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探药山(求月票!!)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探药山(求月票!!)

    刘延对化名“姚天”的秦烈,没有一点好感可言,所以并不想和他多谈。

    在刘延眼中,这个姚天狂妄自大,依仗着万象境的修为,一上来就对柳婷展开猛烈攻势,对魏立、冯逸一众人不断挑衅,分明就是无法无天之辈。

    这种人,刘延自问招惹不起,也不愿意深交,以免给自己引来麻烦。

    可这半夜三更的,此人非要挤进来,找他请教什么灵草、灵药的种植之道,他也没办法将其轰出去。

    于是刘延满脸无奈,在屋内摊开手,“姚兄弟,你真的弄错了,在灵草灵药种植上,我当真是不太清楚。我是说真的,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哦,那冯家的家主冯滨,在灵药的认识上,肯定强过我,你去找他才合适。”

    “刘大哥谦虚了。”

    秦烈淡然一笑,忽然说道:“最近一段时间,我都在周边游历,我的落脚地,就是这个凌家镇。我听一些武者说过,这凌家镇,原来属于一个很小的家族,叫凌家,而最近,我又听说这凌家,还有一个叫秦烈的武者,为邪族的奸细,不知道刘大哥,怎么看待此事?”

    “我不是很清楚。”刘延沉着脸道。

    刘延暗暗谨慎起来,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姚天,他小心提防着,不知道此人出于何种目的,来询问关于凌家和秦烈的事。

    最近一段时间,时而有八极圣殿和合欢宗的人,因为对凌家和秦烈的来历不明,所以去过星云阁,在凌家镇周边活动过。

    在刘延眼中,忽然冒出来的姚天,很可能就是八极圣殿和合欢宗的

    所以他口风咬的很紧,什么话都不肯说,只是在秦烈转变话题·聊到灵材灵药的时候,他才偶尔插上几句话。

    许久后,天色彻底漆黑下来,秦烈这才起身·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刘延,道:“刘大哥,这个地方是非太多,没什么事情,你还是趁早离开吧。”

    “我也想早点走。”刘延苦笑。

    秦烈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这便告辞离开。

    出了刘延的石楼·他抬头看天,发现月影惺忪,冯家的族人和来自于星云阁的青年武者·要么已经睡了,要么在静心调息修炼。

    “要抓紧时间了。”皱了皱眉头,秦烈如一抹暗影,在夜色下悄然往药山的方向行去。

    本来,他是准备在凌家镇,先修炼一段时间,掌握了将灵阵图化为攻击手段的窍门,然后再探察药山内部奥妙-,确定里面是否有传送阵存在。

    然而因冯家和柳婷的到来·他不得不加紧时间,要尽快弄明白药山内部的秘密。

    不多时,他再一次来到药山背面·在夜色下游荡着,试图找寻出一条重入药山内部的入口。

    当年,他在离开药山前往星云阁的时候·按照他爷爷的吩咐,启动了药山内部的一个枢纽。

    药山内部的山洞,旋即发生崩塌,所有出入的洞口,都被山石堵塞住。

    在他来看,这是他爷爷为了防止他被人发现曾经在内部借助于雷电奇阵修炼,所以要将所有痕迹抹除掉。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一连串的事情·让他从角魔族的库洛口中,知道药山内部甚有可能存在通往幽冥大陆的传送阵·他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会再动踏入药山内部的念头。

    “角魔族的库洛,应该不会骗我,他说药山内部有传送阵,就必然存在!”

    游荡了一圈,秦烈发现没有洞口能进,无奈下,他只能以最笨的方法来办。

    —重新开掘一条石洞出来。

    从空间戒内,取出开采矿石的器具,他选了一处比较偏僻之地开始下手。

    “喀嚓!喀嚓!”

    劈砍着石块,他凿开一个石洞,在深夜内钻入石洞开辟道路。

    药山的岩石,颇为坚硬,他一直忙碌到天蒙蒙亮,也不过只是开辟出一条十来米的石道。

    见时间差不多了,他从石道退出来,以一个早就选好的巨石,将石道口堵实,这才悄然重返凌家镇。

    天亮前,他又在凌家镇现身,这时候柳婷刚刚起来,还正在四处追问他的动向。

    “习惯了早起,我刚去了镇外晨练。”秦烈神态懒散,冲柳婷淡然一笑,说道:“其实最近两个月,我都在凌家镇落脚,嘿,是你们的突然到来,才打乱我的生活。”

    “啊,看来是我们影响到姚大哥了,真是抱歉。”柳婷满脸歉意。

    今天,她穿了一件淡青色长裙,裙角上点缀着白色碎花,裙子的胸口开的略低,将她饱满酥胸的一片白皙露了出来,引得魏立等星云阁的年青武者,一个个心猿意马。

    和昨天相比,今天的她嘴唇丰泽诱人,两腮泛出淡淡的红晕,一双明眸流光溢彩,容光焕发。很,她一早就认真打扮过,略施了粉黛,所以才显得更加靓丽迷

    那淡青色长裙,敷贴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姿,将她高耸的酥胸和纤细的腰肢,还有浑圆的臀部,都给巧妙-的衬托出来。

