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当年的情敌

第三百四十九章 当年的情敌

    忽然在凌家镇镇口现身的,对秦烈来说,还都是熟人——星云阁的柳婷、魏立一行人。 />

    一晃间,他离开冰岩城,离开星云阁,也有三四年的时间了。

    这些年,他从未回过冰岩城,自然也没有去过星云阁。

    对星云阁,他早已陌生。

    如今,星云阁的一行人,竟然来到了凌家镇,这让他颇为意外。

    三四年过去了,柳婷还是一贯的傲然姿态,她身穿一件明黄色劲装,身姿婀娜动人,美腿晃动间,她长长的马尾辫,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她的翘臀。

    她纤细的腰肢上,扎着一条水蓝色束带,那束带在勒紧后,显得她的腰肢如蛇一般柔若无骨。

    她明亮的眼眸中,依然有着很明显的倨傲之色,而且比以前还要明显一点。

    看样子在柳云涛坐上星云阁的阁主之位后,让她这个独女的气势,又给提升了一些。

    柳婷之后,魏兴的儿子魏立,还有一众星云阁的纨绔,秦烈都非常熟悉。

    “这些人怎会来凌家镇?”秦烈心存疑惑,继续看着镇口的方向,他感觉得到,似乎还有人没到。

    果然,过了一会儿,又有一行人慢慢浮现出来。

    “刘延!”秦烈看到最先冒头的一人,心中禁不住轻呼起来。

    当年在天狼山开矿的时候,刘延是星云阁的主事,他和刘延在天狼山共过患难,后来他进入星云阁,刘延对他也是颇为照顾。

    之后显现的一人,令秦烈又是一震,让他冷着脸低喝一声:“冯逸!”

    竟然是断了左臂的冯逸——冯家的小少爷!

    一幕幕往事。一下子映入心头,让秦烈脸色冰冷起来。

    好几年前,凌家、高家、冯家都收到星云阁的命令,前往天狼山开采火晶石,刘延为当时星云阁的主事者。

    凌家那边,是凌语诗和他、凌峰、凌鑫、凌颖一行人,高家,则是高宇带头,而冯家。冯逸就是率领者。

    在当时,冯逸就对凌语诗表现出强烈的钦慕之意,不过初始还比较克制。

    直到众人在天狼山上,开辟出玄级三品灵材炎阳玉出来,一切都开始改变了。

    冯逸。在暗中勾结碎冰府的颜德武,传讯碎冰府,让碎冰府强者过来。

    他本人,则是渐渐不再扼制对凌语诗的**,慢慢**的表现出来。

    天狼山的深夜的巨变,他和凌家、高家、刘延的逃窜,碎冰府的追杀。最后偶遇银翼魔狼,以木雕扭转局势,得以死里逃生一幕幕往事,在他脑海中一点点浮现出来。

    事后。冯逸被银翼魔狼咬掉左臂,颜德武被魔狼王重创,而冯家家主冯滨,则是诬陷凌家。说凌家才是奸细。

    不多久,杜海天带着刑堂叶阳秋亲临凌家镇兴师问罪。差点逼迫的凌家万劫不复。

    因为这些事,他对冯逸和冯家家主冯滨,可谓是记忆深刻。

    时隔多年,在今日的凌家镇,断臂的冯逸,他父亲冯滨,刘延,竟然一起到来。

    还跟着柳婷、魏立众人。

    这让秦烈很是好奇,好奇这些人前来凌家镇,究竟是为了何事。

    “冯逸,冯叔叔,这里还不错吧?”柳婷站在凌家镇的街道上,秀丽的小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

    “凌家镇虽然好几年都没人住,但房屋都是青石筑造,很结实,只要打扫干净,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而且那药山,山上也很适合种植灵药灵草,以前凌家就是靠缴纳种植的药草,才能被我们星云阁庇护着。”

