一点来。”屠泽喝了一口酒,无奈道。

    “屠大哥,茜姐,在这个时候你们敢见面,敢帮我传讯忠叔,我已经很感激了。”秦烈放下酒杯,望着两人说道:“如今我可是赤澜大陆公敌。”

    “秦烈啊,你说你也是的,干吗要和邪族混在一块儿?”卓茜杏目圆睁,“那些邪族杀了我们不少人整天想着冲向赤澜大陆,想霸占我们的土地,你管他们死活干什么呀?”

    “秦烈肯定有苦衷的。”屠泽说道。

    “二少爷,巡察司的梁忠求见。”密室外面忽然传来一声轻呼。

    “知道了。”屠泽沉喝一声,然后对秦烈低声说:“你留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秦烈轻轻点头。

    于是屠泽走了出去,来到密室上方的会客室,神情恭敬地将梁忠请了进来,小心翼翼问道:“忠叔,情况如何?”

    梁忠看着屠泽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小子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屠泽低着头没有吭声。

    “你可能不知道,现在玄天盟、合欢宗、八极圣殿的人都在找他和邪族族人,各方势力武者,全部在四处活动,就是要将他搜寻出来。”梁忠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如果让人知道你不但隐瞒不报,还替他传话,不但是你,整个屠家都要跟着遭殃,你明不明白?”

    屠泽心底一寒硬着头皮道:“他是我兄弟。”

    梁忠轻轻摇头,也没有继续劝说,而是道:“你最好让他尽快离开

    他在赤澜大陆上的朋友并不多,我怕有心人会注意到你和卓茜。”

    “忠叔,那件事?”屠泽确认。

    “小姐和宋家的那位沟通过了那位表态了,会尽全力去办这件事。”梁忠又是一叹,“我家小姐也真是的,搀和进这件事做什么?要是被人察觉,连谢家主恐怕都难办,哎。”

    “因为他在幽冥界的时候,谢小姐是极少数还愿意帮助凌家讲话的人。”屠泽赞道:“谢小姐面冷心热,是真正讲情义的人。”

    梁忠摆摆手低头看了一眼脚下,似乎知道秦烈就在密室里面,“别废话了,你最好心中有数,别给屠家惹来灭顶之灾。”

    “多谢忠叔。”屠泽目送梁忠离开。

    他重新回到密室,一进来,秦烈便站了起来,说道:“屠大哥,茜姐,这次真是麻烦你们了。嗯,我这就走,其他的事情你们不用管,就当没有见过我。”

    “别听忠叔的,你继续呆下去,没什么事。”屠泽挽留道。

    “不,我还有事,我需要去凌家镇等候,等宋家小姐把东西给我送来。”秦烈谢绝了屠泽、卓茜的好意,在夜!孤身离去,往凌家镇的方向前行。!

    七日后,凌家镇,药山的山腹中。

    秦烈一人人静静端坐着,以灵力虚空刻画九曲长河图。

    灿灿灵力凝为弯曲溪流,一条连着一条,九曲十八弯,在他的眼前一点点呈现出来。

    “哗哗哗!”

    灵力流动时,溪流内传来轻轻的水流声,一种水流无常的韵动,从眼前的九曲长河图内传来。

    然而,就在秦烈试图操纵水流,准备形成攻势之时,眼前的图阵猛地化为碎光溃散。

    “还是不行。”秦烈叹息一声。

    他三天前就过来了,他藏匿在药山山腹内,并没有急着将库洛他们唤出来,而是一边修炼,一边等候宋婷玉的到来。

    他想以灵力虚空作图,将灵纹柱上面的奇阵,变成一个个攻击手段。

    然而,他发现要达成此事,似乎并不容易。

    “你的境界还不够。”血厉的灵魂之音,在他脑海中传来,“这九曲长河图,蕴含水之精妙-,你要想真正将九曲长河图的玄奥发挥出来,必须要对水的特性有着深刻认识。小子,你野心很大,但是你精力有限,你已经掌控了大地、寒冰、雷电三种常见的力量灵诀,你要想发挥出九曲长河图的奥妙-,还要去钻研水之力量的玄妙-,你有这么多精力?”

    秦烈微微皱眉。

    “我教你一个方法。”血厉嘿嘿一笑,“你将刻画九曲长河图的灵纹柱唤出来,你以柱体为灵板,以你的灵力来临摹描绘,这样不需要你掌握水之力量的玄妙-,也能将九曲长河图的奇妙-发挥出来。”

    十二根灵纹柱,一是封印邪冥通道,而是禁锢血厉,他对这十二根灵纹柱的认识,显然要远远超过秦烈。

    “这十二根灵纹柱,来自于暴乱之地天裂大陆的天器宗,还是天器宗的十八样地级灵器之一。”

    “天器宗和我们血煞宗一样,也是白银级的势力,当年我那师弟为了对付我,专门去天器宗,请他的一位挚友出手,先暗算我,令我血脉不畅,然后又以这十二根灵纹柱将我禁锢,要逼我说出血煞宗的秘辛。”

    “他耗费了三年精力,没有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消息,渐渐放弃了。他本来囚禁着我,想在以后继续逼问,可惜这十二根灵纹柱不慎被盗走了,辗转流落到赤澜大陆,还成了这什么器具宗的立宗根本。”

    血厉冷笑一声,“最近我也打听清楚了,这个什么器具宗的宗主,以前根本就是天器宗的一个弃徒。他盗取了十二根灵纹柱,一直逃到了赤澜大陆,摇身一变,还成了器具宗的第一代宗主,此人还真是恬不知耻,不要脸至极。”

    在他讲话的时候,秦烈已经唤出那根刻画有九曲长河图的灵纹柱,这山洞颇为宽敞,灵纹柱冒出来后,也没有刺到洞顶。

    “天器宗,十八样地级灵器,这灵纹柱是其中之一?”秦烈来了兴趣,他没有急着运转力量,见血厉有了谈话的兴致,就好奇询问起来。

    “在当时,天器宗有十八件地级灵器,四大天级灵器。天器宗有众多强大的炼器师,但他们和器具宗的炼器师不一样,他们每一个人,不但是卓越的炼器师,还是强大的武者,他们以炼器入武道,各个都是战斗力惊人,就算是现在,天器宗也是天裂大陆最强势力,威名响彻暴乱之地各个大陆。”

    血厉解释了一番,话锋一转,说道:“我的本体,如今就在往天裂大陆赶,我要询问的那几个炼器师,也都是来自于天器宗的。就是他们,谈论过你爷爷,对你爷爷极为推崇。”

    秦烈神情一震,喝道:“定要帮我问到消息!”

    “我尽力而为。”血厉淡淡道。

    ps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