    不但冯逸和魏立两人,早上有种惊艳的感觉,就连一向看她不顺眼的刘延,猛地看到此时的柳婷,也是眼前一亮。

    “这丫头……”刘延一脸莞尔。

    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从今日柳婷的刻意打扮,刘延就知道这姚天只是通过一天的时间,就让柳婷芳心紊乱,所以才因为他,而精心修饰自己的美貌。

    冯逸心中暗骂“贱人”,听着柳婷温婉轻柔的话语,看着她对秦烈的亲热劲,就知道柳婷的妆扮,绝对不是因为他冯逸。

    事实上,他追求了柳婷那么久,柳婷却从未在面对他的时候,专门的打扮过自己。

    更从未在他面前穿过裙子。

    这让冯逸心中嫉火更旺盛。

    “柳小姐,你们今天要去那药山?”秦烈笑问。

    “姚大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叫我······婷婷就好了。”柳婷抿着嘴,神色有些羞赧,不好意思看秦烈,垂头说道:“嗯,今天要去药山,看看能种植什么灵药灵草。另外,我们也想看看能不能开辟一条通道进药山,找找有没有什么珍奇的矿石,以前听杜家的人说过,好像药山内部有些奇特的矿石,我们想要确认一下。”

    “这样啊······”秦烈笑了笑,说道:“我对药山没什么兴趣,今天就在镇上修炼,你们忙你们的吧。”

    “其实我也没什么兴趣啦。”柳婷想了一下,忽然轻笑道:“我对姚大哥讲的那些海外趣事,其实更加感兴趣,如果,如果姚大哥不嫌烦的话,能不能?”

    她一脸期待的看向秦烈。

    秦烈咧嘴大笑,“乐意之至。”

    于是柳婷扭头,冲脸色阴冷的冯逸说道:“今天我就不陪你们去药山了。刘延,你和冯家人走一趟,去药山转一转。”

    冯家族人和魏立等人,看看冯逸,又看看柳婷,一个个表情怪异。

    “爹,我们走。”冯逸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阴沉着脸,和冯家族人一起往药山而去。

    柳婷看也没看冯家人,也没对魏立众人多说什么,只是亲热地向秦烈发出邀请,“你还没吃吧?要不,去我那边吃点东西?”

    “好。”秦烈嘿嘿大笑。

    之后几天,秦烈白天呆在凌家镇,和柳婷吃吃喝喝玩玩,谈谈海外趣事。

    夜里,他则是孤身一人前往药山,一方面要弄清楚冯家对药山的开垦进度,另外一方面,则是悄悄挖掘进入山腹的那条隐蔽石道。

    冯家人,对药山的灵草,还有药山内部传闻的矿石,都心生贪婪。

    在这几天时间,冯逸虽然始终阴沉着脸,可冯家对药山的开采也在继续着。

    药山的山上,土地被开垦过,准备种植灵草。

    冯家也开辟了几条石道,从不同的方向,试图深入山腹。

    虽然进度上,他们要慢于秦烈,可还是让秦烈处处不安。

    如果有一天,冯家的石道,率先发现药山内部存在秘密,他只能不顾一切地,以下策,将凌家镇的所有人灭杀,不惜暴露身份,也要将药山内部的秘密隐瞒起来。

    一边监视着冯家,一边挑逗着柳婷,另一边,他还在悄悄挖掘石道进入药山。

    这一天,在漆黑的夜里,秦烈正在石道内挖掘着。

    “喀嚓!”

    随着一块石头被凿碎,秦烈忽然看到了微弱的亮光,亮光,来自于药山内部,来自于,他曾经的修炼之地!

    心神一动后,秦烈将碎石弄到身后,缩着身子,一头钻入里面。

    一个古朴繁杂的奇阵,在宽阔无比的山洞内部,霍然映入他眼帘。

    这奇阵,由十八块颜色各异,磨盘一般大小的奇特山石,呈环形堆砌而成。

    阵法只有一亩地大小,处在空旷的石洞中,在十八块石头内部,有一个个不知名的符号,如闪电般跳跃不定。

    阵法中央,一条条光芒柔和的线条,手指头粗细,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块儿。

    石头呈环形分散,内部光线交织,将山洞映照的光点熠熠,令整个石洞传来一股稳定的能量波动。

    这地方,就是他以前修炼天雷殛的所在,在他以为早已崩塌,早已不复存在的时候,原来修炼天雷殛的阵法消失不见。

    而一个新的奇阵,却取而代之,坐落在山腹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