    话到这里,柳婷一脸傲然之色,好像现在凌家还是他们的下属家族,要听候她的调度一样。

    “婷婷,谢谢你的厚赐,我冯逸必会铭记于心。”冯逸虽断了一臂,可俊逸的那张脸还在,衬上他谦逊有礼的气质,他依然显出极为出众。

    单凭卖相而言,冯逸要比旁边暗恋着柳婷的魏立,的确要出众不少。

    “你们冯家当年被屠漠派人摧毁,什么都没有剩下,冯家也被迫迁移向碎冰府的地界,也真是够倒霉的。”柳婷轻叹,说道:“如今碎冰府和星云阁已经不分彼此了,你们冯家想在冰岩城外重新寻觅地方,重建你们冯家镇,我和我爹都很支持。反正凌家镇荒弃多年了,凌家那些邪族败类,也肯定会被各大势力杀个干干净净,不可能再回凌家镇,你们干脆就定在这里好了。”

    指着周围一栋栋石楼,柳婷说道:“你们看,这里一切都是现成的,你们冯家的族人,打扫干净后直接可以居住。而且这里还有药山,你们以后可以在药山上种植灵草,听说药山内部好像还有矿,你们也可以试着开采开采,说不定就能有所发现呢。”

    “嗯,多亏你在你父亲那边美言,不然我们肯定拿不下凌家镇。”冯逸洒然一笑,很认真地道谢。

    他看柳婷的眼神,深情款款,俊朗的脸上满是和煦的微笑,很容易打动少女的芳心。

    这柳婷,显然也对冯逸有些好感,所以才会帮助冯家从她父亲手中讨要凌家镇。

    ——凌家镇处在星云阁的地界,在凌家族人迁移后,凌家镇自然归于星云阁处置。

    “大小姐,我已经把你们一路带过来了,如果没事,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

    负责引路的刘延,从心眼里厌恶冯逸和冯家人,当年冯逸勾结碎冰府的颜德武,差点让刘延万劫不复。

    就算是现在,刘延身上还有着那次战役后遗留的伤口,若非他还在星云阁讨生活,若非柳云涛还是星云阁的阁主,打死他,他也不愿意带着冯家族人来凌家镇。

    他站在冯逸身边,就觉得浑身难受,这冯逸一路行来,还时不时冷言讥讽几句,差点快要把他给逼疯了。

    他怕继续留在这里,会控制不住自己,和冯逸大打出手,从而令自己陷入险境。

    “刘大哥,这么急着走啊?”冯逸淡然一笑,“是不是睹物思人啊?当年,你和凌家,和秦烈,不是很合得来么?呵,现在呢,你当时看重的凌家还有秦烈,如今是什么?一个是邪族余孽,一个是邪族奸细!这就是刘大哥的眼光啊,呵呵。”

    刘延脸色铁青。

    凌家和秦烈之事,通过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的推动,早已传遍整个赤澜大陆。

    如今的秦烈,如今的凌家,已经是大陆武者的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所有曾经和凌家和秦烈有旧的人,都会被鄙夷,被看不起,被冷眼嘲讽。

    刘延自然也不例外。

    “秦烈这种暴徒,就该被众而诛之!”提起秦烈,柳婷和冯逸是同仇敌忾,她撇了撇嘴,冷着小脸,娇喝道:“早在冰岩城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东西,听说他后来去了器具宗,还混的不错,我当时就觉得老天不开眼,怎么能让这种人如意呢?没料到再次听到关于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邪族奸细,被群而攻之,我就知道会这样,因为像他这样的家伙,注定要踏上绝路!”

    “嗯,这个在我们冰岩城大开杀戒的疯子,就应该有报应!”魏立也附和。

    冯家的冯逸等人,柳婷,还有魏立,这一行人全部吃过秦烈的苦头。

    因此,在对待秦烈上,他们的态度惊人的一致——都恨不得秦烈不得好死。

    也只有刘延,对秦烈心存好感,可惜在如今的局面上,他连反驳都不能。

    连玄天盟、八极圣殿都放话了,说秦烈为邪族奸细,并且去了邪族盘踞之地,他怎么反驳?

    小屋中,秦烈收敛气息,在窗户口冷冷看着这些人,听着他们的对话,脸色渐渐阴沉起来。

    ……